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一十三章 阴谋 一
    “这边请,三位贵客。”

    凌家幽澜苑内,两个侍从一个丫鬟,引着图金路胜三人,缓步朝着家宅大院深处走去。

    院落幽深婉转,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到地上有闪烁怪异符文的荧光石柱矗立。

    “我们凌家在这环峰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大族,这趟二长老发病,也是请了不少医师来,都没法,最后还是只能千里迢迢,专程请图医师前来了。

    路途辛劳,医师辛苦了。”说话的大丫鬟叫芸瑞,似乎在二长老这一支里地位不低。言谈之间也颇为成熟。

    “芸瑞姑娘客气了,我和凌呈彻长老是多年的老朋友,他老毛病犯了,以前病情一直是我在处理。”图金微笑道,“说起来,凌呈彻长老上次犯病也是三年前了,原本给他开了古心丹后,按理说应该好得差不多了才对....”

    “还不是最近的情况闹腾的...”芸瑞无奈叹了口气,“我只是个丫鬟,不便多说,一会儿图医师到了亲口问长老,就知道了。”

    图金微微收敛笑容,看起来凌家的情况似乎有些复杂,他也不再多说。

    德云在一旁东张西望,第一次进这么强势的大族内部,他是对什么都好奇。

    路胜则面色平淡跟在两人身后,一副默不作声的样儿。

    他如今神魂再增,但自我感觉距离自身极限,还有起码两三次才有可能达到。

    还好的是大阴黄泉星那边,有李顺溪和后手护着,暂时不用担心家族和宗门安全问题。

    现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大量赚钱,然后迅速降临,提升实力后回到黄泉星。

    当然加入天秤城大势力,借势回去救人也是个办法。

    “到了。”芸瑞的声音打断他的思路。

    路胜抬头看了眼,只见图金已经和前面的一名绿衫少女搭上话了。

    “愁花见过图医师,家祖就拜托您了。”这少女绿衫白裙,黑色长发及腰垂下,身段高挑,容貌秀丽,特别是肤色,白皙得犹如冰雪一般。

    “凌大小姐言重了,我自当尽力。”图金正色道。

    图金又小声朝着少女询问了几句,两者交谈了一小会。路胜也听出了这少女的身份。

    凌愁花,凌呈彻二长老的直系孙女。资质平平,在家族内各方面都只是平庸,不拔尖。

    闲聊了一下病情后,图金带着路胜两人一起,走进内屋,在一众护卫的拱卫下,进了一间装饰纯白色的单人卧室。

    卧室内,一个须发花白,身材魁梧健壮的老者,正手持一把黑色铁笔,在圆桌上飞快的书写刻画。

    “老图你终于来了啊,好几年不见,你看起来一点老相也没,当真羡慕。”老者听到脚步声,放下铁笔朝着图金大笑着走过去。

    两人亲切的抱在一起,使劲拍着对方的后背。

    “你也是,只比我老了一点点,却看起来比我大了十多岁!哈哈哈哈!”图金难得的大笑起来。

    “我老毛病又犯了,找了不少医师都没办法,而且你之前给我开的古心丹也没用了。所以没办法只能请你来。”二长老凌呈彻挥手示意下人侍卫都退下,屋子里只留下图金三人和他孙女凌愁花。

    “这是我徒弟两个,我专程带他们出来涨涨见识。”图金简单介绍。

    然后便是标准的催灵丝探查。

    图金让二长老坐好在桌边,然后点燃消毒杀菌的特殊线香,之后又仔细将带来的药粉调和成水,洗过双手。

    路胜和德云记载身后看着,检查过程很简单,二长老的问题还是在心脏上,而图金的催灵丝通过特殊手法,可以帮他缓解治愈病情。

    看起来就是图金将手放在二长老凌呈彻的心口处,轻轻释放一丝一缕的白色催灵丝。

    很快,没费什么功夫,第一次治疗便结束了。

    “好了。老图,你先带徒弟下去休息,今天时候也不早了,你们路途劳顿,先好好修养一下,等帮我解决了,我带你们去环峰城好好转转。”二长老很是热情豪爽。

    “那就多谢呈彻了。”图金也是笑着回道。

    全部治疗过程,只用了一个多时辰。

    图金所用的手法,倒是让路胜又见识了几手他藏着捻着的小技巧,除此之外便再没有什么其他值得学习的地方。

    安然进行完第一疗程,图金检查了二长老的病情,确定一切稳定,便在凌家丫鬟的带领下,各自去了自己的房间。

    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也毫无波折,凌呈彻的病也是老毛病了,图金几下便将病情稳住。

    顺利的话,估计几天就能搞定一切,然后去环峰城周围逛逛。

    路胜当晚在自己的房间里难得的休息了一夜。

    嘭嘭嘭..嘭嘭嘭!

    忽然傍晚时分,一阵剧烈的急促敲门声将他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路胜陡然在床铺上睁开眼,起身朝门口望去,门上附着的一丝警戒魔气没动过,窗口和其他地方也弥漫着他设下的魔气警戒阵法。

    “难得想要好好睡几天,体会一下正常人的生活。”他皱了皱眉,翻身下床。

    “谁啊?”

    他看了下时间,天色才蒙蒙亮,外面隐隐能听到急促的狗叫和鸡鸣。

    “出事了师弟!二长老病情突然加重,现在垂危,师傅已经过去赶紧过去救急了!”是德云,他语气急促,气息混乱,似乎急急忙忙跑了不少路。

    “病情突然加重?”路胜心头一愣,迅速过去打开门,德云在门口满头大汗。

    “早上的时候我也是被师傅突然叫醒,二长老的病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出问题。凌家的人挤成一团,师傅已经过去诊断了!”德云迅速解释道,“师傅让我把你也赶紧带过去。”

    “先过去再说!”路胜点头。他注意到一旁跟着德云的还有两个身穿白色皮甲的年轻带刀男子,显然是凌家对他们产生了怀疑。

    情况紧急,路胜也不多说什么,和德云一起,急急忙忙的跟着引路的丫鬟,迅速赶到白天到过的那间卧房。

    卧房门前此时已经有了好几人神情焦急的等候。其中就有之前见过的女孩凌愁花。

    另外还有一年轻后生,见到路胜两人,也是眼神一冷,就要上前。但马上被他身旁的凌愁花拉住。

    “两位小医师赶紧进去吧。图医师已经在里面了,可能需要你们的协助。我爷爷,就拜托你们了。”

    凌愁花郑重走到德云面前沉声道。

    “一...一定不负所托!”德云勉强稳住心神回了句,然后便拉着面色不变的路胜迅速推门而进。

    卧房里香气扑鼻,路胜一眼便看到桌上点燃着三柱不同颜色的线香。

    “居然连三种救急药香都一起用上...情况不妙啊....”

    他心头闪过揣测。

    德云此时已经几步并做一步,冲到卧床边上,正和图金小声询问着什么。

    图金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卧房里淡黄的明珠光晕,照耀在他额头上,反射出密密麻麻的大片细密汗珠。

    他一手按在凌呈彻的胸口,一手按在他左肩,大量白色催灵丝正源源不断的涌入对方体内。

    路胜见状,先是一怔,随即似乎发觉了什么,神色一变,猛地冲上去,一把将图金按在肩膀上的手打开。

    啪。

    大把催灵丝顿时断裂。

    图金一个踉跄倒退数步,差点一下跌倒在地。

    “小月你干什么!?让开!再拖延半刻,呈彻必有生命危险!”图金勉强稳住身形,赶紧大声道。

    “师傅你疯了!?消耗自己寿数治他!他和你非亲非故,就算治好病你还能活多久?”路胜同样带着怒气厉声道。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图金脸色苍白情绪却异常激动,额头两鬓的发根处,已经隐隐越发花白起来。短短这么点时间,他就像是老了十多岁一样,整个人疲惫无比。

    德云此时也反应过来,想要上前劝说师傅,但又一时间被老师的怒气吓到。

    “呈彻是我多年好友,我绝不能见死不救!”图金同样大声咆哮起来,一双眼睛睁得极大,满是血丝,“你让开!”

    此时门外凌愁花和另一中年男子也赶了进来。

    看到师徒三人异常举动,凌愁花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中年人却是神色阴沉至极。

    “一千两!”中年人寒声道。双眼紧盯着图金。

    “治好我爹,你们师徒拿着走。”

    “治不好,你们也一起和我爹陪葬。”

    “这不是我们的问题,这已经不是病了,是毒!”德云咳嗽了几声试图辩解。

    “我不管其他,现在,我只要我爹没事。”中年人神色冰冷,“治好他,你们走,治不好,你们死。就这么简单。”

    “可...!”德云还试图分辨,却被图金一声厉喝叫住。

    “就算你不来,我也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呈彻去死!”图金脸上冷汗不断渗出,显然是催灵丝消耗太多,以至于伤损到了自己身体本源。

    “老师,我....”路胜同样有些火起了,难得有点好心情,居然还有人敢威胁他。

    “行了小月,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不关任何人的事。”图金再度打断他,扬手道。“现在,你让开。”

    路胜眉头紧蹙,图金这是在用自己生命力延缓毒性发作,刚才趁着空隙,他也稍微查探了下凌呈彻体内的情侣。

    情况极糟。

    凌呈彻不光是中了剧毒,而且是起码上百种不同毒素混合的混毒,另外还伴随着精气走火入魔,五脏六腑千疮百孔,身体免疫机能完全失去作用。

    这不光是中了毒,这简直就是被高手彻底打成濒死状态,再一口气注入上百种混毒。

    放在这里不管,只需要半个时辰就可以准备后事。

    明明白天还好好的。

    这种情况下,就算是路胜的医术也无能为力,更何况图金。

    这分明就是马上快要死透的半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