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寻亲 一
    中原,赵国。

    晚风吹拂,夜色朦胧。

    吴山郡城外,一处不大不小的庄子里,罗城打着呵欠,从床铺上爬起身,小心翼翼的摸着打火石把火折子点燃,点亮灯笼。

    然后他迷迷糊糊的提着黄灯笼走出房间。

    外面的风一阵阵的吹得人刺骨的冷,一下就将他浑身的睡意瞬间祛除干净。

    罗城抖了抖身子,跺了跺脚,感觉稍微活动开身体后,才朝庄子院子方向走去。

    顺着走廊来到院落处,院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一样规格的黑色水缸,每个水缸都盖着木盖子。

    罗城小心的上前,将一个个水缸的盖子一一打开,用木棍子搅动几下,查看里面的物事。

    这些是衣服,正在染色的衣服。罗家衣铺在郡城已经有几十年历史了,虽然生意不大,但靠得就是一手染得极其鲜艳的漂亮颜色出彩。这才能在竞争激烈的郡城里勉强有一席之地。

    罗城一一检查完所有染缸里的衣服后,又去寻了一些段墨香在院落里点上,防止可能有虫子爬进爬出。

    做完这一切,外面天色也有些蒙蒙亮了。

    罗城打了个呵欠,换了身外套衣服,准备去郡城里开店铺门。

    “早啊哥。”院落里另一间卧房里,正好走出一个稚嫩可爱,披着暗红色长发漂亮少女。

    少女同样睡眼朦胧,单薄的白色睡衣根本遮掩不住身上雪嫩的肌肤。女孩看上去颇为大大咧咧,身上气质动作如果放在骑马的粗壮汉子身上,或许完全没半点违和,但放在一个娇滴滴,惹人怜爱的十几岁少女身上,就显得英气十足,满是毫不设防的诱惑。

    “罗樱你不多睡会么?今天起这么早干嘛?”罗城有些心疼的上前,把自己外套脱下来给给妹妹披上。

    说起来,妹妹罗樱其实并不是罗家的亲生血脉。

    她是罗城父母在年轻时意外从雪地里捡来的弃婴。所以无论发色还是眼瞳都和罗城完全不同。

    罗城的眼瞳是纯正的漆黑,发色也是纯黑。发丝粗大不卷曲。

    但罗樱的眼瞳,却是暗红色,和她的发色一样,这种颜色是天生的,据说只有遥远之地的异国人,才会有这样的血脉。

    而且比起罗城不算强壮的身材,罗樱今年才十四岁,便发育的前凸后翘,腰细腿长,而且五官面容极其立体,琼鼻挺直,双眼大而亮,注视别人时会显得格外认真。

    “哥你也可以多睡会啊,每天睡那么晚,起这么早,时间久了身体会吃不消的。”罗樱有些担心道。

    “我没事的,放心吧,我的身体自己知道。没事。”罗城笑了笑。“我还要多挣钱,以后说不定有机会能把你送进寒梅书院。”

    罗樱这样劝说已经很多次了,但每次罗城都不听。

    她无奈之下,只能看着罗城重新找了外套穿上,提着大包小包东西,开门离开,朝着郡城方向去了。

    她不可能和他一起,庄子里的染缸什么的还要她在家守着。

    罗城走后没多久,罗樱便听到请来烧饭的赵妈悉悉索索的爬起来,开始生火准备早餐。

    她独自缓缓回到卧房,坐到椅子上,捡起木棍捅了捅中间的炭盆,让红色的炭火更旺一些。

    “灵主,您还是没下定决心么?”忽然房间里骤然响起一个低沉的沙哑男声。

    一道模糊不清的黑色人影,悄然浮现在卧房的角落里,一动不动的盯着罗樱。

    “您留在这里越久,便越可能害了那个少年。”

    “我....”罗樱沉默不语,眼中泛着浓浓的迷茫和不舍。

    “屠灵人已经出发了,若是被他发现你还留在这里,不光您会被抓回去,就连这个少年也会被牵连。”那声音继续劝道。“您好好想想吧。”

    罗樱咬紧嘴唇,心头一团乱麻。

    她本不是中原人,而是来自极其遥远的神秘国度——空。

    空之国没有什么修道士,他们和暗中操控政局的仙宗完全不同,国家的大权,集中在一种名为赤血灵族的异人手中。

    赤血灵族有着自己极其完善的传承,他们依靠着阴影和血液战斗,实力极强。

    而她就是赤血灵族中其中一支远逃而来的尊贵血脉。

    原本她外逃时,其所属的家族处于劣势,随时可能覆灭的状态。但这么多年过去后,她的家族已经重拾辉煌,站在了帝国上层。所以才会派人前来接她回去。

    “让我再想想吧...”罗樱低下头,沉默下来。

    她其实已经感觉到了哥哥对她的那种不明的暧昧和情愫。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洗澡,一起玩耍,但自从某一天起,忽然分床睡,忽然分开洗澡后,他们便有了细微的不同。

    “属下明白你们的羁绊,只是罗城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他和您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和他相比,您就如天空中最闪亮的星辰。而他,只能站在地上仰望。”那男子无奈道。

    “罗城哥哥....我相信他能行的。”罗樱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我会跟你走,不过,我要你答应我三个条件。”

    “当真!”那男子顿时激动起来,他在这里已经白耗了近一年的时间,没想到今天终于有了进展。

    “真的....”罗樱认真的点头。

    .......................

    正午时分,艳阳高照,罗城从郡城回庄,去的时候他只是提了些东西,回来却是推了个双轮手推车,咕噜噜的进了庄子大门。

    “小樱我回来了!”

    一进门他便马上大喊起来。

    “哎呀你可回来了,樱小姐不见了!只是在桌上给你留了一封信!”赵妈见他进门,赶紧急匆匆的迎上来。

    “我到处都找遍了,哪都没人,樱小姐还在桌上留了书信,我也不识字....这可不能怪我啊,我之前在做饭,哪想到做好了来叫她吃饭,就转眼不见人了!”赵妈也是满头大汗,显然已经找了不短时间了。

    罗城闻言,只感觉一阵微微眩晕涌上心头,他身子晃了晃,差点没站稳。

    “信在哪!!?”他稳住身体,一字一句道。

    “在你房间里。”赵妈话没说完,便看到罗城飞一般的冲进卧室。

    果然,书桌上放着一封书信,还有一个黑漆漆的金属小盒子。

    罗城其实早就有所察觉,感觉到妹妹有心事藏着,他其实也从外貌的差距上,看出了妹妹身世的不凡。

    但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暴怒,沉默,难受,辛酸。种种情绪涌上心头,罗城就在这种极其难过的状态下,将书信拆开,一起的还有那个黑盒子。

    信上内容不多,只是简单介绍了下离开的原因,其实罗城都知道,因为已经有人暗中和他提醒过,要他自己离开妹妹。

    他仔细查看了妹妹留下的东西,除开信外,就是两本绢布书写的小册子。

    一本叫‘神学冥想’,另一本叫‘潘恩黑暗书’。

    此外盒子最底部,还有一颗龙眼大小的奇异丹药。

    书信上简单介绍了这两本书和丹药。

    书是给他打基础奠基用的,而丹药能让他脱胎换骨,洗练筋骨,能修行这两本书上的内容。

    信的最后一句话,也顿时让罗城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

    ‘.....如果哥哥能将这两本书修炼到最高境界,或许有一天....我们还能再见...别了,爱你的樱。’

    看到这里,罗城眼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断了线般从眼角滑下。

    咚咚咚。

    没等他哭出声,院子大门忽然被人敲响。

    “有人吗?”

    罗城浑身一颤,回过神来,赶紧把东西收好,快步走出院子,赵妈已经悄悄跑了。或许是怕罗城追究她责任。

    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咚咚咚。

    敲门声很重,很响。

    罗城抹掉眼泪,脸上露出个无奈的笑容。其实他早就有这点心理准备了。只是真到了发生时,却还是没想到这么难受。

    上前几步,他用力拔下门闩,打开门。

    “请问你们找..谁....?”一开门罗城便微微怔住了。

    在他眼前站着两人,一个是艳丽漂亮的黑长发少女。另一人则是俊美高大的年轻男子。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男人,长得太像他爹了。

    “请问,这里是罗家庄?罗兴在吗?罗氏徐叶君也可以。”男子语气温和的注视着面前的罗城。

    罗城愣了片刻,随即回过神来。

    “罗兴...是我爹,徐叶君是我娘亲,他们已经去世快六年了...您是....”他从没见过面前的男子。但光从对方那熟悉极其酷似自己老爹的面容来看。对方极有可能和他有什么关系。

    “去世了??”男子闻言一愣。去世了他还怎么给人了结因果?

    “是,去世第六年了,生了肺病没能熬过冬天。”罗城勉强挤出个微笑,“请问你们是....?”

    男子仔细打量罗城一番,忽然伸出手,轻轻捏了捏他脸颊。眼神顿时柔和下来。

    “和你爷爷,好像....”

    “您....您....!?”罗城一惊,吓了一跳后赶紧就像后退。

    但马上,他被男子身侧的那女人一把抓住手臂。

    “给他验血。”男子松开手淡淡道。

    “明白。”漂亮女子点头,然后冲着罗城笑了笑。

    哧!

    罗城只感觉眼前一花,一道红线从他手腕飞出,然后轻飘飘的被女子收入手心。

    女子闭目感受了下,随即睁眼,朝男子点点头。

    “是他。”

    罗城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便猛地感觉自己被男子一把拎起来。

    “罗家就剩你一个了?”男子问。

    罗城呆呆的点点头。

    “既然如此,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暮云唯一传承人!

    四海门当今唯一少门主!四海之下,万妖来朝,赦令法旨!无有不伏!”男子一把从怀里摸出一个玉冠给罗城戴上。

    “走!跟我回北海继位。”他提起罗城就准备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