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幽宅 四
    “有人么?”路胜伸手敲门。

    木包铁的房门缓缓晃开,里面空空荡荡,刚刚进去的别飞鹤居然就这么短时间就消失不见。

    路胜来这里的目的,本就是为了调查密地和宙御柱,他已经顺利打碎了一根,可再想找到第二根,并摧毁它,路胜明白,怕是比第一根还要麻烦。

    房子里没人回答,只有路胜刚刚喊出的声音余音不断回荡。

    “不见了?”

    路胜面色微动,扫视眼前的幽宅一楼。

    陈旧**的木头家具,厚重的窗帘,墙上挂着的只剩画轴的画卷。还有桌上摆着的一些供奉用的食物,早已干硬发黑发霉,几根没烧完的线香还有一半留在一座厚实的铜香炉里插着。

    他走过去看了看香炉,鼻孔里闻到一丝怪异的香气,像是麝香,又淡了很多。

    “师傅。”忽然楼梯口,别飞鹤的声音带着凝重,从转角处传过来。“我在二楼发现了些东西,你快来看看吧。”

    路胜皱眉回头,看到黑乎乎的楼梯口处,露出别飞鹤有些发白的清晰面孔。她似乎有些焦急和不可抑制的慌乱。

    “你刚才叫我什么?”路胜没有回答,而是马上反问道。

    “师傅....你这是怎么了?”别飞鹤苍白的面孔缓缓没入黑暗中,声音也渐渐变得从二楼传来一般。

    路胜脸上闪过一丝怪异,他没有回话,而是很自然的走到楼梯口,朝上望了眼。

    马上,他便看到二楼楼梯口处,正站着别飞鹤高大的身影。她已经走到了二楼,手里提着一个灯笼,神色有些惶恐的盯着楼上某个方向。

    “师傅....有些麻烦了....您来看看该怎么处理。...不好,那东西跑了!”

    别飞鹤正说着话,忽然神色一变,迅速冲进二楼走廊,紧接着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撞击声。

    路胜也几步并作一步,飞身上了二楼,站到楼梯口处,左侧走廊里,他正好只看到别飞鹤身形钻进中间的一个房间。

    “啊!!”忽然房间里传来别飞鹤痛苦的惨叫。

    路胜快步冲过去,来到门前,正好看到门口浑身伤痕的别飞鹤。这个庞大的女胖子浑身是血倒在地上,踉跄着想往路胜方向爬。

    “救...救我...”

    嘭!!

    路胜上前对着她胸口就是一脚。

    庞大的力量将别飞鹤狠狠踹得飞起,轰然撞在侧面墙壁上,墙上陡然被撞垮了个大洞,别飞鹤身上的伤口也顿时溅射出更多血水。

    “蠢货!真是我的徒弟就该知道,向我求救只会死得更快!”路胜冷笑着几步上前一脚狠狠踩在‘别飞鹤’脑袋上。

    “废物就应该去死!”

    噗!

    眼前一切陡然扭曲消散,路胜这才回过神来,他正站在一处空荡荡的类似宴会厅的长方形大堂内。

    “这才是二楼真正的全貌么?”路胜扫眼一看,并没有找到别飞鹤和其他任何人的踪迹。

    这里的地面铺了厚厚的一层黑色毛毯,毯子上有着一个个硕大的黑窟窿,里面寒风阵阵,正不断涌出刺鼻的腐臭。

    明明这里是二楼,但黑窟窿的深度却远超了二楼到一楼之间的墙壁地板厚度。

    “她不是你徒弟么?为什么你一点也不关心她?”大厅对着门口的正前方,一个身穿淡银色长衣的年轻男子,正坐在厚实华贵的座椅上,神态愕然带着一丝呆滞。

    “算了,反正只是个小东西。他们说,你和其他人不同,虽然我没能看出那个怪物为什么会选你。不过你全部的动作,也就到此为止了。”

    路胜面不改色,从之前别飞鹤叫他师傅开始,他就清楚其中必定有猫腻。眼下算是麻烦终于上门了。比起第一次的轻松,这一趟必然远超之前的难度。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你们是谁?是来想阻止我的?”

    男子顿时大笑起来。

    “不是你来想救人的么?想救人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他挥起手,顿时不远处的一个窟窿里升起一具昏迷不醒的人体。

    “这里每一个黑洞,就装着一个才开始消化的外来人。你要找的人也在其中。.....对了顺便提醒一句,找错了,你指出的那个人就会当场死亡。而你需要找人继续填留下的空隙。”男子似乎在进行着某种怪异的乐趣游戏。

    “你是幽宅的人?”路胜没理会他所说的话,而是直接反问。

    “是。”男子笑了笑,“这个世界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叫黑绳。

    对了,如果你猜错三次,我就杀了你。”

    “宙御柱呢?”路胜反问。

    “你会看到的,就在我身后。”男子黑绳微笑道。他穿着全套的黑色衣裤,坐在宝座上就像一堆黑炭挤在一块。

    “我专程来这里就是为了等你,自然也明白你是冲着宙御柱而来。”黑绳解释道。

    路胜心头一凛,知道自己毁掉第一根宙御柱的行为,终于真正引动了这个世界的最顶级力量。

    不过他的目的仅仅只是完成具砚嘱托,并不是直接和这个世界的顶级力量抗衡。或许中间还会有其他机会,但路胜并不打算弯来绕去。

    “那么,我们来玩游戏,是不是只要我猜中,就能带走一个人对吧?”路胜沉声道。

    “是的。”黑绳点头。

    “那好,我猜。”路胜看着满大厅里到处的黑窟窿,缓步走到一处黑洞前。

    “这个洞里,不是我的人。”他忽然摇头,缓缓走到另一个洞边,继续观察。

    黑绳挑了挑眉,没说话。

    路胜走到第二处洞前;“同样这个也不是。”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都不是,黑绳的面色有些不好看了。路胜则几乎将整个大厅都走了一圈。

    “这个。”忽然他指着一个大一些的黑洞道,“我那个徒弟,还有之前来过这里的梅右江,都在这里。”

    沉默....

    黑绳嘴角抽搐了下,最后还是将那个黑洞内的人都升起来。

    果然,里面悬浮半空中站着别飞鹤,和其余梅右江等人。

    “好了,事情解决了,兑现承诺吧。”路胜平静道。

    黑绳沉默了下。

    “不好意思,我改变主意了。你必须要猜中三次,才能带他们!”他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每个人猜中三次!”

    路胜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可以。”

    然后他又在黑绳格外震撼的注视下,一一轻松的将所有答案猜中。

    “这个是,这个也是。”很快路胜第二次指出位置。

    黑绳面色已经越发难看起来。路胜再一次毫无错漏的指出所有布置。

    “现在好了么?”路胜站在一处洞口边缘问。

    黑绳咬牙切齿,脸上阴沉无比。但又无可奈何。就算是他,在这世上也只能必须按规矩来。

    只是.....

    “不!不行!你作弊!该死的,你要不是作弊,怎么可能每次都绝对正确!”他猛地叫出声。他实在不甘心自己的苦心安排,居然就这么容易被解决。他甚至都没弄清楚自己是什么地方出了漏子。

    路胜面色相当平淡。似乎早就预料到黑绳会再度反悔。

    “那么,要打一次么?不要用其他人的命,赌上你我自己的命。”

    黑绳原本焦躁的表情,在一听到路胜说出这句话时,马上瞬间凝滞。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半响也说不出话来。

    “不敢么?那算了,宙御柱呢?”路胜将别飞鹤和梅右江扶着出了大厅,最后临走前又对黑绳问。

    “如果你能找得到,就自己带走。”黑绳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明明很想动手,却似乎碍于什么东西而强行忍住冲动。

    这让路胜心头有些奇怪,似乎对方的反抗并不如他所预想的那么强烈。其实最初第一根宙御柱时,他就感觉到了。

    带着两人出来,路胜出了小楼,一手一个将两人放在草地上,回头看向小楼二楼。

    黑绳的脸在窗口处隐隐浮现,露出一丝得意。

    “就这么放他离开了?真的好么这样?”黑绳回过身,看向身后站着的另一人。

    “原本大家不是早已安排害了么?”那人面色平淡。“路重此人乃天降魔星,宙御柱只有他能摧毁,其余人都没法。具砚借助他的力量打开自身封印枷锁,这也是几位殿下默许了的。你现在为什么还这么不甘心?仅仅只是因为那个路重居然能修出人类难以掌握的灵力是吧?”

    黑绳闻言一滞。“我只是看不惯,看不惯他一副什么事都不放在眼里的冷淡样。你也知道,我从小就....等等!那是什么??!!”

    哧!

    黑绳猛地冲到窗前,正好看到一道金光从远处轰然落入幽宅正中院落里。

    还没等他庆幸金光落错了位置。

    “快卧倒!!”忽然身后一个急促声音传来。

    黑绳本能的赶紧扑倒。

    轰!!!

    刹那间一道金色巨刀从他头顶一闪而过。整个幽宅楼顶部分,全部被这一刀横切炸飞。

    大量碎石瓦片四散飞溅落下。

    咳咳咳....

    黑绳浑身黑光闪耀,亡魂大冒,就差一点,一点点,他就被一分为二,当场被砍死。

    “哦?躲得很快嘛?”路胜的声音从头顶上空传来。

    黑绳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被人揪住头发,狠狠往地面一砸。

    轰!

    幽宅二楼的地板被砸穿,一楼的石头地面被砸出一个一米多深的大坑。一时间碎石砂砾和灰尘到处飘飞。

    黑绳满头是血,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动弹不得。

    路胜松开他的头发,任由他脑袋重重砸在地上。

    “好弱....”

    他抬头没有在理会黑绳,而是看向缓缓从二楼跳下的另一道黑影。

    “你好像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