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插手 二(感谢北京河马主神的飘红打赏~)
    路宁虽然小,但却早就懂了不少东西,他和其他人不同,因为路然和他相处时间长,他能够察觉到路然本身性格极其强势,柔弱只是外表。

    而老爹路胜也是个性强势霸道,他虽然不是很明白两个强势之人接触多了可能会对立,但本能的他不想让这一幕发生。

    所以他请求路然以后少和路胜见面。

    路然或许也没想到,自己一直以来自以为完美的伪装,居然在路宁这里不知不觉出现破绽。

    一行人乘上马车朝着路府返回,还在半路上时,车厢里的路然忽然身体微颤,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东西。

    这么快.....!?

    她脸颊上泛起一丝无奈和疲惫。

    “宁宁,记住我之前的话。”她忽然开口道。

    路宁不明所以。

    “如果你有机会的话,可以来忘忧海找我。但记住,我传你的那部呼吸法,别告诉任何人。”路然再度叮嘱。这趟是直接神魂传音。

    路宁老老实实的点头。

    路然坐在车厢里,轻轻将路宁的脑袋从怀里拔出来。

    “你我投缘乃是天注定,未来到底如何,没人能说得清,但只要你努力,然然姐,会一直陪着你,注视着你。在你前进的终点,等着你....”

    路宁似懂非懂,眨巴着眼睛看着面前的路然。

    “小姐,该走了。”男子的声音开始在路然脑海里回荡。

    路然顿了顿,忽然樱唇前倾,轻轻在路宁额头上吻了下。

    “然然姐,你要走了么?”路宁忽然明白了什么。“是不是有坏人要害你,放心吧,宁宁会保护你!”他举起小拳头瓮声瓮气道。

    “好....”路然眼底闪过一丝柔色,“那我就等着小宁宁长大后保护姐姐。”

    “那么....再会了....”

    她最后伸出手,在路宁脸上轻轻捏了捏,整个人缓缓淡化,最后彻底消失在车厢里。

    路宁呆了呆,愣住片刻,随即猛然大哭起来。起身冲出车厢。

    “然然姐!然然姐你在哪啊!?”

    他大哭着。

    木决箐等人坐的是另一个车厢,见状也是愕然,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

    元魔宗魔宫。

    呼...

    沉重炽热的魔气在侧殿里不断翻滚。

    路胜坐在宫主宝座上,神色冷然的看着下面禀报之人。

    “也就是说,路然刚刚从我这里出去,在回去的路上,就突然消失失踪了?就像她来时一样?”

    下面上报的弟子低头大气也不敢出。

    “是....是的....”

    “婉儿,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路胜视线落在一旁的端木婉身上。

    端木婉面色难看,她自然明白这代表什么。

    “我们的人根本没办法追踪路然,除了在车厢附近发现细微的精气波动异常,其余再没有任何发现。

    按照几位追踪高手推演痕迹后,留下的意见来看,这应该是有另一拨人突然到来,逼迫路然不得不再度消失。”

    “路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离开,必定是有缘由。”路胜冷淡道,“继续查,这事我需要一个完整的解释。我儿子路宁当时就在车厢,那路然能够无声无息的从车厢里消失,就代表她极可能能带着路宁一起消失。

    我不能承受这等威胁和风险。”

    “是!”下面的几个情报部高层纷纷弯腰应是。

    “下去吧。”路胜摆摆手。

    几个高层这才如释重负,迅速退下。

    等人都退下后,殿门关闭,路胜看向端木婉。

    “魔宫绝对被人渗透了。宫殿有大阵环绕,进出甚至交换空气,都有固定时间。除非是超越我们太多的技术,否则绝不可能穿透阵法传递信息情报出去。”端木婉面色难看道,“但这可能性很小,大阵是用的千阳宗最新研究技术,而且才更新不久,这种阵法技术现在都没大规模流出。从外往内破解几乎不可能。

    所以如果能确定路然不是主动离开,那么就一定是魔宫内部有人泄露了信息。

    也就是说,有内奸!”

    “给我查。”路胜握着扶手的手微微握紧,“元魔宗扩张太快,成员太散太杂,有奸细很正常。我先去看看路宁。”

    “是。”端木婉郑重点头。

    路胜起身,走出大殿,门外两侧弟子纷纷躬身。

    他一眼望去,殿外数十精锐弟子分散排布,楼阁亭宇之间,隐隐能看到淡红色符文在墙面上闪烁不定。

    “许久不动,还真以为我甘心蛰伏,任人欺压了?

    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拿多少人命来填。”冷哼一声,路胜脚下蒸腾起白气,腾空而起朝着秋月郡飞去,

    .................

    路府。

    府邸内气氛沉重,几乎所有仆役侍女都得知了大老爷回归的消息,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出。

    大老爷也就是路胜,如今是路家家主,整个秋月郡,乃至整个州的最强者。

    那可是能和三宗高层谈笑风生的大人物,一言一行都能影响无数人的生死。

    容不得人不小心。

    此时书房内。

    “爹爹,你帮帮然然姐,帮帮然然姐啊!她是好人,求求你了爹爹!”

    路府里,路宁抱着路胜裤腿大声哀哭着。

    路胜看向府里木决箐等人,还有匆匆赶来的陈芸熙,以及只来得及披上薄衣的玉娘等人。心中略微有了数。

    路然的消失,除了让路府众人心中微惊之外,便再没有任何波澜。

    “然然那孩子,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我也看得出她心性善良,恩怨分明。胜哥儿若是有余力,在不影响自身的情况,能帮就帮一下吧。”

    玉娘也跟着路宁说了几句。

    “那也是个苦命人儿。”她微微有些惋惜道。

    “妇人之见!”路全安却是冷哼一声,“胜儿有自己的决断,何须你们在一旁出言?那女人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其后必定有内幕,可不是简简单单表面看到的那么浅。”

    路全安在家里一向都是站在路胜这边。他一出言,顿时其余人都不敢在说话。

    倒是大伯路安平扯着胡须微微摇头。他人老成精,光是看路胜样子,便知道这个侄儿早有定计。外人的意见很难干涉,所以也干脆不说话。

    “那女人来历不明,底细不浅,不是看起来这么简单。”路胜淡淡道。

    这话一出,他顿时看到儿子路宁的表情瞬间失落下去。

    路宁自幼聪颖,自然能听懂这句话里的好恶。

    “不过,既然是宁儿亲口发话求我,那这个面子无论如何也得给。”路胜忽然话语一转,顿时教得路宁喜笑颜开。

    “胜哥...可会坏你的大事?”路全安有些忐忑问道。

    “没事,这个世界上,能够坏我事的人,已经很少了。”路胜微笑回答。

    这话一出,顿时所有人都是心头微震,家主此言,隐藏的某些含义让人忍不住遐想联翩。

    说话间,路胜轻轻摸了摸路宁额头上的一点淡红印记,那印记似乎是一道吻痕,又似乎是一条裂缝。

    如果是一般圣主,还真没法察觉到这痕迹里的玄妙,但他不同,他的神魂已经达到了神慧,并且在神慧里也是顶级。

    以他的敏锐,怎么会不察觉到其中问题。还有儿子路宁体内隐隐弥漫的细微玄妙内息。

    这内息完全不同于他所见过的任何一种玄功。

    *******************

    “灭地!”

    无数道土黄色巨型砍刀层层叠叠,最后瞬间凝聚为一体,落在下方连绵起伏的山林中。

    轰隆!!

    一声巨响下,山林被活活劈斩出一道数百米之长,十多米深的恐怖刀痕。

    刀痕距离路然的长靴,只有十数厘米。

    只差一步,她只要稍微再往前跨出一步,便会如这沟壑刀痕一样,瞬间被斩成无数碎肉。

    路然面色铁青,身后紧跟着一名头戴黑巾的白须老者。两人都双目紧盯着面前不远处走出的一道高大人影。

    “许久不见,皇妃殿下别来无恙啊?哈哈哈哈!”一道魁梧身影缓缓从沙尘中走出,这人一般身体覆盖着淡黄色铠甲,一半身体裸露在外,露出狰狞扭曲的肌肉轮廓。右手提着一把闪耀着黄色符文的巨型砍刀。

    刚才那一刀赫然就是他斩出。

    “德林....你怎么可能这么快?!”路然身后的老者神色难看,“皇妃的行踪绝对是保密的。你到底....”

    “你老了,丁武声。”壮汉德林大笑起来。“这天下可没有什么人的行踪是绝对保密。”

    话音刚落,路然身后又跟着走出两道修长人影,一人脸上带着类似京剧的黑白面具。

    另一人虎头人身,身穿黑色精致铠甲,赫然是妖族大妖。

    “陆丰仇...虎禁....!”路然美目闪过丝丝厉色,“居然能说动三位供奉前来,还真是看得起哀家。”

    这天下圣主本就是有数的,皇族中的圣主自然都是记在路然心底。

    能够进入皇族,成为供奉的,自然实力底牌都超人一等,在圣主中也是强者。

    这样的强者,居然都被说动了三位,一起前来围剿,可见那人想要杀她之心不可动摇。

    “殿下不死,大人心头难安。抱歉了殿下。”虎头人虎禁沉声道。

    路然眼露绝望之色,瞬移神兵还处于恢复期,根本没法使用,而其他保命手段,在三大供奉圣主夹击之下,根本是螳臂当车。

    她自身借用秘宝秘术,顶多能勉强恢复部分实力,但这样依旧无济于事。

    “你们别忘了这里是千阳宗的地盘!”路然身后的丁武声厉声道。

    “千阳宗的几位都已经默认妥协,识时务者为俊杰。殿下,您还是....”德林摇头道。

    噗通!!

    陡然间德林面色一变,手猛地捂住心口,冷汗一下子从头额头渗出,差点站立不稳。

    不只是他,虎禁和陆丰仇几乎是同时间捂住胸膛,面色一白。

    “谁!!?”德林眼神猛地朝着远处林海深处望去。

    刚才的那股悸动....是从那里传出的。

    远远的,三人视线都朝着那个方向望去,但那边出了一片墨绿外,再看不到其他什么。

    “阴都皇族办事,阁下插手前,可要考虑好后果。”德林寒声警告道。

    “我既然决定插手,就自然不会留任何后果。”

    一个冷淡低沉男声缓缓传来。

    路然二人闻言,猛地瞳孔一缩。

    “这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