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五十五章 第二柱 一
    迎香院内。

    一群衣着各异,但外表看起来都极其剽悍,极具个人特色的男男女女,挤在一起相互乱骂。

    角落里有些事不关己的散人,冷言盯着斗嘴的两边。还有老人试图上前劝架,但被打了一巴掌后,也跟着加入战团。

    路胜坐在角落里,一边吃着梅府提供的美酒佳肴,一边看着在场中间已经交起手来的少数几人,就当是看杂耍了。

    他一身藏青色长衣,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背上背了一把单刀,看起来就和一般的江湖人没什么两样。

    但在他桌边一样坐着的两人,却又和他外形完全不同了。

    一个是个女子,一个身高近两米,但横向差不多就有一米五的巨大胖子。

    女子几乎是半站半坐,靠着桌子对上边的饭菜大快朵颐,几乎几口就能刨完一大碗饭菜。

    这胖子光是坐在这桌边,身体遮掩挡住的光线,就让周围的人如避蛇蝎。最为怪异的是,这女胖子一边吃,还一边不断流泪。

    “主人....我真的...真的吃不下了....”她痛哭道。

    “没关系,胃不会再炸了。”路胜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听到这话,胖子哭得更伤心了。

    坐在她身边的另一个人,则是一个骨瘦如柴,双眼眼球如同青蛙般凸起的可怜男人。

    这男人穿着一件最小号的黑色长袍,却像是穿斗篷披风一般,几乎将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这人两眼有着很重的眼袋和黑眼圈,看起来很久没有休息过了。

    若是有张家之人看到他,恐怕早已认不出,这人便是当初玉树临风,天资横溢的张家鬼才张昭。

    而之前那个大胖子,便是以前还身材火爆的别飞鹤。

    他们两人,便是路胜正式挑选的实验种子两个。

    张昭实验的是天魔法决,而别飞鹤则是实验的灵力基础法。虽然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了,但有很多副作用后遗症,不是当时马上就能测试完全,还需要仔细的核对,和后续的观察。

    所以路胜让张昭修习天魔法决,让别飞鹤修习灵力。

    而修习灵力,别飞鹤的体质太弱,路胜就提着她前去锻炼健身,同时也开始针对性的增肥计划。灵力和肉身其实是呈直接正比关系。肉身越强,灵力也就越厉害。

    所以自从路胜选择别飞鹤后,他就没有把她当女人过,每天变了法子的锻炼她不说,还疯狂的让她胡吃海吃,以至于一次吃得太多,居然直接炸掉。

    所以别飞鹤现在几乎都是哭着流着泪在吃饭。

    而张昭则是另外一个待遇,每到吃饭,他便只能做两件事。

    一是只能喝水,二是必须要看别飞鹤吃。中途路胜偶尔会用灵力给他吊命。一段时间后,于是原先的翩翩美男子,便成了如今这个鬼样。灵力再厉害,也没法补充大量的微量元素。

    所以不可避免的,张昭已经快到了饿死的边缘。自从路胜将他从张家要过来后,便一直这么对他,或许是公报私仇,变相惩罚,但张昭已经饿得没力气思考,他现在只想吃。

    路胜看着面前两人,心头颇为满意,这两人都是以他自创的训练套路进行修习,现在看起来效果似乎不错,“快了,再坚持一阵,快了快了。”

    他扫眼整个迎香院,大部分都只是乌合之众,唯独另一个角落里,还坐着两个动作言行都果决爽快的怪异组合。

    这两人一个年纪轻轻,青衣短打,看起来似乎是个普通人,另一个则背上背着一对短枪,枪身上红缨微微随风飘过,越发衬托出他身材结实流畅。

    “诸位,看起来我们不怎么得重视啊,这梅家,听说为了找右江,还专程找了九江帮的关系,托上了他们附近的舵主浑江绫赵浑。”一个年纪颇大的老者上前走到中间,朗声道。

    “你们这般继续吵吵闹闹,一无所成就算了,不是还更丢了小右江的脸。老夫不清楚你们是因为什么原因前来救小右江。但老头子我,也是当年一时想不开,穷困潦倒时,受小右江的援手,这才东山再起。

    若不是小右江,老夫当年便早已命丧黄泉,所以今日这事不管遇到什么,老夫杜全福,都说一不二!”

    这老人似乎在众人心目中颇有地位,一发话便掷地有声,让周围恬燥之人很快没了动静。

    “杜老所言极是,这些年小江帮过的人不知多少,但真正愿意来,敢来这里的,也就这么多点。

    在场的兄弟姐妹们,其实有哪个不是抱着大不了把命还给小右江的念头过来,您老放心,既然到了这儿便不再回头。”另一人是个中年男子,此时这男子也赶紧过来补充道。

    “不错。不错,这话说得是。”

    “就是,在座的哪个都不是怕死之人,要不是受了小右江的恩惠....”

    “当年要不是小右江的救命钱,我娘怕是连我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这话一出,顿时所有在场之人都是一片赞誉声。

    “如今既然梅家不在乎我们,我们何不自己树立一个领头大家的领导者,把我们所有人的力量都凝合在一起,同时还能避免一些线索的反复验证。”这中年男子面带微笑,侃侃而谈。

    “领头?”路胜看到另一桌的那两人缓缓站起身,两人听到什么领头时,也是面露冷淡。

    路胜收回视线,看了眼双眼越发明亮得可怕的张昭。身体越虚弱,精神便越是丰盛强大,这便是传闻中的肉身供奉精神,

    张昭用的便是类似于这种方法的出魂之术,这种人工模拟出天魔环境修炼,虽然效果实在要差一些,但实际上算是能培养出自身和天魔最像的神魂。

    “如果可以的话,我知道一个更好的办法,可以逼出更强的精神。”这张家少爷早已看出来了路胜的意图,在最初便马上开口,试图挽救自己。

    但路胜不为所动,继续用这种极端法子逼迫他,让其几乎处于崩溃边缘。

    张昭试过努力,但反复尝试数次后,他和别飞鹤两人才终于明白,想要摆脱路胜的控制,唯一的办法。就是听话。越听话,路胜便越是不会主动弄你。

    众人商议了一阵后,最后定下结论,让那个杜全福杜老,作为众人领袖,开始整合大家知晓的各种情报。

    各人位置一确定,大家一汇总自己知道的东西,顿时局面迅速开朗。别看这些人外表不怎么样,但蛇有蛇窝,鼠有鼠洞,各人自有属于自己的渠道。这么一汇总起来,居然还真就大概圈定了一个范围。

    路胜也是临时决定,要和这群人一起去的。他从这群人口中得知,这附近因为猎人众多,加上采药客们四处都是,几乎每一寸地方都被摸清楚摸透。

    在这种局面下,基本没有什么密地可以隐藏。

    但没有密地,这里却有一个极其神秘的势力。这个势力在江湖上,在其他外地圈子里并没有什么流传。它仅仅只是在一个极小范围,在这里本土的几个少数民族之间回荡传说。

    这个势力的名字叫幽宅。

    找人行动在不断升级,随着总指挥的确定,情报的全部汇总,仅仅半天功夫,众人便确定了大致可能的查找范围,分配人前去搜索。

    只是遗憾的是,直到深夜时分,众人都没能找到梅右江在哪。只是确定有旁观者看到她和一个胖乎乎的富态男子,一前一后出了城。

    “据说是看到它们向东北方去了....”

    “东北方啊...你确定?”

    “确定。”

    “........”

    “我记得东北方好像是大片的玉米地吧?是镇上李家的地。”

    “不是那,还要往东北....”

    众人没说话了,路胜注意到在场大多数人,脸色都很难看。似乎东北方更远在这里是个严重的禁忌。

    迎香院里,他看到阴影中,有几个坐着的人站起身,面色坚定的悄然出了门。

    “还去吗?”有声音低声问。

    “.......”

    “你们别去了,回去陪嫂子他们吧,我们了无牵挂,就算遇到幽宅也就烂命一条,无所谓了。”有人洒脱道。

    路胜坐在这群人的角落里,和身边的两个徒弟,听着众人低声说话,明显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悲意伴随着沉默和小声,逐渐蔓延开。

    数十人里,很快陆陆续续起身了十几人,其余人便都沉默的坐着了。

    路胜三人找人询问了下具体情况,这才明白,起身的人都是决定就算是死,也要去找人的好汉。

    而继续坐着的,则都是选择不去的人。路胜顿时来了兴趣,这个叫幽宅的势力,居然在这小地方有这般恐怖威慑力。

    他带着两个徒弟一起,起身跟着一个人起来,朝着院门走去。

    刚刚出门,路胜上前一步,手轻轻搭在前面那人的肩上。

    “这位兄台,借一步说话。”他嗓音压低道,“能不能问问,东北方到底有什么问题?是那个叫幽宅的势力盘踞在那么?”

    被搭话的那人是个身材干练矫健的矮个汉子,被路胜突然的搭话吓了一跳,不过一听到是这个问题,他也沉下心来。

    “看来哥们三个是外地人,在我们本地,没有人不知道幽宅的。”汉子苦笑,“那地方时常有人传出消息,说有人无意中闯入禁区,之后便踪迹全无,到后面什么人也找不到。

    而这样的传闻,几乎每年都有一两起,甚至我认识的人之中,就有这样的事发生,失踪的人,都是朝着东北方去了,穿过那片玉米地后,便再也看不到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