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凝聚 一
    厅堂内。

    路胜端坐高背椅上,面色古怪的看着罗城,又不时打量打量罗樱。一时也没说话。

    罗城心头怦怦直跳,罗樱也是心头怦怦直跳,两人各怀心思,都是在等路胜的回应。

    罗樱心头一大堆疑惑不知从何问起,她也知晓现在不是该询问出声的时候,若是哥哥觉得可以给自己解释,便一定会找机会出口。

    现在不解释,那就一定是不能说话。

    所以她站在原地默默等着。

    一旁的岐山山主柳儿也是掩嘴轻笑,她悠长的人生里,也有过这般充满童趣的时候,可惜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那时候,她的修为还远不如现在这么强....

    良久。

    路胜才缓缓开口出声。

    “你喜欢她是妹妹,那就多个妹妹吧。身为少主,多生几个也是不错的....还省了我回去给你安排婚配。”

    罗城:“..........”

    罗樱也是俏脸一愣,随即大红,连忙低下头。

    “好了,这里的事就是如此,罗城你现在带我去你爹娘的坟前,我要去祭拜一二。”路胜站起身朗声道。

    “额....额是...是的大伯!”罗城慌慌张张赶紧回应,此时他偷眼瞄了下妹妹罗樱,心头却是担忧茫然中夹杂着浓浓的甜蜜。

    “我罗家后辈贫瘠,所以罗城你要多努力,两年之内最少生五个以上,这是你身为少主的职责。功法修行可以不管,但孩子必须多!”路胜直接作出明确指示。

    虽然暮云的因果里不知道有没有家族兴旺的心愿,但不管怎么说,先做了再说。

    “额.....大伯....侄儿我这儿连亲事也没定,这个会不会太快了....?”罗城大惊失色下,赶紧大声拒绝。

    “没关系,若是说为少门主讲亲,我门下数千门人都可随意挑选。相信没人会不愿意委身侍奉少主。”一旁的柳儿轻笑出声。

    “这....”罗城感觉头有点晕。幸福来得太突然,只是他忽然反应过来,连忙朝妹妹罗樱看去,果然看到罗樱面色黑下来。

    “额....还是算了吧...不要了....谢谢姐姐,谢谢姐姐...嘿嘿嘿...”罗城赶紧婉拒。

    “哎呀,小嘴真甜。”柳儿娇笑着,双眼都笑成两条月牙。

    “好了,先去祭拜。”路胜吩咐道。

    “诶??....现在!?”罗城惊呼。

    “祭拜的是心意,不分时间。不要拖延时间过久以免夜长梦多。”路胜正色道。

    罗城罗樱一时半会没听懂啥意思,不过眼前这个大伯行为强势,他们也不敢拒绝,只能跟着一同走出厅堂。

    “对了,大....额..”罗樱张嘴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一样叫我大伯就好,反正你早晚也是我罗家的人。”路胜随意摆手道。

    罗樱俏脸又是一红。

    “大伯,那个...我是空之国的皇族,之后可能会惹来不小麻烦,您若是....”

    “空之国?好像听说过。”路胜沉吟了下,他好像在暮云的记忆里听说过这个国度。似乎距离很远。

    “没关系的。”柳儿在一旁温柔出声,“当今天下,你们大伯办不到的事,很少。”

    喔!!!

    罗城咕噜忍不住咽下口水,感觉自己好似被一张遮天蔽日的恐怖大饼当头压下来。

    幸福来得太突然,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冷静一下,虽然内心深处还在忍不住发出狂喜的咆哮。

    罗樱也是一时间被这话霸气得呛到。半响出不了声。

    “好了,走吧。”路胜让两个孩子带路,四人一路前行,但奇异的是,明明罗城两人都是以平日里的正常步伐频率在前进,可现在这种速度给他们的感觉,远比平日里快了太多。

    几乎才二十息不到,四人便已经站到了庄子后方的一处墓园里。

    墓园并排着列着一共十多个坟包。

    “除开我爹娘外,还有爷爷奶奶,舅舅一家等,都葬在这里。他们都被一种病传染去世的。”罗城熟悉的走到其中最末尾的两座坟包前,恭敬的跪地磕了三个响头。

    “就是这里?”路胜上前几步,看了下石碑上雕刻下的字样。

    ‘父晋谒’,‘母叶君’两块墓碑分别刻着不同字样,下方是一些小字刻着生平简介。

    路胜双手合十认真拜了一拜。心头却不由自主的涌出一丝丝酸楚。

    他知道这是暮云因果正在了结的迹象,然后又走到罗城爷爷奶奶坟前,一样双手合十恭敬行礼。

    等到行礼完毕,他再抬起头,眼中陡然闪过一丝红芒。心头的那种酸楚也渐渐淡化消失。

    “柳儿,你让鳟八他们待人把坟迁走,全部迁往南海云水观。另外派几个人过来协同我们行动。”路胜直接传音入密道。

    柳儿微微点头表示明白。

    鳟八是这趟和他们一起进入中原的人鱼一族族长,她们麾下族人就算在这赵国,也有触及。

    以人鱼一族的美貌和气质实力,能够嫁入的家族也都是有不小的凡间势力。

    安排这么点小事基本都是举手之劳。

    祭拜完结后,路胜带着两个孩子进了郡城,很快便碰头上来接应的人鱼族人。

    在用两辆华丽马车拉走罗家兄妹后,路胜带着柳儿继续前往第二处地方。

    当年暮云离家,牵挂的可不光是家人,还有他交情最深,从小到大关系最好的兄弟——林双一。

    林双一的林家,在暮云失踪后,根据消息调查显示,他们林家还依旧坚持出钱出力,继续寻找暮云,直到第五年,林双一执掌家族生意,再也看不到半点希望,才放弃寻找。而改成了悬赏文书。

    林家好找,林双一也只是年纪大了,并没有什么病痛暗伤,膝下几个孙儿孙女,家里也没什么额外需要解决的麻烦,生意更是稳如泰山,和本地的地头蛇势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罗家的衣服铺子生意,只有两个小孩子主持,居然还一直没出事,也正是因为有林家的暗中照拂。否则以罗城和罗樱两个小孩的年纪,早就被那些心怀不轨的大人吃干抹净,连骨头都不剩。

    路胜暗中查探了下,发现没有什么需要出手的地方,也就算了。只是暗中给林双一留了一点还元宝契丹,这种丹药对修士没什么大用,就是服用多了有延寿功效。然后就是一道可以激发三次婴气的玉佩。可以遇到麻烦时,守护林家三次。

    在给林双一留言后,路胜暗中带着柳儿直奔第三个地方。

    也是这趟寻亲中的最后一处——寒梅书院。

    那里有当初暮云的青梅竹马恋人,岳星竹。

    *****************

    炽目的太阳洒下毒辣阳光,照得地面明晃晃异常刺眼。

    书院里的校场一个人也没有,偶尔有几个书生路过,也是步履匆匆,不敢停留。

    校场一角处有着一个摆卖冷玉米和各种甜糕零嘴坚果的小摊。

    摊主是个近五十岁的老妇人,书院里的人都叫她竹妈,竹妈在书院里摆摊也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寒梅书院从寒酸,到崛起,到强盛,又到如今的归于平凡,她都一步步跟随着见证走来。

    小摊正好摆在屋檐的阴影里,竹妈坐在藤椅上手里摇着蒲扇半睡半醒。额头上还能看到细密的汗水。

    小摊的一边是一个年纪二十几岁的皮肤黝黑姑娘,正仔细的把摊子上的零嘴一一整理摆好。

    “太热了...这天气。”姑娘抬起头,看着蓝得发亮的天空,微微有些叹气。

    “娘,这么热的天不会有什么人来买东西了,不如我们收摊回去吧?”

    “这么早收摊你回头喝西北风去?”竹妈半眯着眼语气不好道,“叫你帮忙才守几天摊就开始叫苦叫累受不了。想当年你娘为了你爹能有钱财外出考取功名,起早贪黑,手粗糙了,脸也熬黄了....你别看娘现在这幅模样不好看。想当初我岳星竹也是十里八村响当当的一朵花!”

    “是是是!”姑娘无奈的小鸡啄米连连点头。她是知道自己娘情的脾气,一旦有所反驳,最后肯定又要发展成长达半个多时辰的废话轰炸。

    这么热的天她已经够头昏脑胀了,要是再被废话轰炸,铁定整个人都要崩溃。

    “老板娘还在啊,来点核桃,要剥好的。”忽然摊前多了两个高大影子,将地面炽目的反光遮挡住。

    姑娘精神一振,赶紧起身。

    她相貌不怎么样,明明很像爹娘,但五官组合起来就是没什么优点,加上身材也微胖,爹失踪不见,家里也没几个家底,自己也没什么好亲戚,整体看上去很普通,所以她到这个年纪也一直没人前来说亲。成了大姑娘。

    但这不妨碍她对帅哥美男的欣赏之情。

    岳明娟抬起头看到面前两人的一瞬间,也是心头微微跳了下。

    “好漂亮的两人。”她心中暗自评价。

    “核桃是吧?这里有,要多少?”一边用眼角余光打量面前的两人,她一边大声问。

    “一斤吧。”路胜笑了笑,目光越过面前有些羞涩的岳明娟,直接看向后面坐着的岳星竹。

    “好久不见,星竹。”他温和出声道。

    竹妈原本还没反应过来,有些感慨眼前的年轻人居然这么像以前的罗暮云,却没想到,听到路胜这一句熟悉的叫声,她整个人都浑身一抖。

    坐在原地沉默了半响,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路胜。

    “年轻人,你是....暮云的...”

    “不,我就是罗暮云。”路胜认真回答,平视对方双眼。“三十多年前从这里离开的罗暮云,还记得那时候我送给你的紫阳花么?”

    竹妈身子再度一颤,低下头沉默半响,似乎想到了什么。

    啪,她手里的蒲扇已经不由自主的跌落在地,眼圈也有些发红,一副想看路胜,又不敢抬头的样子,浑身微微颤抖。

    “....客人您说什么呢?您....认错人了....认错人了....”她低下头,眼泪没忍住一下涌了出来。

    路胜也同样沉默了。在暮云的记忆里,岳星竹还是那个天真烂漫,可爱清纯的漂亮少女,和眼前这身材发福,已经成了中年大妈的老女人完全是两个极端。

    他低头看到岳星竹发抖的手,那双手上全是滴落下来的眼泪。手掌手背也全是粗糙的褶皱。

    “星竹.....”一时间暮云的欣喜激动情绪涌上心头,路胜心中微微酸楚,千言万语不知该如何说起。

    “不.....我不叫星竹....”岳星竹笑着抬起头,“客人你真的认错人了....认错人了....”她脸上还残留着自己匆忙擦掉的泪痕,却不自知。

    “认错人了......”

    路胜沉默了。

    片刻后,他才勉强笑了笑。

    “是啊....认错了....我是认错了....可能是...因为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岳星竹胖胖的脸连忙又低下去。

    “是...是呢....记得很久以前,也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叫岳星竹.....您要找的,或许是她.....”眼泪从她下巴不断滴下去。

    路胜没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