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一十四章 阴谋 二
    “老师,平时你这么说,我会听你的。但这次,你救不了他。”路胜丝毫不动,挡在图金面前。

    “让开!”图金已经有些暴躁了。明明虚弱不堪的身体,此时居然还回光返照一般,气血上涌,中气足了起来。

    他居然冲上来试图拉开路胜。

    “德云!拦住师傅!”路胜果断下令道。

    多年上位者气场下,加上德云也不愿意老师以命换命去治病,稍微犹豫了一瞬,他果断上去拉住图金。

    “反了!反了你们!!”图金被拉住,顿时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年轻人,你要想好这么做的后果。”门口的中年人一直冷言旁观,此时看到路胜挡住自己老师,不让他治病,他也忍不住出言威胁起来。

    路胜心头火起,正要一爪抓死此人。活这么大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急着作死的废物。

    “小月,呈彻是我多年故交,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我知道我不行了,如果你有办法,你帮帮我!”图金此时也想起了自己这个徒弟估计医术已经青出于蓝,连忙大声恳求。

    路胜勉强压下心头杀意,眼角余光瞟到了此时已经老泪纵横的图金。

    心下还是叹了口气。

    “好,我答应你,尽力而为!”他认真低沉道。

    图金知道路胜,只要他不直接回绝,那就代表还有一点希望。他神情顿时大喜。

    “你放心,这趟如果救下呈彻,三大限,我会当面传你!”他郑重承诺道。“另外,我已经给他体内注入了足够的催灵丝,应该能撑两个时辰。你需要时马上叫我来...”

    “老师你先去休息吧。如果救不了人,我来负责!”路胜直接打断他,图金的估算上是错的,他注入的那点催灵丝所化气血,能支撑半个时辰就算不错了。

    不过他不打算明说,免得图金担心。

    生死伦常,乃天地循环之道,就算是如今的路胜,也做不到逆转生死,这趟出手,成败与否其实也就看凌呈彻的命数。

    至于这毒和伤怎么来的,那就是之后的事了。

    路胜开始迅速检查凌呈彻的状况。全心全意投入抢救状态。

    这一趟还是他武道有成以来,第一次出手全力救人。

    一种种混毒被他以巧妙的魔气化丝手段,牵引包裹而出。被毒化坏死的组织和部分器官,被他用催灵丝迅速催化再生。

    比起图金来说,路胜最大的优势,就是恐怖数量的催灵丝,只要还有一丝生机,他就有希望把人拉回来。

    分离消融混毒,修补内脏伤势,弥补生机气血,补全伤损的部分神魂。

    一项项对于任何医师而言都难于登天的精密手术,在路胜的手下顺利被完成。

    虽然中间稍有波澜,但状态整体却是在往好的方向转变。

    时间一点点流逝,终于,天彻底亮了,约莫一个多时辰后,路胜缓缓走出房间。

    外面一群人等了很久,见状迅速围了上来。

    图金在,德云在,之前那个中年人在,凌愁花也在。另外还有一群妇人拥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在默默抹泪。

    “怎么样?!”那中年男子第一个出声,眼神尖锐的紧盯住路胜。

    “还算顺利。”路胜看向图金,点头回答。理都没理会这中年男子。

    图金顿时狠狠松了口气,迅速冲进去检查。

    其余人也一拥而上,纷纷进了卧房。

    不光是图金上去,另外还有几个医师模样的老人跟随着也上去查看。

    检查之后,情况确实如路胜所言,一切顺利,凌呈彻的病情终于彻底稳定下来,且正在康复中。

    “老师,这下你满意了吧?”路胜迅速道,“走吧,此地不是久留之处,我们立刻返程回家!”

    路胜还有内情没说,在治伤过程中,他从那老头的体内,捕捉道一丝丝极为坚韧强悍的灰色气息,这气息从层级上估测,绝对是最起码圣主层次的高手留下。

    一位圣主级高手,在整个天秤城也不是弱者。他现在还不想贸然一无所知的介入其中争斗。

    索性带着图金两人回去再说。

    “把他们全部拿下!”忽然一声厉喝。

    锵!

    十多名身上强大气息翻滚的带刀侍卫,瞬间拔刀上前,将图金路胜三人团团围住。

    “在我爹彻底苏醒之前,你们哪也不能去,另外,说不定后续还得依靠三位多多出力才是。”那中年男子神色漠然,缓步走出房间冷声道。

    “都带下去,好生伺候。”

    “你们!?”图金不是菜鸟,瞬间便明白了对方意思。

    “爹!他们....”凌愁花也是满脸惊色,开口就要求情,但马上被一名女侍卫上前拦住。

    “女儿,不是爹不讲情面,实在是这次动手关系到我等身家性命,三位医师能解这毒一次,就一定能解二次,说不定之后还有需要三位的时候。

    反正之前已经得罪他们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先强行控制下来。”中年男子小声传音解释。

    “可...”凌愁花依旧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不是坑人么?

    “就这么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来照看你爷爷。”中年人温和劝说道。

    凌愁花还想说什么,但中年人已经不再理会。

    图金此时哪还不明白自己卷入了凌家的内部争斗。之前他也听说过,凌家内里争权夺利情况很严重。

    可没想到会严重到这个地步。

    此时一群白衣侍卫将三人看住。图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能脱身。

    “是为师拖累你们了。”他神色愧疚。“不过你们放心,只要等呈彻苏醒,就一定会没事。”他和凌呈彻的几十年交情也不是随便说说,对此他很有自信。

    一群侍卫围住三人,周围出入口也隐隐有人手增添,一时间整个圆形院落被围得水桶一般。

    “反正我这条命是老师捡来的,没事!”德云笑了笑,反倒是这个时候他变得不紧张了。

    路胜缓缓用湿巾擦拭干净双手,然后将手术刀和各种药瓶一一分类装好,放入专门携带的黑色小包。

    他能够感觉到之前感应到的那种灰色气息,其主人正在飞速接近这里。显然是他之前破掉了对方留下的后手,引发了对方的感应。

    “老师,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他凝神道。

    “我也想....”如果可以的话,图金也想迅速离开,但周围的白衣侍卫一个个气息翻滚,光弥漫开的精气波动,这些侍卫每一个都可以和他曾经见识过的武道高手比肩。

    虽然不知道修为如何,但绝不是他们三人能轻易挣脱。

    “没关系,我来安排。”路胜不打算暴露实力,但单纯的运用图式治疗术,还是可以的。

    他神魂微动,十指陡然一弹。

    哧哧哧哧!

    刹那间一丝丝无形催灵丝从他手指尖飞速射出,然后悄无声息的从周围侍卫身上后颈穴位掠过。

    呼...

    宛如一阵微风拂过。整个院落里的所有侍卫顿时僵立不动。

    哐嘡。

    有人手里的刀掉落在地,发出脆响。

    这一举动顿时惹得图金师徒心头骇然,他们完全想不到催灵丝居然还能这么用。

    “走!”

    路胜一马当先朝着院门方向走去。图金二人赶紧跟上。

    但刚走出没几步,地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弥漫开一层厚实的灰雾。

    路胜冷哼一声,催灵丝骤然炸开,在半空中无形飞散,缠绕住图金和德云。直接拔地而起朝大门外飞去。

    “有两下子,不过还是留下来吧。我说过的话从不落空。”那中年男子同样冷声道。

    他没被催灵丝波及,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着一个精致灰色小铃铛,他轻轻一摇。

    叮铛...

    顿时大量灰气如同触须,分离出来扑向三人。

    院落里其余侍卫同时也恢复过来,一个个默不作声持刀飞快扑向路胜三人。

    “爹!”凌愁花急声叫了下。面对救命恩人居然还要反过来强留人家。这完全不是她认识的那个父亲,这等不讲道义的动作绝对不像是他能做出来的。

    路胜也不理会灰气触须,随手往下一掌,大蓬催灵丝飞散炸开,迅速缠绕上远处景观树,大量无形丝线拉动三人避开灰气,朝着远处飞去。

    “这是催灵丝?!”图金顿时认出了路胜所用的特殊丝线是什么。他没想到路胜居然能把催灵丝运用到这个境界。

    “许老,拿下他。”下方院落里的中年人面色不动,随手将手中的铃铛收起。

    “交给我。”

    一道尖锐孔雀叫声骤然炸开,院落上方骤然浮现一片鱼形黑影

    黑影瞬间覆盖路胜三人,刹那间所有催灵丝直接断裂,溶解。

    路胜神色一冷,正要换种手段继续脱身。

    哈哈哈哈!!

    恍然间一阵大笑从远处天空传来。

    两道幽蓝光线瞬间飞射而至,转眼便悬浮在众人头顶,化为两道蓝衣人影。

    一道道暗金光晕在两人身后扩散浮现,似乎是一种完全隔绝封闭的大阵瞬时启动了。

    “!!!”这下好了,被下面那个蠢货拖延了点时间,那人到了。

    路胜本想隐藏实力底细,以图式治疗术带人离开就好。

    可惜....

    “给我留下吧!”其中一道蓝色人影猛然下扑抓向路胜脖颈。另一道人影直扑院子里的中年男子。

    路胜双手张开,大量催灵丝无形射出,挡住来人,带着图金两人继续朝远处飞去。

    “小友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离去?”一个苍老声音缓缓从远处传开。

    “烦....”路胜心头烦躁郁结。

    “小友既然能解花雨所下剧毒,想必也能解百荣同心毒?本座这里正好有数种不得破解的毒素,还请小友....”

    “烦.....”

    路胜感觉心头越发烦闷。

    “.....凌思成请你来,所花费用全部三倍,另外本座还......”

    “烦死了啊啊啊啊!!!”

    刹那间路胜本能的一巴掌挥出,胸前三颗黑洞骤然浮现。

    无以计量的催灵丝从他身上狂涌而出,化为巨型大手,抓住半空所有蓝衣人。

    嘶!!

    无数血肉飞溅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