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零四章 血之心 二
    端木婉点头:“已经好了,几位元老们就在周围,这里是大宋,不是强者如云的大阴,就算出什么变故,元老们也足以应付。

    六山子想想也是,现在的元魔宗对于大宋而言,就是个庞然大物。光是魔王级别存在,就有数位,再加上路胜留下的神兵坐镇。

    还有第三圣门关照,一般势力还真不放在眼里。

    毕竟这里是一个魔王级就是顶尖存在的大宋....

    六山子回想起自己当年,独立苦苦支撑学派的窘迫局面,再对比现在,众多甚至在魔王掌兵使中也是顶尖存在的元老,加入元魔宗。

    此时的元魔宗已经近似恢复到了历史上最鼎盛的时期。

    这还没算一直未归来的路胜宗主。

    若是加上这位现任宗主,怕是实力统一大宋都足够了。

    “先处理好一切,宗主一定会回来的。我相信。”端木婉认真道。

    她和其他人不同,她身上还有着路胜安置在她体内的禁制,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远处跑来一名弟子。

    “启禀代宗主,外面有人求见。”

    “哦?”端木婉面色定了定,这才刚回来就有人找上门。消息风声还没传出去吧?谁速度这么快?

    她忽然回想起以前的一些往事,眼神闪烁了下。

    “是什么人?”

    “对方自称是宗主旧识。曾经有过约定。”那弟子也是莫名其妙道,“另外说着话的那位,看起来也就是十一二岁的样子...是个女孩。”他补充道。

    “恩?”端木婉神情微微凝了凝,“带我去看看。”

    “不用了,我已经进来了。”

    一个平淡冷漠的女声打断她,阴暗的洞窟入口处,两个身披灰色披风的娇小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个,是个模样精致的白皙小女孩。而且真的如那弟子所言,看起来顶多不过十几岁。

    女孩身后跟着的,是个蒙着头的矮小人影,看不清是男是女。但隐隐给人一种危险气息。

    “我是来找路胜的。他人呢?当初他可是和我约好的。”女孩进来后边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很是好奇。

    周围的元魔宗弟子顿时如临大敌,被人不知不觉的便潜入要地,虽然这地方他们也还没完全掌控,但这种行为,对于任何一个大势力,都是绝对忌讳的举动。

    一时间大片的稀里哗啦的拔刀声传开。大群的元魔宗弟子缓缓朝着这里不怀好意的靠近。

    “额...我们宗主暂时外出未归,....请问您的名号是?我们可以在他回来后第一时间通知他。”端木婉挥手示意众人停下。

    对方看起来没有恶意,只是不耐烦等待通报而已。决不能先破坏了双方的好印象。

    女孩皱了皱眉。“你们可以叫我安沙。那你们宗主什么时候回来?他临走前有提到过吗?”

    “很遗憾...没有。”端木婉回道。

    “这样啊....好吧,我先回去等等。”安沙无奈的转过身,正要打算离开。忽然她身形一顿,停在原地。

    “嗯??你是谁?”她眼睛投注在了洞窟的一处石楼废墟中,那里明明没有任何人,她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出声询问。

    此时元魔宗的留下的几位元老都赶到了,其中一位赫然是才从地面路府回来的阴影之王,这一位才看到安沙的一瞬间,便浑身发颤,激动得话都说不出。

    他们这些魔王之所以曾经被囚禁封印,还没人救援,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他们是安沙的老部下,作为唯一一位被封印的魔帝,安沙麾下的将领们也自然受到了残酷的压迫和削弱。

    阴影之王就是其中之一,虽然他以前不过只是一名小将,但也远远看到过一眼安沙魔帝的尊贵面容。

    所以此时他一眼便认出来了对方身份。

    但此时安沙却暂时没空理会自己曾经的老部下。而是视线紧紧盯住那片废墟。

    “还打算藏下去?”她眼瞳中瞬间闪过一丝金色。

    顿时石楼废墟处,一个浑身灰色的黑色长发女子,正幽冷安静的站在阴影里,一双灰色的眸子抬起来看向安沙。

    “路胜是我的部下,我来看看他死了没,没死就找他回去。”女子神色平淡道。

    “你的部下?”安沙露出一丝讥讽之色。“你以为你是夜帝么?让一位顶尖兵主成为你的部下?”

    灰色女子愣了下,随即有些迷糊道。

    “兵主很难得么?”

    安沙顿时心头一颤,她已经知道对方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了。

    “你们....”她咬了咬牙,没再多说,转身带着另一人迅速消失在洞穴出入口。竟然就这么离开了。

    灰衣女子怔怔看着她离开,没再说话。

    “看来是真死了。”她侧面,一个黑衣灰帽子的高大男人,缓缓浮现出一半身子。

    “确认了就回去吧。”女子淡淡道。

    “怎么?你担心我对这些垃圾下手?”男子嘲讽道。

    “我只是不希望你死在这里。”灰衣女子平淡道,“刚才那小女孩实力很强。我拦不住。”

    男子一愣,随即咬咬牙,不再吭声。

    他知道对方是谁。

    魔界四柱之一,这样的存在,根本不是普通兵主能对抗的,更何况他压根就不是兵主。

    “真搞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巴巴的跑来帮一个区区下属。不嫌累么?”男子嘀咕着隐入黑暗里,消失不见。

    灰衣女子没再说话,只是抿着嘴陷入思索。

    青汊宗云天阁连着星球一起陨灭。还牵扯了痛苦世界一队精锐。而凶手已经查明,是八首鹰狮兽一族,据说是青汊宗的道宫反应机制杀了人家一个投影。

    这事表面上看起来和路胜完全没关系。但女子总有种莫名的预感。

    再加上她的麾下始终缺少一个管理人才,之后虽然也找了几个,但都不如路胜。

    沉默了一阵,女子远远朝着黑暗中某些蠢蠢欲动的家伙释放出自己气息。

    这些痛苦世界的触须,以及人界所谓的三圣门的余孽,似乎还打算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

    “滚回去!就算他死了,也不是你们这些注定被清除的垃圾能动的.....走了,回去了。”女子目视着那群黑暗中的影子慢慢被震慑,然后迅速退缩离开。她沉凝了半响,这才转身离开。

    “喂,那你专程跑来到底是干什么的?”那男子顿时诧异道。

    “来给曾经的下属发福利。”女子远远回了句。

    “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男子赶紧跟上去。

    *******************

    天秤城,网龙角地下洞窟。

    大片的黑色魔气不断蔓延,在一片透明阵法的束缚下,形成一大块网状立体阵法。

    阵法线路完全由魔气组成。

    路胜悬浮在正中,目视着地上阵法中镶嵌的大量炎魔晶,这里弄不到他在元魔宗时使用的特殊能晶,索性就以性质稍微暴躁些的炎魔晶作为代替。

    布置降临阵法对于路胜来说是轻车熟路,只是炎魔晶作为能源的更换,让他稍微重新修改了下阵法。

    等到布置好,已经是三天时间过去了。距离路胜请的半个月假期,还有十天时间。

    “十天....足够了,还是按照老计划,找时差最大的世界,迅速提升神魂,然后在痛苦之母收割之前迅速返回。”

    路胜心头盘算着,神魂散出,又仔细开始检查整个阵法的细节,以保证不出任何遗漏。

    重新检查了差不多半个多时辰,终于,路胜完成最后一次检验。

    “可以开始了。”他神魂微动,顿时大量飞蛾隐藏在这片区域周围,一旦有异常情况,随时可以回报到地下洞窟来。

    然后又是一层防御阵法和隔音阵法等等。将整个降临阵保护得严严实实。

    “还有那个庄鹫....嘿,虚冥,很了不起么?”路胜回想起之前坑过他的那个天魔王,眼里便闪过一丝凶光。

    从来都是他吃别人的便宜,这趟却差点变成了别人吃他的便宜。

    “等我,很快,很快我就回来了....”路胜喃喃道,手指一弹。

    哧!

    顿时下方阵法骤然亮起一道道红光,所有嵌入地面的炎魔晶全部亮堂起来。

    大量热流红光汇聚到一点,顺着阵纹不断流动旋转。

    哧!!

    又是一声轻响,灰色裂缝骤然张开,路胜的身影已经抓住时机瞬间没入其中。

    灰色裂缝里,没有上下四方的概念,路胜只感觉自己似乎在一片灰色的海洋中游弋。

    大量的模糊的半透明事物在他身旁飞速流过,他牢牢收敛着自己的神魂,这些半透明事物,其实就是一个个的不同世界的裂缝入口。

    只是因为入口太多了,一旦他神魂探出,很可能转瞬间就被拉入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宇宙。

    路胜感受着身后一股巨力不断推动着自己,朝着一个固定方向坚定飞去。

    没过多久,约莫是十分钟,或者二十分钟。

    一团灰色光晕迎面撞了上来。

    咕咕?

    呜呜呜~~?

    呜呜呜?~~

    一片茂密的灰暗树海中,一个硕大的树洞内,几只窝在一起,只有拳头大小的小灰兔,正安静酣然的熟睡着。不时发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杂音。

    而就在这时,其中最中间的一只灰兔身后,一道灰色裂缝一闪而过,随即灰兔睁开了双眼,露出一双迷惘而又人性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