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插手 一(感谢北京河马主神的飘红打赏~)
    魔宫大厅一片暗红,地面垫了厚厚一层红色毛毯,透过毛毯边缘,可以看到地板之下烧着熊熊火焰。

    整个大殿下方用沉木炭随时随地的烘烤取暖,以保证大殿内温度适宜。

    路胜坐上最上方黑色宝座,扫视着下面一众汇聚而来的元魔宗高层。

    石老,这个从石头封印中被挖出来的魔族魔王,现在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元魔宗主将,他站在一旁低眉顺目,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个形象,不再驼背,外表看起来,就和酒楼里说书的白发老头卖艺人没什么两样。

    听说他还真就最近到处伪装身份,去酒楼里说书卖唱。

    路胜有点难以想象,以这家伙的火爆脾气,居然能忍得下性子给人说书。

    石老对面坐着的是阴影之王。这家伙金发碧眼,看起来就和地球上西方人差不多。察觉到路胜的注视,许斐拉微微朝他一笑。

    路胜回以点头示意。阴影之王对元魔宗的贡献极大,特别是开拓时期的四处征战,这一位立下了不少功劳。

    再然后就是端木婉,以及其余几位后面加入的掌兵使。不过路胜关注的也就是这三位,其余几个掌兵使并不在他信任范畴。只有这三个,肉身随时都处于他的掌控之下,因为设立秘术的缘故,所以很多私事都可以让他们处理。

    “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可以开始例会了。”路胜顿了顿,“其他方针固定不变,阴都那边情况如何?”

    现在的大阴,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两处,一是阴都,而是魔界打开的最大的血肉之门。

    这两处是如今能够影响整个大局的关键点。

    “阴都方面,一直是由属下负责,最近远光家的远光媛提出要求,希望我们能再度支持护卫过去,光靠樱樱小姐独木难支,远光一族内斗有些严重。”阴影之王许斐拉开口出声道。

    “还要支持?她拿什么换?”石老反问。

    “她即将坐上远光一族阴都外界副执事,等她坐稳了,起码能影响到远光一族三分之一的各种外界资源。

    远光媛承诺等他坐上位置后,经手的所有外界,都允许我元魔宗自由进出居住。另外她所能管辖的资源,会划分一半过来,让元魔宗参与开采。”许斐拉解释道。

    资源参与开采,这点确实丰厚,远光一族每年会发现多少外界?他们给出的矿产开采,可是比普普通通的一个大阴地界值钱多了。

    “远光媛如今身边的所有力量,都是我们提供,我们也不怕她反悔....不过,也不能完全投注在她一人身上。”石老补充道。

    “这方面,端木婉你负责。许斐拉,你主要注意周边魔军情况,另外神兵情报收集得怎么样?”路胜继续问。

    “已经有眉目了,最近出现的神兵,在本宗附近和境内,一共有四把,已经安排好人手,一旦暴露行踪,我马上亲自出发,务必排除阻碍直接拿下。”许斐拉回答。

    路胜沉吟了下,又询问了三宗的各自情况。元魔宗毕竟只是边缘势力,比起老牌的三宗和三大家族,实力势力都远远不如,三宗任何一方的一举一动,都会对元魔宗造成一定影响。

    在大殿议事过程中,很快前往路府的人手也已经回来了。

    路胜强调了自己之前定下的守成策略,并询问了各自任务的进度情况,一个多时辰后才解散众人,会议结束后,端木婉则是自动留了下来。

    “宗主,路然带到了。”端木婉上前小声传音道。

    路胜微微点头。

    “带她上来。”

    许斐拉和石老才走出殿门,自然听到了两人的传音。不过这是路府的家事,他们不便过问,但对于路然此人,两人都十分关心。一个能够让他们都无法查出底细的家伙,绝不会是简单人物。

    两人交换了下眼神,没有停留,纵身驾起黑云飞身离去。

    空荡荡的大殿上,很快三个元魔宗弟子带着一个眉清目秀,看起来很是懵懂的漂亮少女走上地毯。

    路胜凝神打量下面的女孩。确实如端木婉所说,她身上什么也感受不到,完全就是普通人的精气,普通好人的体质,普通人的神魂。

    “你就是路然?”他轻声道。

    女孩防卫性的双手抱着两侧胳膊,低着头没看路胜,听到声音,她反应迟钝了半拍,才回过神来点头。

    “...我就是....”

    路胜见过的女孩中,路然不算最漂亮,但绝对是看起来最柔弱的。

    “你为什么出现在老夫人出游的林地里?”他直接问。

    路然沉默了下。

    “...不记得了....”她神情平静,不像是作假,而像是真的不记得了。

    路胜眉头微蹙起来,他也没法感觉到这女孩有什么问题,但就是这样才是有最大的问题。

    他如今表现出来的,只是千阳宗刚刚晋升崛起的新兴圣主,元魔宗也只是一个极其年轻的圣主势力,这样的势力在大阴,不算多,但也绝不会少。每一位圣主身后都或多或少有这样的势力。

    路胜自认为,在不暴露真正实力的情况下,外人看他,也就是和其他千阳宗圣主乱神兵没什么区别。

    这样的情形,无论如何也不至于会有人主动谋划他什么。

    “算了,你退下吧,好好安分的陪老夫人,既然入了我路府,便是我路家众人,必须遵守族规。”路胜看不出问题,只能挥手让其退下。

    路然懵懵懂懂的被人带着出了大殿,被人塞了一样精致漂亮的黑水晶戒指,就当是这趟被召见而来的补偿。

    她又被人带着坐上了返回秋月郡的飞行船只。

    哗。

    鼓风的三重帆被封吹得猎猎作响。

    路然站到船舷边,低头望着下方广阔荒芜的元魔宗外围林地。粉色的眼瞳里陡然闪过一丝冷色。和刚才的懵懂完全是两种气质。

    “修为暂时被封印,没想到不小心跌落到了千阳宗地盘。这个叫路胜的圣主看样子蛮细心的。”她脑海里缓缓响起和路然本身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声音。

    “此地受到三宗三族关注很少,外界乱像纷呈,阴都争斗纠缠白热化,反倒是这种地方,安稳平和,但以小姐您的身份,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必须小心谨慎。”另一个苍老男子声音在她脑海里回响。

    “我当然知道。可惜,要是三叔愿意支持我...我和嘉俊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女子闭上双眼,以掩饰此时心头的情绪波澜。

    “事到如今,也别想太多,小姐还是尽早找到皇子殿下,看能否挽回大局。否则等到那些人追踪上来....”那男声无奈叹息。

    皇族之中,最是残忍无情,但偏偏他忠于的这一位却是极重感情,敢爱敢恨。

    “我知道。”路然神色微冷。“精气提纯好了么?定好的时间里,五天后我就要离开这里。”

    “不可!小姐您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法连续进行数次瞬移。否则会对根基造成难以弥补的损伤!”那男声顿时大惊。

    “我做事需要你插嘴?”女子声音一冷。

    “可是....”

    “去做。”女子打断他。

    男声顿时安静了,似乎是不敢发话。

    路然冷然睁眼,凝望着下方掠过的大地风景。她从出生以来便是尊贵至极,如今沦落到如此地步,已经让其心性憋屈到极致。

    此时被迫不得已伪装身份,托庇于路府,装成自己完全失忆,借用极其特殊的秘宝神兵隐藏气息神魂,这样的举动已经是对她莫大的耻辱。

    路府老夫人虽然只是偶然救下她,但不管是偶然还是其他缘故,终究她是受了别人恩惠。

    若是之后还连累别人,那就是恩将仇报之举。这等事就算是她自己,也为之不齿。

    所以她在听到有追兵跟来时,断然定好时间,要求马上准备离开。

    飞船一路回到秋月郡,在路府外面的空地草坪上落下。路然又恢复成原本的柔弱外表。

    草坪外,已经等候许久的两个小家伙赶紧冲过来。

    “然然姐!”路宁一个飞扑,狠狠冲进路然怀里。

    木决箐在一旁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一幕。自从路然来到路府后,不知道怎么的,她便和路宁极其投缘。

    或者说是,路宁,单方面的特别喜欢路然。

    其喜欢程度,就连她的娘亲陈芸熙得知,都微微有些嫉妒。

    路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无一不凡,原本不喜欢学习杂学的路宁,在她的陪同监督下,居然也愿意收敛性子,乖乖的坐着学习史书诗词,这点让路府里的人看了,也都啧啧称奇。

    “小宁,我只是去见见你爹,又不是不回来了。你担心什么?”路然柔声道。

    “我爹...就是去见我爹,我才担心啊...”路宁忍不住嘟哝着。

    路然微微有些不解,不过没有多问,只是马上开始询问路宁今天的功课如何。

    她来到路府已经一个多月了,每每看到趾高气昂到处惹祸打架的路宁,她便总是想起自己那个苦命的孩儿嘉业。

    嘉业小时候也是这般胖,也是这般不听话,两人的性情居然对比起来,有六七分相似。

    路然每次看到路宁,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那个早夭的孩儿。特别是单独独处时,总会不自觉的带上一丝以前的感情。

    “功课什么的都是小意思。”路宁摆摆手。“只是然然姐,你以后能不能别再去见我爹....就算要去,也尽量少点...”他忽然神色微微紧张起来,小声道。

    “为什么?”路然有些不解。

    路宁小脸微微垮下来。“我不想你出事...”他似乎一时间想起了什么,情绪滴落下来。

    路然微微怔了怔,随即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她伸手捏了捏路宁的猪耳朵。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她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就算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也不是区区几个普通圣主就可以随意压制!

    这话里她微微流露出一丝毋容置疑,顿时让路宁心头稍微安定了些。

    两人之间的说话声很小,周围风也很大,就算是十几米外的木决箐也只是听到了一点点。

    “对了....我传给你的那套呼吸法,你还记得么?”路然忽然轻声问。

    “恩!”路宁赶紧点头,“在呢。感觉练了之后全身都暖洋洋的,好舒服。”

    路然笑了笑。

    “好好练宁宁,别让任何人知道,就算你爹问起,也别说。知道吗?这算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好不好?”

    “放心吧,我路宁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无马能追!”路宁拍拍自己全是肉的胸口。

    看着憨厚可爱的小路宁,路然神色中微微闪过一丝怔然,她伸出手,轻轻抚摸路宁的额头。

    真像啊....

    她眼神微微有些迷离。如果嘉业还活着,或许...

    路宁有些不解的看着她,见路然没反应,似乎在发愣,便一头拱进她怀里,使劲在高耸胸脯上蹭啊蹭,小猪脸上满是享受。

    “比我妈弹性好多了!”一边蹭他还一边感叹。

    噗。

    路然忍不住笑出声,狠狠弹了下他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