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守四家 一
    陈准光心头不由得一寒。

    没等他回过神来,门外快步跑来一个老嬷嬷,靠近后,这老嬷嬷贴着耳朵给陈玖华说了几句什么话。

    啪!

    忽然玉佩一下摔在地上,陈玖华睁大双眼,脸色霎时间没了血色,手抖得厉害。

    “此言当真..!!?”

    “千真万确!”老嬷嬷重重点头。“今早我还看到二小姐偷偷让小绿买了保胎药回来。那个徐方,确实就是张蕴哲伪装的,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装成护卫守着二小姐。”

    “我的天...我的老天!!”陈玖华嘴唇发白,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差点没晕厥过去。

    一旁的陈准光也是老脸煞白,一下站起身。

    “你....你再说一遍??!”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爷,老身再三确认了,就是他,那个当初勾了二小姐的年轻公子张蕴哲!绝对没错。”老嬷嬷肯定回答。

    这话说得越发肯定,也让听到的二人心头一片冰凉,再没有半点侥幸。

    “完了....全完了....”陈玖华马上便明白可能要发生的一切。

    张家,那个神秘强大到无法理解的家族,他们早就派人警告过他们陈家,绝不允许血脉外泄,而现在张蕴哲这家伙居然真的让女儿怀孕了。

    以那个家族的残忍和变态,这种违反家规之事,不光女儿会被凌迟,小孩更是保不住,陈家百年的基业也....

    两人一时间悲从心起,想到大兄还不知情,还在大张旗鼓的拿出宝物张罗着,为女儿解决怪事。如今....如今可如何是好?

    二人脑海一片空白,那嬷嬷见状也有些吓到了,偷偷摸摸慢慢跑了出去。

    过了半响,发现嬷嬷不见了,两人才回过神来。

    “如果...我们主动把小孩和女儿送过去如何?”陈准光忽然想到一个办法。

    “没用的!你忘了王家了么?当务之急是赶紧把孩子打掉!”陈玖华面色渐渐疯狂。

    “此事必须提前给大兄商量!”陈准光急声道。

    “大兄召集了不少奇人,满心想要尝试解决小碧之事,若是这个时候给他说明真相....”

    “时间来不及了,管不了这么多了。”

    两人不由得又回忆起当年如他们陈家一样身份的王家,被一夜之间灭尽全族的下场。

    同样都是张家的出货下家,王家甚至还和州城里的名家高手们有联系,可一样也没能逃过一夜灭族的下场。

    比起王家,现在的陈家还太过弱小。此时同样是因为血脉外泄,结果绝不会有任何不同....

    “张蕴哲死定了,他要死还要拉我陈家一起,其心可诛!”陈玖华恨声道。

    “马上动手吧。夜长梦多!”陈准光面色坚定起来。

    “恩。”

    ****************

    “就是这里?”路胜站在陈家大门前,玩着面前足有两米多高的红色铁门,颇有些诧异。

    寻常人家可不会修建这么高的大门。

    不算屋檐牌匾什么的就有两米多高,这大门是给人进的?

    别飞鹤跟在后面一言不发,她已经把身上乱七八糟的伪装都撤掉了,肌肉是假的,皮肤也是假的,脸上硬生生撕下来一大团类似胶冻一样的东西。甚至头发都被扯下一部分,显然是真假混着在用。

    去掉伪装后的别飞鹤,压根就是个身材火辣的年轻女孩。丰胸细腰翘臀,曲线毕露。除了一张被路胜压平了的脸....

    她脸上包了厚厚一层白色绷带,还自己制作了模具固定鼻梁,看起来凄惨无比。

    路胜走在她前面,只是简单扫了眼门前的两个家丁,便大踏步走向门口。

    一番通报后,门房进去通知里面的人。很快便有人前来迎接。

    “恩公!”陈群梳洗干净了,此时居然还能行动自如,手上的断臂伤口还包缠着类似绷带的东西。看起来他完全没被断臂之事影响。此人意志力之强,却是叹为观止。

    “恩公救命之恩,请受小弟一拜!”他对着路胜倒头就拜,双目含泪。

    路胜坦然受了他一礼。

    “恩公请进,这趟务必要请中之回报些许恩情!”陈群心情明显颇为激动,带着路胜两人便朝陈家里面走去。

    他明显没认出路胜身后跟着的别飞鹤。

    “忘了说一句,小弟陈群,字中之,恩公可以直接叫小弟字。”陈群挤出一丝笑容,又道。“这趟若不是恩公在,我表妹陈幼瑾还不知道要受多大的苦。”

    路胜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几声,算是回答。这顿时更让陈群有了兴致,他或许认为江湖高人本就应该这样作态。

    陈群引着路胜两人先设了酒宴接风,然后好说歹说,非要请路胜住在陈家。这一住就暂时定下了。

    如今陈家没了珊瑚盏,基本没什么高人进进出出了。倒是那青衣酒楼却是惨了,数日后的几次争夺战都在那边,造成极大的破坏不说,就是江湖高手们吃完就打,连钱也不服的霸道行为,也让金掌柜叫苦连天。

    路胜反正也没什么地方住,客栈的条件自然远不如陈家大宅。陈群老爹中途也来见了他一次,好生感谢下,又陪同路胜逛了逛家中的花园小院。

    因为陈群的殷勤服侍下,他索性就在陈家一处别院住下了。一边住下,一边每日去城里转悠,周五转悠,试图找出密地所在,只要找到密地,便能找到宙御柱。

    这点是寻找宙御柱的其中一个办法。

    陈群见识了路胜的高强武力,又因为恩情在身,几乎三天两头都遣人送来好东西,要么好吃的,要么好喝的,一次路胜无意中欣赏装饰用的古琴久了点,马上第二天就有人把各种珍藏的绝本琴谱,和一架上等紫杉琴送到院子。

    转眼时间飞逝,很快便是两个多星期过去。

    路胜多番寻找还是没有线索,甚至也见过了那个二小姐陈家碧,但也不知什么原因,这二小姐的什么神秘消失现象,早已平定下来,那小姐就是个怀孕了的普通凡人,一样没线索。

    他心头也有些烦躁起来。中途别飞鹤身后的黑鹫帮又来了几次人,都暗中和别飞鹤接触过,但依旧没人敢对路胜动手。

    别飞鹤尝试过逃跑,但没跑出多远便被重新抓了回来。

    路胜也试着通过陈家的力量来寻找密地,可惜依旧一无所获。

    倒是陈群和另外几个被救下来的子弟,频频来拜访,一次无意中,陈群透露出想要拜路胜为师学习武功的想法。

    但被路胜直言拒绝。

    不过吃住都在陈家,陈群又这么懂事,路胜之后便也随意的指点几下他身手中的问题。

    以他接近宗师层次的眼光阅历,简直是丰富无比,随意几下指点,便让陈群实力大进。心头更加对路胜恭敬万分。

    陈家的其他人也大多都知晓了这个断掉一臂的群公子,请了一位高人暂时住下。平时众人,甚至包括陈家内眷老人见到路胜,也都恭敬有礼,不敢有丝毫造次。

    但这样一直找寻不到线索的状态,让路胜还是渐渐萌生去意,他的时间不可能一直花在陈家这里。

    就在此时,终于事情又有了转机。

    .................

    啪。

    路胜将一枚棋子缓缓按在靠近棋盘正中的左侧。

    陈群眉头紧蹙,想了一会儿,又拿起一枚棋子,准备轻轻放在之前自己想好的位置。

    嘭!!

    猛然间大门外传来一阵巨响,似乎是陈府府门那边传来的声音。

    他手里的棋子差点被吓得脱手而出,赶紧起身回头望去,马上又想起来这里隔着几道门,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

    再看看对面一脸平静的路胜,心头更是佩服。

    “老师,是中之定力不够。”他惭愧道。

    “不.....有些有意思的人来了。今天就下到这里吧。”路胜一直平静无波的脸上,这次居然缓缓浮现一丝兴致。

    不光是陈群看得愣了下,就连一旁看两人下棋的别飞鹤,也微微一怔。

    两人如今已经是明白,路胜定是那种大隐隐于市的前辈高人,属于隐士高手。只是不喜高调而已,所以才名声不如那些所谓的名家大。而什么样的事情能引得这位高人露出笑容?两人都有些好奇。

    不等两人回话,路胜已经起身朝门口走去。显然是打算看看巨响传来的原因。

    两人也连忙紧跟上去。

    刚出了院子,走到陈府的大花园里,三人便看到高大的府门已经被砸烂摔在地上。

    三个身材高大,面容清瘦的中年男子,穿着将全身上下都罩进去的白袍衣服,缓缓走进府门后面的大花园。

    “陈家主,出来吧。张蕴哲之事,今日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当头的瘦高男子缓缓出声,他外表看起来年轻,但一开口却隐隐有金铁交击声响起,极其怪异。

    陈家家主带着一众族人站在三人对面,一个个神色凝重紧张,周围急速跑来大群的家兵,手持利刃将三人团团围住。

    “张宏长老...此事我们陈家真的不知情,只是一次意外,您大人有大量,涉嫌之人我们都已经提前抓起来了....”陈家主态度摆得极低,近乎哀求。

    “嘿!”忽然一声冷笑打断陈家主说话,当头的中年男子眼神冷下来。“我张宏怎么处理此事,用得着你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