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引子 一
    陈群面色通红,浑身血脉喷张,勉强从地上爬起身,刚想喘口气,便感觉楼上一阵劲风涌来。

    一个身高两米的黑脸大汉,手持一把宣花双面斧,冷笑着快步下楼。

    更让陈群双目睁大的是,对方另一只手腋下,正夹着自己的表妹陈幼瑾!

    陈幼瑾是他几个妹妹中最漂亮的一个,但也是年纪最小的一个,此时她满脸花容失色,拼命的想要挣扎,但因为力量太过弱小,根本无济于事。被夹着单手就带了下楼。

    “这娘们不错,正好最近烦心事太多,老子心头有火,可以好好发泄发泄!”别飞鹤冷笑着,一把将陈幼瑾往地面一扔,伸手抓住女孩胸前衣领,狠狠一撕。

    嘶啦。

    陈幼瑾全身衣裙被这一下狠劲彻底撕散,露出只穿了月白色肚兜的漂亮酮体。

    她顿时尖叫起来,疯狂的朝这门口想要爬出去。

    “哈哈哈!不错不错!!”别飞鹤大笑起来,狠狠在陈幼瑾屁股上抹了一把,看样子心情大好。

    路胜看得无趣,居然只是普通的欺男霸女桥段,他正要低头继续喝酒,闭目养神。

    忽然视线余光扫到一丝怪异之处。

    “咦??”

    他目光陡然落在别飞鹤和那陈幼瑾身上,特别是陈幼瑾光滑细腻的臀部上。

    “这是....”

    那臀部上的手印有些不对。

    路胜视线一转,迅速又落在别飞鹤身上,上上下下仔细打量。

    “好资质!好材料!居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顶尖体质。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还能遇到这等收获!”他心头大喜,

    “不!!!”这时陈群却是疯了一般冲向别飞鹤。红着眼握着断剑疯狂的一下下刺向别飞鹤。

    哧哧哧哧!

    他已经没了章法,只是胡乱的乱刺,愤怒中又被别飞鹤一脚等在肚子上,倒飞出去,半响也没爬起来。

    此时酒楼里的人已经有不少悄悄从门口出去了,显然是不想惹事。

    别飞鹤踹完陈群后,走过去一把把的在陈幼瑾身上摸来捏去,有好几个作风正派的江湖人士都看不下去,想要站起身出声制止,但都被同伴强行压了下来。

    “云溪黑鹫帮,好大的名头。”路胜隐约听到有人低声嘟哝着,似乎强压着不满的怒气。

    酒楼里不断的有人离开躲避,留下的人越来越少,二楼的人也开始下来。

    陈群被一下下的殴打着,他一道过来的几个同伴,则是被别飞鹤的手下扣在一旁,死命挣扎的有,低头不语的有,还有人低声哭泣。

    哧!

    陈群的一只手离体而出,飞落在酒楼的角落里。血水喷溅出来,撒得到处都是。

    “你!去一趟陈家,让他那个什么血珊瑚来换儿子,带着这条手臂去。”别飞鹤显然是故意这么干,他指着一个店小二嘿嘿冷笑道。

    那店小二浑身一抖,脸色煞白,颤抖着声音应了声,转身就跑。

    陈幼瑾此时已经缩在一角里,抱着仅剩的一点点破布遮住三点要害,满脸绝望。

    陈群则捂着断臂哭得像个孩子,他看着酒楼里仅剩下的江湖人们。

    趁着别飞鹤没注意他,他几步扑过去,一下挪到一桌人面前。

    “求求您,救救我妹妹!”他重重的跪地磕头。额头在地上留下一个血印。

    桌边的人低头闭目,没有理他,也不敢理他。

    陈群磕了一会儿头,面露绝望,又赶紧转向朝着另一桌人。

    “求...求求您!救救我妹妹”

    这一桌是那个驼背老人两个,两人面色没有丝毫改变,依旧吃着自己的饭菜。

    陈群看不到半点希望,只得一桌桌的磕头求过去。

    别飞鹤在后面反倒是来了兴趣,还主动上前给陈群断臂点了穴止血,然后坐在一边看戏。

    但一直到第九桌,也依旧没人回应。

    陈群越来越绝望,而别飞鹤脸上也露出越来越无趣的神色。

    终于,陈群磕头磕到了路胜这一桌面前。

    路胜看也不看他,生老病死他看得惨剧太多了,魔灾爆发后,无数的惨剧让人应接不暇。比起大宋大阴,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陈群眼中的期待越来越淡,跪到现在,他早已没了力气,此时见路胜也不理他,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他顿时软倒在地,彻底失去神采。

    “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别飞鹤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他下巴上的胡子一下居然掉了下来。

    “额....意外意外!”他赶紧把胡子重新粘上去。

    “今天倒是高兴了。”他上前一把揪住陈群头发,将其拖着往后就要离开。

    “站住。”忽然一个低沉嗓音从背后叫住他。

    “恩??”别飞鹤顿时一愣,回过身看向路胜。

    “怎么?你想给他出头?”他眼神中的狠辣凶恶渐渐浓了起来。

    周围几个想出头但实力不足,不敢动手的江湖人,也都心头松了口气,终于有人出面了。

    他们庆幸而期待的看向路胜,希望他能真正制止别飞鹤。

    邻近的那个驼背老者和中年女子,则是同样惊讶的抬头看向这边。似乎想不通他居然会出手。可能他的气质外貌,不像是喜欢多管闲事之人。

    路胜缓缓将手里的一杯酒水喝下去,把被子放下。

    “别担心,我对他没兴趣。”他语气平静,神色淡然。

    别飞鹤一怔,随即又大笑起来。

    原来又是个贪生怕死之辈.....

    哗众取宠!

    周围江湖人都了然,心头摇头,特别是那驼背和中年女子,原本有些期待的眼神,此时也微微失笑下来。

    “这江湖上,要再出现唐兴大侠那般的正气凌然,刚直不屈的人物,恐怕是不可能了....”驼背边的中年女子轻声叹息。

    酒楼里也是一片微微异样的视线落在路胜身上。

    刚才他开口的一瞬间,所有人都瞬间将他的形象拔高了许多,可之后的这一句话,又让大家对他的期待直跌谷底。

    驼背老人拿起手里的酒水,看了眼大笑着的别飞鹤,微微摇头。

    “这也是没办法,别飞鹤不足为惧,但他身后的黑鹫帮主,可不是那么容易招惹,云溪第一名宿神鹰腿王的名号,不是平白吹出来的。加上又是那个陈家的小子先招惹他。这事就算是我也不好出头。”

    “师傅....”中年女子轻叹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别飞鹤提着陈群,笑过之后,指了指路胜满意道:“算你识相,否则你鹤大爷不介意刀下再多砍个人头。”

    他提着陈群转身朝陈幼瑾走去,准备找个地方好好享受一二,这种年轻美少女的好货,还是富家大小姐的素质,可不是平时那些普通农家少女能比。好东西自然要慢慢品尝才对。

    “别飞鹤是吧?我对他不感兴趣,倒是对你,很感兴趣。”没走几步,路胜的声音居然又从身后传了过来。

    整个一楼为之一静。

    “啥?”

    别飞鹤脚步一顿,转过身一脸愕然的盯着路胜。

    酒楼里其余江湖人也一下全呆住了。

    那驼背老人和中年女子更是差点没一口酒喷出来,老人狂咳嗽了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然后抬起头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打量起路胜来。

    路胜一脸平静的摩挲着酒杯。

    “你的资质千里挑一,根骨更是万中无一,极其适合做我的衣钵传人,所以..”

    啪。

    酒杯重重砸在桌面上。

    “你不能走。”

    他抬头,看到的是别飞鹤一脸呆滞的神情,还有陈群和陈幼瑾脸上怪异的升起的一丝希望的表情。

    一道道诡异的目光从四面八方落到路胜身上,他却丝毫不理。

    “扯你娘的蛋!!你小子傻了吧?老子别飞鹤师从黑鹫帮主赵孟,江湖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小子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还是怎么的?想收老子为徒?”说着说着他自己都感觉怪怪的。

    再看看一脸平静的路胜,心头不由自主的涌出一个念头,这家伙难不成是有病?

    “走!直接去陈家,那陈老儿不会是连儿子也不要了吧?这么久还不来,走走走!!”他一时间满脑子浆糊,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路胜这人,只感觉今天出门就是犯了黄泥,倒霉到家了。一时间只想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心头一急,他提着陈群,又去抓起陈幼瑾,大步便朝酒店大门走去。

    “我说了,你不能走。”忽然路胜的声音又响起来。

    别飞鹤心头无语,也不理会,大踏步便朝门槛跨去。

    刚刚脚伸到门槛上方,还没伸出去。

    他猛然间眼前光线一黑,紧接着自己的右脸颊传来一阵剧痛,一股无法抵抗的恐怖力量狠狠迎面砸上来,仿佛被发狂的野牛正面撞上一般。

    嘭!!!

    一声巨响。

    别飞鹤张口喷出一口血,整个人倒飞回来,脸被一只大手,抓着轰然摁进酒楼厚实的木墙里。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既然已经拜我为师,就不该违逆师命,否则这就是下场。”路胜平静道。一手揪住别飞鹤的头发将其提出来。

    他什么时候答应拜师了?

    酒楼里众江湖人脸皮抽搐,之前还以为是这别飞鹤遇到脑子有问题的傻子,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