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兵主 三
    “最后,该是推门了。”

    整理了下收获,路胜沉下心来。凝神屏气。

    意识缓缓陷入似有似无的境地。

    很快,他又重新看到了那扇界限之门。

    一扇黑色的,门框上盘踞着两头蝙蝠一样狰狞怪物的大门。

    那门就在意识里的最深处。门上密密麻麻铭刻着无以计数的他一身所学的全部精华。

    无限法的全部精粹,都化为一个个简略的符号,铭刻在门扉上。

    两头蝙蝠一样的怪物,下半身和大门融为一体,它们双眼里没有眼珠,而是两团燃烧的绿色阴火。

    他们趴伏在门的最上方,下半身和门融为一体,似乎就是这里的守卫者。

    路胜缓缓走近,抬起手,想要伸手去触摸门扉。

    嘶!!

    两头蝙蝠般的黑色怪物顿时咆哮起来,冲他怒吼,露出尖牙。

    “需要满足什么条件?”路胜迟疑起来。

    没有人指导他的道路,所以到了这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

    “我们是你内心的阻碍。”就在这时,左边的蝙蝠缓缓出声道。

    “我们是你的一部分,压制毫无意义,你需要用你的心,说服我们。”右边的蝙蝠接着道。

    “说服你们?”路胜一愣,兵主晋升还有这种门槛?单纯用力量杠过去不行么?

    “那么怎么说服你们让我过去?”路胜反问。

    “我是你的兽的一面。”左边蝙蝠尖声道。

    “我是你的魔的一面。”右边的蝙蝠同样高声道。

    “我们合在一起,就是全部的你!”两头蝙蝠异口同声道。

    路胜:“........”

    “那我的人的一面呢...?”他顿时乐了,“感情我的全部合在一起就是魔兽?”

    “你觉得你还有人性?放弃吧,你早就是头魔兽了。”魔的一面蝙蝠嘲讽道。

    “不可能。”路胜微微摇头。“我的内心深处,我能感觉到它的存在。我依旧还是人,无论我有多少形态,我终究都是人类的一员。”

    “那么在你心底,人的定义到底是什么?是人的形态,还是人的内心?”兽性蝙蝠尖声道。“如果是只看内心,那人和其他智慧生物又有什么不同?你吃掉的那么多魔族,那么多其他异类,某种意义上,和人族又有什么区别?

    你确定你吃的不是人?”

    面对这个问题,路胜也有些沉默。其实他能够感觉到,这两头蝙蝠没说错,他们其实就是他,都是他的一部分所化,与其说他被阻拦在这里,不如说他自己拦着自己,没有彻底说服自身,面对自己的杂念。

    “如果你单纯的只是看外形形态,那么现在的你本体早已不是人形,你真的还算是人族?”魔性蝙蝠也跟着道。

    “生命的本质不就是欲望么?去发泄吧。整个九明州,无数被你保护的人族,妖族,只要你看上的都可以随意把玩。

    甚至路府的表妹们,路轻轻和路依依,你的徒弟,秋月郡的所有异性,都可以任你玩弄。玩够了玩腻了就吃掉还能补充身体营养,毫不浪费。”

    “你才是这里的主人,为所欲为,没人可以阻挡你。解开你心底的束缚吧,遵从身体最原始的欲望。”

    两头蝙蝠声音越来越低沉,越来越诱惑。

    “找到你内心深处的欲望,去发泄它,满足它....你会发现,原来世界就像你面前的美食,抛开责任,理智,道德,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路胜深吸一口气,眼神渐渐陷入迷蒙。

    “是啊....我的力量强大无比,稍微满足一下自己又有什么要紧的?弱者本就该为强者服务...我才是一切的主宰....”

    “是啊....去吧去吧.....你一直克制自己毫无意义,去找到你最想要的一切.....”两头蝙蝠诱惑的低声道。“去享受...去肆虐.....”

    随着话语声的不断回荡,路胜的形体逐渐发生变化。

    六根尖锐带着螺纹的暗红尖角从他头顶生出,一个个狰狞诡异的火焰花纹,不断从他上身皮肤浮现亮起。

    哧!!

    一对黑色羽翼在他手臂外侧猛地撑开。紧接着是一条粗壮满是尖刺的黑色尾巴飞速从身后生出。

    “哈哈哈哈!!”蝙蝠们尖笑起来。

    “看到了么?这才是真实的你!真正的你.....啊!”

    嘭!

    两头蝙蝠猛然被两只大手捏住,堵住嘴。

    嘶。

    两者直接被撕下门扉,连着皮血一起,塞进路胜张开的大嘴里,几下便囫囵吞掉。

    “好吵....”

    路胜吮了吮手指,眼神再度看向面前的大门。

    “感觉好像吃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他感觉自己的内心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撕裂一样,有点痛。

    “算了,想这么多干嘛。不是要我遵循最深的欲望么?我现在最想的就是晋级。你们居然敢拦阻我,那是找死。”

    他很快走到门扉面前,伸手推了推,大门纹丝不动。

    很快他便看到门扉上浮现出一行厄语文字。

    ‘用你的心,才能推开一切。’

    “我的心....”路胜似乎觉悟到了什么。

    他伸出双手,看着自己尖刀一样锋利尖锐的十指。还有那漆黑坚硬的黑色鳞甲,正如同镜面般反射着周围的一切。

    “我的心.....”

    他缓缓闭上双眼。

    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发生的一幕幕往事,一幕幕经历,一幕幕挣扎。

    犹豫,彷徨,迟疑,痛苦。

    挣扎,扭曲,疯狂,愤怒,还有...毁灭。

    从九连城,到现在的秋月郡。中途发生的一切都如同电影般在他脑海里回放。

    “原来我....从未忘记啊.....”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泪流满面。

    再度睁开眼,面前的大门已经被他吃得只剩下手里的最后两块残渣。

    “我....”路胜不禁握住最后的两块黑色碎片,眼泪模糊了视线。“我........他么到底什么时候吃的啊!!??”

    这下完蛋,这还晋个毛线的级!!!界限之门都被他不小心吃完了!

    味道居然还不错!?

    嘭!

    这最后两块饼干状的碎片彻底炸开,化为虚无。

    “这海苔味的大门...哦不!我他么遵从最深的欲望,结果门没了这是要搞毛啊!”路胜心情简直哭笑不得,期待了这么久的晋级兵主,这么一下就被自己不小心毁了。

    忽然他感觉周围似乎有些不对。

    “我不是应该退出神魂深处么?明明界限之门已经消失。”回过神来,路胜抬头扫视周围一眼。

    周围依旧是一片黑暗,但阴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缓缓浮动,飘散。

    路胜深吸一口气,稳定情绪,开始缓缓探索起自身的这片内心空间。

    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托着他的双脚。

    嗒..嗒..嗒...

    清脆的脚步声不断在这片空间中回荡。

    不知道走了多久。

    忽然路胜眼前豁然一亮。

    他仿佛刚刚从一条漆黑的小巷里走出来,前面是路灯照亮的一条寂静街道。

    停下脚步,路胜回头看了眼身后。那条巷道漆黑深邃,正是通向他来时的地方。

    在他前面的,是一根三米多高的路灯,淡黄色灯下照亮出一条安静的,两侧是草地的路道。

    路道是灰白色,上边散着一些碎石草屑。

    “这里是.....”路胜神色一怔,双眼瞳孔猛地睁大收缩。

    “我家....附近的马路....”他站在黑暗里,抬起双眼,视线越过路灯,朝着其后方远处望去。

    那里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一排现代化的红顶白墙居民楼。八层高的居民楼有些破旧,侧面的墙皮有些地方都破损掉落,露出地下灰色的水泥。

    他沉默了下,缓缓走出阴暗,穿过路灯处,笔直的朝着自己家所住的居民楼方向走去。

    “十七栋.....五零三号....”久远的记忆涌上心头。

    路胜循着记忆深处的熟悉,走进小区,顺着空无一人的小区路面,缓缓来到自己家所住的那栋楼房。

    小区里,除开路灯外,其余住户都是漆黑的,没有一点灯光。也没有一点声响,除了他空荡的脚步声外,其余再没有任何动静。

    路胜急速收缩体型,缩到普通人类大小,然后顺着漆黑的楼道走了进去,很快便上到了五楼。

    漆黑的楼道里空寂阴冷,上上下下仿佛都是永远走不完的楼梯。

    路胜站在防盗门前,伸出手,轻轻放在冰冷的门上。

    这一切都来得太过真实,仿佛他真的已经回到了地球,回到了自己穿越前。若不是周围一切环境的异常,恐怕路胜真的会以为自己回去了地球。

    咔嗒。

    门开了,对于如今的路胜,只是轻轻一点魔气扭一下门锁而已。

    但门后却不是他想象的空空荡荡的家,一个身材高大,国字脸,面上带着柔和微笑的年轻男人,正站在门口微笑的注视着他。同时也堵住了进出的大门。

    黑暗中,路胜静静注视着这人。对方熟悉的面孔曾经是他日日夜夜对着镜子看了三十多年的形状。

    除了苍白一点,真的就是记忆中他最后穿越前一天下班后一模一样的打扮。

    “这是什么意思?”路胜伸出手,想要去触摸男人的面孔。

    很快,他的指尖触碰到了男人的皮肤,但反馈而来的,是冰冷和坚硬的触感。

    他又迅速将手放在男人鼻孔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