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内幕 二
    “目的?”女孩怔怔的望着水晶柱,“我只是随便来逛逛而已。魔界水晶柱,曾经给予我痛苦的地方....我只是想来好好回忆一下。”

    中年绅士眉头紧蹙,他自然不信对方鬼话。

    “同为四柱,这趟邪灵入侵,根据线索来看,应该有你参与其中吧?你到底在想什么?邪灵的夜帝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安沙没有回话,只是走近水晶柱,伸出小手,轻轻紧贴上表面。

    “回答我。否则这趟我绝不会帮你。”绅士微微厉然道。

    噗嗤。

    安沙顿时笑了。她轻轻用手掌摩挲着水晶表面,回头看向绅士。

    “比起夜帝,把持着三界一切的痛苦之母,才是更应该警惕的吧?”

    “痛苦之母高高在上,位于原界,光是身旁教会就有足以匹敌你我的强大存在。”中年绅士摇头道,“如今的人界魔界,不可能成长出足以匹敌原界的同伴。”

    “有些事情谁也说不清楚的....不去做,便永远不会明白可能发生什么。”安沙收敛笑容,轻声道。“难道你想永远的处于这样的轮回里?”

    “当然不。”绅士冷哼道。“我们已经在锻造星门,只要能成功脱离这里,脱离原界覆盖范围....”

    “你以为她没发现么?”安沙打断他。

    绅士沉默下来。

    “看看现在,马上就又要到了大收割期,与其最后被原界收割,不如我先引点新鲜的棋手入场。总是我们这几个,变数太少了。”安沙淡淡道。

    “维拉的上一任是怎么陨落的,你忘了么?别试图做危险之事。”绅士出言警告道。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安沙笑了笑,她转过身,看向绅士,“其实不只是我们,人界不也是在做努力?千阳宗那老家伙看似成功了,但实际上呢?你觉得那样算是成功么?”

    “.........”

    “所以,让我试试。”安沙回过身,仰头望向望不到边际的巨大晶柱。

    绅士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安沙。

    他不想再失去老朋友了。死掉的老友已经够多了,现在仅仅只剩下最后这么几个。

    但他又没办法说服安沙。

    良久......

    “你....要我怎么帮你?”

    女孩闻言,顿时露出甜甜的笑容。

    *******************

    三圣门·圣殿。

    无数巨大的镜面,堆砌成一座奇形怪状的庞大宫殿。

    宫殿位于地下洞窟深处,整体犹如躺在地上挣扎四肢的垂死人类。

    李顺溪跟着孔乘一路无话,笔直顺着隧道来到圣殿大门前,仰头望着十多米高的镜子大门。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们三圣门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么?”孔乘冷声道。

    李顺溪视线左右扫了眼,吞了口唾沫。

    “还请师兄明示。”

    “进去这里,按照老头子的吩咐,我会将一切原原本本全部告诉你。”孔乘冷淡道,“但前提是,你要能通过圣殿的考验。”

    他大踏步往前,转眼便直接撞入大门的镜子里,消失不见。

    李顺溪深吸一口气,也跟着走向大门。

    噗嗤。

    一声闷响后,他同样没入镜面,如同没入清澈的水面。

    *****************

    “九首界,黄泉第七十二星.....”元魔宗内,路胜一边目视着儿子路宁的剑法演练,心头却是思索着之前从极光兵主那里得到的大宋传送阵信息。

    “既然明明有传送阵,为什么极光兵主自己不选择传送离开,而是非要留在这里死磕?难道邪灵在其他星球也有?”

    这个可能性很大。

    “黄雀在后!”路宁此时一个纵跃,唰的一下刺出一剑。

    一个浑身是肉的肉球,才几岁年纪,就能娴熟的演练出路胜教导给他的基础剑法。

    也难怪当初远光家想要将其收回家门。

    “收势。”

    路宁落地,短剑唰的一下插回剑鞘。

    “这套剑法很好玩啊,爹爹。”他扭头看向路胜,“再多教点内容吧爹,这些剑法虽然好玩,但是太简单了,一点挑战也没有。”

    “是吗?”回过神来,路胜温和的笑了笑,“下次,下次一定给你找到不简单的又好玩的剑法。不过技艺只是皮毛,真正的要点,还是精气修行,你现在的精气修行到了什么程度了?”

    “额....”

    大阴修的是内气,也叫精气,当初路胜便是一路走来,按部就班,最后修大日明光功,直到阳元,可谓是走得稳稳当当,毫无波折。

    相比之下,儿子路宁却是颇为天才,没有深蓝的辅助,路宁修习逐日剑法,只花了两个月就将其娴熟掌握。

    要知道这套剑法在千阳宗也不是简单剑术,但在路宁手里,只坚持了两个月,就达到了别人十几年才能到的水准。

    不只是如此,路宁只要修行技艺方面的东西,都能举一反十,无论什么都难不倒他。

    当然,如果仅仅如此,路胜倒也不用担心。只是路宁最麻烦的一点是,他无法修行任何一种内气精气修习法。

    无论是千阳宗也好,还是幽铟宗等三宗的,甚至远光家的基础法决,他都修习不了。

    不是完全一点也不行,而是顶多就停留在最基础的层次。

    从狼人世界回归后,路胜一边摸索心魔界,一边也开始为路宁寻找各种可能的解决办法。

    在这个危险的世界,光有武艺技巧,毫无用处,没有足够强横的内气支撑,就算技巧练得再高,遇到一个黑膜单纹都难以战胜,光是那层黑膜,没有精气也别想突破。

    人家站在原地让你砍都砍不动。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路胜利用深蓝推演了不下数十种法决,让路宁尝试着修行,但都毫无用处。

    无奈之下,路宁的事终归纸包不住火,渐渐外泄出去。

    元魔宗内部还好,但其余三宗和世家大族们,却是暗自有了传言流动。远光家那边据说还传出庆幸之言,庆幸当初没有真的把路宁收为精锐族人。

    路胜对流言毫无动容,不压制,也不推波助澜,只是平淡的旁观。

    “爹爹,爹爹?”路宁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把路胜心神重新拉回。

    “放心吧,就算你不能修行内力,爹爹顶多就是保护你一辈子。”路胜伸手温和的揉揉路宁头发。

    “才不!我路宁,未来可是要成为比爹你强得多的男人!”路宁撇撇嘴不屑道。“到时候叫你打我屁股....早晚我会打回来!”他嘀咕着显然对前几天路胜揍他极度不满。

    “呵呵。”路胜捏了捏小胖子脸蛋。“好了,去找你娘玩。”

    “哦....”路宁乖乖应了声,转身跑出庭院,朝着娘亲陈芸熙的院子跑去。

    跑出一段距离,他忽然回头朝爹爹方向望去,果然已经看不见路胜身影了。

    “又走了啊....”路宁有些失望的一脚踢开面前的石子。眼底一抹银色一闪即逝。

    “不要担心,你爹爹发现不了你真实的情况。”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在他耳边传入。

    “我知道。”路宁心中回道,“我只是郁闷,心情不好,每次爹爹都只陪我一小会就走了。每次都是!”

    “你爹爹有自己的事要做。”老者声音柔和道。“你要是想以后打你爹的屁股,就得变得比他还要强。”

    “我真的可以,比爹爹更强吗?”路宁这回倒是有些迟疑了。“我爹是整个州的最强者,他一句话就能决定无数人的生死。”

    “放心,若是连这点也做不到,老夫又何德何能敢当你的老师?”老者言语里隐隐透出一丝傲气,“就靠这里这般低等的精气提取法决,你要想追上你爹,恐怕还得很久。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快为师传你的玄功进度。”

    “我明白了.....”路宁认真的点点头。他最后回头再看了看爹爹原先坐过的位置,小脸上闪过一丝坚毅之色。

    自从那次意外救下亲人后,路宁便因为那份神秘功决,脑海里多出了一个口气大得可怕的强大老者。

    这老者厉害的是,仿佛天文地理,无一不知无一不晓。

    原本刚开始时,路宁只是按照那篇神秘运行法,引导体内一股奇异力量循环运行。

    但到了后面,他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拥有了某种极其特殊的念力。于是就有了那日救人脱力的一幕。再然后,老者出现了。

    “老夫因为意外进入此界,却没想到遇到你这个前所未有的上好苗子。放心吧,你的未来一定会超越你父亲,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未来。”老者缓缓道,“到时候,你可以带着你的家人一起,离开这里,去一个更和平更美好的星球。”

    “星球是什么?”路宁有些发愣。他从未听过星球这个词,不过从师傅的言语里,他判断那应该是很不错的地方。

    “好地方。”

    “好吧....我一定会努力修行,争取变强后带着家人一起离开这里前往他其星球。”

    老者没再说话,以他曾经的地位实力,要想调教一个资质尚可的弟子突破星级,不算太难,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要不是因为环境特殊,这里是最为麻烦危险的黄泉星,逼迫他不得不加快速度,否则换一个和平星球,他完全可以寄宿在一个大潜力修士身上隐藏,光是靠熬时间,熬个几万年也能安全突破星级,离开世界。

    但这里不同.....必须尽快。

    路宁得到保证后,开开心心的回自己书房,准备新一轮的修行。

    只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身体内寄宿的老者,此时正纠结于大阴恶劣的环境,思索者如何最快突破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