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引子 二
    砸烂的木墙飞溅出很多木刺木屑,一阵鸡飞狗跳下,几个被波及的江湖人,捂住胳膊上被飞射的木刺刺出的伤口,赶紧避开得远远的,生怕被卷进去。

    “扯扯你娘的!你这个疯子!!”别飞鹤挣扎着反手拔出腰刀,对着路胜就是一刀。

    嘣。

    钢刀被路胜随手一巴掌打飞,狠狠扎入侧面木墙。

    “还敢辱骂为师!?”路胜眉头一冷,抓住别飞鹤头发对着地面又是一砸。

    噗!

    这家伙面部正中地板,鼻梁顿时断掉,嘴巴额头眼眶全是血,一时间凄惨无比。

    他运气疯狂挣扎,但全身的力气和内息却如同蚍蜉撼树般,毫无所动。

    “疯子!”

    嘭!

    头再度砸地。

    “你个疯子!!”

    嘭!!

    “疯子!!”

    嘭!!

    “疯”

    嘭!!

    “你!”

    嘭!!

    “我!”

    嘭!

    “师父!!!”

    别飞鹤终于承受不住,一声惨叫般的呼喊后,沉寂了下,失声痛哭起来。

    嘭!

    路胜一时砸顺手了没停得下来,提起已经面目全非,整张脸像张饼一样的别飞鹤。

    “这不就对了?早这么听话多好,大家都省事。”他分出一丝精气,在别飞鹤体内循环查探,看看其适合修习灵力还是天魔玉典。

    天魔玉典要稍微麻烦一些,只有神魂能修习。

    至于陈幼瑾和陈群两个,早就缩在一边,既不敢离开,也不敢靠近。

    倒是别飞鹤的那几个手下,此时面露凶狠亡命之意,提着刀想要上来和路胜拼命,救出少主。

    路胜看也不看这几人,别看别飞鹤看起来惨,实际上他都是有分寸的下手,既能让其感觉痛苦,又不会造成致命和影响资质方面的重伤。

    至于别飞鹤刚才表现出来的力量和招式武功?

    实际上路胜抓过去时,仅仅只是一次变招,就彻底瓦解了这人的抵抗。

    咕噜。

    酒楼里本就仅剩不多的江湖人,看到别飞鹤此时的惨状,顿时都面色发白,纷纷起身离开。

    很快整个酒楼里便只剩下那驼背老人两个,还有两个才从二楼下来的官差。就连别飞鹤的手下,也一溜烟的跑出去。陈群和陈幼瑾则是深深的朝路胜磕了几个头,然后才艰难的离开。

    路胜拖着别飞鹤的头发,回到木桌边,随手将人放下。

    “在你修行我堵门功决之前,你需要增肥,你这身体格太弱太弱了!”路胜平淡的捏了捏别飞鹤胳膊。

    从一开始他动手,到将别飞鹤抓回来,只用了十秒不到,但这十秒里。别飞鹤经历了人生中最为惨烈的一幕。

    他或者说她被毁容了

    她蹲在桌边,抱头痛哭,像个孩子一样。

    路胜继续喝着酒,坐回原先的位置,之前的动作虽然大,但也不过是酒楼里的墙面和地面多了几个洞,其他一切完好无损。

    不过他倒是顺利的寻到了第一个试验品,资质根骨都不错,可谓是千里挑一,万中求几。

    就算放在大阴,别飞鹤这身通透资质,若是有神兵辐射血脉,足以让他踏入最少蛇级层面。

    不要看蛇级对于现在的路胜毫无意义,但一个蛇级,那可是能在大阴一处郡城内横着走的强悍存在。在一般世家大族里,也是绝对的中高层。财富美人享之不尽。

    “在这儿呆着。听话我就不打你。”路胜指了指自己桌子边的地面。

    别飞鹤不敢作声,她长这么大头一次被打得这么惨。此时脸上易容的材料和药水混合着,皮肤血液黏在一起,更觉得又麻又痒,难受至极。

    酒楼里就只剩路胜慢条斯理喝酒的声音。

    另外那一桌驼背老人,此时颇为怪异的看了眼路胜,又看了看别飞鹤。

    “想不到黑鹫帮少帮主别飞鹤,居然内里是个女人,这倒是长见识了。”他视线又从别飞鹤身上落到路胜身上。

    “小兄弟,这里距离黑鹫帮不远,你打伤黑鹫帮的少帮主,就不怕云溪腿王找你麻烦?”

    路胜扫了对方一眼,反倒是反问一句。

    “你听说过陈家的事吗?”

    “陈家的二小姐神秘消失一事?听过,那二小姐每天晚上必定会消失一段时间,不管什么人看守她,都会莫名其妙的睡着,然后第二天正午,那二小姐才会突然回归。”驼背老人缓缓出声道。

    “消失?”路胜沉吟了下,打算去查看一二,这地方就是那具砚所说的石柱隐藏之地,不过按照他说的,那宙御柱可能会伪装成任何事物,甚至是活物,这里陈家是地头蛇,倒是可以借助一二。

    正想着这事,酒楼门外,便鱼贯进来一伙人,一伙个个都穿皮甲带钢刀的练家子。

    几个面容富态,养尊处优的中年男子,走在人群中间,其中带头的一个,面容和陈群有五分相似。

    赫然便是郡上陈家的人到了。

    “珊瑚盏到了,你们想要就自己抢吧,这东西,我们陈家拿不起,也不想拿了。诸位高人自便。”一进门,这中年人便双手抱拳,朝酒楼里众人虚拜了一礼。

    随即命人将一个红色木盒端上来,盒子里赫然放着一株巴掌大小的火红色珊瑚树。

    “这么简单就送上来了?”路胜心头一愣,原以为还要搞一出一波三折,没想到这陈家这么知趣。

    陈家的那中年人,说完,又遥遥对着路胜当头一拜,似乎是感谢他出手帮助自己儿子,之后便带人转身离去,毫不拖泥带水。

    路胜饶有兴趣的看了眼地上的珊瑚盏,最后将桌上的酒壶拿起来直接往嘴里倒完,才索性起身,准备离开这里。

    “小兄弟若是不嫌弃,可来郡上赵家寻老夫,黑鹫帮之事,或许还可斡旋。”身后传来那老驼背的声音。

    “多谢。”路胜笑了笑,看了眼别飞鹤,这家伙浑身一抖,只能憋屈的跟上来。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青衣酒楼,沿着街边缓步前行,很快身后便没了酒楼里飘出的酒香。

    街面经过一天的曝晒后,此时还是滚烫无比,只是路胜刚出门,便看到对面不远处的垃圾框边,站着两个形态威猛的白发老者。

    两名老者身强力壮,须发皆白,身上穿着一黑一白两种颜色的劲装短打,外面还罩了一件银色金属丝背心。

    “少帮主,没事吧?”左侧那老者上前朗声问,目光担忧的看向路胜身后的别飞鹤。

    别飞鹤张了张嘴,想说话,可又咬牙盯着路胜后背,有些不敢。

    两名老者江湖人称双鹳铁拳,不过更多的人喜欢称呼他们为周三爷和周二爷。两人一双拳头练就了鹤型十三拳的强悍功夫,隔山打牛,空手砸死野熊什么的不在话下。在黑鹫帮也是排行前十的强悍高手。

    此时在这里出现,显然就代表黑鹫帮后续的大部队不远了。

    “两位周老,务必小心,此人极为厉害!”别飞鹤忍不住大声提醒一句。

    路胜颇为无聊打量着这两个老头。他们体内有着数量还行的内气,但那只是对普通人,换成生命精气,差不多有常人的十多倍。

    但比起路胜就差距太大了。

    “年轻人,不要自误,现在放下少帮主,还有缓和余地,否则”周三爷沉声劝说。

    两人压根就看不出路胜有什么奇异之处,反倒是看上去就和普通人差不多,也就是气血旺盛了些。

    但越是如此,两人便越忌惮路胜,能够将功夫已经登堂入室了的别飞鹤少帮主打成这样,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阁下到底是何身份?”周二爷观察一会,终于隐隐看出了一丝端倪。原本路胜仅仅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可他越是仔细观察,越感觉心头警铃大作,浑身汗毛直竖,仿佛是曾经好几次遇到生死危机时的特殊感应。

    “动手么?不动手我走了。”路胜没空和这些小朋友玩游戏,对于他如今的层次而言,眼前的这些凡人甚至连小孩子都算不上。只是简单的杂耍罢了。

    周二爷刚想说话,却不由自主的心头一寒,没有回声。

    周三爷面露诧异之色,他是知道自己这个兄长一直以来颇为灵验的敏感直觉,索性也跟着不说话。

    路胜扫视了眼两人,目光平静的转身朝远处走去,别飞鹤睁大眼睛盯着两人一会儿,他是知道这两位在黑鹫帮中的身手层次的,如今居然连这两位都不敢动手,这个莫名其妙的便宜师傅到底什么来历!?

    她头一次对自己任性外逃出来,感觉有些后悔了。

    陈家。

    一处挂着一世富贵牌匾的清雅小厅里。

    陈玖华怔怔的坐在座椅上,抚摸着手里洁白无瑕的羊脂白玉佩。回想起曾经女儿小时候那一幕幕可爱稚嫩的美丽笑容,她一时间便心如刀割。

    “自从小碧遇到那人之后,我们陈家就没过过一趟好日子”

    “也不是小哲的错他们两个孩子是真心相爱”陈准光坐在一旁同样老态尽显,明明他是家主的弟弟,但外表看起来,却还要比家主显得更老。

    “我怀疑这么几年来小碧一直这样古怪的状态,很可能是因为她还在和那张蕴哲联系!”陈玖华忽然一下恨声道。

    “怎么可能!胡说八道!”陈准光呵斥了句。

    但一想到若是真有这个可能,那小哲那边的那个神秘家族若再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