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二十章 小镇 二
    “就这里吧。”路胜很快找到了一个房间。“这里靠窗,风景应该不错。”

    他一把打开门。

    嗖!!

    一条手臂粗的漆黑触须猛地从门后面射出,钻向他面门。

    噗。

    路胜一把抓住触须往外一拔。把一坨如同榴莲菠萝的黑紫色怪物整个拖出来。

    嘭!!

    他摁住怪物的脖子,但怪物身上的触须很多,不断的一下下乱挥挣扎。

    “老爹,快帮我按住腿!我们今晚就吃这个了!”路胜骑在怪物身上一拳拳往怪物头上砸。

    罗迪刚准备靠近,马上便看到一条触须狠狠抽在前面几步的铁质壁灯架子上。

    手腕粗的铁架瞬间被砸得弯曲塌陷进去。

    他顿时木然停住脚步。

    嘭嘭嘭嘭!!

    路胜一顿乱拳狠狠锤得怪物嘶叫连连,很快,随着时间推移,怪物身上流出的紫色血水越来越多,猛地它全部触须往天狠狠挺直,然后啪嗒一下,全部掉落不动了。

    路胜翻身下来,一脸是血,抓起怪物使劲一撕,顿时将整个怪物表面的皮大块撕了下来。剩下一个深紫色的肉团留在地上。

    “这东西可真够劲,一会烤着吃绝对有弹性。”他朝罗迪两人晃了晃手里的收获。

    “我带了孜然辣椒白胡椒粉,这下可以做铁板烧了!”路胜咧嘴笑起来,露出一口灿烂的白牙。

    “阿桑....”罗迪感觉有点心塞,看着儿子一脸开心的神情,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些年吃的苦都像是白费。

    “这种怪物死了会化为黑水....应该不能吃...”一旁的埃辛罗忍不住神色怪异插话了。

    “黑水?那一会试试看能不能熬汤。”路胜有些惋惜的放下怪物皮。低头看地上的怪物尸体,果然已经开始渐渐融化起来。

    “好吧....可是为什么我身上砍的那些枝条不融化?”路胜忽然问。

    “因为....”埃辛罗这才注意到路胜身上的那些枝条,神色也是一愣。

    “算了算了,不管怎么说,先进去休息吧。”路胜摆摆手道。他率先转身,进了房间。

    罗迪和埃辛罗也跟着进去。

    房间不大,只是墙皮东一块西一块很多掉落,加上特有的白点斑点,看起来整体就像是破落了无数年一样。荒废,颓然,阴沉。

    厚重的窗帘将窗户挡住了大半,只微微露出一点外面的月光。

    出乎预料的是,房间里很安静,居然听不到外面的水声。

    最中间有一张半圆形大床,边上是一个梳妆台一个衣柜,两者是连体的。

    路胜走过去一一检查了下。

    “东西虽然旧了点,不过用还是可以用。”他拍拍床铺,床上垂下的纱幔被荡开,露出里面一个浑身白裙,面皮腐烂了的惨白女人。

    女人抱着枕头坐在床上,眼睛随着路胜挥來挥去的手不断移动。

    罗迪和埃辛罗都看到了那女人的身体,顿时身体一僵,都流露出凝重之色。

    路胜一屁股坐上床沿,使劲压了压大床,试试弹性。

    “罗迪你们要不要睡这里?”

    “阿桑....”罗迪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手朝路胜身后指了指。

    路胜回过头看了眼女人,忽然微笑起来。

    “怎么?你对我住在你这里,有意见?”

    那女人呆呆的看着他。

    嘭!!

    路胜一把抓住女人头发,将其整个提出来。

    啊!!!

    女人嘴大张开来,越来越大,越来越黑,很快她的整张脸都只剩下一张漆黑的大嘴。

    凄厉的尖叫声如同炸弹般在房间里炸响。

    “闭嘴!!”路胜顿时火了。

    十分钟后.....

    女人大嘴里塞满了一对桌子脚之类的东西,整个人被路胜之前砍断的枝条层层捆绑起来,挂在墙角处一摇一晃,身子不时的只能扭动几下。

    “好了,现在安静了。”路胜拉过一张从其他房间找到的凳子,坐下来拿起随身带的干粮狠狠啃了口。

    罗迪和埃辛罗如坐针毡,不时的会眼角朝着那诡异女人看去。

    “看看外面情况如何?”罗迪起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往外望。但就是一眼,他便直接沉默了。

    “怎么了?”埃辛罗也一瘸一拐的走过去,朝着窗外望。

    四层楼的高度,足以让他们看清周围小镇外此时的样子。

    无数的水。

    灰色的水,如同海洋一般,将整个小镇团团包围,视线只能看到小镇外几十米的地方,再外面就是被滚滚浓雾遮掩。

    仿佛小镇一夜之间便成了海上漂浮的孤岛。

    罗迪两人一时间都沉默了。

    路胜在后面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走过来看了眼。

    “厉害,全是水,明天白天不知道能不能散开。”

    “我们只能在这里呆三个小时。”罗迪忽然道。

    “为什么?”路胜反问。“这地方虽然破了点,脏了点,东西也都是好的,还能自己修复,住一晚上不打紧吧。”

    “阿桑,如果之前那些东西,一次性来很多很多,而且还有更强更可怕的,你能应付吗?”罗迪忽然问。

    “不知道。”路胜摇头。他也确实不知道,这小镇到底有多神秘,多厉害,他还没接触怎么清楚。

    “三个小时之后,我们就可能会面临这种危险。”罗迪平静道。

    “这样的话,确实有点麻烦。”路胜摸了摸下巴。

    “所以我们得想办法离开。”埃辛罗忽然伸手指了指远处一栋房屋。“看到那栋房子了么?”

    “怎么了?”路胜顺着他的手指向方向望去,顿时看到了一栋三角屋顶的褐色小房子。房子外的门窗边上还有着黑色的干涸花坛。

    “那房子是木质的,我们可以用这个简单搭一个木筏。”埃辛罗介绍道。

    “好吧.....”路胜和罗迪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先稍微休息一下。”罗迪吐了口气疲惫道。

    一连串的变数让他的精神都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维持了这么久的全力警戒,加上之前和怪物的高强度周旋,就算是他,此时也有些累了。

    路胜看了眼埃辛罗的是伤口,已经开始渗血了,也点头。

    “正好我去这小楼里巡逻一下,看看有什么问题,尽早翻出来。”

    “好,路上小心。”罗迪点头。

    “放心。”路胜站起身,一把将挂在墙角的女人扯下来拖着走出房间。

    “顺便把这家伙处理下,一会儿就回来。”他头也不回摆摆手。

    咔嚓。

    门关上了。

    房间里一片安静。

    罗迪和埃辛罗都不由自主的长叹一口气。

    “或许这趟我们有希望活着出去....”罗迪低声道。

    “或许吧.....”埃辛罗原本已经绝望的情绪,此时一想到罗桑,居然也稍微恢复了点精神。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才那个触须很多的怪物,是伪装者。力量仅次于处刑者,只要这趟我们不正面和处刑者对上,应该有很大几率能活下来。”埃辛罗仔细道。

    处刑者是所有怪物中最强的,迄今为止已知的怪物里,处刑者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无法损毁的身躯,不死,无畏,除了速度稍微慢一点外,还有着每隔一点时间就会闪现的特性。

    若是准备充足,罗迪有一定的信心在空旷的地界应付一头处刑者的追杀。

    但在这小镇里,处刑者绝对不只一头。

    “而且从刚才的伪装者来看,无论是个头还是威力,都比外界的伪装者强出很多...我怀疑这里会对怪物有增幅效果...”埃辛罗凝重道。“所以....必须得小心了...”

    罗迪慎重的点头。

    只是一头处刑者,他就必须尽全力与其周旋,而一旦多上一头其他怪物,最终的结果都只会是一个。

    ...............

    路胜缓缓在小楼里走动,顺着四楼组狼,他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仔细查看,

    很快便将所有其他房间查看完毕。

    总共隐藏了三个怪物,都被他一一揪出来弄死。

    但只是这样他并不满足。

    他来这里不是为了单纯的演戏,而是要找到毁掉这个小镇的关键。

    这地方有着很强的再生力,单纯毁坏建筑物,似乎对这里无效,那么就必须想想其他什么办法了。

    下到三楼,他扯了扯身后的枝条。回头看了眼那个被他捆起来的女人。

    “能交流么?”他随口问道。

    “啊!”

    那女人叫唤一声,依旧在使劲的扭动身体。

    路胜摇摇头,忽然仰起头,看向走廊天花板。

    天花板上,在正对着他的位置,正倒吊着一个长着蜘蛛下半身的白发老妪。

    嘻嘻....

    老妪冲他发出尖锐笑声。

    她的肚子就像熟透了的桃子,透出饱满的诱人的汁水感,似乎一戳就破。额头上眼角上的皱纹里,全是黑乎乎的污泥一样东西。

    “笑得这么丑,你是在嘲讽我么?”路胜面无表情。

    哗啦一下。

    陡然间老妪蜘蛛对着路胜张开大嘴,露出里面层层叠叠满是尖锐锯齿的口器。

    嘶...

    她猛地朝路胜扑下来。整个楼层都在随着她的扑击震动。

    几乎是同一时间,周围其他几个地方的地毯迅速隆起,已经变成灰黑色的地毯粉末,聚合起来,化为空壳一样的粉末人形,朝着路胜身后扑来。

    哧!!

    咔嚓!

    闪电划过天空,一瞬从窗口照亮这里的情景。

    墙壁上的黑影映照出此时的情形。

    人影手里的刀死死的将蜘蛛一样的怪物钉在墙上。然后残忍的往下一切,整个将怪物的身体连同肚子砍成两块。

    后方其余几个人影则斜斜的自动分成数截散落。

    路胜单手握刀,随意抖掉上边残留的黑色汁液。

    “只会遵循本能的垃圾,连当我食粮的价值也没。”

    “出来吧,藏头露尾的鼠辈。”他猛然刀尖指向身后走廊朦胧的雾气。

    哗啦。

    一声锁链声陡然响彻整个楼层。

    处刑者高大强壮的身影缓缓从雾气里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