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暂时 一
    “你把他怎么了?你该明白,我们没有亲自对你动手围剿,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不要挑战我们的底线。”另一团黑影缓缓从角落里飘出来,赫然是个带着白色面具漂浮在半空的黑衣男人。

    “你在担心这个废物?”路胜提起黑绳疑惑道,“我能感觉你的实力很不错。”他伸出手指向自己。

    “来吧,打赢我,我就放了他。”这是一次试探真正灵力强者实力的好机会。

    白面具男子沉默了下,看了眼路胜手里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黑绳。

    良久....

    他缓缓解开黑衣,伸出一条穿戴了银色铠甲的手臂。“如你所愿!”

    轰!!

    刹那间一股墨汁般的强大灵力,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喷发开来,大团的墨汁灵力在他身后浮现出一轮黑鹰图案。黑影双眼和胸膛都闪耀着刺目的金色光点。

    “鹰戾。”

    白面具抬手对着路胜一指。

    身后黑鹰猛地飞射而出,张开双翼,顷刻间覆盖周围数十米区域。它的双翼是类似阴影一样的半虚无状态,双眼闪耀着淡淡金色,飞扑而来时,利爪上仿佛弥漫着一团团黑气。

    唧!!

    “这就是灵力到了高阶的运用方法?”路胜心中好奇,抬手让手掌包裹住大量灵力,正面迎上黑鹰。

    嘭!!

    他手上的灵力几乎是在接触的瞬间,便骤然分解,仿佛有什么特殊的力量在切割吹散灵力。

    黑影身上的黑色灵气,如同锋利的水果刀,切入蛋糕,只受到很小的阻碍,便切开路胜灵力,直接接触在他手掌皮肤上。

    嘶...

    路胜闪电般收回手,身后浮现金色龙纹,一条白金色灵气巨龙从他身后飞扑而出,迎向黑鹰。

    “这样的运用...?”他微微皱眉尝试。抬起手掌,看到刚才接触到黑鹰的地方,已经像是被整齐的刀刃切掉血肉一样,一片血红。他如今的身体硬度,居然在毫无感觉之下便被对方切掉血肉。这威力确实不凡。

    白金巨龙此时已经和黑鹰正面纠缠在一起,但如同刚才一样,巨龙的身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散着。显然用不到十秒就可能被彻底干掉。

    “你居然以人身暗中修习到了这么高的境界....龙级么...但是只是单纯的龙纹,就想挡住我塑造成功了的本命灵兽,简直可笑。”白面具冷冷道,“黑顺,撕了他!”

    黑鹰顿时发出一声尖鸣,双眼中嗤嗤射出两道金芒,精准的打在白金巨龙头部。

    巨龙如遭重击,整个十多米长的身体急速缩小分解,不过几秒便彻底消散在空气里。

    路胜微微闷哼一声,感觉脑袋像是被铁锤狠狠砸了下,有些头晕目眩。再想调动灵力,已经感觉毫无余力了,残留的灵力仅仅只是平时状态的十分之一。

    “这是更高级的灵力运用技巧么?”路胜看着黑鹰猛扑过来,心头升起浓浓期待。

    他伸出手,掌心缓缓缔结出一个淡紫色球形种子,这就是他之前突破极限龙级灵力后,得到的那颗神秘种子。

    “看看有什么用。”路胜捏着心脏般的紫色种子,迎上冲来的黑鹰。

    “感灵种??!”白面具看到种子的瞬间,双眼瞬间睁大,“你疯了,还没孵化的感灵种居然敢拿来挡攻击!?”

    感灵种是孕育本命灵兽的雏形,相当于本命灵兽的蛋,还没孵化,一般如白面具一族,能够达到缔结感灵种的人都极少,这种东西极其珍贵,大家保护都来不及,更不可能拿来对战时当盾牌格挡。

    可现在.....

    白面具在心头极度的惋惜中,也来不及控制黑鹰,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一爪抓在那颗本命感灵种上。

    咔嚓。

    哧哧哧哧哧!!

    感灵种哗啦一下碎开,炸成无数紫色碎片溅射开来。

    路胜在后面也浑身飙血,全身上下到处都被碎片反向切割,衣袍和皮肤都骤然裂开,大量鲜血从伤口里渗出,很快便将其全身染红成血人。

    但就是如此,路胜居然依旧稳稳的站在原地,连姿势也没有丝毫改变。眼神里反而越发明亮。

    黑鹰盘旋了一阵后,没有继续攻击,而是返回白面具身后,锐利的金色鹰眼缓缓低垂下去,重新僵立不动,如同雕塑。

    “这样够了么?”他眯眼盯着对面的路胜。“我们,不是怕了那位,你要清楚这点。你解你的封印,我们自有自己的安排。两侧互不干涉不是很好?”

    “另外,如果你再不处理伤势,再过百息你就要死了。”

    路胜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也就是说,我破坏宙御柱,你们不会干涉?”

    “是这样,黑绳不过是想和你玩个游戏而已。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你。不是么?”白面具平淡道。

    “这样么?”路胜伸出满是血水的右手。要不是他这具肉身还修有硬功,怕是刚才就会在碎片的切割中瞬间被撕碎。

    “灵兽....刚才的那种运用,原来高阶段灵力的运用是这样的....”

    “灵力的本质,不就是赋予足够强大的物质以生命么?我的赋予便是阴影,这也是最常见的运用,那个怪物难道没有指点过你?”白面具平淡道。

    “赋予生命....”路胜似乎找到了自己一身灵力最合适的方法运用。他空有庞大的灵力却不知道如何使用。

    “最强大的物质.....”

    路胜闭上双眼,内心黑暗深处,心脏核心,一直蜷缩着的恶魔一般的本体,缓缓睁开双眼,舒展身躯。

    他抬起手,眼前浮现深蓝修改器的方框界面。视线几乎是以最快速度点下修改,然后消耗寄神力推演灵力法。

    寄神力转瞬化为大量灵力,涌入他体内。路胜手掌飞速亮起白金色灵光,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刺目。

    “最强大的,当然是我自己啊!!”

    噗!

    他猛地按在自己胸膛上。

    无数灵力仿佛海洋一般疯狂涌入体心脏内的本体。

    仿佛无底洞一般,大量寄神力疯狂转化为灵力,涌入路胜本体。他的本体原本的形体也在急剧发生变化。原先狰狞的外表变得多出一丝威严,外表甚至浮现出一道道白金色条纹,仿佛铠甲上的金属光带。

    嘶....

    本体缓缓从路胜的身后阴影爬出,周围方圆数百米所有生物物体的灵力,全被他化为风,吸收吞噬过去。

    一具漆黑狰狞,高达六米的修长本体如同机甲般悬浮在路胜身后,单单外形,就如同传说中浑身燃烧冒着黑烟的恶魔。

    羊角,长尾,尖刺,以及裂到耳朵的尖牙利齿大嘴。

    吼!!!

    猛然间,路胜张口发出一声咆哮,更多的寄神力以更快的速度涌入他体内。

    一道道暗红色光晕以他为中心轰然炸开,扩散到四面八方数百米范围。

    狂躁的风被席卷着冲刷向四周,很快在引力的作用下形成一个直径三百多米的气流漩涡。

    咆哮声中,地面震动,石块炸裂,树木干枯,杂草瞬间枯萎化为黑灰。气温急速升高,从二十几度转眼便火箭班飙升到五十多,甚至还在疯狂往上。

    “这是....!!?这到底是!!?”

    白面具被逼得弓起身体,身后黑鹰双翼遮住他,护住其全身。但气流和灵压的冲击实在太大,他双眼瞠目欲裂,几乎是动用全力才护住自己不被灵压漩涡拉扯过去,但他身边的黑鹰周围的阴影,则不可避免的被大量撕扯下黑鹰,飞入路胜本体周围,被其皮肤吸收吞噬。

    “我喜欢这里。”路胜本体裂开大嘴,露出里面层层叠叠的三排锯子尖牙。

    “美好的空气,明媚的阳光,没有魔灾,没有痛苦,没有怪异,这样美好的世界,居然被区区一些垃圾占据.....”

    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一直龟缩着的路胜本体,此时终于找到办法,彻底恢复本体。

    海量的灵力,不断涌入他体内,成为了支撑他在这个世界实体的原材料。

    “灵力....居然能够对我的神魂也产生补益作用。真是不错。”路胜伸出双臂,将这个世界身为路重的肉身抱住。

    只是一瞬间,他再张开双臂时,路重已经彻底和他融为一体。

    “可惜....还差一点点...路重的心愿,没能彻底完成。而我已经没有耐心了。具砚和其对手的层次,是我在这个世界无论如何也不会短时间达到的地步。这趟就只能这样了。”

    路胜心头有些遗憾,其实从具砚提出条件开始,他便感觉这里水太深,已经不适合自己提升了。

    路重的心愿现在已经完成了一部分,邪灵在具砚的遏制下,已经越来越少出现了。

    他也破坏了一根宙御柱作为回报。至于后续的宙御柱.....

    路胜看了眼不远处被白面具救走,挡在身后的黑绳。

    他抬起手,没有动用阳元,而是单纯的用出灵力。

    几块石块悬浮起来,在他掌心中缓缓旋转。

    一松手,石块嗖嗖数声,闪电般消失在原处。紧接着远处白面具和黑绳同时闷哼一声,两人仿佛被火车头撞上一般,身子轰然倒飞出去,一路撒血,飞出十多米外,躺倒在地,一动不动。

    “不要杀他们,小天魔。”忽然路胜听到身边传来具砚的声音。

    “他们是代表这个世界这个星球最强的意志,星灵一族的....”

    嘭。

    路胜随手捏爆泛着荧光的发带。然后缓缓走向地上的白面具和黑绳。

    “这个时候,不需要除开我之外的声音。”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能够感觉到这个星球对我的排斥。”他走到两人面前。

    “这趟太不熟练了,下次,下次不会这样。”他弯腰伸手抓住白面具面部,将满头是血的这人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