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二十四章 线索 二(感谢北京河马主神的飘红打赏~)
    但很快所有人都发现,这怪物注视的地方,根本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而是小镇地面的某处位置。

    “也是,如果要对付我们,根本不需要弄出这么大阵仗...”梅拉面色一变,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视线陡然一转。

    同一时间罗迪通红的眼睛也满怀期望的看向同一位置。

    “难道说....!!?”

    埃辛罗和芙兰也都停住准备后撤的脚步,全部看向两人视线所看的位置。

    大地开始缓缓震动颤抖。

    隆隆....

    黑色羊角怪物一下俯下身,巨大血红独眼愤怒的睁大。

    吼!!

    他对着面前的大地一阵狂吼。

    但迎来的是一道细小的银色亮光,那亮光刚刚出现,还只有巴掌大小,在怪物群里若隐若现。

    紧接着。

    哧!!!!

    刹那间银色刀光连天接地,轰然化为一道虚影,从怪物群中破空而出,然后划过羊角怪物,划过他头顶站着的小男孩,划过其身后十数栋还算完好的小镇建筑。

    所有的一切瞬间安静下来。

    怪物们动作直接僵硬停住,仿佛被录像机按下暂停。无数黑色怪物瞬间凝固,包括最高的羊角怪物。

    慢慢的,一道清晰的裂纹从所有怪物和小孩身上浮现出来。

    轰!!

    几乎是同一时间,所有怪物全部炸开,化为黑水飞溅四散。巨大羊角独眼怪物庞大的身体被当场一分为二。

    同时被切开的,还有他身后长达数百米之巨的整个小镇地面。

    整个小镇,居然被这一刀一分为二,当场斩裂。

    嘶...

    一阵阵高温的炽热白烟在小镇地面升起,路胜单手提刀,整个人身上的肌肉已经不再像是单纯的肌肉,而更像是铠甲。

    最为诡异的是,他的身后此时多出了一根软管一样的管道。而后背则是长出了两把尖锐锋利的惨白骨刀。

    “解放百分之二十。”直到现在。路胜的声音才缓缓穿透夜幕,传进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他的声音重重叠叠,已经隐隐变得不似人类,显得格外妖异冰冷。

    一条深深的裂缝就出现在路胜面前数米处,一直蔓延都小镇尽头,将整个镇子彻底分成两块。

    “阿桑....”罗迪怔怔的看着场下的儿子,他能够从那具高达五米多的庞大身躯中,看出属于杰莱洛刀术学派的强化痕迹。凡是服用药物后,身体得到强化后的人,都会在身上留下一道常人无法分辨的细线。

    这道痕迹,一般人看不到,但学派中人却能清晰看出。

    一开始罗迪也以为是自己儿子被怪物寄生了,毕竟小镇什么危险都可能出现,但直到现在,罗迪从自己儿子身上看到了学派药物强化的痕迹,才明白。

    罗桑,根本没有被怪物寄生!

    因为罗桑身上的药痕,密密麻麻遍布全身,根本数不清有多少道。上千?上万?或许十万百万?

    一道药痕就代表完成了一次强化。这是强化肉身后留下的痕迹。而现在罗桑身上的药痕多到数不清....

    “那是...药痕...!!?”埃辛罗双眼睁大得几乎要眼角撑裂。

    “黑刺药剂....红荆棘....白光......”一种种他熟知的药剂名字不断被认出。

    “怪....怪物!!”芙兰忍不住神情颤抖。

    “不!他不是怪物!”梅拉打断她,深吸一口气,将急速跳动的心脏强压下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罗桑....他代表了我们诸多学派有史以来最完美形态。

    是集合了所有药物强化最巅峰的杰作!”

    “可以说,现在的他,代表的是我等格杀学派能够达到的最巅峰!”

    ..............

    “这....简直就是神迹!”

    乌鲁斯睁大双眼,激动得浑身发抖,他和尤娅连着最后的三个亲兵,就是这场动乱里最后的活口。

    带来的所有士兵,就剩下最后这三人了。

    怪物一瞬间全灭,也使得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乌鲁斯几人一下放松下来,要不是还有坚强的意志力支撑,他们怕是当场就能晕过去。

    “那个人.....”乌鲁斯瘫坐在地,眼神却依旧紧盯着黑水中站立的那个雄伟人影。

    “那样的人...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了....”

    尤娅面色不变,但手却紧紧抱住父亲的手臂。紧抿的嘴唇和微微发抖的双腿,也表明她此时心头的情绪并不比任何人少。

    “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她低声问。

    “先确定他是人还是怪物吧....”乌鲁斯握紧手掌。

    .............

    嘭。

    路胜面颊上隆起的肌肉如同铠甲,将整个面部都遮掩保护住,他双眼周围满是狰狞的血管青筋,此时却是一步步的朝着小男孩和怪物倒塌下来的尸体走去。

    嘭。

    大地在脚步声中颤抖,但此时此刻已经再没有谁能阻止他。

    所有怪物都在那一刀之下化为黑水,解放了百分之二十的路胜,那一刀运用了学派技巧,仅仅只是一击。

    光是挥斩瞬间迸发的锋利气流,就将整个小镇一分为二。更不用说首当其冲的小男孩。

    “只是挥刀,已经不能再让我愉悦了。”路胜丢开手里已经千疮百孔的长刀,站到小男孩尸首面前。

    “出来吧,我感觉得到你的存在。”他反手从身后拔出一把骨刃。

    嘶啦一下,小男孩的尸体中陡然浮起一块淡紫色有着诡异眼形花纹的破碎残片。

    这碎片似乎是从什么破碎的瓦罐上掉落的一块,上面白色的花纹仿佛传输着什么液体,正高速流动着白色光点。

    “拥有我,你将得到无上的力量...”

    “统治世界,镇压星空。荣华富贵,神功秘法,只要你想,都可以随意拥有。”

    “珍宝?秘法?财物?美人?甚至你曾经遗憾的一切,都应有尽有....”

    “来吧....”

    “来吧....只需要你的一滴血....涂抹在我的表...”

    咔嚓。

    路胜一把把咬了个缺口的残片从嘴里拿出来。

    “还挺硬?”他疑惑的拿出来,准备换大牙再咬一次。

    “不!!你不能这样!!”那尖锐声音正在急速消弱,仿佛在远离这里。

    “不!!”过了一会儿碎片安静下来。

    晃了晃,残片里面明显没声音了。

    “坏了?”路胜一愣。

    就在这时,他猛地注意到,周围小镇的所有建筑物,居然都开始缓缓溶解,化为大量黑水。

    围墙,房屋,教堂,地砖,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化为黑水融化。

    好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交手乱战,外面天已经鱼肚白。

    洪水也没那么多了,散了很多水量。一些高的丘陵几乎都可以看到泥地了。

    路胜此时也慢慢恢复原本体型,身上异常之处也都纷纷埋入皮下,消失不见。

    随便从一边的士兵身上扯下一套衣服套上,路胜才整理好皮带,就看到罗迪几个大步跑过来。

    “阿桑!”

    罗迪一把抱住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事。老爹,这地方以后不会再有了。”路胜咧嘴露出笑容。

    罗迪松开他,也注意到了周围建筑的异状,神色顿时复杂起来。

    他知道儿子很强,但没想到会强到这个地步。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不过我隐约感觉到,有什么地方在召唤我。”路胜开始编瞎话了。他准备在这个世界留下破碎飞升的传说。这样一来也能圆满解释他突然离开的缘由。

    “召唤?”罗迪一愣。

    这时梅拉和芙兰埃辛罗等人,也纷纷朝这里靠拢。

    地上黑水溶解散去后,终于露出了下方灰黑色的泥土。众人小心翼翼的看着路胜,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倒是路胜心头却明白,这事其实不算完,手里的残片明显只是某个东西上的一部分。

    而且这种手段手法,和大阴痛苦世界的强者们,将神兵丢下凡间让其得到锻炼,方式何其相似?

    他手里的残片,必然会引来其背后的主使者。另外这残片之所以被他暂时留着,便是因为他想从这玩意口中得到更多信息。

    很明显这东西是有灵智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被自己弄坏了。

    “这里没事了,我们先回去吧。罗迪你要一起吗?”路胜问向罗迪。

    虽然很想回去询问路胜到底怎么修到这个地步的,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要确定小镇是否真的彻底消失,今天的死境就是最好的验证方法。

    路胜则是注意力都在手里的残片上。他对着残片很感兴趣,其中一部分原因,还有是因为这玩意上边的寄神力很多。

    “就在这里多呆一阵,彻底调查清楚再离开也不迟。要保证得到全部的因果融合,最后的一点扫尾不得不做。”

    “对了,罗桑,能不能问一句,你到底有多强?”芙兰忽然凑过来好奇的问了句。

    “不清楚....”路胜笑了笑。

    梅拉在一旁眼含艳羡的盯着路胜,她努力锻炼一辈子,还不如人家辛苦几个月。她已经从罗迪那里得知了具体的情况。

    “如果可以的话,罗桑大人,可以来嘉德学院配合我们做个检查么?”埃辛罗对路胜为什么能抵抗这么多毒性很感兴趣。

    所以尽管还有点惧怕路胜,但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先提前打个招呼。

    “说起来,你也对这种神秘印记感兴趣?”埃辛罗忽然手指了指路胜的小臂,那上边有着玄水神纹的图案。

    “你见过这种印记?”路胜心头一动,随意问道。

    “见过,这个是最基础的古神文符号之一,一般是运用在特定的环境和场合下。”埃辛罗解释道。

    “古神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