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一十五章 痛 一
    呼....

    路胜坐在马车后面的草堆里,长长的仰天吐了口气。

    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之前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就是一片阴沉晦暗。

    隆隆...

    天空中雷声滚滚,似乎要下雨了。

    “又到了该嗑药的时候。”

    路胜直起身,叹了口气。

    草莓味他已经喝腻了。

    熟练的从包裹里拿出一个黑乎乎的金属小瓶子,路胜拧开盖子,拔掉木塞,仰头一口咕噜咕噜全部喝下去。

    从贝隆那里拿到一个药方后,登上前往黄葵城的马车,已经是第三天了。

    放下瓶子,路胜不由得打了个嗝。他现在身体够强了,一次提升就需要喝很多瓶,除非他提高浓度到足够大的程度。

    他忽然有些怀念之前贝隆刚刚送给他的那瓶药水,一口喝完马上就升了两级,效果很好。

    哪像他后来自己调配的这些药水,浓度太差,一次要喝至少三十瓶才能提升一级,这对于路胜而言无疑是极其难熬的步骤。

    “看来还是得拿到药方后,回去熬药提高浓度才行,一次搞他个几百人份喝下去,不怕升不上去。”

    “还要换换口味。”路胜嫌弃的丢开手里的空瓶子,他已经受够了草莓味。

    这个世界对他而言颇为无趣,这些药物完全没有参考价值,药剂学不是他的擅长领域。

    况且就算他擅长药剂,不同世界的规则基础规律也不同,这里的东西拿到大阴或者魔界或者痛苦世界,估计也完全不能用,就是照搬也是困难。

    所以他打算迅速了结罗桑的心愿。完成这次降临。

    “再睡一觉吧,睡觉是最好的打发时间的方式。”路胜仰头又往草堆上一趟,被之前大太阳天晒得干燥的草堆,躺上去触感很舒服,他身体压上去,一片嚓嚓声中,稻草堆被压得凹进去一大块。

    “别睡了小伙子,马上到了,马上到黄葵城了。”后面赶车的车队马夫,一个小胡子老人笑着对路胜道。

    “看到前面那个小山头没,过了那个山头,就是黄葵城地界。周围两面到处都是漫山遍野的黄葵,很漂亮。”

    “是吗?要到了啊。”路胜直起身,回头望马车前面望去。

    果然,前面不怎么平摊的路面一直朝左拐,拐了一阵后,渐渐出现一个不大的丘陵一样大小的小山包。

    车队缓慢而坚定的爬上山包,没花多久,便进入大片大片黄绿色植物的包围之中。

    周围四面八方,一眼望去,全是黄绿色,如同绿色海洋一般。

    这种植物看起来像麦穗,但顶端会有淡黄色的小花,远远望去,随风飘摇。

    啊切!

    车队有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这里的风里弥漫着大量花粉。

    车队放缓速度,不断前行,很快前面便出现一个山字形的巨大堡垒。

    灰色堡垒周围是没有设防的大片建筑物城区街道,再外围是大片大片的农田。而所有的这一切,都被海洋一样的黄葵包围其中。

    “这地方真漂亮。”车队里有女声小声嘀咕。

    路胜却是注意到,周围黄葵地理,偶尔会看到一些学者模样的老人,带着几个年轻学生,似乎在采集什么。

    “希望这趟能有好的收获。”他心头忽然莫名的有些期待起来。

    车队一直行进到城区外围,在几个卫兵的上前检查下,才停了下来。

    路胜接受检查后,进了黄葵城,不用找,他很快便看到了有着三座高塔建筑的斑巴学院。

    整个黄葵城,最著名的就是斑巴学院,实际上正是这个学院造就了黄葵城。

    因为这些如同海洋一样的黄葵,都是斑巴学院种植出来的。而非天然生成。

    之后学院吸引的人多了,加上其本身的战略价值,这才有了驻兵堡垒的修建。

    路胜随意找了几个人询问,很快便摸到了如同一个小镇大小的斑巴学院大门口。

    将贝隆给的介绍信交给门卫看了下,在通知了克克安达教授后,他得以放行进去。

    没有多观察这个学院的氛围环境,路胜直接在一座高塔边上的六角形三层建筑里,找到了克克安达。

    两人在一间放置了各种实验器皿和存放材料的冷清房间,见了面。

    “很高兴贝隆能有机会找我帮忙,我一直以为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帮到他了。我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死党好友。所以你叫我安达就行。”老教授头发花白,看上去至少有六七十。

    这让路胜想到了看起来很年轻的贝隆,两人居然是一起长大的童年好友,有些难以相信。

    “你知道的,经常锻炼的人能活得更年轻,这是定理。”老教授耸耸肩,“实际上贝隆那家伙今年七十二。”

    “好吧....”路胜笑了笑。

    “坐,我看了信上的内容,你父亲救了贝隆,所以你可以向我提出一个我力所能及的最大范围要求。在不违背我道德和意志的情况下,我会全力帮你。”安达教授认真道。

    “那么我就直说了。”路胜也坐下,坐直身体。“我需要您手里的所有药方。您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药方。”

    “哦?药方?”安达教授怔了怔,“这倒是可以,不过恕我直言,这些药方如果没有配套锻炼法,都属于烈性毒药,你确定要所有药方?”他顿了顿,“实际上,根据我多年研究,这些药方本质并没有任何特异之处。放在以前其实都只是写普普通通的毒药,主要是锻炼法的诞生,才让他们有了用武之地。

    换句话说,你随便找个毒药方子,只要能创出配套锻炼法,就能把他当药水随意喝。”

    “哦?”路胜还没想到会听到这类言论。“您是说,这些药水,实际上本身就是普通的毒药?”他的语气着重在普通上加重音。

    “据我研究,是这样。在各大流派没有崛起前,这些药物只是用来毒害杀人的宫廷秘药,之后才逐渐演变成现在这个用途。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列出我最近研究的清单,上边一共总结了一百八十一种能对身体强化有刺激效用的毒药方子,只要有锻炼法,他们都能变成一个流派的根基。”老教授淡定道。

    “不过....”他忽然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眼镜里泛起一丝阴郁和疲惫。“你和贝隆认识....难道也是因为那个地方..?”

    “这些药方都可以给我么??”路胜一愣,随即大喜。但听到后面最后的问题,他也情绪沉着下来。“自然是因为这个。”

    克克安达眉头紧皱,站起身在一个柜子的抽屉里翻了翻,从里面拿出一个厚厚的文件袋,棕色的牛皮袋里,装着厚实的大叠稿纸。

    他从里面仔细数了一叠出来,差不多有十多张纸的样子,然后递给路胜。

    “拿去吧,其中除开有些材料不好找的方子外,大部分都能很容易从药店买到,去东方人开的药店更齐全。”

    “多谢。”路胜接过来看了看,上边全是小字书写的密密麻麻药方。

    “我不知道你要这个干什么,不过,或许你是为了对付那些怪物。”克克安达揉了揉眉心,“我研究了那个地方十年,又针对性的追踪了那些怪物的踪迹二十年,到现在为止,也还是没明白它们存在的原理。所以只能祝你好运了。”

    “没事。”路胜咧嘴笑了笑,“您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他站起身,“那么我这就告辞了。”

    “去吧,如果能活着回来,如果可以的话,能来我这里一趟吗,我希望能得到里面的一些细节数据。”克克安达沉声道。

    “到时候看吧。”路胜点头。他站起身,拿着稿纸朝门外走去。

    快要走到门口时,他忽然眼角余光扫到门口边上的一个黑色雕像。

    “咦?这是什么?”路胜脚步停顿了下来。

    雕像有一人多高,底座是黑色石柱,石柱顶点是半截仰天张开五指的手掌。让路胜停下的关键在于,手掌的手背上,居然有着一道复杂的,整体像是菱形的暗红纹路。

    “哦,这是密倽(sha),是一些小型邪教流传的邪神,掌管生死的边界,以及痛苦和愉悦。”克克安达教授迅速解释。

    “密倽?”路胜眯了眯眼,视线重重的将这手背上的印记记忆下来,这东西似乎和他的玄水神纹有些相似结构。

    “是啊,它很有趣,看起来像一只手,但其实这就是他的全部本体,他的本体就是一个像人手的怪物。”安达教授解说道,“我曾经在一些古老文献里看到,觉得很有艺术感,就把他还原出来了做摆设。”

    “恩,确实不错。”路胜点点头。“那么,我就告辞了,多谢您的帮助。”

    “不用客气。”安达教授笑道。

    走出大门,下了石阶楼梯,路胜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那个密倽雕像的方向。

    “看来这个世界,有点意思.....”心头泛起一丝波澜,路胜转身大步朝着学院外走去。

    接下来,他需要回去调配药水,大量服用了。

    钱是够的,罗迪离开前,留给他的钱财,足够他衣食无忧活上两辈子都够了。

    显然罗迪是抱着万一自己死了,罗桑还能有足够的保障继续活下去。

    路胜这趟一路上都把路线方向记下了,也不乘车,只是徒步,顺着车道往回方向大步赶路。

    没人的时候他还矜持的装装样子,只是小跑,一秒三四米的样子。

    等周围没人了,他马上速度提升,跑步跑出每秒上百米,几乎只是呼的一下,便从路面上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