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二十二章 雾蚀 二
    两月后....

    花树市的某处办公楼内。

    “小夏,这么早就回去了?”

    空荡荡的办公大厅里,只有十来个十二三岁的孩子聚集在一起。几个孩子玩着电子游戏,也有下着棋的,还有人靠在窗边看书,几个还聚在一起玩着电脑。

    杜夏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家了,就站了起来,放下手里的诗集。

    看到她站起身,一旁一直仰躺在沙发上戴耳机的漂亮女孩开口道。

    杜夏看了眼这女孩。她叫周泉舞,也是格纱中的一员,而且是他们中最为强大的领袖。

    前不久有的国家正式将她的通缉令定为黄泉魔女,赏金破天荒的达到了三百七十二亿陆元。

    这相当于整个欧陆联邦一年总收入的十分之一,可见其实力之强悍。

    也正是周泉舞将在外的松散格纱,结合在一起,成立了名为雾蚀的组织。保护了不少格纱不被国家部门捕杀。

    “恩,该回家了,不然哥哥和爸妈要担心了。”杜夏淡淡回道。

    “为什么不搬出来?和我们一起住?一直委屈压抑着自己,生活在普通人的世界里,这样对你,对他们,都不是好事。”周泉舞穿着白色超短裙和黑色露脐T恤,黑色笔直的及腰长发顺着沙发流淌下来,泛着柔顺光泽。

    杜夏在她露出的一双白皙完美长腿上扫过一眼,视线在大腿外侧的一个类似纹身的紫黑花纹上停顿了一下。

    那是个类似弯刀一样的利刃花纹,刀柄和刀身都有着藤蔓蜘蛛一样的镂空,一直延伸到大腿内侧。

    配上白色超短裙和白皙修长的腿部曲线,让人忍不住想要顺着利刃纹路往裙底一探究竟。

    杜夏挪开眼睛,看了眼落地窗外快要下山的夕阳。

    “现在我不想去想这些。小秋呢?”

    “他和飞鸟他们一起出去了,说是要玩玩。”周泉舞懒洋洋的回道,继续仰躺着,睁大一双水晶般的紫色美目,拿着播放器正重新换歌。

    “玩玩?”杜夏皱了皱眉,“都这么晚了,他们早上就出去了吧?”

    “是呢,你打个电话过去看看吧。”周泉舞随意道。

    杜夏眯了眯眼,扫视了一遍整个办公大厅。她直起身拍拍裙子,身上的棕色毛线裙和白色裤袜上都沾了一些淡淡的灰印。

    随着她的起身,大厅里一个正玩游戏的红发男孩也丢开手里的手柄,伸了个懒腰站起身。

    另一个正玩着手机的金色卷发女孩,同样放下手机,嘴里还嚼着泡泡糖,便站起身看向杜夏。

    他们三人从来都是一起行动,如果说黄泉魔女是整个雾蚀的领袖,那么他们的领袖,就是杜夏。

    “走吧,去把小秋找回来。”杜夏扯了扯亚麻色长发,让其更柔顺一些。

    “能顺道帮我买新出的时空梦幻录么?上个月刚上市的版本。”红发男孩凑了个笑脸问。

    “小事。不过在此之前,先帮我把小秋找回来。”杜夏淡淡道。

    “明白。”红发男孩手在眉毛前摆了摆,嬉皮笑脸道。

    三人起身几乎吸引了大厅其他全部成员的注意,几个一起玩游戏的好友在那唉声叹气,劝红发男孩别走,再玩几局,但没用。男孩笑嘻嘻的挨个道歉,就是不应下。

    “明天有活动,记得早点来啊,学校那边给你打过招呼了。”周泉舞躺在沙发上懒洋洋道。

    “知道了。”杜夏带着两人走到门前,开门,扯了扯衣领,让其竖起来挡风。

    叮叮,叮叮,叮叮。

    忽然杜夏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低头拿出来看了眼屏幕,是小秋的电话。

    “喂,你现在在哪?再不回来你知道后果。”杜夏在家里在父母兄长面前,从来都是沉默寡言形象,但在外面,她一直都是说一不二,最为强势的个性。

    一如她的实力。整个雾蚀里,只有她能和领袖黄泉魔女周泉舞相争而不落下风。

    两人虽然没真打过,但层次确实是属于一个层面。和其他成员完全不是一个境界。

    而在家中,杜夏,杜秋,虽然是双胞胎,但两人实力天差地别。

    “小秋?”电话那边没声音,顿时让杜夏有些疑惑起来。

    一阵压抑的抽泣声,隐隐从电话里传出。

    “.....夏....夏姐....小秋他....死了..!!呜呜~~”一个男孩哭哭啼啼的声音,伴随着断断续续的话语,传进了杜夏耳中。

    杜夏双眼瞬间凝固,漆黑色的眼瞳里闪烁着骇人的亮光。

    “告诉我,你是在和我开玩笑。”

    “是..皇凤....皇凤的人,找到他们...整个水坝都爆炸了....全炸了!!”对面的男孩间断的说着刚刚发生的事。

    嘭!

    杜夏手里的手机骤然炸成粉末。

    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久久没有反应。

    嚼泡泡糖的金发女孩也停顿下来,有些不知所措。红发男孩一脸不敢置信,猛地反应过来,一把拿出手机开始迅速打起电话开始核对。

    而核对的结果,没有侥幸。一时间小秋的幸存同伴,组织在那边的同伴,还有赶到现场的警笛声和救护车声音,都从电话里穿透过来。

    啪....

    男孩手里的手机不小心跌落在地,他想去捡,但无意中看了眼杜夏的脸色,瞬间被吓到了,也没敢再动。

    三人都没再说话。

    “死....了?”杜夏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空气,一瞬间仿佛彻底失了神。

    *********

    *********

    等到杜夏回过神来,已经是一个多星期后了。

    杜秋的葬礼就在市里的殡仪馆举行。来得人很多,络绎不绝。

    杜夏呆呆的坐在弟弟的遗像左侧,在母亲的哭声中,麻木的对着前来的客人回礼。

    兄长杜雄端坐在一旁,面色同样带着一丝哀色。

    每个客人来访,他都需要应对对方的各种询问和安慰,作为家里的长子,他并不是只要像杜夏那般光回礼就够了。

    父亲杜旭宁正站在大厅门前,和大伯一起,引着来人入厅。他眼睛同样红红的有些发肿,显然也是哭过很久。

    “小秋到底怎么去的?”来人问的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

    “他当时在水坝边玩,水坝一下爆炸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和另外几个一起的小伙伴,都.....”这是杜家给出的答案,也是警方给出的回答。

    但杜夏知道不是这么简单。或许兄长和爸爸妈妈,相信了这个解释,但她知道,这不是意外。

    以小秋的能力,就算不如自己,也不会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就危及生命。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尽快查出真正动手的凶手。周泉舞已经动手调查了,她的现实身份是联邦大将之女,天生有着极大的权限和地位。

    但杜夏不会仅仅只依靠着一条渠道。

    葬礼维持了很长时间,杜夏一直都乖巧的跟在兄长和父母身后,处理着弟弟的各种身后事。

    直到晚上,才差不多没了来人,三人算是由殡仪馆人员替换下来,在一旁的副厅休息。

    “没事吧。”杜夏眼前忽然多出一张纸巾。

    她接过来,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抬头凝视着最疼爱她和弟弟的大哥杜雄。

    杜雄情绪低落,有些萎靡,眼圈也红红的,一副强作精神的样。

    杜夏知道他的伤心不比自己少,毕竟平时里弟弟杜秋比自己还要更粘这个大哥。

    “我没事的。”她低声应了句。

    “小秋如果还在,绝不会愿意看到你这么浑浑噩噩。”路胜认真劝说道。

    他心头也是有火,这才过去多久,因果中想要保护的弟弟妹妹就少了一个。

    而且还刚好是自己最弱小的初始期。

    至于眼圈红,情绪不好什么的,都是这具身体本身就有的反应。

    “警察正在调查原因,还有具体赔偿额度之类。爸爸妈妈已经在和他们交涉了。如果有必要的话,会对当地负责的水电局单位进行起诉。”路胜简单道。

    “我知道....”杜夏点头。

    路胜伸手揉了揉杜夏的头发。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少了一个弟弟,因果也少了一小截神魂收入,所以这次他小心还借着抚摸机会,给杜夏上了一点阳元气息。

    这点气息在杜雄的父亲母亲身上也有。

    “一起去走走?”杜夏少见的主动邀请。

    路胜微微一愣,随即点头。

    两人和父母打了招呼,出了殡仪馆,在周围小山山道上慢慢走着,杜雄在前面,路胜在后面。

    走出一段距离后,杜夏第一个开口。

    “小秋的房间,还是保持原样吧,怎么样?”

    路胜点头。

    “我已经给爸妈说了。”

    沉默了下,杜夏找了处大石头,拍掉上边的灰,就这么靠着站着。

    路胜站到她侧面,望着远处随风摇曳的枯黄山草。

    “小秋的死,警方的调查有问题,不像是单纯的意外。”他自顾自的说着,“我不相信调查结果,所以我准备自己查一下。”

    杜夏一愣。

    “爸妈....知道么?”她有些迟疑。

    “不知道。不过我会用我的渠道调查,别担心。”路胜鼓了鼓胳膊,开玩笑道,“我最近可也是在各种锻炼上。”

    杜夏倒是听父母说过,大哥一直在坚持练拳,只是不知道如今练得如何。

    “哥...”杜夏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口。她很想明确的告诉大哥,小秋压根就不是死于意外,而是被人谋杀。

    但这对于这只是普通人的大哥而言,就算知道了事实,除了愤怒和无力,还能怎么样?

    所以她也准备自己亲自动手调查,如果真的是皇凤....这些帝国走狗,那就真的是该答应周泉舞那个庞大计划的时候了。

    “放心吧,哥会处理好的。另外,你也一样,如果有什么烦心事,告诉哥,哥陪你一起扛。”路胜温柔的捏着她的脸颊。

    “恩!”杜夏感受着久违的温暖触感,眼眶微微湿润起来,她鼻子酸酸的,努力忍住泪水,

    呼。

    她突然一把转过身去,闭上眼。

    “不要看我!”

    路胜手僵住,无奈的摇摇头。

    “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杜夏低声道。

    “好吧,我就在那边。”路胜无奈的缓缓走开。

    等他走远了,杜夏才缓缓睁开双眼,双眼已经不再是原本的黑色,而是璀璨的暗金。

    无数金色在眼眸中闪耀跳动,仿佛星光。

    “无论你是谁。”

    她握紧手心,眼中一片冰冷杀意。

    “我会找到你,杀了你!”

    嘶...

    她面前的石头迅速扭曲,粉碎,燃烧,被暗金色火焰包裹着,转眼被焚烧得无影无踪。

    ************

    艳红的光线妖异的洒落在沙发上。

    办公楼的大厅中,周泉舞慵懒的躺在沙发中,一手垂到地上,纤细秀美的食指,落在地上一把修长古朴的黑色剑鞘上。

    “第一个羁绊,消除了。”望着窗外的夕阳,周泉舞忽然吃吃的笑起来。

    尽管整个大厅表面就只有她一人。

    “有必要这么做么?”阴影里一个高大人影低声问。

    周泉舞轻轻握住地上的黑色剑鞘。

    “羁绊,是弱点。”

    “而弱点,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