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一十六章 痛 二(大章感谢叁生缘淫天帝的白银盟主)
    呼.....

    一口白气缓缓吐出,罗迪仰头看着面前的老旧淡黄店铺,手捂住右臂,慢慢走进去。

    店铺里昏暗无光,柜台上还摆着个吃了只剩汤的面碗。一双筷子湿哒哒的丢在一边,上边的水渍把玻璃柜台拖出两道水迹。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响着,秒针不时还会被什么金属磨一下,发出嚓的杂音。

    “这趟又要麻烦你了,马杜。”罗迪低沉道。

    他原本强壮高大的身体,此时瘦得像皮包骨。满脸络腮胡也是许久没刮了,眼窝深陷,显得很是憔悴。

    柜台后面慢吞吞的站起来一个眼睛很亮的中年男子。这男子看起来似乎比此时的罗迪还要瘦。

    “没关系....老规矩,老价钱。不过你马上就要死境了吧?”男人声音尖锐如同鸭子。

    “恩。马上....”罗迪点头。

    “这么多年了....如果你也死了,那我也剩不下几个老朋友了。”男子惋惜道。“所以,别死。”

    罗迪勉强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尽量...”

    ****************

    一月后.....

    咕噜噜...

    一个大锅里,正熬煮着大量浓稠至极的淡绿色液体,路胜站在一边用木铲子不断搅拌火候。

    “这是最后一锅了....差不多就该暂时够了....”

    自从回来后,他马上花钱雇人,大量海量的调配药物,将周围能够买到的药材全部都买齐全。

    那张单子上的药方,一共凑齐了一百一十五种。

    每一种他都熬制了至少一百人份足够用五十年的量,浓度都高得可怕。

    很快,随着锅里越来越粘稠,路胜计算好的时间也到了。

    空气里开始慢慢飘出一丝丝有些糊掉的臭味。

    “好了。”他丢开铲子,一把将大锅端起来,也不管它还在沸腾,就直接对着嘴巴仰头喝下去。

    咕噜咕噜咕噜...

    好在周围没人在,不然看到这一幕,怕是要被活活吓晕。直接把才烧开的药膏端起来往嘴里倒,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算人了。

    “深蓝!”

    全部喝完,路胜的肚皮已经高高鼓起一大圈。

    他马上调出修改器,视线凝聚在方框上。

    “提升杰莱洛刀术!”

    嘶....

    方框陡然模糊。

    路胜浑身皮肤急速变红膨胀,原本只有一米八几的体型,缓缓开始变大变高。

    这是身体强化到一定程度后,自然而然会发生的巨型化。

    骨骼得到强化,变得更粗更硬,肌肉更大更坚韧,力量更强,速度更快,这一切都需要集合大量的能量。

    在没有特殊的压缩能量的方式的前提下,肉身膨胀,变大,以便容纳更多肌肉也是理所当然。

    几秒后,方框再度清晰起来。

    ‘杰莱洛刀术:大师(特质:刀术圆满,力量提升一百零三级,体质提升一百零三级,速度提升一百零三级。)’

    “提升了一级,还行。”路胜微微点头。“只是这样终归还是太慢了....”他眉头皱起来。

    “而且我还可以从以前所学中,找出一些这个世界通用的锻炼肉身技巧。寄神力提升这么多才消耗一点,后备的应该足够。”

    他放下大锅,转身走出厨房,进入仓库。

    仓库里,一排排的铁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药剂罐子,每一个罐子都是相当于上百人用五十年的高浓度药剂,基本都是快要接近固体的膏状物。

    “身体现在强度已经能够扛住毒药刺激。那么,如果我将不同的毒药混在一起呢?”路胜突发奇想。

    反正他有深蓝,管他什么毒药,寄神力消耗一推演,马上就能推演出该毒药的锻炼法,直接将毒性药力转换成强化。

    “不过在此之前,先得把阴极态推演出来,否则万一强化成了什么怪异形态,反而被罗迪当成怪物就不好了....”路胜还记得自己当初练硬功时出现的情况,面皮抽了抽。

    他随手拿起一罐药膏,打开就往嘴里倒。然后一边吃一边回卧房,准备休息。

    “少....少爷...有客人来找...”顿时院子门外传来一阵战战兢兢的声音,是庄园里的仆役。

    自从上次路胜一不小心把一个从购药差事里偷工减料的仆役捏爆后,就再没有人敢正面和他说话。

    这种事在这里靠近边界的地方很常见,法律距离这里太远,没人会在这里守法。

    在路胜接连捏死找上门来试图敲诈钱财的那人家人之后,便再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这事。

    “有人?找谁?找我?”路胜沉声问。

    “是...”仆役颤抖着声音回答。

    “唔.....让他稍等。”路胜转身去衣柜方向,准备找件能穿的衣服。

    ................

    庄园磨坊边,微微拱起的石桥上,一个浑身裹在斗篷里的黑衣人,正站在院子大门前,安静的等待着。

    斗篷下是一张看起来完全没有血色的冷酷面孔。

    他叫所罗门,是专程前来,给罗迪的儿子罗桑转达他父亲对其的交代。

    他和罗迪是多年好友,生死之交,此时罗迪等人已经前往了那个地方,迎接死境的到来。

    而他却受到重托,要过来用编造的谎言,来骗罗桑远离这里,去另一个地方继承所谓的大笔横财.....

    “毫无意义。”所罗门低声喃喃道。他见过罗桑,那个怯懦得连看都不敢抬头看他的小屁孩。

    在等开门的这么点时间里,他决定不按照好友的嘱托做。而是决定告诉罗桑真相。

    由他自己决定要怎么做。

    “这才是公平的选择。”所罗门轻叹一声。

    吱呀。

    大门开了,庄园里这个院子是唯一的一个专门用来锻炼练刀的地方。

    刚刚开门,所罗门便被里面涌出的浓烟弄得呛到了,两眼迷蒙什么都看不清。

    “罗桑在吗?”他面色不改,依旧站得笔直。

    “你是?”一个听起来很清朗的声音从浓烟里传出。

    “我是所罗门,是专程来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所罗门不善言辞,所以决定单刀直入。

    “你父亲,就要死了。”

    “........”

    一阵尴尬的沉默。

    “...抱歉,你刚才说的什么来着,再说一遍。”雾气渐渐散去,所罗门这才看清楚门后面站着的人影。

    那是一个高他一个头的强壮巨汉,他的胳膊抬起来甚至能跑马,胸膛如同钢铁岩石般坚硬,浑身肌肉虬结如同一座小山,站在大门口,正低头注视着他。

    所罗门这才发现,刚才那些浓浓的雾气,居然全是眼前这个巨汉嘴里喷出的口气.....

    卧槽。

    他心头狂震,感觉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深吸一口气,他决定再重复一遍。

    “我说......你爹要死了。”

    话音落下,然后所罗门便看到面前巨汉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轰!!!

    刹那间他感觉自己仿佛见到了上帝,身体腾云驾雾,往后飞去不知道多远,巨大的冲击力,让他感觉全身如同一架快要散架的机器。

    胸骨在哀鸣,大脑在翻滚。胃部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拽住,扯来捏去。

    哗啦!!

    他整个炮弹般砸入小河。直接撞到水底,然后又反弹浮上来。

    噗。

    他忍不住一口血呕出来,仰躺着伏浮在水面上。

    “活着....真好....”他看到明媚的阳光照在自己眼皮上,心情努力的试图平静下来。

    “孩子....”但马上一只大手便遮住他全部的视野,铺天盖地伸下来抓住他脑袋。

    哗啦水声中。

    路胜一把提起所罗门,将他悬空放在自己脸对面。

    “你要明白,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我.....”所罗门还想说话,但马上又是一口血涌出来,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不过不是死在那个鬼地方,而是死在这么个诡异的巨汉手里。

    他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说吧,我父亲罗迪,他现在怎么样?谁让你来的?别让我在你眼睛里看到谎言,我的耐心有限。”路胜语气阴沉道。

    所罗门沉默了下,感觉身体稍微好了些后,缓了口气,才慢慢开口。

    “你....是罗桑?我是所罗门,你小时候我还见过你。我是你父亲嘱托来给你转达交代的。”

    “你确定?”路胜盯着他双眼。

    “确定。”

    “不是骗我?”

    “绝对不是!”所罗门感觉自己太冤了....他一直以耿直口臭著称,但这一刻,他是从未有过任何一刻像眼前这样,对自己的口臭和耿直无比悔恨。

    “没有人能骗我。因为骗过我的人,都已经死了。”路胜一拳往地上一砸。

    轰!!!

    地面顿时一震,爆炸一般,炸开澡盆大小的土坑。

    大量泥土扑头盖脸溅了所罗门一脸。

    “呵....呵呵....我看出来了...”所罗门挤出一丝笑容。

    ................

    十分钟后....

    路胜和所罗门相对而坐。

    两人之间的木桌上,摆了一些丰盛的饭菜和酒水水果。

    “是我错怪你了。还不分轻重打伤了你,抱歉。”路胜郑重的对着所罗门低头承认错误。

    “如果打我骂我能让你好受点,你可以随意。”他认真道。知错就改,从来都是他的美德,他不是那种死不悔改之人,他只是一直遵循自己内心深处的准则,而不是遵守外界共有的准则和道德。

    “额....”所罗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此时边上两个仆役动作麻利的抬上来几根手臂粗的铁棍木棒。

    “没关系,你不用客气。”路胜拿起一根小儿手臂粗的钢管,“像这样。”

    嘭!!

    钢管狠狠砸在他脑门上,弯曲出一个明显的脑袋凹陷。

    “再像这样。”

    路胜换了个实木木棍。

    嘭!!

    木棍狠狠砸在他脖子侧面,干脆的断成两截。

    他面不改色的将两样东西放下。然后伸手对着一旁的木框指了指。

    “请。”

    “........”

    所罗门看了看地上的钢管,又看了看路胜毫发无损的额头和脖子。

    “既然是误会,我也没死,我们还是先说说你父亲的事吧。”他决定原谅眼前这个过失的孩子,毕竟只是多年不见,一时半会没认出来。任何人都有犯错的权利。

    “我明白了。”路胜点头。

    所罗门的伤势实际上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严重,只是骨头断了一些,不算致命,路胜对力量的把握还是很精准。

    借着所罗门便将罗迪的事,一五一十的原原本本告诉了路胜。

    时间缓缓流逝,路胜原本认真的神情,逐渐也多出了一丝凝重和肃然。不过他一直都没有出言插话,只是静静等着所罗门把全部的一切,都说完。

    说完一切后,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约莫十几分钟后,所罗门才又缓缓开口。

    “那么,你的决定是?”

    “.......”路胜没有马上回话,而是站起身。“死境,还有多少时间?”

    “按照规律计算,还有十天左右。”所罗门回答。

    “那么,你还记得去那里的路么?”路胜又问。

    “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所罗门闻言,顿时笑了起来。“不过,你不怕死么?”

    “死?”路胜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不存在。”

    他活动了下肩膀,浑身发出鞭炮般的连串炸响骨节声。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太脆弱了,我正好还缺几个沙袋。”

    “你很强大。”所罗门正色道。“但那些怪物更强大,最重要的是,他们是不死的。罗桑,你要小心....曾经也有很强大的大师尝试过对抗他们,可惜无一例外都失败了,不要大意。”

    “我不同...你只需要带我去就行了。”路胜笑了起来。

    *****************

    连绵起伏的丘陵之间,阴沉的天空下,小雨绵绵飘散。

    一个破败的老旧小镇,正静静的趴伏在丘陵一端,镇子无论是地面还是房屋,到处都布满了斑驳的灰白斑点。

    远远望去,就像所有的一切都是用白色小石子堆砌而成。

    咔嚓。

    一道闪电陡然划破天空。照亮整个小镇,将一些角落阴影更加清晰的凸显出来。

    乌鲁斯一身戎装,黑色军服肩上和胸前,都挂上了他引以为傲的勋章和绶带。

    他身后跟着足足二十多个两队精锐特种士兵。

    再远处是大片分散开了的炮兵营。他这趟足足带了五个炮兵营过来,一个营的编制是五门重炮,一共二十五门重炮,他就不信砸不烂这个诡异小镇!

    “将军,您这样只会徒劳增添伤亡。这些士兵是无辜的。”一旁一个黑衣斗篷人无奈的劝说道。

    “你我都是即将面临死境之人,反正都要死了,还担心这些作甚?说不定能成呢?怪物杀不死,不代表这个小镇杀不死。”乌鲁斯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您做的事,曾经并不是没有人试过.....”斗篷人低沉道。

    “我知道,所以我还准备了大家伙。”乌鲁斯面孔更扭曲了。

    “您.....”斗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也闭口不言了,他想起了眼前这个将军的妻子担任的职务。或许....或许那样也是个尝试....

    ***************

    哗啦。

    大量的药膏被倒入澡桶里。

    路胜坐在正中,只穿了一条短裤,任由两侧仆役不断将药膏倒进桶里。

    所罗门他已经将其安排到不远处庄园里的另一处院子里住下。还有十天,他需要在这十天里尽量将肉身提升到极限。

    光是吞食已经赶不及了,所以他决定用泡澡的方式,一次性浸泡吸收许多份。

    哗啦。

    一桶桶的药膏不断被倒进木桶。很快足足五十桶药膏全部倒了进去。

    药膏直接淹到了路胜下巴。

    呼...

    “你们都出去吧。”他吩咐道。

    “是。”几个仆役缓缓退出房间,反手关好房门。

    路胜见人都出去了,一下将头彻底淹没进药膏里。

    大量的药膏被他疯狂的吸收进入体内,从皮肤毛孔渗入。这些时间里,他已经能够调动一定的本体力量,而现在,正是该用到本体的时候了。

    只是简单的少量运用,不超出大范围和大力度还是没问题。

    道道白烟不断从他头顶冒出,木桶里的药膏正在飞快的退去色彩,渐渐又有透明的清水液体从路胜皮肤渗出。

    圣主神魂控制着身体的精细化吸收,疯狂的吞食着大量药性。

    “深蓝。”

    修改器界面再度浮现。

    “开始吧....这样一来只要几次就能吸收完毕。”路胜慢慢凝神屏气。视线很快凝聚在最末端的方框上,先点下整体修改按钮,然后孙旭点下推演按钮。

    深蓝界面顿时模糊起来。

    ................

    时间一天天过去。

    所罗门很快按照约定,来到了路胜居住的院子,叫他一起准备出发。

    出乎他预料的是,七天不见,罗桑此时的样子反而比起之前还要消瘦了些。

    整个院子里到处都是飘散的药味,呛得他几乎不能呼吸。

    罗桑一身白衬衣黑长裤,看起来体型也缩水了不少,更像正常人了。他手里打包了一些简单的东西,就这么轻装上阵。

    “走吧。去看看父亲他们。”

    所罗门颇为诧异的上下打量了一遍路胜。

    “你....还好吧?”

    “还好。你放心吧。”路胜咧嘴一笑。“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三天时间不知该能不能赶上。”

    “两天就够了,那地方....我们可以走近路。”所罗门平静道,“坐过火车吗?那可是个不错的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