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章 三大限 二
    “手术恢复很不错啊。”路胜仔细观察了下黑虎的精神状态。做了一些数据记录。

    “接下来,是黑膜体系塑造,如何将天魔特有的黑膜效应融入其中.....”

    路胜微微露出思索之色。

    从得到移植术后,他便迅速掌握其中精髓。移植术也已经被他修改到了最高的五级。就连图金本人,也不过才三级水准。

    五级的移植术,迅速体现出了极其恐怖强悍的效果,能够将不超过三个物种的同类器官,一定程度融合,失败几率只有两成。

    虽然其中需要消耗不少的催灵丝。但对于其效果而言,路胜并不在意。

    从图式治疗术中,他看到的核心,其实是突破自身极限的希望。

    如何让弱小者,承受强大生物身上的器官,而不引发肉身崩溃。

    这才是真正的关键。

    不是那种特殊个体形成的脆弱平衡,而是让那些强大器官真正的融入,成为弱小者的一部分。来反哺他们,强大他们。

    “快了,这个课题完成,差不多就可以尝试一下了。另外,还得额外找点活人材料。之前的数量有点不够了。”他之前从附近抓了的一些穷凶极恶之徒,全部用来**实验,只是随着实验需求越来越大,现在周围甚至连山匪之类的歹徒都快绝迹了。这让路胜有些犯愁之后的**来源怎么搞。

    记录好数据,路胜喂了点吃的给黑虎,便转身离开房间。

    顺着洞穴通道迅速回到地表,路胜照例的仰头看了眼天空。伸手摸了摸怀里的那块碧绿色玉牒。

    自从有了这身份玉蝶后,天空中那股庞大到让人无法形容的恐怖气息,便没有再关注过他。

    路胜曾经做过一些比较危害环境的行为,试探过这股力量,但对方毫无反应,就像高高在上的天道,不管你做任何事,都没有丝毫回应。

    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路胜一路加快速度,走向图家小院。

    穿过密林,走到图家所在的小斜坡时,远远的他听到院子里有人声传来,而且似乎不止一个。

    路胜加快脚步,走出林子,正好看到图金的大徒弟赵德成,正和两个和他穿的一样的红色短袍男子说话。

    赵德成这趟跟着带队大师兄出来做任务,正好任务地点距离自家不远,便带着师兄师姐们前来借住。

    他是老师图金收养的孤儿,所以表面上虽然只是徒弟,但实际上无论他还是图金,都将对方看作是自己最亲的人,是纯粹的父子关系。

    “....龙什么的都是虚的,倒是上次王师叔去北面的无极三双门参加品仙大宴,宴会上守卫的一头巨兽,据说是真有龙血血脉。”

    “可曾见过其长相?”

    “不曾不曾,那是什么层次的聚会,就连我们赤云门也就只有门主和王师叔几人有资格参加,我们这些小卒子哪有什么机会。”

    “普通的下界不是也有龙兽么?那个不是龙么?”赵德成随意笑道。

    “....说是龙,实际上不过只是单纯的猛兽,长相相似而已。真正的龙都有天生神通,可大可小,翻云覆雨....咦?那边有人来了?”一个师兄注意到走向这边的路胜。

    赵德成也看到了才从林子里走出的路胜,前几个月时他收到书信,知道自己师傅收了个关门弟子。是那个偶然救下来的陌生青年。

    他还记得当初他刚刚离家时,还见过这青年一面。

    现在时隔多日,再看对方....

    “大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路胜面带微笑,温和的远远便打招呼。

    他穿了一身淡黄色长衫,长发束成一股,眉目间始终带着谦和笑容,加上虽然不帅,但十分耐看的气质,顿时给人一种十分好相处的亲近感。

    几个赤云门的师兄和赵德成关系都挺好,简单介绍后,听到是他老师的关门弟子,顿时都热情的和路胜打招呼。

    赵德成也脸上带着笑,和路胜询问一些老师近来的情况。只是他虽然表面不动声色,但心底深处,却是不知道怎么的,总感觉这个路月,一出现便给自己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师兄你们在说什么呢?”棽棽也从屋子里滚出来,几个月不见,她又胖了....身上的肉都快挤不过门框了。

    看到德成等人在外面和人说话,她也赶出来。

    “是小月啊。”她一眼便看到了站在人中的路胜,笑嘻嘻的打招呼。

    路胜也微笑着和她聊起来。看起来关系十分融洽。

    只是越是自然,赵德成便越是感觉不舒服。

    不是他嫉妒什么的,而是真正的生理上的不舒服。

    他从小便亲近自然,身上有股自然和谐的气息,很受很多小动物什么的喜欢。

    当初之所以被赤云门选入,也是因为他这方面的感知极其敏锐,所以虽然天赋一般,但感知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他的缺点。

    只是这趟回来,他一见到这个路月,便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淡淡的不协调的扭曲,除开扭曲别扭感,还有细微的血腥味,以及一种让他极为不安的感觉。

    “怎么了德成师兄?你脸色很难看啊?”后面出来的德云关心的上前扶住他。

    赵德成摇摇头,勉强笑了笑。

    “可能是之前路途赶路时累,没休息好吧....”他随便找了个理由。

    “那你进去好好休息一会儿先。”德云提议道。

    “也好....我进去躺一会,等师傅回来。”德成点点头。

    和外面的是兄弟们打了招呼后,他由德云扶着进了里屋,在自己的房间床上躺下。

    只是就算躺下,他意识里也浑浑噩噩,总感觉耳边有细微的人和动物的哭号声。

    不知不觉间,他迷迷糊糊的睡沉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一点点的冰凉微风,吹在他脸上,德成缓缓从深层睡眠中清醒过来。

    他一下睁开眼,却是愕然看到床边站着一个人影。

    是路月!

    他正一脸关切的带着微笑注视着自己,就站在床边。

    德成浑身发毛,只感觉喉头一阵恶心。意识前所未有的集中了一瞬间。

    啊...救命....救我...求求你放过我...!

    一瞬间,他仿佛从路月身上听到了无数厚重的痛苦惨叫声。德成眼瞳里恍惚间,仿佛看到路月身旁萦绕着无数浓厚到极点的血浆。

    那血浆里还有痛苦的人手试图伸出,挣脱。

    “你怎么了?还好吧?”路月的声音一下把他拉回现实。

    德成眼瞳缓缓恢复正常,深吸一口气,慢慢坐起身。

    “没事...没事了,师弟你去忙吧,现在这个时间,应该还有很多病人要接待吧?”他看了眼窗外,已经是下午夕阳时分了。

    外面隐隐传来师傅图金的大笑声。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过师傅这么开怀的大笑了。

    “那我扶你出去?”

    “也好....”

    路胜扶着德成缓缓走出房间,顺着走廊进了医堂。

    一路上遇到不少病患,都是和路月打招呼,嘴上不住的感谢和夸赞。

    德成听了总感觉有些刺耳。

    到了医堂,他也是浑浑噩噩的,听到老师图金也是不住的夸赞路月,还有师妹棽棽也是一样,夸路月想得周到,医术高明,还说帮她找到了治疗其肥胖的好办法。

    德成都只是勉强的微笑着应是。

    他只感觉周围的所有人,都在夸路月。而他从路月身上感受到的那股浓重的血腥味,那一阵阵莫名出现的哀嚎声和虚影,却又不像是虚假。

    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实在呆不下去,正好需要外出做任务,他便和师兄师姐们一起,几乎是逃离一般,离开了图家,前往任务所在的山谷。

    .................

    图家。

    忙完一整天后,图金进房整理药材,路胜在院子里水井边打水。

    棽棽没跟着大部队一起走,而是临时决定多留下一段时间。

    看到路胜在院子里打水,她也悄悄靠近过来。

    “喂,小月。”

    “怎么?”路胜最近已经大概摸索出了移植术的关键,现在最后的关键,就是从图金身上挖出他一直隐藏至深的三大限秘术。

    如果说图式治疗术,是一套锋利之极的手术器械,那么三大限,便是能够赋予这套手术器械更强大威力的奥秘技术。

    三大限能够让图式治疗术彻底走进另一个层次,另一个领域。一个危险的领域。

    图金对此只是微微提到过一点,但路胜问起时,他却讳莫如深,一副就打算把三大限带入棺材的样子。

    路胜也在琢磨着,怎么才能把图金最后的好东西掏出来。

    此时棽棽来找他,看着棽棽胖得无法形容的体型,他忽然有了个绝妙的想法。

    棽棽却是不知道路胜心头想法,她还在奇怪之前德成的反应。

    “你发觉了没,大师兄好像这趟回来,有些怪怪的。”

    “好像是。”

    路胜微微点头,他已经看出来了德成的异常,对方是极其罕见的神魂感应极强的天才。

    加上最近他抓人做实验的次数有点多了,有些引动以前积攒的怨恨血气,所以被德成感应到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毕竟他曾经屠杀过的生灵实在太多,人,魔,妖,邪灵,还有各个世界里屠杀的大量生命。

    这些加起来,并不是没有因果怨恨的。只是因为他是天魔,所以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