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一十四章 提升 二
    “事不宜迟,明天就出发,正好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路胜心头定下。

    当晚他吩咐仆役给他准备好路上饮食,然后收拾用度行礼,早早睡下。

    第二天一早,嘉琳又过来玩,知道了路胜打算出门,也想跟着一起出去。

    这段时间路胜锻炼肉身,嘉琳因为挨得近,也时常过来一起照顾他。庄子里很多东西事务都是她在一并安排照顾,算是理得井井有条。

    路胜第一个去的地方,是落日郡一个叫贝塔丝城的小城。

    按照罗迪的信上提到,那里有一个叫贝隆的男人,是传承自英迪自由格杀学派的高手。虽然信上只是随意提了句,但路胜记在心头。

    因为这个贝隆所出身的学派,据说是和杰莱洛刀术学派齐名的大学派。

    想必也是应该有类似的药剂。

    另外的不同类别的药剂,才是他这趟的目的。

    按照罗迪的说法,修炼刀术之人,也有尝试不同药剂对自身效果的时候,如果他对黑刺药剂不敏感,作用不大。那么可以尝试服用贝隆手里的红荆棘药剂。

    他曾经救过贝隆一命。可以向他提出一个绝对不会被拒绝的要求。

    正好路胜身体已经适应了黑刺的刺激,换一种药剂,或许能有所突破。

    ************

    贝塔丝城。

    毒辣的太阳在一望无云的蓝天里肆意的释放光和热。

    城内的空气似乎都在扭曲,地面蒸腾起一道道模糊的热流。风吹在眼睛鼻孔嘴巴里,都是干燥火辣。

    路胜和嘉琳都裹了全身的白纱,用来反射光线。

    两人身后跟着仆役,自从进城后,便一直在打量这座特殊城市。

    就算天气炎热,但街道两侧依旧有不少行人来来往往,中间路面到处都是路过马车牛车的粪便,被大太阳一晒,臭气熏天。

    嘉琳身材娇小,胸前极其有料,走在路上一摇一晃,很是惹眼。不少军官模样的男人都忍不住将视线从她身上有意无意的扫过。

    有想搭讪的人,在看到连一旁高大强壮的路胜后,也自觉的退缩回去。

    “我还是从来没有来过这么远的地方呢。”嘉琳大眼睛好奇的到处看。

    路胜走在她身后,神色平淡。

    “其实也就是地大一点,人多一点,房子多一些。没什么不同。”

    “这么多不同,还没什么。”嘉琳无语道,看到路边有卖金银首饰的,赶紧又过去挑选。

    两人都是庄园主之子,手里不算差钱。能在这种地方站稳脚跟的庄园主,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特别是罗迪还是超过人体极限的强悍战士。

    嘉琳在挑选饰品时,路胜则视线在周围扫视起来。他带着嘉琳昨晚就到了这里,在安排好住宿后,他便第一时间带人来找那个叫贝隆的男人。

    他记得那人就在这片街区开店来着。

    “让开!”

    “别挡道!”

    “滚开!恶心的白皮猪!”

    忽然远处隐隐听到阵阵咒骂声。一队身穿白色上衣,暗黄裤子的黄皮肤壮汉,骂骂咧咧的推开人群,朝这边走来。

    “是东边的那些矮个子黄祸!”

    “快走远点!别被他们碰到!”

    “可恶!就没人去管管他们吗?!”

    路胜隐约听到周围人在小声说话。

    他朝那几人一眼望去,这些人身强力壮,个头稍矮,皮肤都是淡黄色,一副东方人面孔。背上都背了一把把短刀。

    骤然看到和自己本体一样肤色的人,路胜本来心头还有些亲近,但此时看到这群人横行霸道,在街上无人敢惹,他不由得也有些无奈起来。

    “阿桑...”嘉琳似乎也被吓到了,回到他身边,轻轻握住他手。

    “没事,别怕。”路胜小声道,拉着她朝一旁的一家木雕店走去。

    那群黄皮肤的白衣人很快便从店门路过,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

    路胜两人进了店,第一时间便看到坐在门口懒洋洋的打瞌睡的店老板。

    “你是....?罗桑?”这老板是个年轻男子,身材还算结实匀称,看起来有种流线型的力量感。

    不过比起路胜还是小了一大圈。

    老板清醒下来,一下站起身,神色有些惊喜。

    “一眼就认出你了,和你父亲年轻时一模一样!壮小伙!”他狠狠拍了拍路胜胳膊。

    “贝隆叔叔吗?”路胜笑着问。

    “是,我是贝隆,你父亲给我提起过一些,你是过来试药的吗?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贝隆大笑,“跟我来!”

    他毫不见外,先安排仆役和嘉琳在店里休息下,他带着路胜从后门出去,来到满是木雕的仓库里。

    “看来你果然没有选择逃避。”贝隆感慨的看着路胜道。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路胜点头。

    “是啊,就像我一样...当年,要不是你父亲...”贝隆摇摇头不再多说。

    他推着一个木制的圆桶过来,打开桶盖,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瓶子。

    瓶子有碗口粗,他打开盖子让路胜看了看,里面装的全是奇黑无比的粘稠液体。散发着塑料杯烧焦一样的臭味。

    “这些是我以前炼制了没用的量,你全部拿去吧。足够十多人用十几年了....是当初我准备用来开馆授徒时调制的,可惜....”贝隆露出无奈之色。

    “这就是红荆棘啊....”路胜接过药瓶轻轻晃了晃,感受里面沉甸甸的重量。

    “拿去吧,都拿去,反正我现在也用不了了。”贝隆落寞的笑了笑。

    他低下头,从衣兜里摸出一根卷烟,也不点燃,就这么放在嘴里深深吸一口。

    “最后,罗桑,作为一个曾经不听你父亲劝告而差点死掉的老人,我要给你一个忠告。”

    “请说。”路胜微微点头,正色道。

    贝隆沉默了下,又吸了几口卷烟,才缓缓出声。

    “绝对不要和怪物正面打。

    不要迷信自己的力量。你要记住,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和怪物正面作战。

    我们所学的技艺是用来对人的,而怪物之所以被称为怪物,就是因为他们不可力敌。”

    他轻轻挽起自己的左腿,那里赫然是一具假腿假肢。

    “看吧,这就是曾经我付出的代价。”

    “我会的。”路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另外,如果你对药剂的吸收程度不错,又想尝试更多的药剂,可以去黄葵城的斑巴学院,学院药物学教授克克安达会给你一些帮助。你就给他说是我让你去的就好。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一定会照顾你。”贝隆又补充道。

    “好的,多谢你了,贝隆。”路胜真诚的道谢。

    “要叫叔叔,臭小子。”贝隆笑骂道。

    ..........

    从木雕店出来,贝隆还安排了一个伙计招呼路胜两人。

    他们索性就打算在城里逛着玩几天,这几天时间对路胜而言,正好也是尝试这个红荆棘药剂对自己药效的机会。

    因为在外面,还有嘉琳在一边,路胜不好大量服用药剂,便只是简单的尝试了一点。

    而得出的结果是,果然这种新药剂又有效。

    不过贝隆给的这点量太少,对一般人那是够了,但对路胜来说还缺了很多。

    之后路胜又去询问了一下,贝隆倒是很爽快就把药方给了他。

    实际上药剂不是最珍贵的,珍贵的是帮助消化祛除毒性的锻炼法。没有锻炼法就去服用药剂,那就是慢性自杀。

    让路胜动容的是,贝隆随后也将配套的锻炼法也一起送到了他手上。

    用他的话说,就是不要外传就行。

    反正罗桑的父亲是罗迪,都是一个圈子的人,知根知底,加上当初罗迪救过他命。

    贝隆表示这点付出只是他的一点心意。以后若是还有需要,可以随时去找他帮忙。

    在得到药方后,路胜没有马上回去,而是直接朝着贝隆所说的斑巴学院赶去。

    他让仆役送嘉琳回家后,自己则独身一人搭了去黄葵城的商队。

    既然要找,就一口气先多找点药剂药方再说。

    **************

    东和帝国西南部,爱尔玛之森。

    墨绿色满是生机的密林里,一处长满白草的洼地周围,一队手持长枪短刀盾牌的士兵,正谨慎的分散在林中守备着。

    一个身穿帝国军官制式皮甲的高大男子,正缓缓朝着洼地边上坐着的一个斗篷人影走去。

    男子眼角有着一道狰狞刀疤,露出的脖子上也有横七竖八的暗红疤痕。

    “那个地方又开始行动了....他们杀了白鹰的四个人....”男子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似乎有些激动也有些恐惧。他注意到斗篷人听说这个消息后,浑身一颤,于是又继续道。

    “有人说,你曾经从死境里活下来过?”

    林子里沉默下来。

    刀疤男子很有耐心的等待着对方的回话。但不断微颤的手背,却还是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乌鲁斯将军。你也要面临死境了么?”斗篷人传出一阵嘶哑难听的声音。

    刀疤男子紧紧抿着嘴唇,没有回话。

    良久,那斗篷人又缓缓开口。

    “这趟,要面临死境的人不少。以你们的力量,也没法找出避免死境的关键办法。何况我?你就算杀了我,我也没办法助你挣脱。”

    “那个地方的力量,是不可违逆的....”

    乌鲁斯强忍着怒气。

    “连号称东和之光的爱德华医生也死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我每时每刻都在警惕着,防备着随时可能来杀掉我的怪物。

    就算逃避了次次追杀,也随时心惊胆战,可现在不同!这是死境!死境啊!!”

    斗篷人也一样沉默了。

    “我当初度过死境,只是靠着一次侥幸运气,我唯一要告诉你的是,不要逃避。”

    “不要逃避....?”乌鲁斯将军重复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