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五十九章 调查 一
    从魔宫中离开后,路胜再度巡视了一下周围环境,以他如今的速度,巡视秋月郡只需要一炷香功夫,确定整个九明州的邪灵威胁度,也只花了半天时间。

    神魂感应下,一瞬就是上千里之遥。邪灵这种东西,如同黑夜里的萤火虫,不需要太精确细密的感应,只是粗糙的模糊感知,就能确定其方位数量。

    扫视了一遍整个九明州后,路胜对于兵主的强大之处,依旧没有具体的思路,在久寻未果的情况下,他决定亲自前往阴都一趟。

    阴都作为三宗三族中最重要的地方,除开有两位兵主老窝在此,另外三族和三宗的总部,也都分布在阴都附近。

    路胜的目的,是前往远光家等大族,弄到兵主层面的具体资料。

    九明州秋月郡距离阴都,足足有九十多万里之遥,但在路胜全速赶路的状态下,只用了一天时间便准确抵达其边境。

    ................

    阴都冥照防御圈,丛珊防线。

    高耸巍峨的连绵城墙,如同黑色长蛇,横跨在此起彼伏的山岭间。

    城墙呈黑色,周身布满狰狞尖刺,每隔一段就会有金色符号闪耀光晕。天空中也不时有一队队巡逻修士飞掠而过。

    城墙下方,郡城的城门口,两队全副武装,身披黑甲,手持尖锐长枪的高大卫兵,正对着过往的行人虎视眈眈,警惕异常。

    一队队商队马车牛车,赶路的脚夫农户,络绎不绝的从城门口进进出出。

    “站住!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一队卫兵截住几辆牛车,带头的小队中厉声问道,凌厉的视线在面前牛车的赶车人身上快速扫过。

    牛车赶车人是个年纪不大的壮年男子,身上穿了带着补丁的黄黑色布衣。面容木讷,国字脸,眼神也不是很灵动。

    “回军爷,我们是从断山郡方向过来,一路上已经检查了好多次。”

    “路引呢?”卫兵伸手晃了晃。

    男子赶紧从怀里把路引取出一份淡黄色皮纸,展开递给卫兵。

    车队后面,路胜裹着一身黑袍,目光平静的走在最后。和车队车夫不同,他通过城门时,衣袍上绣着的千阳宗标记,让几个卫兵都面露尊敬之色,什么也没说便让其进入。

    穿过城门洞,后面是一片平坦麦浪翻涌的绿色田野。

    冬天过去了,邪灵灾厄也过去了,幸存的平民们也开始了重新的播种耕作。

    路胜没有惊扰本地势力的意思,这趟前来,正常申请兵主方面资料,是肯定拿不到的,除非他愿意亮出自己兵主实力,但这样就太过惊世骇俗。

    要知道他从崛起,到如今,也不过三十年时间,三十年就从普通人,突破达到兵主层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必定的,甚至极可能引得痛苦世界里的大能惊觉调查。

    所以路胜打算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绝不彻底暴露自己实力。

    这趟搜寻资料,也最好采用隐秘方式。

    以正常人的速度,路胜穿过大片田野农地,一路用肉眼观察着这个大阴最为繁华强大的都城。

    穿过田野,前面便是一圈环状城楼组成的第二圈防御网。

    灰白色城楼像是一座座高塔,周围缓缓漂浮着某种羽翼一般的灰光,明显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作用。

    路过此地时,路胜神魂试图扫视城楼,却发现这些建筑都有着隔绝神魂扫描的作用。

    哞!!

    大路右侧的大片荒地里,修建得有类似马场一样的宽阔地域。路胜路过时,其中有不少人族妖族正奋力拉扯着一头高五米多的巨大独眼黑牛。

    一道道带着咒印的符文锁链不断试图缠绕上黑牛,但马上就被其挣脱滑开。

    路胜稍微顿足看了几眼。

    “又是一头黑目牛,最近井家的人疯狂收购这种猛兽做什么?”大道路边也有不少人如路胜这样驻足观望。

    有人在小声交流,声音虽然传音入密,但对于路胜强大无比的感知神魂而言,这点距离的传音入密几乎就和扩音喇叭在耳朵边大吼差不多。

    “听说要血祭什么,上次井家的外部理事还收购了上千斤的黑陈果。好坏不论,城外的几个大果园都狠狠赚了一笔。”

    “现在他们还要黑陈果么?回头我也去进点。”

    “现在要的是其他东西.....”

    路胜视线大约扫视了下黑目牛,这种生物他没见过,看纯粹的蛮力,差不多在四纹五纹左右,对于普通人而言很强大了。

    稍微停顿了下,他继续前进,加快速度。在太阳下山前,终于真正进到了阴都主城区。

    整个阴都,如同全部用规整的刀尺,精确的度量着一刀刀雕刻而成。

    每一栋居民房屋都不超过十米高,每一座高塔都是绝对的一样样式,每一座阁楼,都是标准四方楼顶,没有丝毫花样。

    路胜汇入庞大的人流,走进阴都正面的坊市,穿过一座灰白牌坊,两侧便全是文物古董墓葬品的店铺。

    这里的人群民众脸上没有丝毫的邪灵动乱带来的恐惧,仿佛一切还是在天下太平的时期。

    闹闹轰轰的说话声中,不是在讨论最近新开的酒楼好吃,就是闲聊着坊间流传的怪谈异闻。亦或是哪里青楼的小姐又要开花市舞会什么的。

    一时间路胜仿佛回到了真正的地球时期中国古代,如果不是身边不时能看到一些奇形怪状的妖族路过,或许他还真以为自己回到了地球穿越时空。

    嘭。

    忽然一个娇小的身躯撞在了路胜右肩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个模样柔美的女孩惊慌失措的赶紧道歉道。

    女孩穿着清纯的淡绿连衣裙,束腰的灰黑色丝带精巧的勾勒出她盈盈一握的腰肢。长长黑发披散在肩上,樱唇红润,肤色雪白。一看就像是上等人家的大小姐。

    “没关系,下次当心些就好。”路胜微微点头。

    女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微微朝着路胜低头行了一礼,便快步从一旁过去。

    她顺着街道踩着小碎步,飞快窜进一条小巷子,里面早已有了三个身披灰衣,背上绣着一个蜂字的年轻女人等着,其中两个正拿着烟卷大口大口吞云吐雾。

    “怎么样绣儿?”站在靠近巷子口的一个女人连忙低声问,顺手把手里的烟卷狠狠吸了口,丢在地上踩灭。

    “还能怎么样?老娘出马,还有不能成功的?”绿裙女孩微微昂起头笑道,“到手了,那家伙是外地人,进城就是一副乡巴佬的模样到处看。而且身上打扮也不像缺钱之人,就是见识差了点,被老娘随便勾了勾,就眼睛不知道往哪丢。

    今天老娘的第一次就算给他了。”

    她顺手从鼓鼓囊囊的胸部里一抽,顿时抽出一个黑色的小巧钱袋。

    抓着钱袋轻轻摇了摇,顿时里面传出一阵稀里哗啦的脆响。

    “听起来不少啊。”

    “打开看看,这可是今天我们的第三单,没想到就遇到这种肥羊。”

    “我猜有七八百!”

    绣儿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微笑,纤手勾住钱袋轻轻一抖,顿时将袋子系绳扯开。

    里面赫然是一片片灿烂的金叶子。

    “大收获!”绣儿俏脸一怔,随即大喜。

    “小家伙,钱对你来说很重要?”忽然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绣儿俏脸顿时凝固,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散开,便看到身前的几个好姐妹一个个全部僵住,都是面色慢慢变得苍白,额头鬓角开始渗出细细汗珠。

    路胜站在巷子口处,静静注视着眼前的几个女孩。一股莫名的庞大压力,死死压在在场几女身上。

    特别是之前那个绣儿,更是感觉心跳都瞬间加速,冷汗狂冒。

    路胜很在意她,他才到阴都,就迎面碰上了一个惊喜。一个小女孩,居然能在他毫无发觉的情况下,接近并且撞上他的身体,还偷走了他的钱袋。

    这不是他放水故意,而是钱袋,真的被偷走了。

    对方不是靠的手法,而是某种特殊的异能,一种似乎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奇妙异能。

    “真不愧是阴都,藏龙卧虎,想不到居然还能有人从我的身上偷走东西。”路胜颇为感慨的盯住绣儿背影。

    “这位...这位大人....区区一个小钱袋而已,绣儿还给您就是,您大人有大量....”绣儿缓缓转身,美目中流露出楚楚可怜之意。

    “那点钱都可以给你。”路胜打断她道。“告诉我,你是依靠什么从我身上偷盗东西的?”

    虽然他没有仔细注意,但能够从她身上拿到钱袋的人,绝不会是泛泛之辈。

    这一路上在进入阴都的路途中,他前前后后遇到过不下十多个扒手,但都被他轻而易举的打开第三只手。

    只有眼前这个女孩绣儿,居然没有让他有丝毫察觉。

    “额....可以不说吗?大哥哥,绣儿其实也是有苦衷的....”女孩流露出凄苦和可怜之色。

    “当然可以,说不是是你的自由。”路胜点头道。“不过....拿了我的钱,你就必须要付出对应的代价。”

    “什么代价?!”绣儿隐隐感觉不妙。

    “比如,这样。”路胜缓缓伸出一根食指。

    轰!!!

    刹那间数道庞大无形巨力,狠狠将巷子里其余几个女孩全部抓起,轰然撞在后方墙壁上。

    骨头断裂声此起彼伏,几个女孩都是两眼一翻,口吐鲜血昏迷过去。

    “不要!!!”绣儿急忙尖声叫起来。但已经为时已晚,几个女孩中已经有一个身下涌出大股鲜血,明显处于濒死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