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天下 三
    晃金山内。

    萦绕雾气中的拱桥,飞翔的仙鹤,奔跑的灵鹿,草地上聚拢论道的弟子,躺在屋顶喝酒的老者,亦或是火炉旁认真捶打金铁的强壮匠人。

    一个个已经在晃金山隐居了很多很多年的老怪物,诸多暂时停留在宗门苦修的门派弟子,在这里做客的其他宗门外客。

    还有正气道总脉,真正的理事,管事,七大峰各堂口的诸多门人。

    零零碎碎总计数千人之多的晃金山内,原本一片祥和的阵法模拟天气,忽然轰隆一声。

    天空一角顷刻间四分五裂。

    原本淡白色的天空中悬挂了一轮耀眼太阳,这是大阵阵法模拟出的特殊景色,晃金山内,永远都是白昼,没有黑夜。

    “这是!??”第五峰思过桥上,代表冰松门前来拜访正道第一宗门的欧阳并忽然仰起头,脸上其原本温文尔雅的柔和微笑,渐渐淡化,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极其少见的肃然和凝重。

    “真是不得了啊....”欧阳并啧啧赞叹。

    他身旁同样代表冰松门的傅铃雄眉目间闪过一丝不解。

    “怎么了?是有外敌来犯?这里是正气道没错吧?”傅铃雄疑惑道。

    “没错。我们没来错地方。只是碰巧来错了时机。”欧阳并微笑起来。

    他们两人的交流完全没有任何声音,仅仅之后是简单的神念交汇。

    而就在两人前面,正气道负责引领他们参观的两个内门弟子,此时正嘴巴微张,仰头望着天空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我的天....”一个内门弟子不自觉的呻吟出声。

    欧阳并嘴角微勾,看了傅铃雄一眼。他们两人代表的冰松门,本质上虽然是正道宗门,但实质其实是魔道排位在地王殿之下的第二宗门,月魔宫。

    月魔宫神秘莫测,高手数目极少。远远比不上地王殿,但能在正气道如日中天的恐怖压迫下生存下来,自然也有他们的生存之道。

    原本两人这趟转换身份,进入正气道,是为了谋求与其中的一部分暗影势力的正常交易。同时也有探清部分正气道实力的心思。如今四方动乱,正气道压力剧增,风雨飘摇,两人抱着不为人知的目的,伪装身份,暗中进入了正气道。

    “厉害....我能够感知到,大阵外有绝世大能出手撼动整个晃金山。”欧阳并摇头感叹,眼中急速闪烁着复杂的算计神色。

    “我也察觉到了....这里的地脉...在哀鸣...”傅铃雄此时也面色微变了。

    “是云野么?”

    “不...那位虽强,但现在还达不到这个程度。”欧阳并不动神色摇头,“那么我们需要马上撤离么?”傅铃雄又问。

    “不急.....晃金山,不会这么轻易就倒下。这场斗法才刚刚开始。”欧阳并再度摇头,仰头望着天空阵法破口外,那遮天蔽日的恐怖蓝色海水。

    就算他本身也是操纵水的大妖,此时从那海水中感觉到的,也只有深邃,窒息,和绝望。

    “这样的存在....太强了....大地之上还有人能击败他么?”欧阳并千年的阅历里一一回想,试图找到一个能与眼前如此恐怖壮观景象相提并论的场景。

    但无一例外,都远远不如眼前景象。

    以前也有过毁天灭地的恐怖场景,但这是要看对象的。

    那些毁天灭地,毁的只是普通天地,而此时此刻这漫天海水针对的,可是有史以来最强正道宗门,正道第一大宗——正气道!

    这不是什么小鱼小虾,如今的正气道以一己之力压制整个魔道,邪道,堪称巨无霸般的存在。

    光七峰之上就有最少两个大修士,暗地里还不知道隐藏了多少修为恐怖的老怪物。

    “这下,有意思了...”欧阳并并不认为眼前这位大能能击溃正气道,对方的法力透露出的气息也并没有太多的暴虐,有的,更多是一种平淡的霸道。

    这种感觉并不极端,若是应对有加,还是可以调解的。

    就看正气道的高层,怎么应对了。

    欧阳并带着一丝玩味的看向晃金山最高的七峰方向。

    铛!铛!铛!铛!!

    就在这时,阵阵沉重的古钟声敲响,七峰连同山脚的各处总脉宫殿群里。大量的弟子门人各就各位,站定在金水十二法中一套套大阵的关键位置。

    大量源自于弟子门人的法力涌入大阵。

    天空中正在逐渐扩大的缺口,终于也得到了遏制。渐渐停顿下来,

    但也仅仅只能如此,金水十二法虽然强大,但若是没有最初的气旋九金大阵抵挡最开始洪水冲击下来的一瞬间威力,此时也只有一样的溃散破碎的结果。

    无论是山洪也好,海啸也好,其实威力最大的,就是最开始冲撞过来的那一下,之后虽然也威力绝伦,但都不如最初那一击。

    而路胜的这一击,也彻底击溃了晃金山由上界所传授的顶级护山大阵——气旋九金大阵。

    “快快快!!”山脚下的武部总理事长老大声催促着来自各持潜修洞府的精英门人弟子们。

    “第十三队去左侧天丙位!”

    “第九队方位破损,蓝宇你带二十人过去马上增援!”

    “水运堂的人在吗??水运堂!!”

    总理事满头大汗的匆忙吩咐指挥,大量弟子门人在他和麾下理事们的安排下,分别加入了金水十二法大阵中,集合全力,共抗外界恐怖的滔天洪水。

    所有弟子都在奔跑,飞行,纵跃。

    整个晃金山已经太久太久没有遇到过这等危机时刻了。

    原本负责守山,运转大阵的驻守元老们,在海水冲下毁掉气旋九金大阵的瞬间,就被重伤数十人。全都是结丹期前辈。

    如今若是金水十二法再被破解,那晃金山就真的要面临数千年来最大的羞耻局面。

    七大峰直接裸露在外界空气中。

    这往往代表正气道已经无法可施,七大峰是最后的拼命手段。

    “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遇到这么刺激的场面....真是幸运...”

    总理事仰头望着天空阵法缺口,他心头始终有些担心。

    “真是....好大的场面.....!”不知道名殿那里,会怎么处理....

    总理事一时间想得有些失神。

    ***************

    七峰之上,虚无缥缈的名殿内。

    原本正在专心议事的正气道主等人。此时已经纷纷停下了之前的话题。而面色不好的看向大殿窗口外,露出的天空缺口。

    原本的白色天空上,一块淡蓝色巨大缺口,如同巨型补丁一般,静静贴在那里。

    “真是....好大一份见面礼....四海门主...”正气道主脸上的微笑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司马准眼中闪过一丝担忧。“这四海门主,短短几十年,绝不可能成就如今这般威能,他....不可能是暮云道人!”

    “是不是,如今又有什么关系?”正气道主微微摇头。“他此举,实在示威啊。我为我之前小看他而认错。此人...修为之高,法力之强,简直骇人听闻。”

    刘思成面色沉静,上前一步。

    “金水十二法挡不住此人,还是我亲自去主持吧。”

    “不用。”正气道主微微摇头,“四海共主,此举是在利用我正气道立威呢。只是,我晃金山可不是这么好破的。”他丝毫没有担心之色。

    此时其余七峰峰主也再度汇聚入殿,刚刚才散会,此时又因为路胜的事,各人纷纷重新回到这里。

    七大峰主除开两个才上任的新人外,其余真君都见过大场面,并不为外面天空的异象所惊动。

    “既然四海门主要想拿我正气道立威,那就如他所愿。我们可以启用御灵池嘛,他要水淹晃金山,就看法力够不够多了。”一个峰主冷笑道。他正在闭关祭炼法宝,正在关键时刻,被这么一下恐怖法力波动震动,差点功亏一篑,盛怒之下出关,此时说话也有些不客气。

    “此人修为比预期的要高得多,诸位,哪位愿意前去一会。”正气道主视线一一落在下方诸位峰主身上。

    “此人法力虽强,但婴气本质不过如此,我等精纯婴气正面同量碰撞,都能轻易胜出。应当是邪门歪道缺乏提炼纯化婴气的秘法。所以此人法力虽强,但真正对阵,不足为惧。”刘思成神色平静道。

    “此人自大狂妄,居然敢一人围困我整个晃金山,如此水漫千里,不知道会造成多少生灵涂炭。”另一峰主皱眉道。“击败此人不难,但为免我正气道威名受损,我建议生擒此人,抓住镇压进灭星牢,以警示外界邪魔外道。”

    “生擒的话....”刘思成也没什么把握,他修行的法门,只有杀伐,没有手下留情一说。败在他手下唯一的结果就是死。

    在在座众峰主中,最合适的,还是数他。

    众人视线此时不由自主的,都纷纷落在了沉默不语的司马准身上。

    众人中,就数他的法门最适合。

    司马准也是苦笑,只得抱拳朝正气道主拱手:“如此,准必当不负重托。”

    正气道主微笑点头:“早去早回。”

    “是。”司马准应下,脚下白气丛生,迅速凝聚出一头纯白仙鹤,驮着他飞出大殿,急速朝着第一峰峰顶平台落去。

    ****************

    轰!!

    蓝色海水再度轰然撞在大阵透明护罩上。

    漫天的海水全是融合了路胜婴气的部分。

    这部分海水又牵引了方圆万里无以计数的海量水汽,最终形成了恐怖的天河倾覆景象。

    整个晃金山周围尽数化为一片汪洋,数亿吨的海水牵引而来数十亿吨,上百亿,千亿,万亿的水汽,虽然大量水流没有太大杀伤力,远不如核心的那数亿吨海水威力恐怖,但架不住路胜法力太过庞大。

    天与地彻底化为一片淡蓝色,山林没有了,天空没有了,上下都只能看到蓝色水流不断涌动覆盖。

    仿佛往上看是海面,往下看还是海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