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小镇 三
    “??什么声音!”

    罗迪忽然一顿,正准备喝水的水壶悬在嘴边,耳朵微动,凝神听着外面隐隐传来的细响。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震了下。”埃辛罗迟疑回答。

    两人站在窗口往外望,小楼外什么也没有。周围一片安静。

    “难道是楼里面?”罗迪有些担心儿子罗桑,阿桑虽然强大,但面对这个镇子并不怎么熟悉,不如他了解各种怪物的弱点短处,万一遇到最麻烦的处刑者.....

    而且还是这个镇子里强化过的处刑者....

    罗迪猛地的心头一紧。

    “去看看?”埃辛罗提议道。

    罗迪沉默了下。“我去,你留下来别发出声音。记得用这个。”他从衣兜里摸出一瓶小药剂给埃辛罗。

    “不用了,我有这个。”埃辛罗笑了笑,伸出右手,手背上用什么东西清晰的画着一个黑色纹路。

    “反塞拉印记?”罗迪一愣。塞拉是埃辛罗信奉的真芎教真神敌对者,是传说中的大恶魔,这个印记既然是反塞拉印记,那就代表着神圣。

    “那么,祝你好运了。”罗迪瞬间明白了意思。

    印记其实只是寻求个心理安慰,埃辛罗自己有自己的准备,并不需要他的帮手,这才是根本。

    “那我出去了。”罗迪拔出短弩,将披风和头罩遮住全身,开门快速闪了出去。

    埃辛罗站在窗口,目送他离开,再左右看了看空荡的房间,心头忽然升起一丝淡淡的悔意。

    “老头子我也是有用的啊....”他强撑着蹲下身,从衣兜里摸出一支红色粉笔,开始在地上涂涂画画起来。

    ...................

    铛!!!

    路胜刀刃和处刑者的锁链狠狠抵在一起,两人身材差不多,路胜稍微壮一点,处刑者稍微高一些。

    但力量上似乎半斤八两。

    路胜明显感觉源源不断的力量从对方身上涌出,这股蛮力正随着他的不断加力,而同样提升。

    “居然能跟上我的刀速。我对这里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他没想到自己提升到了这个地步,正常状态下居然还能有怪物跟得上自己。

    “索恩特突刺。”他手上一抖,刀刃划开,从锁链的一处空隙狠狠穿刺进去,精准的刺入处刑者脖颈处的铠甲缝隙。

    噗嗤。

    刀刃刺入肉体的声音传出。

    唰的一下,处刑者陡然消失在原处。

    路胜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身后一股巨力轰然砸下来。

    嘭!!

    他反手就是一肘,打在后方的锁链上,处刑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手持锁链狠狠朝他砸过来。

    还没等他来得及还击,处刑者另一条锁链又从另一方向飞射过来,狠狠缠绕在他腰上。

    哗啦!

    锁链瞬间被巨力绷直,似乎想要将路胜一把拉动失去平衡。

    嘭!!

    路胜被一下拉动飞出去,狠狠撞进侧面的一道房门里。房门木料破碎,里面黑气蔓延,一头榴莲触须怪物惊慌失措的窜出来,眨眼便跑进黑雾中消失不见。

    “不错.....”灰尘弥漫的雾气中,路胜缓缓爬起身,“力气不错....看来.....”

    嘭!!

    黑暗中又是一道锁链狠狠射出,抽在他腰侧。

    路胜如遭雷击,斜飞出去撞破墙壁,跌入另一间隔壁房间。

    处刑者大步拖着锁链追上去,刚刚冲到断墙处。一条几乎和他头部一样粗壮的手臂,陡然从黑暗中弹出,狠狠抓住他脑袋。

    嘭!!

    处刑者身体踉跄着往前,被一股巨力拉扯着狠狠撞在断墙边缘。

    唰唰的碎石和泥块掉落下来,散了一地。

    滚滚烟尘中,雾气渐渐散开,露出一个五米多高的三米多宽的庞大身形。

    “既然正常形态对付不了,那就解放百分之一好了.....”雾气中,路胜堆满扭曲肌肉的狰狞面孔浮现出来,眼神冷漠中带着一丝残忍。

    他此时的身体到处都如同肿瘤一样堆满了肌肉。一如当初在大宋时差不多。

    但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了一根肉色管道一样的东西,从后背链接到后脑,很是粗大。

    “听说这里的怪物不会死,那就让我试试,到底是不是真的不会死.....”路胜单手捏住处刑者,将其高高举起来,悬在半空。

    嘭嘭嘭嘭!!

    处刑者拼命用手臂和锁链捶打着握住自己的大手,但无济于事,解放了力量的路胜力量太过恐怖。两者光是体型对比,就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一手捏住处刑者的躯干,一手捏着它的头,路胜猛地一用力。

    啵。

    丝丝的血喷洒出来,处刑者整个人头,居然被他活生生的从躯干上拔了下来。

    大量血水喷了墙上地上到处都是。

    随着血水的喷洒,路胜明显感觉手上的处刑者,重量正在急速减轻。

    “这么看来,这些血水难道才是关键?”路胜心中若有所悟。

    很快,他便发现手里的处刑者尸体开始蒸发,化为一滩滩黑水,消失不见。

    周围没了敌人,他也缓缓收缩形体,恢复成之前的正常形态。这个形态,确切的说,其实是他用阴极态的秘术压缩压制,缩小形成的特殊形体。比起真正的肉身实力,这个形态弱了太多太多。

    走过去,他蹲下身检查了下处刑者融化成的黑水,这些黑水也正在急速的淡化消失。

    “算了,一会儿再研究,先去继续扫荡其他地方。”回过神,路胜起身继续往下走,很快便将整个小楼全部清理了一遍。

    “怎么样?”罗迪这时也跟着下来了,刚才他听到声响,赶紧跑过来,但还是慢了一步。

    “你在和什么怪物交手么?”罗迪仔细查看了下路胜,发现他身上衣服都破了。除了一件宽大披风外,便再没有什么贴身衣服。

    “没,刚才遇到了个大胖子,顺手解决了。”路胜笑道。

    “说起来你刚刚拖着下来的那女怪物呢?”罗迪左右朝四面都看了下。最后在路胜身后看到了被捆住,一条腿已经被拖没了的女怪物。

    不忍再看,罗迪转头看向路胜。

    “清理完了就休息下,我们一会儿好一起去找木料。时间不多,必须尽快。”

    “好。”路胜点头,当然他不可能真的一直跟着罗迪找木料。他来这里的目的,还是要釜底抽薪,彻底毁掉这小镇。

    “这样吧,老爹你和埃辛罗老头呆在这里,他一个伤员需要人照顾,我去找木料,多跑几趟就一个人带回来了。人多一起行动反而慢。”路胜提议道。

    “可是....”;罗迪还想说什么,马上便被路胜抬手止住了。

    “就这么定了,看得出老爹你也很累,我去就成。”路胜笑了笑,“另外....”

    他话没说完,两人便又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似乎有好几人轻轻从小楼门口走进来。

    “嘘....轻点...”有人低声说话。

    路胜罗迪两个此时正站在一楼的楼梯口拐角处,听得清清楚楚。

    “这声音,是芙兰?”罗迪顿时一喜,一把拉住正要出声的路胜,悄悄将身体侧过去,从楼梯口慢慢朝外看。

    黑暗中,几个熟悉的身影正慢慢借着月光,走进小楼一头大厅。最后进来的一个,赫然是身材高大健壮的梅拉。

    罗迪和梅拉太熟悉了,只是看到起大概身体轮廓,就马上认出身份。

    “他们怎么来了?这里....不是随便就能进来的。”罗迪马上转念一想,随即明白,估计是被之前的大水逼迫进来。

    “是那几个。”路胜也认出了梅拉几人。

    “梅拉?”罗迪率先走出去叫出声。

    “罗迪?你们也在?!”梅拉没说话,芙兰却是第一个惊喜叫出声,连忙扑过来,试图靠在罗迪怀里。然后马上被他一把推开。

    “罗迪,罗桑...”梅拉视线第一个却是看到了后面的路胜。神情一凝。

    “那老爹你们叙旧,我先去搬木料了。”路胜没空将时间浪费在闲谈上,提了句后,得到罗迪的应允,便快步走出小楼。

    身后大门里隐隐传出几人的说话声,路胜加快脚步,从刚才杀掉处刑者之后,他便隐隐感觉这个小镇似乎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

    雾气里翻滚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好像一直有视线在注视着他。

    走在冷清的街面上,右侧一个巷道里忽然缓缓走出一个高大披着斗篷的黑色人影。

    “嗯?”

    路胜抬头仔细打量对方。

    人影速度很慢,一摇一晃,身体很沉重,若不是路胜驻足不前等着他,他恐怕还只能在后面慢吞吞挪移。

    “嘶嘶....嘶嘶...”

    哗啦一下,风衣敞开,一个怪异的,由三具青紫色尸体藤蔓一样融合在一起的怪物,出现在路胜身前。

    呼!

    怪物三米多高的体型猛地扑向路胜。

    ........

    一分钟后。

    路胜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把换下来的破烂随手丢掉,继续往前。

    黑乎乎的街道上越往前走,越是雾气大。哒哒的脚步声不断在空旷的街面上回响。

    路胜打算先把这地方逛一遍。

    以他的脚程,区区一个小镇,仅仅只是十几分钟,便彻底全部转了个遍。

    整个小镇一共二十一座建筑,一座学校,一座教堂,两处商铺,还有一个仓库。其余则都是居民住宅。

    路胜在教堂里转悠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然后又去商铺的位置,怪异的是,同样没发现什么异常。

    居民住房里随意看了看,只是遇到几个如之前那没脸皮女人类似的存在,之后便再没有发现了。

    这一共只花了二十分钟不到,回去的路胜,路胜又一口气找了十几根大木头捆好拖着跑回去。

    学校小楼里,路胜一口气把木头丢到一楼,马上便听到楼上有人下来。

    他正要上去接应,忽然眼角余光却是看到一楼的走廊深处,一间黑乎乎的教室里,似乎隐隐有光亮闪动。

    他双眼一眯,缓缓无声的走过去。

    走到教室窗前,他看到教室里,一个孤零零的小男孩,正背对着他,看着教室里摆着的一台黑白电视。

    电视里放着模糊的黑白节目。也不知道是什么内容,只看到有人影晃来晃去。

    小男孩留着一头乌黑浓密的短发,坐在凳子上似乎看得很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