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一十九章 门徒 一
    虽然只是打听,但大部分人只要一听到红月二字,都面色微变。

    不好惹,残忍,狡诈,势力庞大,这些都是对红月的形容和印象。

    每一个红月门徒,都是危险,欺骗,不怀好意的代名词。

    他们为了谋夺资源和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用尽方法。

    虽然一路上都听到的是各种负面的情况,但路胜至少还额外打听到了一个新的情报。

    那就是,红月门徒似乎都追求一个目标——永恒的燃烧。

    这是一个年纪很老了,但一只眼睛被替换成暗金龙眼的老人,在和路胜一起等传送阵时提到的。

    “红月门徒的源头,是红月御主,红月御主出身自一个神秘的地方。

    和他一样,无数宇宙里,似乎也有类似的这么一批势力,他们都追求着永恒燃烧。”老人缓缓讲述着,“我曾经翻找过无数文献,大概明白永恒燃烧潜藏下的意思。

    什么东西能永远燃烧下去?释放光芒和力量?”

    “那就是永生。生命就是燃烧,永恒的燃烧下去,那就代表着永生。永恒生命....这才是他们追求的东西。”

    “永恒生命....”

    路胜喃喃着回忆之前的老人的话,在传送阵的白光黯淡下来时,他已经站在一座赤红色的庞大宫殿前,驻足往里观察。

    红色宫殿从左到右一眼望不到边际,整个宫殿光秃秃一片,没有任何装饰花纹。

    就像一根根高达上百米的红色石柱,紧密的并排挤在一起,像是红色的排管风琴。

    笔直,坚硬,鲜红。

    整个宫殿安静的矗立在路胜眼前。

    周围空气里弥漫着炽热的高温,起码有五十多度,干燥的热量沸腾着,在半空扯动出一个又一个透明的扭曲漩涡。

    “这里没人么?”路胜有些疑惑,按道理说,红月门徒是整个天秤城数量最庞大的势力,这里作为红月御主的招收门徒点,怎么也不会一点动静也没。

    他犹豫了下,猜测是自己没找到进出的方法。

    回头看了眼传送阵,路胜很快在上边找到了一个小巧的红色标记。

    一个红色月亮的标记。弯月中间还刻着一个字——转。

    路胜想了想,伸手在这标记上轻轻点了下。

    标记明显亮了一瞬,然后又熄灭。

    “又有新人来了么?现在没到正式招收门徒的时间,具体时间是下午三时....”一个冰冷毫无感**彩的男声,从标记上传出来。

    “下午三时?明白了。”路胜微微点头。

    “想要诚心加入的话,准备好一万冰钱,以及做好献出自身寿命的准备。”那声音继续道。

    “明白。”路胜回应道。

    声音缓缓消失。

    路胜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走出传送阵,索性就在一旁的空地上坐下。

    这里除开红色宫殿,就是周围一望无际的密密麻麻灰色石林。

    天空是灰色,大地是灰色,没有虫鸣鸟叫什么的,仿佛一切都是一片死寂。

    盘坐了一小会,不时也有修士突兀的传送到这里,但很快又传送离开。

    这里什么也没有,传送阵也是免费的,很少有人愿意留在这里等。

    时间缓缓流逝,渐渐的,也有一两个气质不凡之人传送到这里,和着路胜一样,在一旁找了空处等待。

    路胜也不打量其他人,姿势眼观鼻鼻观心,自顾自的调理精神。

    又等了约莫一个多时辰。

    忽然细微的嘶嘶声传开,在红色宫殿光滑的石柱前,一点黑点缓缓浮现,随即猛地的一张。

    哧!!

    空间被撕裂开,露出灰色裂缝,高达三米多的灰色裂缝。

    裂缝中一把探出一只灰色粗糙厚重的兽爪,兽爪类似巨蜥之类的前爪,只有四根手指,指头之间连着肉蹼,皮肤粗糙布满褶皱,显得坚韧厚实有力。

    嘭!

    兽爪稳稳落在地上,紧接着又是第二只,第三只...

    一共六只兽爪缓缓爬出,一个身高五米多的庞大灰色巨蜥,呈现在众人身前。

    此时传送阵前加上路胜,零零散散已经有十多个正在等候的陌生人。

    有的似乎认识这头灰巨蜥,连忙起身恭敬的鞠躬行礼。

    有的则是警惕的盯着对方,等待其开口表明身份。

    路胜则是安静的坐在原处一动不动。

    巨蜥吐了吐灰红色的芯子,一双狭长的眼睛透出丝丝残忍暴虐神色。

    “这里是红月星系第311号黑死星。一共五百个招新点,你们能被分配到我这里,真是不错的运气。”

    他的声音微微有些嘶哑,像是两个不同语气的女声重叠在一起说话。一个调高,一个调低。

    十多人顿时明白巨蜥的身份。坐下的纷纷起身,一个个神色认真的盯住他。等待他的后文。

    巨蜥笑了笑,露出一个极其复杂的嘲讽表情。

    “我们红月内部,从来没有什么出身贵贱高低。”

    他从容轻盈的拖着庞大的身躯,缓缓围绕众人走动,巨大的脚爪踩在地面居然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其修长粗壮的尾巴微微顺着方向动作弯曲摇晃。像是即将扑咬偷袭猎物的强悍猎手。

    “只要你有钱!只要你能对我红月有足够大的贡献!”巨蜥大声道,“那么不管你什么实力,什么出身,什么种族,你都可以加入红月,得到御主的传授。”

    “伟大的红月照耀着我们,在这纯净的月光下,我们所有人,所有生灵,都平等如一!都互为兄弟姐妹!都沐浴在同样的月光之下!”巨蜥渐渐有些狂热的仰头低吼起来。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你们决定好了的,都过来交钱,然后递交寿命。看什么看,对的,就是交给我,伟大的西弗因大人。”巨蜥张口便是喷出一股狂风,吹得传送阵一旁的几人差点没稳住身形。

    路胜微微朝那几人瞟了眼,那边有两人压根就是普通人,身上顶多只有一点点稀薄的精气修为,估计就这点修为还是嗑药出来的。

    “我们该怎么保证,在交了钱和寿命后,算是真正加入红月了呢?”一个年纪很大,双腿有些畸形肿大的老人开口问。

    “我会给你们这个。”巨蜥西弗因太高身躯,露出胸前一道弯月形的缝合伤口。

    伤口内还闪耀着细碎的血光,周围都是用黑色的丝线缝合而成。

    “这就是红月门徒最大的标志,赤河之种。好了,现在报名开始!”

    巨蜥张开大嘴,舌头卷曲着从口腔内吐出一堆淡银色卷轴丢在地上。

    “考虑清楚的,捡起卷轴签上自己名字和指纹。契约会自动成立。”

    马上便有两人上前,捡起卷轴,展开细细看了起来。

    路胜也上前捡起一个卷轴,展开扫了眼,内容和巨蜥之前所说的一样,没什么花样骗术。

    他迅速也按上指纹,用指尖直接在卷轴上写上自己真名——路月。

    卷轴没反应。

    路胜皱了皱眉,又换成路生,还是没反应。

    无奈之下,他还是端正的写上了路胜,然后将前面的全部涂掉。

    这下卷轴骤然燃烧起来,转眼化为黑灰飘散消失。

    卷轴燃烧完毕的瞬间,他同样也眼前一花。周围环境瞬间大变。

    刚刚还在巨蜥身前,传送阵旁边,下一秒,便到了一个下场弯曲的灰黑色通道内。

    路胜往后看了眼,身后是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前面是一望无边的深邃通道。

    墙壁和地面都闪烁着金属光泽,神魂散出,居然还是没法查探任何情况。

    路胜皱了皱眉,自从来到天秤城,单纯的依靠原始的神魂探查,已经不能满足他平常侦查的需求了。

    这里针对神魂的原始状态,有着太多的各种手段防备。

    “欢迎来到**道。”通道内,地面上缓缓升起一头浑身黑色金属组成的铁人。

    “接下来,我会为你种下赤河之种,以及传授红月之法,如果你有自信,可以自己选择硬抗,通过红月之法的传授。”铁人冷淡道,“当然,硬抗的过程极其痛苦,甚至还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不过,伟大的红月之光照耀下,我最近炼制法宝,缺少一些稀有材料,如果你能赞助我一万冰钱的话,通过什么的不成问题。”铁人马上换了种温和的语气提醒道。

    “没问题!”路胜身上足足十多万冰钱,都是从那些慢性病患者身上搜刮而来,这个时候正是用上的关键时刻。

    他上前一步,将一块刻着玉白色花卉的冰钱牌子,交给对方。

    这是冰钱花牌,一块代表一万的数额。

    铁人一接过牌子,顿时面色更加柔和起来。

    “何等大方的兄弟啊,红月就喜欢你这样慷慨大方的兄弟姐妹。”

    “来,选择你想要植入赤河之种的部位。不论什么位置,你放心,一万的档次是完全不痛。另外红月之法你也可以随便不用听了!

    过两天等赤河之种的通知,去面见红月御主就行。”铁人迅速变得热情起来。

    红月之法,其实是一种类似于考验精神意志力的折磨手段。里面包含着很多红月门徒的相关纪律规定之类。

    不过路胜花了钱,这些所谓的门规纪律那都不是事,在红月,有钱就是大爷,没钱就是地狱。

    很快路胜便充分体会到了这点。

    **道轻轻松松,甚至铁人还带他一起参观了其他正在接受考验**的新人。

    看到那些痛苦不堪的新人,铁人甚至还让路胜上去试试,亲手调节这些新人**的力度和频率。

    看着那些新人在路胜的操控下痛苦不堪,路胜充分的体会到,什么叫做有钱就是一切。

    这鲜明的对比也让他明白了,为什么红月门徒一切向钱看。

    手机版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