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下 一
    “这是!!?”路胜猛地后退一步,保持安全距离。

    只是一团自己强力压缩后的水球,居然会突兀的出现这般怪异的眼珠。

    他心头惊疑不定下,也开始仔细查看水球内的眼球。这眼睛似乎和他想象的不一样,明明浮现在水球内,但瞳孔注视着的地方,却又不像是自己,而更像是遥远的不知名所在。

    就像一个正在眺望远方的人眼。

    路胜平静下来,更是从眼睛里看出了一丝怪异的错乱。一种冰冷,混乱,纯粹的暴虐。这股暴虐不断从眼睛里缓缓蔓延而出。

    它不像那种单纯的外表看起来就很狰狞血腥的眼球,其眼中的神色,透出的是平静,幽深,仿佛隐藏在死水下的暴虐和混乱疯狂。

    犹如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

    “不对!”忽然路胜回过神来,察觉到一丝不同的异常情况。

    他伸出手,缓缓探入水球,试图触摸那眼球的存在,但诡异的是他的手刚刚深入水球内,便马上察觉到一股无法想象的阴寒从手上涌入。

    这阴寒程度,就算是他如今神婴里本身就有阴寒属性,也完全无法隔绝。

    伴随着阴寒涌入的,还有丝丝存在了很久很久,用一种特殊力量波动,储存下的信息流。

    无数图像,声音,从这股信息流中飞速涌入路胜脑海,这些信息流中蕴含着某种扭曲疯狂意志。试图诱惑,控制他此时的神智。

    “哼!”路胜冷哼一声,心脏深处的本体猛然一震,阳元狂涌而出,将肉身内的所有扭曲意志尽数包裹,然后迅速侵蚀过去。

    嘭!!

    猛然间他踉跄后退数步,口鼻眼耳全部溢出鲜血。本体神魂居然受到重击。

    水球轰然炸碎,居然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拳头大小水球,只有一点点水洒落下去,溅射在地面上。打湿了厚实的黑色地毯。

    “........消失了....”路胜抹掉鼻孔下的血水,脸上露出丝丝兴奋之色。

    刚才的信息流冲击中,他看到了很多扭曲怪异的颜色线条画面,还有很多人疯狂乱叫哭喊的声音,那股信息流似乎只是单纯的某种混乱记忆的聚合体。

    他没能从中知道什么关键内容,但信息流的记忆中,所有人都有过呼喊一个共同的名字。

    “格桑妠....格桑妠之眼...”路胜回想起刚才水球内的那个扭曲暴虐的蓝色眼睛。

    “看来我无意中弄出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啊......”路胜内视了下,查看身体损伤情况。

    以他现在的程度,这格桑妠之眼居然还能莫名其妙的伤到他肉身,可见其正体恐怕极其强大。

    只是路胜隐约感觉到,那眼睛似乎并没有特别的智慧神采。

    它更像是某种纯粹意志的具现化代表。又像是某种特殊的毁灭标志符号。

    “看来这就是我神纹凝聚到极致后的效果了,格桑妠之眼.....这个世界....真有意思。”

    肉身损伤四成,主要是一些关键筋膜在剧烈的肌肉神经抽搐下,进行相反方向的冲突拉伸,产生撕裂伤痕。

    路胜很快便处理好伤势,但他更感兴趣的是神纹凝聚到极致后,产生的强大杀伤力。

    格桑妠之眼的威力,只是轻轻触碰,就造成这么大的损伤,这还是他身为制造者的结果,若是有人毫无防备,突然遇到这东西砸过去....怕是大修士也能瞬间秒杀。

    “这一招是直接针对神魂攻击,同样是调集某种神秘强大存在的一丝丝力量,和八首鹰狮兽的羽毛有些相似。”路胜心头反复将这一凝练水球的过程熟悉模拟,以他的圣主神魂,居然都能被这水球伤到,那就更别说其他这个世界的神婴修士。

    处理好一切后,伤势也修复好了,路胜又开始尝试继续推演下一境界。也就是传说中的元神境界。

    不过因为没有任何推演功法,所以深蓝并没有出现可推演的按钮。

    到了这个地步,路胜也已经升无可升了,他让柳儿和人鱼族人稍微准备了些吃食,然后直奔正气道晃金山。

    而身为海外四海共主,路胜的行踪并没有刻意隐藏,他直奔晃金山的举动,马上便被正气道察觉。

    ********************

    晃金山·名殿。

    正气道的七峰峰主都已经到齐,其中还有远赴塞外回归的云野老师。

    以及杜光赤的老师醉酒老翁,这老翁专程找了师弟借法宝,却没想到海外局势瞬息万变,他奔赴海外试图救援徒弟,可云野却半路上突然转向,跑去杀了神剑门和四大圣僧。光他一人面对势大的四海门,根本独木难支,不敢露面。

    此时老翁满脸憔悴,明显这段时间都在为徒弟之事费心。

    道主坐在白金色三龙戏珠宝座上,白色长发披散,额头一点月牙散发出淡淡的柔和白光。

    “边疆之事,已经各自分派人手前去了。还有诸多门派的协助,这次必定无恙。只是那四海门主暮云,不知这趟突然回归故地,不知是何缘故。”

    一位峰主正色道。

    “四海门主暮云,当年被碟沙子追杀,逃遁往海外,如今短短几十年他居然一举突破了神婴,组建势力,成为最强门主。这次前来,未尝不是因为当年的一剑之仇。”另一位个头矮小的老者峰主沉声道。

    “就算他是前来寻仇,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应付?”说话的是新提拔的峰主之一,用来填补云野空位的沈霜,身为所有峰主里最年轻之人,这位极有进取之心,而不像其他峰主那般死气沉沉。

    “四海门也就那样,海外大猫小猫三两只不足为惧,我正气道也不是第一天遇到这等事,真要遇到了,直接碾压了事。”一美妇峰主面色平淡。

    正气道主眉目平静,实心目光却是落在了七峰峰主中最沉默的两个人。

    第二峰主刘思成,和第七峰主司马准。

    刘思成常年穿着灰衣,带着斗笠,看起来更像是大雪天里背刀前行的江湖侠客。

    司马准则是浓眉大眼,背上背着一把紫金大环刀,身材健壮有力。

    这两人是七峰之中实力最高深莫测之人。很多年以前,他们就不再出手过,而是只让自己后辈和弟子出手。

    正气道中,算起来,他们二人的年纪最大,甚至道主也不一定有他们年长,其他峰主换了一批又一批,只有他们,一直都在。

    刘思成笑了笑。

    “说起来,自从上次群战之后,如今天再没有之前那般盛况。这四海门主过来,只是一人,看样子不一定是真的来开战,而更有可能是来试探一二。”

    司马准也跟着笑了。

    “说起来,本王大概也查过了这个四海门主的生平,此人性情嫉恶如仇,但行事亦正亦邪,极重义气,恩怨分明。只是修行功法邪道,这趟过来,还真有可能是试探我正气道,从而决定要不要和我等正面开战。”

    正气道主笑了笑。“此人崛起速度极快,有些异数,不过手法酷烈,行事果断,却又有自己独立的底线和规矩。不似魔道中人。最主要的是,他手里抓着杜光赤....”

    这个名字一出,顿时所有在场峰主都沉默下来。

    杜光赤干系到正气道未来上千年的气运鼎盛,若是一不小心出了什么岔子,到时候悔之晚矣。

    “所以我们对其目的,是先救出杜光赤,拿回三神剑之一的坤湖剑。”司马准再度出声道。

    “四海门主的性格,怕是不容易那么妥协。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手段救回神剑和师侄?”一个峰主低声问。

    “就由三叠峰动手吧。”正气道主出言道。“四海门主传闻道法过人,神婴以水为主,三叠峰掌地火丹火真火,既是属土,也是属火,当对其有所克制。”

    三叠峰峰主赵武鼎缓缓站出身,朝着道主躬身行了一礼。这是个面容木讷的中年男子,身高体壮,双肩开阔,双臂过膝,看上去穿着打扮就和田地里干活的老农没区别。

    “谨遵法旨。”

    “另外,大漠那边有消息了么?”道主又问。

    “还没....”

    “南疆倒是又回讯了,诸多山主已经形成联盟,李师弟出手暗中干涉,想必定能逢凶化吉。”

    众人出声回应道。

    正气道主脸上露出一丝无奈。

    “如此也好,那老鬼手段惊人,只希望一切能往好的方面发展。说起来,正气道千年宗门大庆又快到了。”

    “如今正是多事之秋,云野古魔一事,还没处置妥当,大庆之事暂且不提。”礼仪官上前劝道。

    “今年真是杂事不顺,天道轮回,一饮一啄环环相扣,或许这便是千年气运来临前的必然前提。”正气道主长叹一声。

    “道主所言有理。”众峰主微微躬身,齐声相应。

    ******************

    翠绿的连绵山林中。

    路胜和柳儿两人缓步走在密林间,身形漂浮,反重力般往前高速飞行着。

    路胜换了身蓝色长衣,身上只带了三神剑之一的坤湖剑,这趟他是来了结因果的,要做到什么程度,全然看暮云对正气道恨到什么程度。

    他此时虽然依旧面容平淡,但双目里隐隐流露出的气势,却是让一旁的柳儿心惊胆战。

    她已经明白这趟前往正气道,很可能不会善了。

    半路上,柳儿正在给路胜讲述关于正气道的大概重点在什么地方。虽然这些内容不少路胜都从杜光赤口中知道过,但此时再听一次也没什么问题。

    “根据调查情况所知,正气道内,最强战力,第一是道主,正气道主。

    第二便是两人,司马准,和刘思成。他们二人一个是七峰峰主,一个是第二峰主。实力都极其惊人。据传数百年前就已经是神婴后期大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