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三十三章 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一
    蓝色闪电在漆黑夜幕天空陡然划过,轰隆,雷声迟了一步才传到地面。

    大地一片阴暗,没有月亮,枯树张牙舞爪站在干裂的大地上,冷风卷着地上的落叶和碎渣不断翻滚,发出脆响。

    几个身穿黑灰色粗布衣服的汉子,有高有矮,有瘦有胖,正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干裂地面艰难前进。

    “就在前面不远处了。大家加把劲!”带头的瘦子回头喘着粗气,从腰上扯下一个水壶仰头灌了几口。

    “艹这他娘的鬼天气,又打雷又刮风的,就是不下雨。”瘦子骂骂咧咧几句。

    “阿金,你确定就是这地儿?我怎么感觉这地方有些不对劲?”曾经做过衙门捕快的壮汉陈力,看着前面诡异的地面,感觉有些迟疑。

    其余几人其实也早就有这等顾虑,只是一直忍到现在才有人开口问出声。

    瘦子阿金嘿嘿笑了几声。

    “你们还别说,一开始我迷路逃到这里时,也是被吓得半死,只是后面来的次数多了,一点事也没,就晓得老子发财的机会来了!”

    “魔灾之后,这附近地几乎都肥了不少,就这地方一点变化也没,难不成是有不好的东西,万一遇到,我们岂不是全部都要....”队伍里一个脸色泛白的青年忍不住低声道。

    “放你娘的狗屁!这地方老子来了不下十回!再嘴贱老子弄死你!”阿金一看连这小子居然都敢质疑自己,还嘴贱说大家可能犯事,顿时大怒。

    其余人也面色不善的盯着这人,好话不说说这个。这不是咒人么?

    那青年也知道自己说了不好的话,连忙低头不敢出声。

    “好了,继续。”阿金大踏步往前带路,其余人紧随其后。

    一行人顺着干裂地面一直往前,走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阿金往前找到了个周围最大的裂缝,凑近了弯腰便往里面钻。

    那裂缝足足有一米多宽,漆黑一片,深不见底。

    只是裂缝石壁上有着许多用粗钉子钉好的木桩,嵌在硬土里。一个个的木桩像是摆好位置的台阶,一直往下延伸。

    “快来!一起进来!动作快点!”阿金身子下去了一半,赶紧朝其余几个人叫道。

    “留一个守在外面,其他人都跟我来!”他吩咐道。“要想发财,就看现在!”

    几个人都是被逼得没办法,走投无路才愿意跟着过来一起发财,此时听到这话,顿时眼里泛起血丝,摩拳擦掌,等着阿金下去后,几人一个个的都并排着钻进裂缝。

    “你就留在这儿等着,等哥哥们挖完东西了,出来分你!”一个胖子拍拍之前那个胆小青年的肩膀,将他一个人留在地面。

    “我...”青年欲言又止,但看着几人迫不及待的表情,顿时心头也不敢说话,只是无奈点头。

    很快一伙人便都下了裂缝,阿金手里提着一盏灯,已经站在裂缝地步地上了。

    这裂缝有百多米高,底下赫然连接着一个黄铜色的地下通道,通道右侧,便是一扇很高很大的石门。

    石门高七八米之巨,在淡黄色油灯的灯光照耀下,映照出无数古老细腻的精致花纹。

    这些花纹在光晕的晃动下,仿佛活了一般,不断扭曲蠕动。

    “别看那些花纹,看最下面!”阿金赶紧叮嘱道。

    众人顿时移开视线,顺着阿金的指向,看向地面。

    只见那石门底部,有着数条手指宽的黑色裂缝,裂缝边缘有着大量龟裂如同蛛网般四处延伸。

    阿金吹了声口哨,连忙扑上去,手指伸进裂缝往外一扳。

    啪嗒,顿时一块石块被他从门上扳了下来,那石块一翻过来,背面赫然是一片金灿灿的金色。

    “是黄金!”一群人之前的胆怯在这黄金的诱惑下瞬间消失,顿时个个眼红,飞快扑上去,

    你一块我一块,大家飞速的从石门上扳下石块,每一个石块的背面,都是有一半厚的黄金。

    “发了发了!!哈哈哈!”

    “发财了!!”

    “翻身了!俺终于翻身了!”

    众人连同阿金疯狂的扳下石块,石门的裂缝也随着几人的动作,逐渐的越来越大,延伸越来越长。

    “这地方...莫不是我们碰到了什么封印怪物的古代遗迹?”忽然那个胖子清醒过来,看到手里石块上的神秘纹路,有些担心道。

    “你想多了,那些什么封印之类的遗迹,哪个不是层层大阵保护着,要是都用这种我们普通人都能破坏的封印的话,这些怪物早他么自己跳出来了。”阿金满不在乎道。

    “说得也是。”

    几人压下心头的不安,继续疯狂扳下石块。

    石门之后。

    随着石块的被扳下,裂缝越来越大,黑暗中,一团漂浮在半空的灰色雾气,也逐渐翻滚起来。频率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

    阴都。

    繁华宏伟的大阴帝都,连绵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淡红房屋塔楼,在夕阳下仿佛完美静谧的画卷,壮观而精致。

    三大家族的居住区和皇宫成完美的四边形,皇宫在四边形的右上角,

    一道道蚂蚁大小的白色流光,不时会从阴都上空冲天而起,斜斜的划出一道道弧线,朝着远处飞射离开。

    只有在此时,阴都上方庞大无比的淡黄色阵法护罩,才会缓缓显露出一瞬间的轮廓。

    在流光穿梭离开的瞬间,现出一小块弧形区域。

    距离皇族皇妃遇刺失踪,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

    代表皇族的三大家,如今的内部矛盾,也已经到了不可不发的地步。

    玉桂区,第七街。

    满是酒肆酒坊的第七街上,人来人往车马穿梭,这里紧挨着灯红酒绿莺莺燕燕的青楼区,酒色从来都是不分家。

    叮铃铃...

    诸多马车穿行间,一辆小巧的黑色纹白虎的马车,缓缓停在了这条街上最大最华丽的醉梦居酒坊前。

    酒坊小厮赶紧上前拉开门,一个身穿黑纱衣,头戴深紫发带的长发男子,缓缓走下车厢。

    “客官有提前预约么?”小厮笑着低声问道。

    “织鹤楼的司徒大人和王大人,在这里么?”这男子面色平淡,随口问道。“我和他们约好在这里见面碰头。”

    “在的在的,两位大人正巧都在这儿喝酒,这位大人您还是通报个名讳...让小的通报一声?”小厮恭敬试探着问。

    “都在?那正好。”男子咧嘴一笑。

    嗤嗤嗤!!!

    刹那间他身后泛起大片银色剑影,无数剑刃层层叠叠如同翅膀,从两侧一直延长数百米。

    然后往前一剪。

    小二当场被剪成两截。

    整个酒坊瞬息,便如同纸糊的一般,被从中间轰然剪碎。

    啊!!!

    惨叫声,惊恐声,怒吼声,随着惊慌失措的人群不断朝四处蔓延。一些有功夫功底的飞快逃散开,剩下一些没武艺在身的,有的四肢发软倒在地上,有的躲进角落以为安全,但更多的是怒吼着冲出。

    “大胆!!”

    大量酒肆碎砖木片飞溅中,十数道各色流光沸腾而起,冲向黑纱衣男子。

    下方废墟里还有人观望,随时准备动手。

    “木槿春,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黑纱衣男子毫不畏惧,反手从身后拔出一把黑色长剑,迎着流光冲上去。

    轰!!

    几乎是同一时间,远处一座高大塔楼在无数金色火焰爆发下,轰然倒塌。

    两道灿烂金色人影怒吼着捉对厮杀,飞腾而起,在半空中越打越远。

    阴都其余十多处,也纷纷爆发死斗。

    只是短短半个时辰内,整个大阴阴都彻底陷入混乱之中。

    三大家因为大皇妃遇刺一事,在没有兵主老祖镇压的情况下,终于彻底撕破脸。

    远光家两道白金色人影冲天而起,迎上远处飞来的十数道灿烂红色光影。

    远光媛贝齿紧咬,站在自己院落中,仰头望着半空厮杀的战局。隐隐感觉情况不妙。

    *****************

    九明州,秋月郡。

    铛铛铛!!

    象征警戒的巨大铜钟被重重撞响。

    郡守府邸内,三宗代表,各司代表都神色凝重的齐聚一堂。阳明军和阴符军等军队纷纷整装准备出击。

    新上任的郡守陈勋已经七十九岁了,原本调任到秋月郡来,也是为了方便养老,却没想到前有魔灾爆发,后有如今惨重局面。他原本只是花白的头发,也因为近来的恶劣局面,越发苍白。

    毕竟他还仅仅只是普通人,只是有着一点世家血脉的普通人。

    “青鱼村附近十九个村镇,突然于昨夜子正时发出警报,到现在已经彻底失去联系,本官派出的小队斥候也毫无音讯。根据青螺司的监控情报,整个青鱼村附近大片区域田地,所有生命迹象全部消失,不论是人族,还是妖族,还是一般兽虫。”陈勋面色疲惫道。他很快又视线四处扫视。

    “如今路圣主不在,元魔宗的代表来了没?是哪一位大驾亲至?”

    “元魔宗的人没来....”千阳宗代表长老无奈道,“就在刚才,元魔宗魔宫附近出现险情,有数十弟子平白失踪,元魔宗已经纠集人手前去调查,想必很快就会有结果。”

    “失踪?”

    “连元魔宗也出事了么?”

    “当真胆大包天?什么人如此嚣张?”

    其余幽铟宗等代表长老纷纷变了颜色。

    如今在整个九明州,元魔宗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霸主,他说第一就没人敢说第二。

    连元魔宗的老巢魔宫都敢动,这简直就是太岁头上动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