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天下 五
    庞大恐怖的海水遍布整个天空,太阳只能隐约透过海水,看到一点模糊的蓝色轮廓。

    路胜高举坤湖剑,数百倍上千倍于一般大修士的法力,如浪潮般狂涌而出。强行将准备反抗的坤湖剑压制下去,剑灵哀嚎一声,整个剑身彻底暗淡下去,只沦为普普通通的一把凡间神兵利器。

    “神威!!”

    终于,路胜一剑往前斩下。

    轰隆!!!

    一声无法形容的巨响传开,司马准等人已经完全听不到声音了,当声波震荡高到了一定程度,就已经不是人耳能够识别得了的了。

    几乎是一瞬间,数十正气道高手同时双耳流血,一个个如同喝醉酒一般,被海水一卷,便唰的一下消失不见。

    司马准更是当头被一剑带动的漫天海水重压下去,浑身骨头瞬间不知道断掉多少,只听到一片噼里啪啦炸裂声。

    他当场被无数蓝色海水砸落,彻底淹没在其中。身上气息从神婴后期急转直下,强度只是几个眨眼便下降到了原本的十分之一。

    路胜往下看了眼,汪洋海水中已经再也看不到司马准的身影,他才冷哼一声。

    “走吧。”他脚踩着虚空,笔直朝着金水十二法的大阵护罩方向走去。

    柳儿咕噜一声吞了吞唾沫,不敢再笑,暗自吐了吐舌头,才紧跟上路胜。

    此时刚才天空中坤湖剑斩下的一瞬,铺天盖地的海水碾压倒下来,也狠狠撞在金水十二法的阵法护罩上。

    阵法已经被挤压得吱嘎作响,表面隐隐能看到一些细微的裂纹,显然支持不了多久了。一些地方已经浮现细小缺口,完全转移让路胜两人轻易进去。

    ...........

    噗!噗!噗!

    海水中。一道道暗流从四面八方冲撞而来。

    司马准嘴角带血,手法急速的一一对抗,刚开始还能一一针对性的打散冲来的婴气海水,但随着时间推移,他的面色也发惨白起来,对方虽然法力质量不如自己,但.....这法力总量也太多了吧?!

    他精准的操纵着自身婴气,一一的打碎冲撞而来婴气海水。身上的法力也急速下降着,而四周还是能看出无以计数的恐怖海水在激荡涌动,仿佛根本没什么消耗。

    “不能这样下去!”司马准心头发狠,知道再遮遮掩掩,他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再不动用底牌,之后恐怕连机会也没有。

    他小心从怀里取出一枚类似枣核一样的小颗粒,然后仔细捂在自己手里,似乎念了一些咒文。

    “去!”他刚刚扬手,颗粒碎裂,一道白幡从其身后腾空飞出。

    白幡上一一亮起白鹿,白龙,白鹰三种奇妙图纹,周围空气一颤,释放出细微白色毫光,朝着前方海水冲撞而去。

    哧!!

    一声闷响,白幡刚刚触碰到海水,便瞬间四分五裂。

    司马准又是一口逆血喷出,自身法宝被瞬间损毁,这种连带着对自己神魂的损伤,是无法想象的。

    他刚才试图以自身法宝,全力镇压整个面前的这片海洋暗流,这相当于以他的全部婴气法力和路胜正面碰撞。

    结果却完全出乎他预料,要不是他苦心祭炼数百年的宝幡替他挡住反噬,刚才那一瞬,他就该当场陨落。

    “怎么可能....!!”司马准终于有些绝望了。半个时辰前,他是高高在上的顶尖天下高手,正气道最强者之一的大修士峰主。

    半个时辰后,他身受重创,被无数海水围困在深处,根本连逃遁也做不到。

    直觉告诉他,若不是周围海水不断随着自身修为的下跌而不断调整强度,故意留他一命,怕是如今他已经.....

    .............

    金水十二法缺口处。

    路胜和柳儿缓缓降落,从这处只有十几米直径的缺口落进去。

    缺口处,已经半空中悬浮了数十道人影,正冷冷等着他。

    带头的赫然便是刚刚试图出手救人,但还是慢了一步的正气道主。

    这一位被共称的天下最强者道人,此时面容上已经没有了一直以来从容淡定的安定神色。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冰冷,肃然。

    最让路胜在意的是,他看到了正气道主额头上缓缓释放白光的柔和月牙。

    他敏锐感觉到,那月牙似乎和他才得到的玄水神纹,有类似作用。

    同样的,正气道主之所以失去平日里的镇定,也是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路胜身上隐隐弥漫的神纹波动。

    路胜一方一身蓝袍黑衣。正气道等人一水的白色劲装,似乎是才换上的特殊作战服。

    两拨人正下方,是正气道数千门人弟子们,各自结出的一个个大小不一阵势。

    一个个阵势之上,升腾凝聚出五光十色的各种神兽怪物虚影,仿佛晃金山一朝回到了神话时代,所有怪物神兽都对着路胜两人虎视眈眈。

    空气里弥漫着紧绷到随时可能爆发死战的紧张气息。

    “我为当年之事而来。”路胜平淡道,“本座身为四海共主,昔日恩仇,都将在近日一并解决。碟沙子已死,如今便剩下当初布局者。若不是当初正气道布下大局,试图推动宗门气运直到鼎盛,我也不会被殃及池鱼。”

    正气道主面色不变,视线从路胜手背上缓缓收回。

    “天地自然,因果循环,当初我定下大局时,便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到来,可惜...我没预料到的是,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那么你是什么说法?”路胜可不管什么天地自然,他只要了结因果。

    “正气道....乃当今正道第一宗门,而四海门也就只有贵门主你一人支撑。门主如今威势滔天,水淹晃金山,威风霸道,可曾想过当四海门失势后会是什么光景?”一旁的刘思成上前诚恳劝说道,身为大修士,他也一样有和道主路胜对话的资格。

    “没想过。”。

    刘思成被哽了下,无奈只得继续说。

    “况且,现在我正气道大修士司马准,已经被门主打成重伤,以无上法力困死,比起当年逼迫布局来说,这份损失和补偿,难道还不够?”

    路胜视线转移,落到刘思成身上。“不够。”

    “暮云,你我也当明白,如今天下,能如你我二人境界的,还剩几个?能有你我二人当今实力的,恐怕一个也没有。”正气道主缓缓被从身后抽出一把剑身带着金色麦穗花纹的修长剑刃。

    “你我相争,唯一的好处就是让第三者渔翁得利。”他神色凝重,身上纯白色婴气居然和路胜一样,弥漫出极其恐怖的远超一般大修士的总量波动。

    “御灵池!!?”刘思成等人面色微变,知道道主居然动用御灵池了,纷纷后撤。

    这下是继上次古魔一战后,道主再度动真格,全力出手了。

    数百上千倍于大修士的恐怖法力,在正气道主身上急速跳动震颤,化为道道刺目白光,霸道的排斥掉周围所有一切空气中的元气。

    “不错,不愧是正气道主,天下第一高手。”路胜面色微动,原以为他成就无边法力后,已经能称霸人间界,没想到正气道主居然也有类似手段大幅度增幅自身法力。

    虽然对方法力大部分不是自己的,但能够和自己分庭抗议,已经十分难得了。

    他心头一动,身后同样无数蓝光弥漫散开。

    金水十二法在两大庞大力量的挤压下,终于逐渐面临崩溃。大片大片阵法护罩咔嚓声中碎裂。

    漫天海水从缺口处蜂拥而至,轰然灌注入晃金山内。

    蓝色水柱从天而降,一根接着一根,一时间晃金山阵法内到处都是连天接地的蓝色水柱。

    一根根上千米高的水柱,直径最小都在数十米粗细之间,看起来壮观至极。

    正气道弟子们有提前预警,倒是没什么大损伤,只是整个山门的千年建筑群,被这一下毁了大半。

    无数建筑群里都有阵法光芒亮起,自动隔绝海水,但在海水中婴气的冲击下,几下就会轰然垮塌。

    “怎么样?还要继续吗?”路胜微笑着看向正气道主。

    道主面色难看,两人刚才试探性的以婴气遥遥交手数十下,神念同样碰撞无数次,但他都没能挣得优势。两人势均力敌。

    其实要不是他的法决技巧比对面强出不止一筹,刚才两次交手下,恐怕输的会是他。

    两人此时都已经明白了对方大概的水准。

    交手千招之后,路胜会赢。

    这是常态下实力的对比。

    但路胜忌惮的是正气道主额头的那道神纹,神纹的威力他已经有所领教了,他拿不准对方对神纹的掌握程度有多深,万一还有其他未知底牌,真要逼迫得鱼死网破,那就得不偿失了。

    他的目的是前来了结因果。

    不是拼命。毕竟眼前看来,正气道主的法力总量虽然还是不如他,但相差也并不是太大。顶多十几倍的差距。

    但他的技巧法决远逊于对方,婴气质量也远差于对方,两边实际上一拉一扯,算是对平了。

    “门主好算计,这次你威逼我晃金山,若是不留下什么交代,恐怕日后你四海门威名就是踩着我正气道头上一跃而起!”一位峰主忍不住冷笑出声。

    “那么你们可以开战。正好本座也想领教一二,天下第一高手的威名是否属实。”路胜随意道。

    “狂妄!”

    正气道诸人纷纷怒目而视。

    反倒是道主依旧面色沉稳。

    “当年因果,我等可以补偿,但今日威逼山门,破阵之事,我需要你四海门一个交代。”

    他终于还是下定决心,要真正动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