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密地 二
    大夏,潮安郡。

    炽热的太阳光火辣辣的洒在地面,街面上行人不多,只有少数的打着伞的路人步履匆匆,很快从一处商铺跑到另一处商铺。

    灰褐色的木质建筑在阳光下曝晒,不时能听到细微的木头炸裂声。

    位于郡城西面的青衣酒楼内,此时几个酒楼小二正懒洋洋的坐在门前的长凳上,端着装满冷水的木盆,不断往地面洒水湿地。

    水汽刚接触到地上,便噗嗤一下溅起明晃晃的细灰,同时还有细微的热气蒸腾起来。

    “这他娘的鬼天气,怎么这么热!?”一个小二低声嘟哝着,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随手在肩上的毛巾上蹭了蹭。

    “有人吗?”忽然酒楼门口跨步进来两个身穿官差服饰的衙门差爷,两个腰粗膀圆的差爷此时也是不断喘着粗气,身上黑底红线的差服更是被汗水打湿湿透,紧贴在身上。让人看看就感觉难受。

    “张二爷!李三爷,这边请!掌柜的新弄来了一盆白冰,正放在二楼,不少客人都上二楼去了。”一个小二赶紧迎上去招呼。

    “嘿,我就知道金掌柜有法子,连富贵官家才用得起的白冰都能弄到!”

    两个当差的顿时大喜,蹬蹬蹬的走上楼梯。

    还没等两人彻底上楼,大门前又多了一道人影。

    “小二,来桌酒菜,拿手的招牌菜就好。饭多上点。”一个平静低沉的男子声音从门前传进来。

    两个小二转身看去,都是不由得微微一凛。

    眼前这个客人身材强壮得不像话,头上戴着一个斗笠,身上穿着寻常的灰布短打,露出的手腕就由一般人胳膊那么粗。走到酒楼门口就和一堵墙差不多,把外面的光线都遮住大半。

    “好....好好的!客官您请进。”一个小二赶紧上前招呼。

    那两个当差的脚步停在楼梯上,也从高处往男子方向望过来,都是心头一跳。

    “这陈家张贴悬赏告示,可把不少牛鬼蛇神都招惹出来了,走走走,别管那么多,我们喝我们的。”年长一些的官差拍拍另一人肩膀。“这不关我们的事。”

    两人说话很小,但还是没逃得了斗笠男子的耳朵。

    他抬起头,轻轻将斗笠解了下来,露出一张冷漠带着一丝凶意的平凡面孔。赫然便是从紫烟山庄离开许久了的路胜。

    他从具砚那里拿到三个白金石柱所在的方位后,便马不停蹄,直奔其中第一处。

    也就是这个潮安郡。

    这潮安郡地处偏僻,是个群山环绕的小城,路胜稍微打听了一阵这里的情况。

    得知这郡上大族的陈家,这些年来出了一件怪事。一直悬赏奇人异事帮忙解决。不过一直都没什么成效。

    只是最近陈家又拿出一样珍贵的宝物,作为悬赏物品,言明,只要谁能解决怪事,便将宝物赠予对方。

    那宝物名为八宝珊瑚盏。是一座极其精致的火红色珊瑚装饰,上边挂满了宝石珍珠翡翠,极为珍贵,只比价值连城的异宝稍差一级。

    甚至江湖上更是有人传言,这珊瑚盏其实就是当年意外身死的九宫剑圣随身携带的那一座。里面隐藏了九宫剑圣纵横天下的恐怖技艺。

    在这等流言下,顿时大批身怀绝艺的江湖人士从四面八方赶来,而仅仅只是郡城大族的陈家,面对这一幕顿时危如累卵,根本无力抗衡这么多的江湖高手。

    现在的局势极其麻烦,官府也拿这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人没法,只能加大兵力护城,实行宵禁之类手段。

    路胜大致了解了下这个世界的武力情况,大夏朝的江湖,以传统的内气外功为主,江湖上有赫赫有名的内家名家,各地各州也有名宿盘根错节,有魔教代表胡教,有正道代表山河帮,泰山宗,神意门。

    路胜只是半路上遇到打劫的劫匪,从他们口中审问出了一些基本常识,至于江湖顶尖的高手到底多厉害,他就不清楚了。这趟正好碰上陈家这门子事,他也打算简单探探底。

    这一路上,他仔细研究了具砚给出的灵力基本法,以及那根天魔玉典,大致明白了后续应该怎么做。

    只是他不敢随随便便修炼那人给出的功决,所以打算先找几个试验品尝试一二。

    灵力基本法,他自己有足够的灵力,倒是很简单,就用当初三布守护灵所用法子,强行筑基就行。

    至于天魔玉典,他还没想好怎么弄。

    拿着斗笠,路胜扫视一遍酒楼一楼。

    “就在一楼吧,安静些。”他无视了小二乱七八糟语无伦次的介绍招呼,径直走到角落里的一张桌子边坐下。

    另一个小二赶紧给他上来一些冷菜小碟。然后端上一壶凉水。

    “客官慢用!饭菜需要一些时间准备,您稍等。”小二尽量用自己最温和的语气说话。眼前这位爷,一看就是那种说动手绝对不动脚的江湖狠人,一般人还真惹不起这种高来高去的高手。

    “恩,去吧。”路胜抽出筷子夹了一颗花生米,慢慢嚼起来。

    小二离开后,酒楼一楼又恢复原本的平静。远处传来阵阵若有若无的狗叫,还有琵琶乐器的声响夹杂着。

    路胜很满意这种宁静,气温确实很热,但对他而言毫无影响,他此时灵力达到一定强度后,体内的精气都成了金色。一举一动都力量强得可怕。还兼修了八首魔极道中的一些外功硬功法门,外界的寒暑变化,只要不是太剧烈,对他而言都和没有差不多。

    吃过几盘冷蝶后,酒楼的平静没有维持多久,门前又来了一行人。都是些衣着华丽的年轻人。

    三男两女,平均年纪不过十八九岁,一个个腰悬长剑长刀,长发学着江湖客一般绑得整整齐齐。但脸上的稚嫩和灵动表明,这群人只是想要装出江湖气的少男少女。

    “哎哟,这不是群少爷吗?还有几位大小姐,大少爷,也一起来了啊?里面请!里面请!”

    二楼的胖掌柜屁颠屁颠的跑下楼,赶紧迎上去。将这群年轻二代迎进门。

    “金掌柜,好久没来你们这青衣酒楼了。最近都上了什么新菜,赶紧端上来尝尝,这鬼天气太热了,走几步就是一身汗。”带头的年轻公子气质温和,但还是掩不住的话语间神采飞扬,自信十足。

    “好说好说,菜名我老金可都记在脑子里,马上进厢房给几位公子小姐报。”金掌柜好说歹说的将这几位二代带着上了二楼。

    上楼时,这群年轻人也注意到了角落里坐着吃饭的路胜。都隐隐流露出饶有兴趣之色。

    路胜这一身打扮,可谓是完全符合这几位二代们从小从评书武侠里听过的江湖大侠形象。虽然长相有些凶,但这并不能阻碍几人浓烈的好奇心。

    他们这趟就是听说青衣酒楼来了不少江湖人,才主动偷跑出来,看个新奇。

    顺带着让自己苦练多年的家传武学,在江湖上开开荤,成名立万。

    这其中又以陈群为首,在这群陈家二代里,他陈群是这一辈中,唯一将家传武学七梅无双剑练到炉火纯青的小成境界之人。

    这群二代上楼后,很快便传出些许喧哗声,似乎有人起了什么争执。但声音很快沉寂下去,没了动静。

    路胜依旧坐着吃自己的饭菜,一桌吃完,他觉得味道不错,又让小二上了一桌新的菜式。

    很快,酒楼门前又出现一个两人的怪异组合。

    一个穿着富贵金线编织的马褂的驼背,和一名戴着面纱,身段纤细,腰悬长剑的中年白衣女子,一前一后进门。

    “上酒,要最好的酒,越多越好!”那驼背低着头,满头白发,一进门就嘶哑着声音吩咐道。

    “好!好好!您老先坐,酒马上就来!”小二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对方是江湖中人,惹不起,赶紧引着两人准备往二楼走。

    不料那驼背两眼一扫,看到角落里的路胜后,居然不走了。

    “就一楼。”他带着中年女子坐到距离路胜相隔一桌的位置。

    路胜扫了两人一眼,没做理会,继续吃自己的。他感觉到这青衣酒楼可能会发生什么大事,不过那和他无关。他就是个看客。

    驼背两人坐下后,很快又有人陆陆续续进门,他们有的带刀,有的带剑,还有带钢鞭和流星锤的。一看就知是江湖人士。

    酒楼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人虽然越来越多,但声音却反而越来越小。

    随着时间推移,太阳逐渐西斜,但酒楼里的众人似乎都在忌惮什么,各自吃着饭菜,喝着小酒,警惕的暗中打量四周的其他人。

    路胜慢条斯理的将第三桌饭菜吃完,用送来的热毛巾擦干净嘴巴。背靠着墙壁慢慢喝起小酒来。

    嘭!!

    猛然间一声巨响,从二楼楼梯口传下来。

    “去你娘的!小兔崽子,真当老子不敢削你??”一个粗豪的嗓子怒声吼出声。

    紧接着是一阵金属交击声急促传来。

    “群哥!!”几个年轻男女的惊叫声交叠着响起。

    嘭!

    一个人影从二楼楼梯滚落下来。一路滚下来,重重摔在一楼大堂地面上。

    路胜扫了眼这人,居然是之前还顾盼自若神采飞扬的那个贵气少年陈群。

    这陈群手里握着一把断剑,一张俊脸鼻青脸肿,看样子被打得够呛。

    “这位兄台,那小子不过一时失言,何必行事如此狠绝?”楼上另一个年迈声音响起。

    “在下云溪别飞鹤,这小子今天老子是削定了,一只手一条腿,说一不二。谁敢拦老子,别怪老子翻脸下狠手!”粗豪嗓音阴冷报出名号。

    这名号一出,顿时楼上楼下都一片安静。

    就连坐在路胜附近的那个驼背老人也眼神微微一动。

    没人再出言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