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五十三章 顺利 一
    “普通石柱?”路胜饶有兴趣的打量眼前这头银龙。“你若是能给我再找一根这样的普通石柱来,我立马转身就走。”

    那女子长发如水中的丝藻般,缓缓分散飘动。听到此话,也是明白眼前这人不像是之前那些蠢货那样好糊弄。她终于也认真起来。“看来是有人找你专程来这里找我。”

    “可以这么说。”路胜点头,“好了,决定吧,是自己放弃抵抗,还是要我亲自动手?”

    女子面色沉寂。“你决定了?要那根石柱?”

    “是,你不是说能满足我所有愿望么?”路胜此时已经明白,那根白金色石柱,就是眼前这头银龙的本体。

    “你似乎误解了什么,不过没关系,石柱可以给你,只是你要付出什么代价交换走?”女子平静道。

    “你觉得呢?这要看你怎么定价了。”路胜面色平淡道。

    “我的定价....”女人顿了顿,目视着路胜的双眼,她从有意识一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人类。

    “我不知道你要打算干什么,不过那个石柱,是我曾经蜕下的本体,所以,我需要你身上全部的灵力作为代价。”

    “还真是交易?”路胜一愣,他都准备做好翻脸的准备,却没想到对方居然还真的认认真真出了价钱。

    听到这个条件,他也是回过神来,笑了起来。

    “没问题。”他身上的灵力,不过是几点寄神力的问题。对于拥有几万寄神力的他来说,这点代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是不是觉得很便宜?”那银龙女人忽然又道。

    “是啊,确实有点。”路胜老实点头。

    “实话说,主要是感觉打不过你。不然我绝不会这么便宜就卖给你,算是半卖半送了。”银龙女子正色道。

    “你倒是实诚。”路胜顿时笑了。“灵力怎么支付给你?”

    “你放出来涌向我就行。”女子回道。“我吸取灵力会比较干净,你回复时间可能要慢一些。”

    “没关系。”路胜无所谓道,反正这一身灵力也就是极点寄神力化出来额。这么一对比,寄神力的质量密度看来远超灵力,居然那么点寄神力就能化出这么多量。

    很快,路胜在这女子的指挥下,朝着石壁另一方向释放自己全身灵力。仅仅一盏茶功夫,他身上灵气便全部化为九团金黄色脸盆大小的灵气团,漂浮在半空。

    “真是可怕的男人。”银龙女子感叹,看着此时的路胜,感觉他身上的威胁感,居然丝毫没有随着灵力的消失,而变弱,反倒是像被撕开了一层遮掩布一般,更加危险起来。

    “灵力对我等而言便是全部,但对你而言,仅仅只是自身实力的一小块拼图吧?”她带着半是询问的语气道。

    “谁知道呢。”路胜不置可否,“现在那根石柱是我的了吧?”

    “当然,你自便。”银龙女子缓缓挪开庞大的龙躯,让出那根被挡住的白金色石柱。

    路胜笑了笑,缓步走向那根石柱。

    这是完成具砚嘱托的第一步。

    ****************

    紫烟山庄地下。

    具砚百无聊赖的坐在宝座上,俯瞰着下面流动的邪灵如同云雾幽灵般,一会儿排成一种形状。如同欣赏舞蹈。

    忽然他身下的座椅缓缓传出一声细响。

    咔嚓....

    仿佛有什么东西缓缓裂开。

    “第一道枷锁...打开了...”具砚面无表情,但握着扶手的手,却猛地一下收紧。

    “宙御柱....这么快便少了一根,那个孩子比我想象的要能干啊.....不过前面一根简单,但惊动了那些家伙后,后面两根难度可就不那么轻松了。小天魔,让我看看,你到底能做到哪一步....”具砚握紧的手慢慢放松。整个人重新恢复成原本的平静慵懒。

    ******************

    从洞窟内出来,路胜意外的仰头望向天空。

    之前还一片白云的天色,此时居然满是红云,大量红色云层,在他正对着的头顶,形成一个硕大的黑团,远远望去,就像个在孕育着什么的巨大黑卵。

    这黑卵还在源源不断的吸收着周围大量红云。

    打断石柱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就和打碎一般的石头一样,不是很坚硬,也不是很柔软。更没有其他什么异常现象。

    他的状态和进去时没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身上的灵力暂时全部被消耗殆尽。

    站在洞口,路胜环顾四周一圈,周围地面石壁上,到处如同活物一般,弥漫攀爬着细微的血色纹路,这些纹路毫无规律,看起来就和普通的花纹一样,只有极其细微的灵力一丝丝灵力波动。

    “出来吧。”路胜随意道,“看起来你们张家敢来的都已经到了。”

    话音刚落,洞口周围,呈扇形缓缓走出三个人。

    一个中年干瘦男子,两个黑袍白帽,背后绣着硕大张字的红脸老者。

    张鹤伦,张问计,两人乃是成名于五十年前的张家太上,比起之前的张目两人要早很多,名声也要大很多。两人出现之时,也正是张家在当时如日中天之时。

    这两位可以说是张家曾经统治了守四家一个时代的强大人物。

    而剩下的那一中年男子,便是张家如今的族长,张准。

    “没想到那个怪物居然真的放你离开了。”张鹤伦长叹道。“老朽刚听到小辈传来这边消息,便知有魔星降世,却没想到赶来还是晚了一步。”他苍老如树皮的面孔上露出悲天悯人神色。

    “天降魔星,原本还以为是源自泄露出来的魔灵,却没想到根子是出在我等守四家自己身上。”另一老者张问计同样无奈道。“极老星的语言,果真不错。”

    “魔星?魔灵?什么乱七八糟玩意儿?”路胜没听懂这两老头神神道道的说些什么。

    “路重,你父亲路荡峰当年还和我相谈甚欢,没想到今日你这个做儿子的,却猖狂到主动进犯我张家禁地。极老星说你是魔星降世,我原本是不信。只是看到现在天生异象,才.....”张准面色为难道。“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我已经派人飞马去通知你父亲了。”

    “听不懂你们说的什么?”路胜挑了挑眉,“我带来那人呢?”

    “已经关押起来了,路重,束手就擒吧,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张准面带苦涩的劝导道。

    “把人带回来,这事可以就这么算了。”路胜扫了眼其他外围,隐约还能看到不少人影若隐若现,一道道灵力如同蛛网般,编织成庞大无比的坚韧网络,试图将他放在中心包裹起来。

    “不可能,路重,放弃吧,这大阵名为九双天邪阵,一旦布下,犹如天罗地网,绝对不能挣脱。就算是太上也...”张准劝说道。“所以,放弃吧,我可以保证不杀你。”

    “算了,总有人不见棺材不掉泪。”路胜被那小子设计,心头本就有些不爽利,现在看这架势,居然又是被设计,他心头一股火气一下便涌上头,目光开始缓缓在山谷中游弋。

    “还有刚才设计我的那小子,百息之内,看不到人,你们三个就别回去了。”

    “看来还是要交手之后,再言其他。”张准退后一步,双手瞬间结出一个手印。

    嗡!

    一片纯白色光晕在四人周围浮现弥漫,以四人为中心周围数十米内,全都生长出一种纯白色泛光的细密藤蔓。

    无数藤蔓带着刺骨的寒意,很快便将路胜周围地域全部封锁。就连往上的方向,也蒸腾起浓密白气。

    哧!

    路胜头顶上方飞射出无数黑色绳索,绳索上每隔一段都悬挂着精致的符文铃铛,所有铃铛呈白金色,迅速往下弥漫出细密红雾。

    红雾和白气交相辉映,互相混合,将路胜夹在中央。两种气息混杂一起,迅速弥漫出细微的黑色颗粒状物质。

    这些颗粒状物质如同活物一般,带着一丝强烈的贪婪吞噬之意,飞速扑向路胜。

    “这便是太上级,一旦被锁住大阵,也无力挣脱的食灵妖法阵。这阵法足以封锁你体内的所有灵力,束手就擒吧路重。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张准叹息道。

    路胜看了眼飞来的黑色颗粒,缓缓伸出手。

    “冥顽不灵。”他原本打算给张家一个机会的心思,彻底淡了。

    ...................

    数日后,守四家之一,隐世家族之一的云溪张家,家族一夜之间高手尽失,四大太上几乎同时宣布闭关,家主张准被逼退位,传家主之位于其二弟张思涛,自己则当夜便倒床病逝。

    一时间张家各地的势力范围大幅度缩水,没有太上高手坐镇,不少地方下辖家族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很快另一个消息传遍整个大夏各处隐秘圈子。

    路家大公子路重,在阴山后的谷地重创张家四大太上,连带着将禁地大阵彻底毁掉。

    如日中天的张家,经此一役,瞬间跌落谷底,四大太上重伤闭关修养,家主也换人新上,家族产业外群狼环绕,随时打算下嘴咬出一块肉。

    整个张家几乎是被路胜一人拖垮到如此局面。

    极老星的预言也随着张家的衰落,而传遍大夏。

    独立于江湖的隐秘灵力圈子里,也多听闻了路家出了一个路重,被斥为魔星。

    魔星降世,祸乱将起的传言逐渐流传开来。

    而毁掉第一根宙御柱的路胜,此时已经离开张家势力范围,前往第二根石柱所在的密地——布撒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