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八十三章 解决 一
    “等等!你们不觉得奇怪么?”宿舍楼里,夜行人忽然顿住脚步。

    黑天使和铁幕的人都不以为然,两边破开门锁后便继续对峙。没人敢先一步冲进去,因为先冲进的第一个人,姿势是正好背对着其他所有人,这对于杀手而言是致命的。

    就算是导师级的黑天使,也不会犯下这等低级错误。

    夜行人缓缓退后几步,示意自己并不想参与这场争夺战。

    于莎的所有权虽然重要,但他总感觉这房间里似乎隐藏了什么东西。

    那扇门后面似乎太过安静了,他们在外面争夺了半响,就算再怎么迟钝的人,也不至于一点声音也没。

    夜行人想到这里,不由得又退了几步。

    看着前面正在对峙的两方人,他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直觉,转身准备下楼。

    忽然一阵极其细微的脚步声从楼梯间传出。

    “难道说??!”夜行人心头一振,缓缓加快速度。

    冲进楼梯间,他隐约看到下方有于莎的黑色连衣裙裙摆。

    “原来是早就已经逃出来了啊!”夜行人心中大喜,赶紧跟上去。

    他尽量的压低脚步声,远远的借着灯光,也看到了前面于莎惊慌失措的小脸。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夜行人感觉这趟任务或许能轻而易举完成了。

    快到几米远时,他忽然感觉不对,眼前这个女孩虽然有着于莎的面孔,但其他地方.....

    他靠得近了,才有些愕然的发现,这女孩正在费力的在地上拖着什么东西。

    因为灯光阴暗,他一时半会有些看不清楚。

    距离越发近了。这个距离,足够他出手拿下对方了,夜行人心头也为之一松。

    呼!

    女孩面孔上陡然一闪,居然换了一张美艳成熟,却又透着丝丝疯狂冰冷的俏脸。

    走到近处,夜行人才忽然看清楚,‘于莎’手上拖着的,根本不是什么东西。

    而是半截人的尸体。

    夜行人心头一突,脚步微微一顿。

    “年轻人,你在找我么?”‘于莎’提起手里的尸体,回过身,看向夜行人。

    她手中尸体的头部微微歪过来,赫然是夜行人守在外面的导师!!

    “导...师...!!?”夜行人脑子一蒙,一股巨大的悲哀和血气血气一下涌上心头。

    哧!!

    血光炸开,一道带血的链锯高速切割着,从他身上划过。

    ************

    白金学院教学大楼顶层。

    校长办公室。

    权食辉随意的靠坐在办公桌上,修长的裹着黑丝的美腿,任由身后的胖子校长伸手轻轻**。

    校长佩拉伯爵端坐在办公桌后,庞大的身体有些肥胖过度,嘴上留着一小簇小胡子,皮肤白得像泡过水的猪皮。

    他的手不断轻轻摩挲着,但每当他想要把手往裙底伸去时,都被权食辉锋利的眼神扫过,随即缓缓止住这个不该有的念头。

    “叔叔,准备好了么?”权食辉扯开大腿上的手,站起身,走到书柜前,伸手**上边整齐的大部头书籍。

    “任由那么几个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进入学院,到现在也差不多该动手了吧?”

    “嚯嚯嚯嚯....白羽军已经到位了,导师们也都各就各位。”佩拉伯爵收回手,贪婪的看着自己这个锋芒毕露的侄女,他想吃掉对方已经太多年了,可惜从她十一岁被他收养,就始终懂得如何最大决然的保护自己。

    “那么还等什么?”权食辉随意道。“联邦警备暑?”

    “不.....警备暑已经全权交给我们处置了。我在等我们白金学院最强的那一位。”校长佩拉伯爵很温和的耐心的解释。

    “最强的那一位?你是说....”权食辉忽然想到了什么,俏脸上微微有了一丝变化。

    “那么你们呢?打算怎么做?”佩拉温和的注视着自己的侄女。“怎么样?只要你答应我,成为我美**里的一员,这趟我会考虑放你们一马。”

    “叔叔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恶心。”权食辉面色不变道,自从十二岁那年,她发现叔叔变态的本质后,便彻底对亲情这种东西绝望了。

    “要不要考虑一下。”佩拉丝毫不在乎这种评价。

    “就算是那一位,我相信兄长大人也不会轻易败北。”权食辉微笑道。

    “幕长北陵之光么....我承认他很强,不过如果再加上白家的月痕杀手呢?”佩拉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显。

    权食辉的面色终于变了。

    “联邦前三....没想到今天之内都到齐了....”她语气隐隐有些冰冷起来。

    “不要想着在这里挟持我哦,我亲爱的侄女。”佩拉伯爵笑呵呵道。

    “是吗?”权食辉退后一步,“既然你认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那就看下去吧。”她转身出了办公室。

    ...............

    大量白色铠甲一圈圈的将整个白金学院包围住。

    所有白铠甲右肩都披着一个精致的小披风。

    带队者是位披着宽厚黑色披风的高大铠甲男子。透过金属面罩,可以看到这是个满头乱发,年纪约莫在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三十多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如果一个人将全部的时间都投入一件事情中,那么这件事在长时间的浸淫下,也会变得极其可怕。

    毒龙加尔坎迪便是如此。

    “都准备好了?”他朝身旁的副官问。

    “一切准备就绪。”

    副官的回答让他心头有了底。

    毒龙扬起左手,左臂外侧哧的一下弹出一排尖锐的锯齿。

    “目标,二号教学楼会议室,诸位,准备动手。”他抬起手臂。

    哧!

    手臂上的一截锯齿陡然迸射而出,化为一块块白色碎片,斜向上朝四面八方空中飞去。

    仿佛讯号一般,学院周围包围的一队队铠甲纷纷动弹起来,朝着学院内部进军。

    “今晚注定是要成就你我功绩之时了。”毒龙坐上一辆白色如同摩托一样的巨大四轮车,只是车上只安置了一个座位,让坐下的他仿佛坐在宝座一般,微微后仰,双手平放在两侧扶手。

    “七位帝铠,这样的结合实在太过危险,无论任何势力,都不容许这样的庞然大物出现在联邦腹地。”暗处,一个有些衰老的声音迅速给出回答。“我们白家也不例外。”

    “导火索似乎是一个学院大二的学生。”毒龙忽然问道。

    “好像是。”

    “这倒是有意思了。”

    穿过学院校门时,毒龙加尔坎迪仰头望了望夜空里的星星,遗憾的是现在没几颗行星露面。

    所有铠甲一窝蜂的冲向二号教学楼。其中四位身披淡金色披风的白色铠甲形态各异,缓缓走向四个方向,封锁一切可能的逃脱路线。

    ................

    “我们被包围了。是毒龙加尔坎迪的白羽军....”

    会议室内,半张脸站在窗口远远望着外面团团围住的白色铠甲。

    “那还等什么,直接冲出去突围离开不就好了。”蒙多不客气道。“难不成还得等他们彻底组好队形,然后和我们一对一的对轰炮火?”

    “我这里有一些小玩意,对付普通的兵铠还行,但应付更强的将铠就不是很管用了。”凯勒博士想了想,主动出言道。

    “没关系。”路胜笑了笑,“我们出去会会他们。联邦第一位的月痕宗师毒龙加尔坎迪。让我们看看他到底有多少实力。”

    “谁愿意去?”他目光在在座几人中扫视而过。

    “我去吧。”半张脸主动站起身,虽然被团团包围,但大家丝毫没有担心的意思。

    “铁幕的司将也来了,四人都在。”会议室大门缓缓打开,贝莉夫人一身是血,提着满是血肉的链锯站在门口。

    “我们七人在这里,整个联邦就没有我们不能击败的敌人。怕什么!?就算是毒龙又如何?我们联手,未尝不能让他尝尝败北的滋味!”蒙多低吼道。

    路胜一一看在眼里,这里的帝铠,其实就是增幅强大,防御更好,速度更快的顶尖贴身铠甲,比起兵铠强出五到十倍左右,比起将铠强出两倍左右。

    所以并不是不可战胜,兵铠数量只要超过三十,就能对她们产生显著威胁。而将铠数量要是多于八具,配合得好的话,就能活活围死一个帝铠。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为了完成因果,路胜已经不想再浪费时间。

    走出会议室,站在走廊上,他远远看到楼下四周包围着这边的白羽军铠甲。

    “起码一千多人,比起之前上次见面要多了不少。”

    “是为了星光线图吧。”凯勒博士缓缓道。

    “星光线图?”路胜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名字。

    “一种顶尖战略性铠甲的设计图纸,传说其中运用了不少禁忌的知识。”凯勒仔细解释。

    “铁幕的幕长也到了,联邦第二的北陵之光。”贝莉夫人远远看向隔壁宿舍楼的顶层,那里正蹲坐着一具整体是灰白色的特殊铠甲。

    那铠甲身材修长有力,头顶上高高竖着一条长尾,朝后垂吊下来。

    “去吧,让他们看看你们的力量。”路胜也看到了侧面蹲着的灰白铠甲。

    “北陵之光那边,凯勒,我们一起?”贝莉夫人主动道。

    “也好。”凯勒博士微笑道。

    两人一前一后迅速沿着楼梯间下去了,很快没入阴影中。

    “我们也走吧,四面都有白羽军和铁幕的称号铠甲守着,不出点本钱,这趟还真不好蒙混过关。”半张脸涩声道。

    蒙多冷哼一声,主动从侧面窗口一跃而出。

    剩下巴克亨利,和一个浑身上下都包裹在黑色风衣里的高大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