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归一 二
    路胜的身份是千阳宗府宗宗主,身后还站着苏狞扉这个强悍怪物。而苏狞扉的兄长,就是当今的千阳宗主极光兵主。

    这样的背景后台,就算是鼎盛时期的远光家也不会因为一个强大的纯血族人就触怒对方,何况如今远光一族已经有衰弱之势。

    “宗主能否换一个要求,这个条件实在是....”使者无奈道。

    “不过分,有本宗的支持,虽然比不过继承黄昏圣剑的那几位圣子,他们都有顶尖圣主支持,但争取一个区区第五的神兵,还是颇有把握。远光媛应该也明白这点。

    更何况,现在远光迷龙不是和她走得很近?”

    远光迷龙的亲母,就是守卫密选阁的两大内阁长老之一,实力强横无比。

    使者沉默了下,终究还是点头。“明白了,在下会转告媛小姐,如若应下,会有信符从阴都传回。”

    “恩,下去吧。”路胜点头。远光家是他这具身体的血缘亲族,他也想过抽时间去一趟,但不是现在。

    现在的他,实力还差了点。

    使者离开后,路胜又一心投入穿越阵法的研究中,这个阵法很快被他命名为归一。

    意思是融合万千自身,成就唯我归一。

    他融合了部分路重的神魂和肉身后,明显感觉自己停滞许久了的修为和神魂,都有了不小的增幅。按照正常情况,这种增幅至少需要埋头苦修上千年。

    但上千年的修为,仅仅这么点时间就达到了。

    这也是其他圣主无法赶上兵主的缘故。要知道就算兵主也不过几千年寿命,圣主苦修上千年就这么点进步,连神慧都突破不完全,更别提踏入兵主,那那些兵主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甚至有兵主只用了一千年就成就伟业。

    路胜一边研究归一阵,一边教导徒弟,没事回府和陈芸熙路宁相处一阵。偶尔也去看看父母,再加上随意处理下元魔宗的事务。时间就这么缓缓流逝。

    转眼便是三个多月过去了,远光媛的信符从阴都传回。同时传回来的,还有一块暗红色的六角形金属块。

    路胜拿到金属块后,第一时间便钻进研究殿,将所有元魔宗事务丢给副手石老,自己废寝忘食的研究其中内容起来。

    只用了三天,他便将金属块销毁,记住了其中全部内容。

    这金属块内,便是以神魂烙印记录下的四季冰天策最后一册。这一册是专程讲述的圣主踏入兵主的过程。

    让路胜满意的是,上边记录的内容,确实就是圣主通过进出外界,附体找到其他自身融合的修炼过程。

    不过四季冰天策比较保险,它会在穿越外界的过程中,将自身融合化为一枚最坚硬的九节石冰。

    九节石冰是冰的一种,以硬度和对抗能量侵蚀的强悍闻名。石冰穿越出去后,才是最危险的步骤了。

    圣主进入其他世界,最大的危险,不是其他,而是不同的环境和法则。

    四季冰天策上记载绝大多数的世界,力量体系都和大阴不同,甚至有的世界连神魂结构和组成成分都不同,一不小心就会在进入瞬间,彻底崩解陨灭。

    因为那个世界里,大阴圣主的神魂结构,完全就是矛盾和自相冲突的。

    这个时候就需要圣主们利用各式各样的手段技术,应对这类危险。

    路胜仔细了解了其中关于如何穿越,如何寻找自身,如何应对各种危机的内容。

    他也彻底明白,圣主穿越后的危险,除了外界法则冲突外,还有就是世界本土土著的排斥。

    他们将圣主神魂称为魔,域外天魔。

    因为大阴圣主们穿越时都是挑选的另一个自身最虚弱之时。且成功后,往往需要大量生魂血肉献祭自身神兵血脉,所以如此更加容易让人误会。

    “这其中,最大的难点,一是穿越过程的安全。二是过去后面对的各种法则冲突,和土著围剿。三是实力的变相衰弱。”

    路胜心头用自己的语言整理了下全部内容。

    “不同的力量体系,导致圣主虽然有着强大实力,但极可能因为能量法则不同而短时间实力大减,或者就像我上次那样,动用本体后就只能被世界排斥离开。

    所以每到一个世界,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可能的融入其中的力量体系。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动用本体实力。”

    想通这点后,路胜又利用四季冰天策内的记录符文阵纹,开始调整自己设计的归一阵。

    按照四季冰天策中的记载,敢于穿越外界突破的圣主不多。因为这本身就是极度危险之事。一个不小心,就会因为运气不好而憋屈的缩在一个小人物躯壳内,然后因为意外死于非命。

    圣主们苦修无数载,绝大多数都不愿意让自己的一切寄托在虚无缥缈的运气上。

    而敢于不顾一切追求实力的部分人,又可能因为运气不好而死在附体后被围剿的过程中。

    这样的过程,死亡率极高。四季冰天策后面还记录了一长排冰业宗曾经试图突破的圣主名字。

    冰业宗就是四季冰天策的本源宗门。一个曾经有过一任兵主的顶级大派,后来因为只有圣主没有兵主,而蜕变成了一个大世家大族。再然后因为意外被远光一族灭族。

    “十九个圣主...没有一个成功么。大多数都死在第三次穿越。”路胜皱眉仔细查看了上边的记录。显然这个记录名单是拿这个密册的人故意留在上边的,以示警醒后人。

    但路胜并不认为自己会比这些人差,他和其他圣主不同,他有深蓝。只要有很短的一点时间缓冲,他就能迅速利用深蓝储备的寄神力,融入那个世界的力量体系,快速提升,从而调整修改自身本体实力,让自己更能融入其中。最终减少排斥反应。彻底了解附身体的因果。

    “唯一担心的,就是穿到一个规则太过不同的世界。不过这点是可以控制调节的,阵纹上只要这样...这样....”路胜立马又开始调整起来。

    ********************

    铛!!

    剧烈的刀剑撞击声中,半空中陡然炸开一团火红色云气。云气内各自倒飞出一道红色身影。

    两道身影用着完全一样的招数,完全一样的真元,再度咆哮着冲向对方。

    嘭!!!

    刀剑轰然对撞,李顺溪被巨力狠狠撞得七孔流血,坠落地面。

    “弱!!太弱了!!如此软弱,师尊居然会看重你!?简直不可理喻!”另一男子身材高大,一头暗红色长发长长拖到脚跟,发尖如同勾玉一般往左弯曲。他身上肌肉虬结,散发着浓烈的狂野暴躁之意。

    “李顺溪,这样的力量,就算走出这个山谷也只会给师尊丢脸。与其让别人羞辱杀死,不如我孔乘现在就杀掉你!”

    男子浑身升腾起实质般的杀意。

    他叫孔乘,是李顺溪新拜下的师尊的大弟子,是一个将自己实力压制和李顺溪一个层级,也能让他无力抵抗的恐怖强者。

    李顺溪仰躺在地面深坑中,口中不断涌出血水,一副随时快要嗝屁的惨样。

    他这不是第一次处于生死边缘了。

    孔乘的实力很强很强,强到他根本看不到极限,就如同他那位师尊一样。他曾经多次看到孔乘甚至当面威胁他师尊,要他交出什么密册。但都被严词拒绝。

    师尊身体不好,但对孔乘依旧有不小威慑力。尽管没动手,但几次都闹得很僵。

    这样的情景经常发生,直到前不久,师尊正式收他为徒后,孔乘便和师尊打赌,如果他能在五年内成功击败孔乘,在两人同样实力层级状态下。

    那么师尊便将那卷特殊密册交给孔乘。

    从那以后,他便天天被师尊蹂躏,之后又被孔乘蹂躏。

    他能感觉到,孔乘其实内心深处还有着一丝矛盾心理。所以尽管很多次对方都能轻易杀死他,但都没下狠手。

    而且因为这个大师兄性情高傲,似乎并非人族,所以并没有对他下什么暗手。他不断蹂躏他,更多的便是基于一种纠结心理。

    “我又输了....多谢...大师兄手下留情...噗!”他话没说完又是一口血喷出。

    “废物!”孔乘冷哼一声,看也不看这废渣师弟。转身化为赤红流星消失在天际。

    李顺溪艰难的从地上爬起身,望着天边那抹赤红,心头说不羡慕是假的。他所见过的所有人中,除开师尊,孔乘是当之无愧的最强者。

    一次孔乘和师尊吵架,火气爆发的瞬间,反手就将身后的数百米高小山轰成沙漠。

    “咳咳....”再度喷出一口血,李顺溪瘫坐在地上,忽然又想起自己好友路胜。

    “或许只有路大哥那样的霸主强者,才有资格成为大师兄的对手吧...我...终究只是个平凡的普通人啊....”他无奈的慢慢爬起身。体内一点绿光缓缓亮起,飞速治愈他体内重创。这是师尊留下的神兵之力在发挥作用。

    回想起路胜,李顺溪不由自主的拿他和大师兄孔乘对比。得出的结论是,两人都是一样狂霸之气无法掩盖。杀人如麻,脚踩血海枯骨,堪称当世豪雄。

    “有机会或许可以让他们两位认识一下。大师兄就是个别扭心,虽然很想要密册,实力也恐怕早就不弱于师尊了,但还是只是嘴上骂骂咧咧不动手。”

    这两位要是见面,不知道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李顺溪心头幻想着,总感觉这场景可能会很有趣。不知不觉却是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