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零三章 乱世 一
    从元魔宗魔宫出来,路胜又去了趟研究殿,将一些这趟降临所获的珍贵法决等等,用一种自己编写的密码语言书写下来。

    这密码是将不同文字转换成各种完全不同符号,虽然只是最简单的编码方式,但为了稳妥起见,路胜还在这种编码方式后,又按照只有自己知晓的固定规律,打乱整个记录下来的法决的顺序。

    如此,在不知道如何重新排列的前提下,再是怎么样的才识过人,天纵奇才,也没办法看懂他记录的这些东西是个什么玩意儿。

    花费了三天时间,路胜才将全部自己认为有价值的法决尽数记录下来。记忆不是绝对可靠的,它会随着时间不断推移,而缓缓淡化扭曲。就算再天才,若是不时时复习,也会随着时光流逝逐渐遗忘一些内容。

    路胜要的却是绝对记忆。

    记录完毕后,他才唤来元魔宗的石老和阴影之王许斐拉等人。在他离开后,元魔宗的庞大运转,基本都是这些最高层在负责操作。

    第一时间从手下魔王口中得知了最近局势后,路胜才恍然知道,自己这趟降临,居然已经过去了两年时间。

    两年里,还好大阴并没有太大变化,皇庭和各大洲依旧还在和魔界鏖战,皇族一片内乱,还没被理清。

    三大家族也维持原状,三位兵主老祖被重创后,一直在闭关疗养,三大族此时也处于放羊状态。由家族供奉的顶级神兵在维持影响决策。

    三宗同样在和魔界交战中损失惨重,两位兵主老祖一样闭关疗伤中。

    同为兵主,很明显,三宗的两大兵主,包括极光兵主在内,都是逊色于三大家兵主。

    这两年里,极光兵主镇压东海幻之门,一直未曾离去,千阳宗也风平浪静,没出任何事。

    倒是李顺溪好友,曾经被路胜出手相助过的琼觞皇子,此时却因为身携万化神兵,被接连追杀,不知所踪。万化神兵也彻底失落,无人能寻。

    路胜大致了解了下如今局势,又仔细给元魔宗高层更换了自己最新推演出的控心法门,这才宣布出关,回返秋月郡路家。

    ***************

    招曲节。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连续不断炸响,大量红色白色的鞭炮碎渣四处乱飞。

    秋月郡中央,四方广场内,此时四面八方挤满了人群。都是围着中央处。

    那中间一小块区域里,正有人摆了四头牛,十多头猪,七头鹿,正分别让人排队出钱购买,有专人拿着刀一块块的割肉卖出。

    买肉者络绎不绝,队伍看似不长,但每减少几个,不过一会儿就会有跑来几个补上,一直不见短。

    路胜带着路宁坐在街边一家玉石店铺前,两人一大一小,静静望着中间广场卖肉的盛况。

    身后店铺的掌柜和伙计诚惶诚恐的干着活,尽量的在装出一副自己不认识眼前两人的模样。

    “爹爹,这个是什么啊?”路宁血脉不同,两岁多便已经会开口流利说话了,此时六岁多的他,坐在路胜身旁,浑身胖得就和个圆球一样。白乎乎的小脸上只能看到三条缝和两个孔....那是眼睛嘴巴和鼻孔。虽然身高只有一米多点,但路宁横向发展也差不多快一米了。

    “这些是肉畜,不过不是寻常肉畜。”路胜笑了笑,解释道。

    降临一趟就是两年过去了,这还是有时间流速差异,若是没有,现在的路宁怕是都快七八岁了。

    所以为了不太过生疏,他便独自带着小路宁外出游览秋月郡。

    正巧郡里举行节日,热闹非凡,不光本地人离开家门游街,甚至外地也有不少其他郡城之人,远道而来专程参加节日。

    “不是寻常牲畜,那又是什么肉?”路宁不解道。

    “那是你爹我,用魔物血肉饲养出的特殊牲畜,经过元魔宗剔除魔气后,肉质上佳,多吃还能弥补元气。价格也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大多数人其实也就过来看个热闹。”路胜笑了笑道。

    他有深蓝在手,花一点寄神力,推演出一个剔除魔气的小法门,简直轻而易举。将此法门传授给元魔宗下人,让其按照流程剔除这些使用魔物血肉的牲畜身上魔气。

    由此也成就了一条极其完善赚钱的黄金产业链。

    而这,不过是元魔宗在停止扩张后,向内稳固发展的其中一个小域。还有其他很多各式各样的类似产业。

    大战持续,元魔宗也开始大肆的发战争财,利用庞大财力,也开始吸收游离的被魔族破家的世家子弟,散修高手。

    “师兄倒是好兴致,装成普通人跑来看热闹。”路胜正仔细和路宁解释其中的养殖差别,却不想一道带着白色头巾的人影缓缓走到他跟前,开口和声道。

    “祝师弟?”路胜神情慵懒,放开路宁,让其自己去人群里凑热闹玩,他伸手对着来人微微一指,让其自己找个椅子坐下。

    “怎么有空来我这里游览?”路胜有些意外。

    眼前此人,和他关系不是很熟,但因为同是迁蠹苏狞扉收下的弟子,所以也不算远。

    站在路上面前的男子,身材高大,相貌粗犷,一头淡红色乱发卷曲散开,看起来就如红毛狮子般威武过人。

    此人名为祝佘俊,乃是苏狞扉前不久才收下的弟子,不过不同于路胜,这位是名符其实的真正亲传弟子。

    只是虽然此人是亲传弟子,但因为苏狞扉的古怪脾气,也是和路胜一样,各种被坑,如今虽然已经神速般提升到了掌兵使境界,但吃过的苦头,可谓是远超路胜,一言难尽。

    祝佘俊大大咧咧在路胜身侧的椅子上坐下,面露无奈之色。

    “除了老师的法旨外,还有谁能把正在闭关突破的我强行拖出来?可恨我好不容易才炼化第三块魔骨,最后就差几团法炎就能破关....”

    路胜顿时面露同情之色。

    祝佘俊修行的真法,是结合其持有的家传神兵一起修习的,炼化魔骨提升修为,每次一块,最少需要一年时间,苏狞扉这一道法旨传出,就毁了他这一年来的苦功,可谓是任性至极。

    不过两人都知道,苏狞扉根本不在意自己手下的什么弟子,她真正关心的,还是那个现在又不知所踪的女儿苏媛媛。

    “又跑了?”路胜诧异道。

    “恩....”祝佘俊无奈点头。“不光跑了,还惹祸了,为了帮助万化神兵之主,琼觞皇子,和三圣门门徒李顺溪,小师妹还偷走了老师最后剩下的一枚阳罗石化乙木神雷....”

    “就是那个一颗丢出,就能石化三千里地界的变态神雷?”路胜顿时神色紧张起来。

    这玩意他知道,是苏狞扉苦心炼制,专门为了对付自己仇家大敌的强悍底牌之一。

    神雷这玩意,一般圣主还真玩不起,普通圣主们,顶多就是炼制一些普通五行雷,或者精元雷丸,真正能冠以神雷之名的,无一不是顶尖的有灭绝之力的恐怖大杀器。

    “正是如此...”祝佘俊再度无奈点头,“如今小师妹被困黄山千龙洞,被千金龙祖以大阵困在其中,已有三日之久。老师得知后,遣人让我来找师兄出手相救....”

    路胜顿时了然。

    苏狞扉炼制的那石化神雷,威力之大,不下于她自身一半实力的一击,真要是让小师妹苏媛媛被迫用出,怕是最终的结果极不好收场,特别是如今大势稳定,人界魔界鏖战许久,诸位兵主绝对不会允许内地里出现这么大乱子。

    就算重伤闭关,还有三宗的两大兵主主持大局,极光兵主为人宽厚平和,绝对不会任由自己妹妹弄出这般麻烦。

    路胜心中思路流转,知道这趟祝佘俊之行,怕是还有千阳宗主极光兵主的意思在。

    “宗主也知道,师兄此行回归是为了养伤,如此还要劳烦您,十分过意不去,所以让师弟带来了这个。”祝佘俊一翻手,便从手里取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淡黄色泥板。

    “这是....”路胜顿时眼神一凝。

    “此乃记录妖族圣功的圣剑泥板,据传上面记录了妖族锻炼肉身到极致的强大法门。不过因为只有一部分,功法也残缺,所以妖族将其和我人族交换了不少珍贵法决。”祝佘俊解释道。“这个就当作为师兄这趟出售镇场子的报酬了。”

    “也罢。正好回来这段时间,休息了下,也该活动活动筋骨。”路胜欣然同意。

    他隐隐能感觉到,这块泥板记录的东西,或许会对他有很大帮助。毕竟是连苏狞扉也宝贝着的好东西。

    “师兄够爽快。”祝佘俊一甩手,将泥板丢给路胜,“好了,师弟我还有任务,就先告辞了。”他站起身抱拳道,转身很快便钻入人群中消失不见。

    路胜接住泥板,仔细打量上面看似乱七八糟的划痕。

    这划痕看似无规律可寻,但仔细研究,便能发现其中似乎隐藏着某种神异,仿佛能将路胜的注意力牢牢牵引在上边,无法自拔。

    “看来这就是当初苏狞扉拿来骗我的泥板的本体,想必宗主也是知晓了这个矛盾,特地将这块泥板从苏狞扉手里取来,便是为了和我消融当初的误会。

    他这个宗主,当得也是够累....”路胜微微摇头,感觉极光兵主就像是处处给妹妹苏狞扉扫尾的无奈兄长。

    如今身受重伤,还不忘给妹妹处理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