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生命 一
    “以这种结构为参考,我需要时间,来重新构建一套属于我自己的特殊体系....”路胜心潮澎湃。

    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在大阴,他的八首魔极道饱受体质上限苦扰,提升之艰难,难以言喻。

    毕竟人体本身的结构就在那,再怎么锻炼,也不可能彻底脱离最根本的基础细胞基因。就算他有一丝的神兵血脉也一样。

    但如果能够理解这叠图谱的意义,那就意味着他可以为自己重新完美的构建出一套自己最合适的身躯。

    那将不再有上限限制。

    收起图谱,路胜郑重的朝白灰点点头。

    “我明白了,放心吧,我会保存好他们。”

    白灰面色肃然,同样微微点头。

    “去吧,我已经预感到,有大战就要到来。”

    路胜心中一动,转身走出土屋。

    “看来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又多了一个,收集神纹。”他大步走向自己住处的土屋。

    只是走到自己土屋前,他忽然顿了顿脚步,转了个头,朝一边的土屋走去。

    村子里冷冷清清,一共十几头成年狼人根本占不了这二十多座小屋,路胜选择的这栋屋子,比起其他的都要完好和个头大。

    走到大门前时,门口敞开着,身强力壮的钢盾正躺在院子里睡午觉。呼噜声接连不断。

    路胜二话不说,一个上前冲刺,揪住他头上长毛,对着水井边缘狠狠一砸。

    嘭!

    钢盾被砸得头晕目眩,当场额头就流血了。他大声惨叫着,试图用爪子去抓路胜的胸腹,但被轻松打开。

    “该死!黑骨!是你!!我居然没听到你进门!你死定了!死定了!你等着,等我回过气我他么就弄死你!”钢盾被揪住头发狠狠一下砸在水井坚硬的石头上。

    一下接一下,不多时,钢盾的怒骂声吸引了外面不少母狼人和小狼人过来看。

    “爸爸!!不!!”一个半大的小狼人咆哮着冲出来,试图冲向路胜。

    “不要!”另一头黄狼人赶紧一把抱住他,阻止他靠近。

    总共也就这么点大的村子,发生事情大家都察觉到了,纷纷围聚过来,看着路胜一下一下的砸着钢盾的头。

    除了巫医白灰外,其余狼人都到齐了。

    路胜用眼角余光扫了眼这群狼族。一个个歪巴劣枣的一看就营养不良,毛发软趴趴的搭在身上,大多都散发着恶臭,不知道多久没洗过澡。

    看得出钢盾平日里很不得人心,所以此时他被一下下的狠砸,居然没人愿意出来说情。

    慢慢的,钢盾的怒吼变成了哭喊,哀求,声音也从一开始的中气十足,变得越来越虚弱。

    嘭!

    他最后一下将钢盾砸在石头上,然后松手。任由其软软的滑倒在地。

    “我,黑骨!”他扬起手,手爪上散发着淡淡白色寒气。“红树林部落唯一领悟寒霜之力的狼族!将成为你们的王!”

    既然时间紧迫,他果断快刀斩乱麻。

    人群中站着的上一代狼王是个和钢盾同样强壮的高大狼人,他默默站出来。走到路胜身前。

    按照传统,新狼王必须战胜旧狼王。

    但这对于路胜来说不是问题,因为这个旧狼王,正是之前他一下击倒过的那头强壮狼人。

    “我承认你比我强。按照传统,现在你是狼王了。”旧狼王将一块黑乎乎的东西丢给路胜。然后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村子,现在的红树林覆灭在即,留下和离开,其实都没什么区别。

    其他狼人眼神麻木的看着这一切,只有没心没肺的黄金咧嘴笑着。

    路胜看着这一幕,视线又扫过那剩下的十几头成年狼人,见他们都没什么反对情绪,这趟传位也就结束了。

    “好了,从现在起,一切照旧,大家回去继续休息。”路胜马上下达第一个命令。

    众狼人也沉默的默默散开,回去自己屋子。

    路胜这才有空大量自己手里的黑乎乎的东西。

    这是一块铁块,上边刻着一个硕大的圆环符号,圆环下方有个缺口,里面有一小行字,模糊不清。

    “寄神力?”路胜仔细一查看,马上便感觉到了这东西上的寄神力不少,差不多有几百单位。

    他心念一动,本体迅速通过这具肉身将寄神力引导着吸收进去。

    将铁块收好,他马上回转自己土屋,开始仔细解析得到的那一叠图谱。

    “就先按照这叠图谱方向推演,这种运用寒霜之力和神纹的结构,简直就像是为狼族量身打造一般。”

    路胜再度拿出霜狼人之后的第二张图谱,有些赞叹的轻轻抚摸上边的纹路。

    “深蓝。”

    淡蓝色界面浮现而出,路胜视线集中在寒霜之力修习法上。

    果然这趟后面的推演按钮就自然浮现了,显然现在他脑海里的知识体系,已经能够为深蓝提供下一步推演的足够素材了。

    “那就开始吧。”

    “先推演一次试试。”

    路胜将注意力集中在寒霜之力修习法上。很快他察觉到两个单位的寄神力从体内流动而过,转眼消失。

    视线在方框上停滞了一会儿后。

    嘶...

    方框陡然模糊,然后又迅速清晰。

    新的方框赫然变了内容。

    ‘寒霜之力图谱:霜狼人强化二级。(特质:冰冷强化二级,冰爪二级。)’

    “哦?”路胜一愣,看到这一幕时,他隐约似乎想到了什么,但脑海里一闪即逝,却又没马上抓住。

    “算了,先提升实力再说。”

    他按捺下心情,这个世界只是过渡,尽快完成因果才是关键,其他一切先靠边站。

    很快等身体适应了下后,路胜马上又凝视方框。

    新一轮提升再度开始。

    在圣主神魂的护持下,加上又走的是这个世界的正统力量体系。转眼两天过去了....

    路胜土屋里一片雪白冰寒,地面墙壁上到处都是凝结的白色冰层。

    路胜盘坐在正中央,浑身仿佛还是最初时候的样子,他凝神凝视着眼前的深蓝界面,眼珠一眨也不眨。一点寒霜神纹在他胸前正中若隐若现。

    “这就是雪狼王的力量?”路胜感觉非常怪异。

    他刚刚突破到霜狼时,就有这种感觉,那个什么冰冷强化和冰爪,压根他原本就不会,而是莫名其妙自然出现在他身上的技艺。

    而现在到了霜狼王后....

    “又是这样?”

    他一扬手,顿时两头体型长达三米如同小牛犊一样的雪白巨狼,出现在他身前。

    “雪狼召唤,我原本根本就不会什么召唤术....也不知道这术法的具体内容。”路胜皱眉坐在座位上,紧紧盯着面前的两头雪狼。他们雪白的毛发在寒气里微微翻滚,看上去柔软纯洁。

    这两天里,他将霜狼人一口气推演到了第十五级强化后,便猛地发生质变,自身一下出现细微改变,身上毛发开始转为灰白色,甚至新长出来的毛发已经是雪白了。

    而现在的状态上。

    路胜皱眉的凝视着此时的寒霜之力修习法方框。

    此时的方框已经不能算是寒霜之力方框了。而是换了个词汇。

    ‘寒霜之力图谱:霜狼王(特质:极寒强化一级,雪狼召唤一级,冰咆哮一级。)’

    “而且貌似这里的术法,次数都是固定的?”路胜看了一阵两头巨型雪狼。

    再想释放雪狼召唤,就完全不行了,那种召唤时若有若无的一丝联系彻底断了。

    约莫半个小时后,两头雪狼自动消失。

    “还有时限?”路胜摸了摸下巴,感觉似乎体力消耗了一小截。“消耗的是耐力体力么?”

    “感觉就像是被人为规定好了一样。这个世界....真是...”路胜越来越感兴趣了。

    现在身体提升太多,需要适应修习,他暂时收回寒气,从冰块包围里站起身,缓步走到屋子外。

    不出预料,巫医白灰正盘坐在不远处等着他。

    看到它从屋子里走出来,白灰神情从一开始的焦灼,在看到路胜的一瞬间,他呆了呆,随即整个人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一动不动,突然间激动的站起来。

    “你成功了!!天呐!!霜狼王!我看到了什么!?霜狼王!

    那是霜狼王啊!!

    哈哈哈哈!!我霜狼一族终于又有希望了!!”

    白灰看到路胜身上的神纹荧光,同样是寒霜之力的掌控者,他马上便感应到了路胜体内远远超过他的庞大冰寒力量。

    他老泪纵横,手舞足蹈,周围几个活得够久的老狼人也忍不住激动得浑身颤抖。

    年轻的一些狼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路胜出来后的气势完全不同于普通狼族,还有他身后凝结出冰霜白色的土屋。

    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内幕,但他们可以知道的是,新任的狼王更强大了。

    呜!!

    忽然一头母狼仰天长嗥。

    紧接着仿佛被感染了一般,其余狼人都纷纷仰头长嗥。

    一群狼人仰天狂叫了好半天。

    激动之后,很快便有另外一股阴冷气息急速从远处靠近过来。

    村子外,一道从高空投射下来的黑影,很快便飞入村子,围绕着路胜周围缓缓盘旋。

    “祝贺你,新晋升的霜狼王。这片广袤的林地终于又多了一个领主级同伴。我对此感到万分欣喜。”

    一个柔和平静的声音远远从高处传下来。

    “四翼铁鹰王!”路胜马上从黑骨的记忆里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这头四翼铁鹰中的王者,平日里根本懒得理会红树林狼族,要不是有毒龙一族威慑,他们这样的小族群怕是早就被她的麾下族人捕猎杀光。

    “这里是霜狼一族的地盘,不欢迎你,铁鹰王。”路胜仰头冷淡道。

    本就是天敌关系,既然他要完成因果,就不大可能再给对方什么好脸色。

    铁鹰王清鸣一声,传来一声轻笑,远远飞离村子,很快消失不见。

    铁鹰王的离去,让村子里包括白灰在内的狼人都狠狠松了口气。

    但马上又是一道声音远远传来。

    “霜狼氏族居然又出现了领主级狼王?你觉醒得真不是时候....不过还是要祝贺你。”远远的一头高五米多的庞大犀牛,在黄色的烟雾里朝这里望了一眼,然后转身回转自己的地盘。

    “地龙犀牛王...”白灰嘴唇哆嗦着,这些都是平日里连毒龙使者见到了都只能瑟瑟发抖的强悍存在,此时居然一个个的主动上门祝贺自己的王。

    恐惧担忧和巨大的自豪骄傲感在他胸膛里不断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