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一十五章 离开 一
    轰!!

    天空无数血花散落,残肢碎肉刚刚落下没多远,便马上被更多的催灵丝撕裂粉碎。

    无法形容的无数催灵丝,源源不断疯狂的从路胜身上爆发而出。

    蓝衣人们一个个刚开始还努力抵抗着,呼喊着,但到了后面,所有人终于都崩溃了。

    凌家的女眷簇拥着老妇人迅速往远处逃去。

    那中年男子面色阴沉,紧紧盯着半空中的路胜,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

    整个院落上空,路胜仿佛一只蜷缩着躯体的巨大章鱼,在这一瞬间骤然炸开弹出身上所有的触须。

    “小辈!你找死!!”远处一道淡红人影急速飞来,身旁环绕飞舞着三颗金色水晶,对着路胜便是一掌。

    “拦天界地!!死!”

    这一掌引动周围天地精气,形成大股赤红色炽热能量流,围绕着路胜化为一个硕大漏斗。

    漏斗上方浮现出一头三眼金色蛤蟆,正张大嘴口中酝酿着无数暗金色符文组成的能量球,对着下方准备喷吐。

    “滚!!”路胜一个侧身,大股催灵丝凝聚化为大手,狠狠一掌打在漏斗侧面。

    嘭!!

    漏斗当场被破开一个大洞,结构损坏,整个漏斗顿时溃散。化为大量无形气流,隐隐中似乎还听到一声惨叫。

    “我来!”之前的一道鱼形黑影再度浮现,扑向路胜下方影子。

    “阴都散魂!”无数阴影化为绳索,骤然分散缠绕在路胜身上。

    一瞬间凌家两边的势力居然都开始合力对付他。

    阴影绳索飞速收紧,吸收着路胜体内疯狂沸腾的催灵丝。

    滋...

    道道黑影绳索分裂成无数细网,空气里更多的影子网络飞速融入其中,让路胜身上的黑网越发结实坚固。

    很快路胜整个人都被越来越厚的黑网包裹住,形成悬浮在半空中的硕大黑球。

    “中了我的阴影束缚,就算是家族长老级的存在,也不可能能轻易挣脱!”一道苍老声音缓缓响起。赫然便是之前中年男子称呼的许老。

    “思成,可以准备....”

    “所以说!你们很烦啊!”

    一道压抑着暴躁情绪的声音从黑球中穿透而出。

    鱼形黑影顿时一滞,忽然感觉周围空气变得呼吸困难起来。

    “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第一大限....”

    哧!

    一道金光从黑球中透射而出。

    哧!哧哧哧哧!!

    紧接着是第二刀第三道,第四道...无以计数的金光丝线从黑球内爆射而出。

    细微的布帛撕裂声中,黑球直接炸碎,显出内里此时路胜的状态。

    无数的催灵丝已经化为淡金色,在他身旁环绕凝聚,化为两只巨大翅膀。

    两只长达十多米的淡金色半透明羽翼。

    唰!!

    金色羽翼缓缓展开,罩住整个院落的上空。洒出无数白色粉末状荧光。

    “虚灵化....”下方一直处于震撼状态的图金,终于喃喃的认出了路胜这种璀璨华丽的诡异状态。

    “催灵丝的虚灵化....这是....这是治疗术的最终境界!是净化一切的境界!...”图金不可抑制的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这不是图式治疗术所能企及达到的境界,而是所有治疗术都向往的极致!

    中年男子凌思成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在涌动,他只是想留下几个能驱毒的边缘医师...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

    提前引爆家族内斗?

    自己这边的云蛇护卫许老出手,被医师打成重伤。

    对头势力的底牌大长老出手,被医师当场破掉成名绝杀,现在估计躲在某个角落疗伤修养。

    然后身边的隐秘护卫瞬间被杀得只剩下三两个苟活....

    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只是想留那三个医师下来治病。

    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帮爹治病了...他压根就是自己有病!

    “快送老夫人离开!”他努力维持着身旁的淡蓝色光幕,阻挡周围四处游荡攻击的淡金色丝线。

    咳咳...

    一道黑影组成一白发老者,出现在他身侧。

    “思成,这下玩大了...你先带剩下的人离开,别让愁花受伤。”老者甩了甩袖子,“我来拦住他。”

    他视线如同鹰隼,盯住缓缓落到地面的路胜。

    这一场战斗打得莫名其妙。

    最后引来敌对势力插手,结果对方也被这诡异医师一巴掌打懵了。当场最强战力大长老绝杀被破,身上反馈重伤。现在也没什么声息了。

    而最初的原因,仅仅只是凌思成想留下那个能解毒的特殊医师....

    他本来想威胁医师帮忙治伤,为即将而来的大战做储备。

    结果,威胁的人被干掉了。他的底牌被打残了,大战也被医师顺手解决了....

    现在他们处于惶恐状态,不知道接下来那变态医师会有什么反应。

    那种层次的强者,普通护卫再上去多少也只是白费。

    凌思成面色不变,但身上汗水已经把内衣打湿透。看着缓缓落地的路胜。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如果你要发泄的话,杀我一人就够了。是我下了命令要留下你们。说要杀你们的也是我。”他是代家主,也是凌家真正的仅存主心骨。

    原本的主心骨之一大长老,刚才已经被路胜一巴掌打破漏斗,绝杀被破,现在估计身受重伤,能不能维持清醒都还说不准。

    凌思成心头原本有着种种稳妥保险的复杂计划,十多套种种应对突变的方案安排。

    还有提前埋下的大量伏笔和引子,暗线。

    可惜....

    这一切到现在都没什么卵用了。

    偌大的凌家,他前几天还在和环峰城的副城主谈笑风生。和管理兵马的副总兵对饮美酒。

    身旁美姬无数,高手如云。

    现在就因为得罪了一个医师.....这一切都毫无意义了。

    在这仅仅只是凌家数千个院落之一的小院里。

    凌家这艘刚刚正准备结束内斗,扬帆起航的庞然大物,正面临着一场莫名其妙的突发巨变。

    一个踏入举兵层次的医师....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他本来只是打算在调集人马西征之前,趁着过来顺便看看老父亲,结果老父突发病重,结果莫名其妙成了眼下这个状态。

    路胜冷哼一声。杀了周围上百人后,他心头的火气稍微发泄了点。

    此时再看凌思成,他眼里闪过一丝暴虐。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处理你们?”他迫不得已被逼暴露了治疗术的恐怖境界,同时还用了第一大限血之心,将催灵丝的强度强行提升到了举兵层次。

    以至于原本只有治疗能力的催灵丝,瞬间爆发出极为恐怖威能。

    原本的催灵丝,就算以他的兵主神魂催运,也顶多就是圣主层次。

    但现在不同了.....

    血之心强行将催灵丝提升一个阶位,让治疗术达到了兵主初期层次,溯本回源,爆发出恐怖威力。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赔偿。”凌思成沉声回答。

    此时整个院子里就只剩下凌思成和路胜三人。

    原本之前还有敌对势力大长老的人,但在大长老绝杀被路胜破掉后,他们便不再现身。

    只留下整个院落里细碎的血肉碎末,和被染红了的围墙和花草。

    “怎么处理?”路胜扫了眼图金和德云,两师徒还处于懵逼状态。

    他心头顿时惋惜叹气,这次之后暴露,恐怕是没办法再在图金这里待下去了,否则会带给他们太多的麻烦和危险。

    他们没有实力自保,没有足够能力应付路胜身边,哪怕是最微小的一点点小麻烦。

    “都怪你!!”

    嘭!!

    路胜闪电般拖出一道金色残影,一掌打在凌思成右脸上。

    巨响之下,凌思成身体像砸飞的石头木棍,在地上翻滚颠倒撞得头破血流,狠狠撞在侧面墙上。

    凌家宅子的大阵在墙壁上浮现道道蓝色符文,破损了一小截围墙,才将凌思成挡了下来。

    呕!

    他一口血喷出,委顿在地,想起身却已经伤得动弹不得了。

    只是心头庆幸其余凌家的内眷,还有凌愁花都已经离开这里。院落里腥臭扑鼻,空空荡荡。

    路胜既然动手了,就懒得遮遮掩掩,他分出一股金色催灵丝,缠绕住图金和德云,然后双翼合拢,遮住自己全身。

    这里不同于凡间,环峰城高手如云,是第三区有数的大城,一位举兵兵主,就想纵横这里,肆无忌惮,还是远远不够。

    路胜光感应,就能感知到,这里最起码有着两位到三位的兵主强者。

    再加上天秤城资源丰富,秘术众多,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神秘道具秘术,能对兵主也起作用。

    所以他打算迅速离开了。

    二长老凌呈彻伤势已好,他身上的毒极有可能是亲近之人下手,而从凌思成的反应来看,不排除这个可能。

    “是该毁尸灭迹了。”路胜缓缓蓄力。

    哧!!

    哧哧哧哧哧!!

    刹那间金色羽翼再度分化为无数催灵丝,朝着四面八方疯狂炸开。

    围墙,地面,房屋,阵法光罩,全部被金色丝线穿透,浮现密密麻麻雨点般小孔。

    所有血肉急速膨胀生长,化为大片暗红色肉毯,在催灵丝的急速滋养下,很快便将所有养分有机物全部吞噬吸收。

    凌家此时才被彻底惊动,大队蛇级气息强者腾空而起,朝着这边飞快汇聚。

    但还在半空中,便迎面遇到路胜炸开的无数金光丝线。

    凌家最精锐的蛇级部队,只是一瞬便损失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