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三十九章 隐秘 一
    “黑骨!黑骨!快出来,我们该去搜查独角影龙了!”忽然外面传来黄狼人的呼喊。

    正当路胜准备动手开始强化自身时,忽然被打断,他只能无奈的站起身。

    看来得先应付过去再说,正好也可以看看这个世界的一丝底细。

    “怎么了黄金?”

    这黄狼人的名字就叫黄金。据说是他知道人类和很多族群都喜欢黄金,所以觉得很不错,希望所有雌性都喜欢自己,于是就改名成黄金。

    黄金咋咋呼呼的冲进来。

    “白灰要我们赶紧集合,别磨蹭了,你刚才也看到了,那个毒龙使者要我们都去找什么影龙。”他大大咧咧的似乎不知道什么害怕,拉着路胜就往外跑。

    这家伙之前还不感觉到,此时被拉住,路胜顿时感觉黄金的力气比自己这个身体大出不少。

    被他强拉着,两头狼人出了土屋,很快便穿过小村子,来到最大的一间土屋前。

    这土屋和其他不同,边缘堆放了象征大于防御意义的黑色干荆棘,这些干荆棘将土屋围成一圈,看起来有种仪式感。

    屋子里大门敞开,之前那个老狼人白灰正坐在门边。

    “刚才使者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

    “是的巫医...”

    “这是要我们送死!”

    “我铁岭不服,这种事不应该是我们来做!”

    “它们疯了么?独角影龙每一头都强得可怕,根本不是我们能抵抗的!”

    一群狼人乱七八糟愤怒的吼叫着,但喊出来的话意思都比较简单,显然大多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之辈。

    巫医白灰眯着眼睛,眼底透着丝丝无奈和悲哀。他已经七十六岁了,这对于一头黑狼来说,已经是难以想象的高龄,他见证了不少的族群崛起又衰落。

    如今的红树林族群,曾经也是一个足足有上千头狼族的大族,可现在....

    他望着眼前这十来头最厚的同族,一时间根本不值得该说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慢慢道:“这趟必须全部出发,否则我们成年狼族离开了,村子里只剩下老弱,肯定会被其他猛兽袭击。”

    大家都明白意思,以往偶尔也会全员动身,狼族的习性从来都不时固定一个点生活,而是四处游猎。

    若不是生存空间被压制太厉害,只能呆在这个人类遗弃的小村子,估计他们早就远走他乡,离开这个危险之地。

    “出发之前,哪些受伤的,都来我这里。”白灰最后说一句,便转身进了土屋里侧,门敞开着,但不再有声音传出。

    “我来!”马上一头身强体壮的黄毛狼人,昂首挺胸大踏步朝着土屋走去。

    他叫钢盾,就是之前和路胜降临的黑骨起冲突的那头狼人。

    钢盾几步走上去,扬起手晃了晃,他的右臂受了伤,不大的一块皮肤上掉了一层皮,血淋淋的看起来很严重,但对于狼人而言不过是小伤。

    路胜站在狼人最外侧,看到钢盾出来时,心头莫名的升起一股怒火。

    “身体的残余怒气么?放心,很快解决掉就好。”

    心里想着,等到一个个狼人走进土屋,然后很快出来,他也跟着挤进去,走进土屋。

    屋子里有些阴暗,还有不少干药材散发的淡淡霉味。

    老狼人白灰佝偻着腰,正在一个破烂的柜子面前翻找着什么。

    见到路胜进来,他扫了眼其头上的伤口,透过黑色鬃毛也能看到那道足足有巴掌长的豁口,虽然不再流血,而且还有愈合迹象,但是伤口大小短时间是没有什么变化的。

    “真够狠的,黑骨,你以后别和钢盾起冲突,他的力气比你可大多了。”老巫医嘴里嘟哝着,“这么大的口子,我这里的草药怕是快不够了....”

    “下次不会了。”路胜低声回答,声音有些低沉。在黑乎乎的土屋里,显得格外肃穆。

    白灰愣了下,但没什么迟疑,还是熟练的将一团屎黄色,黏糊糊的东西,从一个破烂的石碗里倒出来,用爪子一兜就往路胜头上按。

    路胜强忍着避开的冲动,任由他在自己头上伤口涂涂抹抹。

    一股刺鼻的恶臭不断钻进他鼻孔。

    但同样的,一种淡淡的清凉感,不断顺着伤口朝四肢蔓延。让他隐隐有种极其舒服的感觉。

    路胜本就打算过来看看巫医有什么本事,算是探探这个世界的体系底细。以此来作为自己以后发展方向的调整。

    现在开来,他还真没白来。任何外敷草药都不可能刚用上就见效这么快。显然这其中有着猫腻。

    睁开眼,路胜隐隐看到白灰手掌心隐约有着一点灰白色光亮在闪烁。隔着毛发看不清楚。

    “白灰,你掌心里是什么在亮?”

    “你能看到?”白灰一愣。老眼里隐隐闪过一丝诧异和不信。

    “恩...白色的光,在一闪一闪的。”路胜如实回答。

    白灰涂抹的动作一下顿住了。

    良久,他才长叹一口气。

    “这是寒霜之力,我们部族的标志,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辉煌。”他放下手,将自己右爪的掌心摊开,肉垫上正闪耀着一道类似弯月痕迹。

    这痕迹呈灰白色,正散发着淡淡寒意,周围也有细微的白气不断蔓延。

    “以前的部族,每一百个族人里,就会有一个觉醒寒霜之力,但现在不行了,族群已经太久太久没有族人觉醒。”老巫医微微摇头,“不过就算觉醒了又能怎么样?就算成为霜狼,也远不是毒龙潭的对手。”

    他理了理路胜头上的毛。

    “好了,出去准备吧黑骨。”

    “能问一问,寒霜之力怎么觉醒吗?”路胜站起身最后问道。

    这趟果然没白来,以前的黑骨限于本身实力太弱太差,所以根本发觉不了老巫医的奇妙之处。

    但是他不同。

    白灰皱了皱眉。

    “只有你面临生死抉择时,你的潜力得到彻底引爆,才会有可能觉醒。”

    说了等于没说。

    路胜看着白灰熄灭手心的白光,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黑骨。”白灰想了想,还是直接说明根源。“如果你真的想觉醒,那就去在生死厮杀中,磨砺意志,让身体处于极限时,这个给你。”

    他丢给了一张破布给路胜。

    路胜接过,看了眼,上边赫然是一些弯弯曲曲的怪异线条,密密麻麻的线条中央,是一个有些像鹿蹄印的怪异符号。

    路胜一眼看去时,隐隐感觉这符号有些重重叠叠,好似在一个地方重复刻画了无数遍一样。

    “这个拿去感悟,如果你能跟着想象出来,那就代表你掌握了寒霜之力。如果不能,这玩意三天后会自己消失。”白灰平静道,“对了,这个是我临时做的小东西,不要想着拿去和其他族群换食物。”

    路胜捏着破布,轻轻摸了下上边的符号,顿时感觉一丝冰冷,从手爪末端蔓延往上。

    寒意不是很强,仅仅就和摸着一小块冰块差不多。

    他捏着破布转身大步离开。

    “其实你们很小的时候,我就一一试过...”白灰的声音在他身后幽幽传来。

    路胜顿了顿。

    看来这个世界也不是像想象的那么无聊。他原本从黑骨的记忆里了解世界后,以为只是一个稍微超越凡间的普通世界。

    但现在看来,一个野狼部落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奇异之物,看来这里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出了土屋,他立马看到正等在不远处的黄毛狼人黄金,只是黄金的身边还站了一头身材高壮的黄毛狼人,赫然正是之前打伤他的钢盾。

    “我需要食物!”钢盾似乎也在勒索黄金。

    “没有了,都给你了。”黄金无奈耷拉着头。

    “不够。”钢盾看了路胜一眼,

    嘶!

    他恐吓似的吐出舌头,舔了舔嘴巴。

    “还有你!下次我再来,如果还没有,你们别想好过!”

    说完他转身离开。

    路胜看着他迅速消失在村子土墙边。似乎是准备外出搜寻了,巫医的话不能违抗,否则会被失去治疗资格和居住资格。

    在这种危险的丛林里,没有地方住和没有治疗能力,唯一的结果,就是倒在某处不知名的角落腐烂生蛆。

    “我们也走吧。”路胜拍了拍黄金的肩膀,他自然不会被这么弱智的威胁气到,如今当务之急,是先试试看这破布所谓的奥秘。

    至于过程,便走边试好了。

    “我的肉....我早晚要杀了它!”黄金憋屈的发泄道。

    “是是。”路胜不置可否点着头,一边捏着那张破布,仔细感受上边的寒意。

    越是感受,它越感觉这东西有些熟悉。

    忽然一道闪电从他心底划过,这不就是他的玄水神纹上类似的图案么?

    “原来是这样....”路胜心头越发感觉有兴趣了。

    他和黄金两个一起,和其余狼人不同,他们没什么亲族要照顾,商量好路线后,他们只是独身两个,出了村子便朝着西北面疾驰而去。

    毒龙族说是要找到独角影龙,但影龙哪是那么好找的,而且就狼人的实力,找到了也是上去送菜。

    所以出工不出力是理所当然。

    两个在森林里,踩着软趴趴的落叶铺成的地面,只是单纯的当做巡逻任务完成。

    “我们这么速度慢真的可以么?”黄金一路上不断问。

    “没关系,没关系。”路胜不断重复回答。“听我的就好,你什么也别管。”

    “哦....”

    路胜一边散步一样乱走,一边神魂在仔细分析那块破布上的寒气符号。

    “如果利用古神文来解析其结构,那就一切都说得通了。这个符号....是古神文中,代表冰冷的意思。”路胜很快弄清楚了其中含义。

    “有趣,我晋升到神婴后期自动得到了玄水神纹,而在这里又一开始就得到了冰寒神纹。

    这种神纹看起来,既容易得到,又不容易。”

    阴暗潮湿的密林里,路胜眯了眯眼,猛地挥爪砍断一条扑向自己的树蛇。

    然后在黄金的惊愕眼神下,将蛇递给它,做了个吃的动作。

    黄金高高兴兴的接过蛇肉开始大快朵颐。避开毒牙和毒囊,蛇肉还是十分鲜美的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