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五百九十三章 陷阱 一
    通道前,路胜缓缓皱眉,顺着两侧屏风一路望去。

    他平息了下气息,抬脚走进通道,脚下地面是坚硬的黑石板,有些湿润冰凉,似乎还有少量的青苔,有些滑腻。

    “最短时间通过这里...”他眯了眯眼,加快脚步。

    通道两侧除开隐秘的很多视线外,一路便再没有什么其他陷阱。顺利得让路胜感觉有些异常。

    嗒嗒嗒..

    清脆的脚步声不断在通道里回荡。

    嘶....

    忽然一阵细微的灼烧感从路胜肩膀传来,他停下脚步,伸手摸了摸灼烧感传来的部位。

    “你最好速度快些,虽然有考官帮你修改成绩,但实际表现太差也不好弄。”枯叶人的声音再度提醒。

    “恩,我知道了。”路胜加快脚步,但随着越发的往前移动,他肩上的灼烧感也越来越重。

    忽然他停了下来。

    “怎么了?”枯叶人询问。

    “没什么。”

    路胜面色不变,他已经能感觉到有些不对,一个大宗的考核,怎么会如此儿戏,甚至连一点测试也没有。

    而且肩上的灼烧感....

    路胜不动声色,继续往前赶路。手却隐隐缩进袖口,一点细微的气息波动从袖中传出。

    通道越来越暗,随着前进,弧度也开始往左拐。

    路胜袖口里的气息波动也越来越弱,很快又缓缓消失。

    “希望不要用到这东西的时候....”他望着前面越发阴暗的通道,心头有些沉默。

    “现在还要继续走么?”路胜出声问。

    枯叶人没有回音,显然到了这里它也没法继续跟随。

    路胜沉默了下继续往前,开始寻找一些死角。

    ................

    通道尽头。

    两个一高一矮的枯瘦老者,正盘膝坐在半空中,一身道袍,神态悠然的闭目养神,等着路胜到来。

    “穆青师兄这趟回来,应该是为了穆如雪那女娃的事吧?这个年纪也该是结成道侣的时候了。”矮的个老者悠悠调笑道。

    “还好还好,要不是这里临时需要人手,我现在可能已经在去结亲的星途上了。倒是南术叔师弟,你大弟子盗取你的一壶回灵丹,现在人还没抓回来?”高个老者捏着胡子懒洋洋道。

    “难....我那徒弟受我调教数千年,修为比我也差不了太多,只要等一个契机就可能突破举兵,进入迷境。

    再加上他对我这个做师傅的手段术法。了如指掌,如今要想最快找回来,难。”矮个的南术叔无奈摇头。

    “说起来,这趟专程请我们两位过来,就为了对付一个普通的举兵散修,宗门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穆青略微有些不满。

    “据说是有鬼婆罗界的第五天魔王插手,没办法,我们的主要任务其实不是针对那小家伙,而是主要干扰第五天魔王的隔空插手。”

    南术叔解释道,“这一趟这小家伙能得一位天魔王的关注瞩目,可想而知其身上必定有秘密。而且还不小。所以我们的任务还有同时拿到这小家伙身上隐藏的东西。”

    兵主以上,无非就是心相碰撞,强者吞噬弱者,两人身为迷境,就算在青汊宗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头上也就寥寥数位能压他们一头。

    所以应付起此事也很轻松。

    闲聊了一会,忽然南术叔微微蹙眉。

    “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到?难不成是被那小家伙发现什么了?”

    “进去看看?”穆青也感觉时间有些太久了。

    两人相互交换了下眼神,缓缓跨入通道,身形闪电般消失在原处。

    ..............

    庄鹫缓缓端坐在黑色长满无数尖刺的王座上,冰雾在他身旁萦绕,黑色阴灵半透明的身躯在周围半空轻声吟唱。

    宫殿内墙壁上的油画里,有一支支乐队附和演奏阴沉神秘的乐声。

    “十几年就能突破达到举兵,真是不得了....难怪那个什么痛苦之母的虚冥也会动心。”

    庄鹫摩挲着下巴。

    “当初给那小家伙一份联系信息,原本只是打算标记一下他所在的世界,看能不能多一个殖民肉星,没想到还有这么不错的意外惊喜。”

    至于和青汊宗约好的一边一半,这种鬼话也就傻子才信,身为天魔王,哪一个不是踩在无数累累白骨上才攀爬到巅峰的存在。

    言而无信那是天魔的基本品德。

    庄鹫无趣的挥手,让阴灵乐队退下,他缓缓从王座上起身。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这鬼地方什么也没有,要不是为了拿到那小家伙的神魂和秘宝,我也不至于专程派遣分身过来。

    迅速解决了回归。”

    庄鹫张口吐一口气,紫色的气息在他面前迅速膨胀变大,随即很快凝聚出一扇紫晶圆拱门。

    门后闪烁着大片洁白丝线组成的光幕。

    “云天阁的自动防御阵图么?有点意思。”庄鹫嘴角微勾,一步跨出,笔直没入洁白丝线中。

    眨眼之间,眼前天地转换。

    周围已经变成了青天白云下的广袤草原。

    草原远处矗立着一座十字型的巨大白色宫殿。

    这宫殿从上到下足足有上百层,远望过去,就像一座人工间建造的精致小山。

    巨大的阴影投射下来,将庄鹫前方的一部分地域映照成一片灰暗。

    “云天道宫?”庄鹫眯眼扫了下宫殿下方。这才发现这座道宫居然整个都是漂浮在半空中的。

    下方底座距离地面还有差不多十几米的空隙。

    “波动就在这里,看来枯叶接引他上云天阁的位置,就在这边了。这么看来,那测试通道也在这里了。正好我省了一番事。”

    庄鹫食指一弹,顿时身旁弥漫起大量带着银沙的特殊黑光,黑光在他身旁编织萦绕,凝聚成一套以弯月符号为主的特殊黑色全身甲。

    “一座云天道宫可挡不住我。”庄鹫微笑起来,飞速朝着道宫方向飞去,转眼便消失不见。

    在他离开后不到数秒,一道道黑影凭空出现在他原先所在的区域。

    “就是这里,按照和青汊宗的约定行事。”为首的黑影缓缓露出身形,赫然是一位身披紫色铠甲的妖艳女人。

    这女人只有三点要害处覆盖了紫色金属编织的镂空铠甲,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腰肢,还有傲人的雄伟,都毫无遮掩的展现出来。

    如果单看其身体,似乎没人能认出她来自痛苦世界,但其身后尾椎延伸出来的一条紫色骨节组成的长尾,彻底暴露了她的身份。

    “红瑶大人,具体如何行动?还请下达指示。”身旁一个黑影上前低声问。

    女子摇曳着长尾,分叉的红色舌头伸出来舔了舔嘴唇。

    “青汊宗算盘打得不错,这里距离他们的老巢青禅世界最近,无论我们有什么打算,都能及时出动足够力量扭转。

    但他们算准了,我们终究会派人来一趟。”

    “青汊宗既想拿好处,又不想背恶名,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红瑶冷笑起来。

    “那我们该怎么做?”另一黑影也出声问。

    红瑶冷笑一下:“人,我们是要的,只是该什么时候出手,什么方式出手,就要看具体情况了...

    庄鹫是鬼婆罗界大名鼎鼎的第五天魔王,就算来这里的只是一个小分身,实力也恐怖无比。

    我们犯不着先上去和他硬顶,先让青汊宗和他扛,我们找机会截人就是。”红瑶手里取出一座巴掌大小的黑色雕像。

    雕像雕刻的是个身披黑袍的高大男子。

    男子头部只有一只眼睛,身后有着无数触须一样的东西,形成类似屏障一般的扇形,浮现在他身后。

    仔细看去,还能发现这些触须真的在不断蠕动。

    “痛苦之母赐予我力量....”红瑶将雕像抱在身前,缓缓闭目祈祷。

    “痛苦之母赐予我力量...”其余所有黑影全部同时虔诚祈祷。

    一丝丝透明气息从雕像上散发出来,均匀的覆盖在众人身上,很快,包括红瑶在内的所有黑影都缓缓变得透明,身上所有气息全部消失隐匿,无影无踪。

    *********************

    通道某处。

    路胜停顿站在原地,手里正缓缓悬浮着密密麻麻上百颗细小的八首寄神珠。

    这些珠子每一个都外表紫黑,核心燃烧着一点金色火焰。

    最为关键的是,所有这些珠子都震动着同一种诡异频率。如同呼吸一般,闪烁着一明一暗的特殊光晕。

    “虽然还是极其危险,实验也不是很稳定,但事到如今,没办法了。你们不仁,也别怪我不义....”

    他已经从身上痛苦印记的灼烧,察觉出了有问题。只有当痛苦世界的存在迅速靠近时,印记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而且,他从铠甲世界得到的庞大融合力,虽然不能如神魂那样精细的掌控周围一切,但这种运用方式,融合进入他现在的庞大神魂内后,使得他对周围环境的感应更加宽阔。

    融合力的特殊感应方式,让他的感应范围几乎大了两倍。

    如今他身为兵主,正常的感应范围大约是千米左右,但融合融合力后,运用这种特殊感应方式。

    路胜能瞬间感应到接近三千米范围的各种气息波动。

    而且隐蔽性还极强。

    虽然融合力除了感应之外,再没有任何其他作用。但光是能感应敌方气息,就已经很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