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六十一章 震怒 一
    九明州,白鹭郡。

    路宁一身黑袍遮住全身,缓步走在空旷的河道边,顺着一株株杨柳一路往前,很快便站到一座挂着精致牌匾的古旧府邸门前。

    他身上的黑袍明显比他人大出许多,明明路宁仅仅只有七岁,但身上的黑袍却像是有什么东西支撑着一样,将他身体直接拔高到成人程度,再在脸上戴上一块白色面具。

    一下便成了四处游历的神秘人形象。

    “明轩坊,就是这里了。”路宁脑海里传出老者声音。

    “师傅,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路宁老实问道。

    “接下来你什么也别动,全部交给我就好,和之前一样。”

    “好。”

    路宁仰头看了眼整个府邸,府邸的形状看起来很像一座平放在地面的风车。

    他缓缓推门走进去,两个店员连忙迎上来,娴熟的招呼他查看店里的各种膏药药粉。

    “有什么问题么?这个钟如火看起来就和一般的药师差不多。没有任何异常。”

    另一处紧挨着药店的右侧,一座面积稍小一些的三层酒楼,第三楼处,几个身披白衣的劲装男女,正站在一块硕大的落地穿衣镜前,静静看着镜子里的一切。

    “这就是钟如火?为了确定他就是路宁,我们需要做好试探行为准备。”其中一位戴着一半银色面具的高大男子,沉声道。

    “具体试探内容呢?对方是元魔宗的小公子,还是要注意影响。”另一女子柔声问。

    “寒污毒如何?”

    “神魂毒素么?可以。投放实验体吧。”

    “好。先尝试投放两个看看。”

    很快路宁从府邸里走出,似乎收获颇丰,他离开店铺后,笔直朝着城外走去。

    但在路途上两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突然倒地昏迷不醒,引发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

    路宁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顿了顿脚步,还是上前凑过去查看情形。

    很快他便认出了两个双胞胎小女孩身上的毒素类别。

    “这种毒素怎么会出现在这等地方?”路宁脑海里传出老者疑惑声。

    “怎么样?要帮忙吗?”路宁还是个性善良,见不得有同龄小孩受苦,有些不忍问道。

    “你想不想帮她们?这两个小女娃是难得的无根体质,很亲和你修行的法决,如果能培养起来,对你未来的发展也能有不错的帮助。”老者淡淡道。

    “那就帮帮她们。”路宁决定道。

    他动作极快的走到双胞胎小女孩身旁,询问了下周围有没有其家人之类,得知没有后,又看出了小女孩身上的破烂衣装,顿时知道两个人都是在附近的普通流浪儿。

    邪灵肆虐后,造成了太多的家庭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两个小女孩这样的情况实在太普遍了。

    “服药。”路宁黑袍下露出一根带着黑手套的手指。手指轻轻一弹,两颗红色小颗粒顿时飞射而出,精准的弹入两个小女孩口中。

    说来奇异,那小药丸入口后,两个女孩不过十几息功夫,便迅速醒转过来。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一番千恩万谢后,两女跟着路宁身后,顺利混入其身边。

    “成了。”

    酒楼三层处,几个白衣人纷纷微笑起来。

    ................

    路宁恢复本身个头,刚回到家里,便有下人前来召唤。

    “宁公子,老爷有请。”

    “爹爹回来了吗?”路宁顿时大喜,屁颠屁颠的跑出卧房,穿过小花园,很快在路府内的对弈亭内,看到了正在和人对弈的路胜。

    “爹爹。”路宁大叫一声跑过去。一头扑进路胜怀里。

    “恩,乖。”路胜微笑着抱住儿子,示意对面的棋手先行离开。周围下人也被他示意撤离,很快周围数百米就只剩两父子两人。

    “宁宁,爹爹问你个事,你务必要如实回答,好吗?”路胜平静的将路宁从怀里拔出来,正色问。

    “爹你问吧,宁宁一定好好回答。”路宁赶紧点头。

    路胜看着胖乎乎像个球的儿子,沉默了下。半响才缓缓从袖中拿出一卷淡黄色皮纸,轻轻展开。

    “宁宁,你认识这个么?”他将皮纸放在路宁眼前,观察其反应。

    路宁懵懵懂懂的看了眼纸上内容。

    ‘玄心紫瑶丹:丹方改良如下,鸽血乳十两,红线虫十两,黄褥菌三斤八两。空心竹节虫三只,葵花蜻蜓四只.....’

    这是份看起来性价比很高的药方。路宁迅速扫了眼,随即摇头。

    “宁宁不认识。爹这个是什么啊?”

    “这个是药方。”路胜笑着道。“你确定,再好好想想,是不是真的不认识?”

    “不认识。”路宁摇头,一脸乖巧。

    “好吧。”路胜收起方子,揉了揉路宁头发。“最近你有没有去过附近郡里?”

    “没有啊,宁宁去的地方都是有府里的大哥大叔们安排好的。去哪爹爹不是都知道么?”路宁一派天真道。

    “真的吗?”路胜定定的看着儿子双眼。

    “真的,宁宁哪敢骗爹爹啊?”路宁有些委屈道。

    他也确实不清楚,那药方是老者控制他的身体改良的,他还远远没到这个地步境界,自然啥都不知道。

    而去外地什么的,他也基本没什么概念,外地和本地其实都没什么区别。在老者的控制下,速度之快极为骇人,几乎上午在秋月郡,下午就能到距离上万里的邻郡。

    路宁不清楚其中的厉害之处,只是感觉自己好像没有走远,一会就到了万里之外,但两者地方之间,也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这就让他错以为自己并没有跑太远。

    “宁宁,这件事情很重要,千万别骗爹爹。”路胜正色道。

    路宁点点头:“最多最多就是下午去过其他地方,但也没跑远。”他有些迟疑的补了句。

    “好吧。”路胜不动神色,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接下来便是陪着路宁玩各种游戏,或者是路胜表演控制阴火变换形状,给路宁表演节目等等。

    等路宁玩腻了,路胜才放他回去洗澡休息。

    直到小胖子蹬蹬蹬的跑没了影,路胜依旧独自坐在亭子里,静静等待着什么。

    不多时,两个身穿白色劲装,胸口绣着很小的圣字的人影,快步走进对弈亭。

    带头的是个眼神锐利的清秀男子。他身后跟着的女人身材妖娆,但却剃光了头发,如同尼姑一般。

    “调查组孜蘅子,洪梅子,见过路圣主。”两人来到路胜面前,微微躬身镖师尊敬。

    “您的资料已经送到,另外关于令公子的情况,不知路圣主有何感想。”男子看似尊敬,实则有些态度讥讽道。

    “你们调查可以,但不要对我儿造成不必要的负面影响,这是我们之前签订好的协议,没问题吧?”路胜淡淡道。

    “当然可以。”孜蘅子点头。

    “另外,调查之后的结果,我需要一份抄录本,这个也没问题吧?”路胜又道。

    “当然可以。”孜蘅子微笑起来。

    路胜点点头:“如此,那么我会尽量让府邸宗门下面的人,配合你们各种行动。”

    “那就多谢圣主体谅。我等感激不尽。”孜蘅子相当满意。“既然如此,那么我等便不打扰圣主休息,先行告退。”

    “两位随意。”路胜缓缓端起面前的绿茶,轻轻抿了口。

    .....................

    第一圣王的调查组进驻秋月郡后,前前后后大约花了两个多月时间。

    对路宁的生活方方面面,都进行了极其详尽的调查和监控。而结果,真的被他们发现了不少蛛丝马迹。

    路胜一直没有干涉他们的任何行动,他隐隐和那孜蘅子接触了几次,发觉对方身份有些诡异,并不像是大阴本土的强者,而更像是痛苦世界里的邪术师。但又比邪术师弱。

    不过考虑到三圣门掌管三道界门的力量,能够吸引邪术师加入也不是不可能。

    他一边按照资料里的一些内容,对比自身情况,一边观察孜蘅子等调查组的动态,实际上他也对路宁的某些情况心存疑惑。

    资料里的东西都只是些常识性的描述,对路胜几乎没什么帮助,上边记录,似乎只要踏入兵主层次,就会本能的开始特殊质变。

    路胜也并未发现有特殊质变在身上产生,他唯一感觉到不同的,便是神魂。

    在得到资料前,路胜很早就有些感觉,神魂似乎开始和阴火有部分融合现象。而在配合调查组调查路宁期间,这种融合的速度越来越快。

    之前他不清楚这种融合会带来什么,但资料上的记录,让他有了猜测,或许兵主真正的质变,是从现在才开始。

    神魂和阴火的融合,前后花了三个月,而之后神魂重新融合入身体,只用了两天就完成。

    融合后的路胜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变化。索性便将主要精力集中在调查组上。他也很好奇,三圣门的这个第一圣王调查组,能从路宁身上查到什么东西。

    就在路胜等得有些不耐烦时,调查组再一次找上了他。希望对路宁进行一次更深层的仔细检查。

    “体质检查?”会客厅内,路胜端坐在主位上,俯瞰下方孜蘅子两人。阴冷的蓝色火把在两侧墙壁上无声燃烧,释放冰冷光线。

    “是的,进行一次全面的彻底检查,对令公子也是一次深层保障。”孜蘅子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我不允许。”路胜平淡道。

    “圣主为何不再考虑一下,宁公子万一体内真的隐藏着某种不好的东西....”

    “我不想承担额外的风险后果,此事到此为止吧。”路胜皱眉起来。最近他神魂隐隐出现特殊波动,感知力本来就不算强的他,现在更是下降不少,所以不希望调查组节外生枝,万一弄出些花蛾子也不好处理。

    “....好吧,既然圣主执意,那我等也只好如实向上层直接反应。”孜蘅子无奈耸耸肩。

    “你等随意,本宗配合你们调查了这么久,结果没有一点动静,这是你们自己能力有限,怪不得其他。”路胜淡淡道。

    “圣主教训得是。”孜蘅子微笑道,也不生气。“那么,我等就先告退了。”

    “去吧。代我向圣王陛下问好。”路胜缓缓合上双目,神魂的变化让他最近极容易疲倦。

    “一定。”孜蘅子带着洪梅子出了会议厅,出了院落,回头微微瞄了眼整个大厅。

    他原本微笑的面孔忽然笑得更深了。

    “一切顺利。”孜蘅子伸手轻轻拍拍洪梅子肩膀。“走吧,该是我们收获的时候了。”

    “人已经成功替换,使用的是相性度九成五以上的同龄神魂,另外假性记忆也植入得非常成功。”洪梅子面容冰冷传音道。

    “是呢,真是没想到,那个小家伙体内居然还有这么珍稀的宝物,这就是传说中的怀璧其罪了。”孜蘅子笑了笑,整个人腾空而起,和洪梅子一起朝远处飞去。

    ******************

    “这里....是哪里?”路宁警惕的盯着四周一片破败的房间。

    他刚刚明明是在从外面返回路府的路上,只是刚刚跨入路府的瞬间,眼前的一切变彻底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