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零八章 夺魄 二
    呼!!

    罗桑猛地从床上坐起身,他浑身是汗,眼神恐惧,双手颤抖着,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脸。

    “该死!又是这个梦!”他低声忍不住骂了句,虽然在梦里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但醒过之后,那种极度的恐慌和惧怕,让他全身都在不自觉的发抖。

    他狠狠抹了把脸,将双眼按住,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快速跳动的心脏怎么也无法慢下来。冷汗越来越多的不断从他额头渗出,然后打湿衣服,顺着脸颊,下巴,脖颈,甚至后背流下去。

    “药....药....”他连忙颤抖着从床上爬下来,抖着手在床头柜里翻找起抑制心脏快速跳动的药水。

    他叫罗桑,一个平凡,普通的庄园主之子。如果没有意外,他会平平淡淡的继承自己父亲罗迪的庄子,继续安然的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直到老死。

    这样的生活,在如今的平和国家里数不胜数。

    他所在的东和帝国庞大无比,虽然腐朽,但依旧稳如泰山,大批贵族巨商牢牢控制着帝国上层权利,但又不过度压榨下层。帝国正处于刚刚度过辉煌巅峰期,缓慢滑落的阶段。

    因为稳定,上层追求更多的物质享受,导致大量商人开始和东方另一个同样庞大的帝国疯狂交流通商起来。边境处也出现一些新开辟的庄园,东西方结合,形成了特有的特色之地。

    二十年前,罗桑的父亲罗迪,便是在这里,建立开辟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大农庄。

    而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了被称为落日郡的繁华地带。

    从床头柜里颤颤巍巍的摸出细颈银瓶装着的特殊药水,罗桑紧紧拽着药水,却没有马上将其打开喝掉。

    最近很多次,越来越频繁的噩梦重现,都让他几乎陷入了崩溃边缘。

    “每天晚上都在重复做着这样的恐惧噩梦,甚至有时候连白天午睡也会陷入噩梦....这样的日子我受够了!!”

    他心底深处猛地涌出一股不知名的愤怒,身体里钻出一股力量,让他狠狠一把把手里的银器药瓶砸出去。

    嘭!

    银瓶撞在不远处的石墙上反弹回来,在地上咕噜的滚动了几圈,瓶口的木塞已经被撞飞,一股股淡红色的药水汩汩流出,渗透到淡黄色的泥土里。

    “去死吧!这样的日子,不如死了好,死了就不会再做噩梦,死了就不用再担惊受怕,不用再被父亲逼迫。”心底深处一个自暴自弃的念头不断涌上来。

    心脏的痛楚越来越大,越来越重,呼吸越来越急促。

    罗桑不由得回想起昨天发现的一切。

    父亲罗迪,为了朝那个小镇复仇,已经准备了二十年。他原来从未放弃过回返那个可怕恐怖的地方。

    他暗中做好了一切准备,却只打算独自承受,没有告诉儿子自己想要的行动。

    罗桑明白。

    那个小镇,那个可怕邪恶的地方,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二人。那些邪恶而强大的魔鬼,从父亲的笔迹上可以判断出,他们一直在寻找自己父子二人。

    父亲罗迪一直在想方设法隐藏他和自己。

    但这样的隐藏终归会有暴露的一天。那些邪恶的家伙,总会有各式各样的办法,找到他们留下的痕迹。

    笔记上记录了父亲罗迪这些年和他们纠缠斗智斗勇的简单脉络,为了避开那些家伙,罗迪辛苦塑造误导的十多个替身,都已经被尽数害死。

    而现在,该轮到他们了。

    从发现笔记的那一天起,罗桑之后陆陆续续证实了父亲暗中的举动确有其事,并且自身也开始越来越多的发作噩梦,而且是同一个噩梦。

    他便心中明白,一切是躲不过去的了。他们,躲了二十年,终究还是要面对这个命中注定的结局。

    他无法想象自己父子要用什么东西,去对抗那个邪恶小镇。

    弓弩?火把?还是毒药?父亲这些年来已经陆陆续续尝试过很多方法手段了。

    火烧不死,用剑用刀,连靠近的机会也没。弓弩射中也毫无效果。也就毒药稍微有点效果,但那些怪物太强大了,能够让人致死的毒药,对他们来说,仅仅只是降低反应速度而已。

    “或许就这么死掉,也不错......”

    罗桑从床上跌倒在地,手捂着心口,意识却渐渐陷入平静和解脱。

    如果要他选择,他轻易就这么死在心脏病上,而不是死在那些怪物手里。

    月光从方形窗口照射进来,洒在罗桑惨白的脸颊上。

    这个削瘦痛苦的年轻人原本应该因为内心绞痛而恐惧痛苦,但此时却莫名的浮现出一种安详平和。

    嘶...

    忽然一道细微灰色裂痕,从罗桑后颈处浮现,裂痕内嗖的一下飞出一道红光点,没入罗桑后脑。

    罗桑原本眯起的双眼,猛地一下睁大,蓝色瞳孔微微一缩,随即扩散。丝丝红色血丝状线条,开始顺着他瞳孔朝眼白蔓延。

    蔓延速度不算快,仅仅数分钟,才彻底占据整个双眼。

    呼!

    他身体猛地往下拱起,然后再度弹回,恢复原状。

    “唔....”罗桑眨了眨眼,捂在心口的手也缓缓收了回来。

    “这具身体.....有些古怪。”此时的罗桑,或者说路胜,神色怪异的揉了揉心脏处皮肤。

    阵阵潮水般的刺痛不断从那里涌到全身上下。

    “心肌抽搐,暂时性休克?应该是神经问题,调整一下神经就好。”路胜神魂散发,将抽搐中的心肌缓缓抚平舒张开来。

    心脏处的刺痛缓缓淡化,消散。

    对于能欺骗现实的圣主神魂来说,伪造一些神经信号并不算什么。

    路胜重新挺直身体,开始闭目吸收这个身份隐藏的记忆。

    “罗桑?小镇?复仇者?”一幕幕怪异的情景不断在他脑中回放,随着记忆的回溯,路胜的神情也越来越诡异。

    “有意思.....这个地方.....”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本体蜷缩在心脏深处,被一股庞大无比的复杂规则力量限制,不能离开这具肉身。

    而顺着这个限制力量仔细查探,他顿时发现,这里的规则和大阴,还有其余几个世界的规则都完全不同。

    “被压制得很多啊....不过没关系,只要一段时间调整适应就行。老规矩,如非必要,尽量不动用本体,先来看看这个罗桑的因果...”路胜再度闭目。

    卧房里彻底安静下来。

    足足十多息后,他才再度睁眼。

    “不要让悲剧重演么?还有,毁掉小镇....”这两个因果,也是路胜这趟前来最大的目的。

    “让我来整理一下....”路胜站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外面是带着湿意,冰冰凉凉的空气涌进来。

    冷空气打在脸上,让他顿时精神一振。

    “罗迪罗桑两父子二十年前就因被迫害,逃离小镇,罗桑的母亲,死于小镇,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全部都死在镇上。就算是这两父子成功逃脱,身上也依旧残留着不同程度的小镇的影响。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那个神秘小镇的怪物追上来试图猎杀两人。这些年全靠罗桑的父亲罗迪,依靠种种手段周旋躲藏。而按照罗桑看到的罗迪笔记,似乎这个世界上完全没有任何人能抵挡得了小镇怪物。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些个小镇怪物,到底是什么?”

    从罗桑的记忆里看,这个世界完全就是冷兵器世界,威力最大的人们已知的就是弓弩类,但就是这一类,在民间也都是管制品,除了军用,其他人谁用谁死。

    罗桑的父亲罗迪暗地里为了对抗怪物,偷偷弄到了几具绞射弩,一旦传出去,可是要被砍头的。

    路胜打开衣柜,从里面取出一套带着兜帽的灰色长衣,有点类似风衣,腰间还带了一根粗布绑绳,当做腰带。

    穿好衣服,他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门外正对着的,是一片四方形宽敞的小院空地,两个腰臀粗胖的大娘正端着小凳子坐在院子里削着土豆,一边还小声的嘀咕着聊天。

    她们穿着灰色大裙,带着白布头巾,说起话来唾沫横飞,手里小刀却也能连续不断给土豆削皮。

    路胜出门后,两个大婶冲他摆摆手。

    “小阿桑起来了啊?”

    “牛油土豆泥做好了,摆在小厅桌上,自己去吃。”

    路胜微笑着点头。然后循着记忆朝小厅方向走去。

    走在路上的时间里,他开始尝试着凝聚空气里的灵气,可惜一无所获,空气里似乎只有纯粹的气体,并没有特殊能量。

    然后路胜又更换了下,尝试着从身体里提取出精元精气。这是大阴的法门。

    这趟有些效果,不过不是很明显,依旧很迟钝,效率也不高。

    第三个是提取灵力,万物都有灵性,从生命力中提取那么一点的灵性,路胜尝试了下,也有效,但是效率远远不如灵力世界,甚至还不如在暮云世界。

    正在尝试过程中,路胜不知不觉循着本能,已经走到了一处种了许多紫色像花一样的草的院子里。

    这具身体的父亲,罗迪,正一身黑色紧身劲装,站在院子中央练习着一招一招基础刀法。

    他用的是小臂长短的银色砍刀,刀法没有什么套路,一招是一招,连贯,有力,凶狠。其中隐隐还夹杂着丝丝血腥和残忍。

    “阿桑,起来了啊?难得今天起这么早。”强壮男子一套刀法很快练完,收势之后,注意到一旁站着的路胜,顿时温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