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幽宅 三
    小镇东北方,大片连绵的山林如同厚厚的地毯,将整个方圆上千里的地域,全部包裹在密集幽暗的树荫下。

    此时距离山林中间的谷地,还有数百米的斜坡上,正有两个身穿淡蓝短打劲装的男子,快步穿行在树林间,不时伸手打掉挡路的蛛网。

    “差不多就是这里了,传闻中的幽宅。据说进去后便再没有人能出来过。”

    苏染和秦时钧穿过一片茂密的淡红杂草丛,在前面树杈之间,终于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栋很老很旧的灰白色石头小楼。

    苏染眺望着这栋石屋,心头颇为期待。

    他和秦时钧这趟不仅仅是为了找梅右江而来,而是更多的为了调查情报。

    “这地方....”秦时钧缓缓抽出背后的长剑,握在手中,沿着小径挤开杂草朝哪小楼走去。

    “小心些。”苏染跟在他身后,“这幽宅能在这里屹立这么久,必定没有偶然。”

    “我知道,你躲远点。”秦时钧点头道。“邪灵可不会分什么战斗和非战斗区别。”

    苏染点头,迅速照做。

    两人一前一后相隔十几步,慢慢走到这栋两层小楼前。

    两人配合处理守四家之外的次等邪灵,已经是很多年的事了,磨合之间相当默契。

    苏染手里不动声色的洒出一些类似黄豆的东西,秦时钧则开始摸出一小瓶药膏,在自己剑刃上涂涂抹抹起来。

    “只能坚持半个时辰,尽快。”他回头对苏染简单道。

    “恩。”

    两人缓步走到石屋前,顺着长满苔藓的石阶往上,走到门前。

    哐嘡。

    秦时钧一下轻松撞开包了铁皮的木头门,整个人顺着惯性冲进屋子,手里长剑唰的一下在屋子里亮起一道银光,覆盖住他前面扇形的全部空间。

    哧。

    剑刃悬停下来,落在秦时钧身侧地面。没有斩到什么东西。

    “没人。”他皱了皱眉,回过头朝外望去,“苏染,点火。”

    没人回答。

    秦时钧神色微动,慢慢退出屋子,四周环顾一圈。黑乎乎的周围树林一片安静,天色越发黯淡灰黑,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雨的缘故。

    身后刚刚还在的苏染,此时居然不声不响神秘消失。

    “苏染?”秦时钧没有慌乱,在他们多次的配合中,也时常遇到这种被打散的情况,他们此时唯一要做到的,就是相信对方。

    门外一片阴暗,秦时钧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提着剑退回屋子里。

    “邪灵空间么?”他想了想,缓缓朝着上楼的二楼楼梯走去。

    屋子里异常阴暗,几乎和黑夜没什么区别。

    走出几步,他忽然听到自己身后仿佛也有脚步声,顿时微微一顿,停了下来。

    转头扫视,身后什么也没有。

    “是错觉么?”秦时钧轻轻丢出一张画着绿色线条的扭曲符纸,任由其自行飘散落在地上。

    “没有人跟在后面。”见符纸没反应,秦时钧心头安定下来。转身继续往上走去。但忽然间,他看到右侧楼梯扶手上残留了一抹暗红,似乎是很新鲜的暗红。

    “有血迹?!”秦时钧心头一凛,苏染不在这里,否则他完全可以通过搭档的能力找到这血迹的洒落时间,和所属物种。

    心头顾虑之下,秦时钧打算等苏染出来后一起汇合,再做打算。

    想到这里,他便转身打算下楼。

    “秦时钧。”

    忽然苏染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秦时钧抬头,看到老搭档正提着一个灯笼,站在二楼黑乎乎的楼梯口,从上往下看着自己,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

    “快上来吧,我找到了好东西。”苏染平静道。灯笼的火光映照在他面孔上,阴一块阳一块,看起来有些诡异。

    “好东西?”秦时钧一愣,苏染的性格他是了解的,如果不是真的很好的东西,他不会表现得这么明显。

    处于对好伙伴的信任,他沉吟了下,还是提着剑往二楼再度赶去。

    只是等他上了楼,却发现搭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二楼过道上的一间房间门口处,远远望着他,一样带着笑。

    “跟我来。东西在这儿。”苏染冲他招招手。

    秦时钧心生疑窦,不过他身上的邪灵符并没有感应到任何邪灵气息,而且他也不认为苏染会那么容易被搞定。

    心头稍安后,秦时钧还是顺着苏染一直走到房间门口,缓缓跟着灯笼光线,走进房门。

    嘭!!

    陡然间房门在他进去后轰然关闭,紧接着是一阵剧烈晃动,撞击声和闷哼声同时传来。然后不过十秒后,便一切归于平静。

    ................

    “阿钧?”苏染缓缓走进石屋大门,他刚刚听到秦时钧在远处叫他,便赶快跟上靠近过去。没想到近了反而没看到半个人影。

    此时重新回到屋子门口,大门敞开着,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不时发出老朽的咔咔声。

    苏染一进门便感觉到屋子里似乎有些阴冷。秦时钧完全看不到人,但是地上却还残留着一排清晰的人脚印。似乎是一直顺着楼梯上了二楼。

    “这里,我在这儿。”秦时钧的声音才呢过楼梯口那边传来。

    苏染眉头一皱,从怀里摸出一尊小巧精致的红玉麒麟,他将麒麟放在嘴里咬住,同时拔出一把锋利小刀,对着麒麟的腿部就是一刀。

    哧,麒麟腿上顿时缓缓渗出丝丝血水。

    苏染将这些沾了点,手上猛地一弹,血迹飞溅开来,散在说话的秦时钧身侧楼梯上。

    麒麟血没有反应,苏染面色镇定下来。

    “你什么时候上楼的?”他皱眉问道。

    秦时钧站在楼梯口,面色不知道为何有些发青。

    “刚刚。我发现了一些东西,恐怕还是要等你来一起检查一下。”

    苏染神色一怔,随即收起麒麟,快步走上楼梯。“难道是那个又出现了?”他心头发紧,赶紧跟上去。

    上了二楼,他便I静看到秦时钧站在左侧走廊,一间房间的房门开着,秦时钧就站在门口冲他招招手,然后也没说话,便先一步走进房间。

    苏染迟疑了下,还是快步跟着走过去,走向房间。

    *******************

    “就是这里么?”路胜跟在精壮汉子身后,站在山头上,远远眺望远处密林中若隐若现的古朴石屋。

    那栋两层楼的小楼,静静坐落在树林中,上边爬满了藤蔓和苔藓。古旧无比。

    周围绿涛阵阵,风有些冷。

    精壮汉子名叫陈子昂,是个浑身伤疤经历曲折的男人。当初他被人栽赃陷害,老婆跟人跑了,女儿儿子失踪不见,冤屈难以申述。

    后来是被梅右江知道内情,恳求梅家当时还在位知府的家主梅园卿,下令彻查此事,最后才得以洗清冤屈。

    后来他大仇得报,也还是靠的梅家。这事当时也因此让梅家得罪了一些暗中的权贵家族。后来梅园卿去世,梅家势力大衰,以至于如今只能靠几个女流支撑,也有一定的这方面因素影响。

    陈子昂也因此一直认为梅家的衰弱有自己的一分责任。所以这趟几乎是抱着必死的心,前来救人。

    “这里地势低洼,那幽宅之所以能让人有进无出,除开里面的危险,应该还有这周围茂密的树海做帮凶。”陈子昂沉声道。“几位,我打算先去周围查探一二,你们如何行动,悉听尊便。”

    “请便。”路胜随意道。既然找到了所谓的幽宅,他也没什么留下对方的意思。

    陈子昂抱了抱拳,脚步轻盈的飞身下了斜坡,朝着幽宅侧面山林狂奔而去。很快便没入其中消失不见,如同水滴融入大海。

    “主上,我们现在怎么做?”别飞鹤瓮声瓮气问。

    路胜眼中闪过一丝白金色。“如何运用灵力,我已经告诉你了,去吧,在我前面为我开路。

    你如今的实力,已经远远不是以前能比的了。”

    别飞鹤心头无奈,但路胜要求这么做,她也没法。只能走到前面,深吸一口气。按照路胜指导的灵力爆发法,浑身意念飞速流转。

    她体内根本就不只是有自己的灵力,还夹杂了大半的路胜的灵力,路胜基本上把她当做是灵力储存电池,靠着其身上大量的人油脂肪,储备了海量灵力。

    这些灵力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消散,毕竟不是永久性质,但在消散之前,这些灵力的总量堆积起来,爆发的威力,也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嘶...

    别飞鹤的全身脂肪迅速膨胀变大,原本就有两米多的身高,此时更是拔高到了两米五以上,身上横向堆积的脂肪,也胀大成大块大块的更加庞大的体积。看起来甚至泛出微微青色,显得异常骇人。

    “去吧。”路胜走在她身后,目视着下方幽宅所在方位。

    别飞鹤点头,一步步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幽宅走去。

    她此时几乎能说刀枪不入,就连眼睛耳朵都被庞大的脂肪块挤得闭合起来。她必须随时随地努力睁眼,才能保证在行走时不偏离方向。

    看着别飞鹤远去的身影,路胜吐了口气,再度看了看悬浮在自己眼前的深蓝界面。

    灵力已经突破了龙级,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全新境界。

    他体内也多出一个怪异的如同心脏一般的紫色种子,种子呈现半虚幻半实体状态。里面似乎隐藏着一种特殊的力量。一丝丝跳动的,不断活跃着想要沟通外界某处的特殊力量。

    路胜有种感觉,一旦自己放开神魂精神压制,这颗种子或许就会带着他沟通另一处空间。

    处于顾虑和其他想法下,眼下对于路胜而言不是最好的时机。他打算彻底解决幽宅之事后,再着手处理这个。

    紧跟着前面的别飞鹤一起,路胜很快来到了这两层石屋大门前。先他一步的别飞鹤已经进去了,现在还没什么声响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