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凶手 一
    带着些许遗憾,路胜想了想,还是没再往回走。

    按照对那幕后黑手的估计,对方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顺着小巷往外走,快要到家门时,路胜已经看到杜夏正靠在居民楼的进出楼梯口,手里拿着粉色手机正发着短信。

    看到他过来了,杜夏连忙将手机放下来。

    “回来了?哥。”

    “恩,怎么站在外面?”路胜点头道。

    “呼吸下新鲜空气。”杜夏自然的笑了笑,她自然不会说,自己为了确认对方安全,已经在这里站了半个多小时。

    “早点进屋吧。”路胜揉揉她头发。

    “恩。”杜夏重重点头。她是个很平淡的性格,就连笑也只是很浅很淡的微笑,不明白的人远远看起来,大多会感觉不好接近,不好相处。

    但她只是不喜欢说话,不喜欢出风头,不喜欢麻烦而已。

    进了电梯,路胜最后还看了眼杜夏方向。

    看到她拿起手机,似乎正在接电话。

    路胜看了一会,从她表情上确定她没有什么问题困难,才走进客厅。

    父亲杜旭宁疲惫的坐在餐桌边,翻看着上边放着的一份文件,

    母亲李灿在厨房里叮叮铛铛做着饭菜。

    一阵煎蛋之类的香气慢慢飘出来,弥漫在整个客厅。

    路胜找了个椅子坐下。杜秋的死带来的伤痛,现在依旧还萦绕在家人的心底。

    “最近学习怎么样?有没有受影响?”杜旭宁放下文件看向路胜,沉声问。

    “还好。”路胜对于学习什么的早已是浮云,心理引导术让他一个星期去一趟学校强化暗示,就足够了。

    其他的,有学校校长和老师帮忙,一切都不是问题。

    “多关心你妹妹,她最近的状态...有点反常。”杜旭宁好歹也是管理了几十号人的老总,终归感觉比较敏锐。

    “放心。”路胜沉着的点头。

    吃过晚饭,杜夏第一个放下碗,说是要去同学家玩,一会儿晚上回来,便自顾自的出门了。

    但就算她出门,路胜也能感应到附近有强横气息隐藏着,应该是杜夏安排的保护他们的人手。

    看起来似乎现在她还颇有余力。

    路胜想了想,便也没跟出去。只是将神魂散开,弥漫到四周,作为警戒。

    接下来的几日,路胜安心稳固修为,同时通过安第斯的联系,让其在世界范围内收购各种有特异传说故事的古董奇物。

    安第斯麾下有资产数十亿的庞大集团。收购一些古董并不算什么。

    只用了几天,便到手十多件各式各样古物。

    路胜找了个时间,和安第斯碰了个头,收集到的古董确实有一部分有寄神力,但都不多,也就一个几十点,上百点。

    全部加起来,路胜也就吸收到了一千多点。这对于他现在的境界来说是杯水车薪。

    他正想着找个时间迅速离开,去试探一下格纱的实力到底如何,趁着现在有杜夏暗中护着家人,还有些机会。

    但马上,新的麻烦便又迅速接近了。

    从道馆回家的路上,路胜提着书包,阳光把他的影子拖得很长,投影在地上,随着走动动作不断晃动。

    如同平时一样,路胜顺着巷子不断往前,前面只要拐过一个弯道,穿过一小片荒芜的草坪,就能抵达家所在的小区背面。

    但此时,他快要走到弯道前时。

    吱呀。

    右侧的一间出租屋门口,忽然门开了,里面缓缓走出一个面色泛白的雀斑少年。

    少年穿着灰色运动装,鞋子上白净整齐,就和全新的一样,似乎是刚刚才从货架取下来穿上。

    看到路胜注意到他,少年咧嘴一笑,伸手从衣兜里似乎想要摸出什么来。

    路胜也友好的对他笑了笑,从其身前穿过去。

    他能感觉到少年身上弥漫的尸山血海一般的恐怖腥气,这小家伙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才积累出这等血腥味。

    除开这些,路胜还能清晰的感应到,对方眼中流露出的一丝杀意和藐视,那明显是针对自己的。

    ‘又是来杀我的么?’路胜心头有些激动,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背对着少年朝弯道走去。

    一步,两步。

    没动静。

    三步,四步。

    还是没反应。

    路胜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少年依旧站在门前,脸上带着笑,手里捏着什么东西,依旧还很是之前的那个姿势,一动没动。

    “不是来找我的?”路胜有些疑惑,但还是转入弯道朝家方向去了。

    少年看着目标彻底消失在弯道口,心头欲哭无泪。

    “我说,放我一马?我哥绝对不会找你麻烦。”他无奈的回头看向屋子里。

    杜夏手里随意甩着银亮弯刀,嗤嗤的刀刃不断划开空气,发出破空声。

    一圈丝丝的暗金色火焰环绕着她缓缓飞舞,如同活物。

    “从你来我这里的第一刻起,就应该很清楚后果。”杜夏淡淡道,“你心里清楚后果,但你还是来了,也就是说,你笃定了我就算抓到你,也会碍于你哥的名头放过你。所以你肆无忌惮。”

    少年哭笑了下,眼神有些僵硬。

    “我只是抱着侥幸心理,这趟算我错了,我可以给你补偿。”

    “补偿?补偿一个我哥?还是补偿一对新的父母?”杜夏脸上露出讥讽之色。

    “现在皇凤的人已经放话了,要派人干掉你,雾蚀也被北面拖住,你只能一个人应对。”少年感觉有些不妙,连忙解释起来,试图劝说杜夏放弃念头。

    “就算你再强,一个人应对这么多同级别的高手,你能确保自己护得了你哥,你爸妈?如果你放过我的话,我哥就会欠你一个人情,到时候一旦有需要,你完全可以...”

    噗嗤。

    杜夏手里的弯刀一下刺入少年胸膛。然后猛地拔出。

    “你...!”少年踉跄退后数步,胸口的伤口闪耀着醒目的白光,仿佛他的身体内根本没有血肉内脏,而是一片纯粹的白光。

    杜夏看也不看他,以她的能力,要杀一个普通格纱,根本要不了两招。

    之所以之前只是制住少年,也有忌惮他哥哥,有些犹豫不决的缘故。

    看着少年的身体歪倒在地,浑身渐渐燃烧起来,化为白色飞灰,杜夏手里的弯刀骤然化为金色火焰消散,身上周围的火焰也迅速散去。

    “小光?”

    “在...”角落里,一个浑身是血的金发女孩举手应了声。

    “大姐,你再来晚一步,就只能给我收尸了。”

    “辛苦了。”杜夏眼里闪过一丝愧疚,走向地上半坐着的女孩。

    “大姐....人越来越多了....”金发女孩无奈道,“我刚刚解决两个,回头就遇到这家伙,白绫蛇虽然不是很强,但我之前没得到休息恢复,被他袭击.....”

    “我知道。”

    杜夏点头。

    这段时间里,她四处调查,却越发的感觉一张极其庞大的黑网,正无影无形的朝着自己这边笼罩过来。

    最关键的是,那幕后黑手似乎连她不少的布置意图,都能清楚获悉,从而针对进行安排。

    今天这么顺利就截住白绫蛇,让杜夏感觉有些太过顺利了。甚至于感觉这是对方故意放出的机会。

    弟弟的死,让她最近有些方寸大乱,四处肆无忌惮的搜查惹人,让她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组织里也正紧急和北面的一个庞大组织向碰撞冲突。

    首领周泉舞根本没空闲出手帮她。事关组织的兴衰成败,周泉舞也是只能给她留下了十多人,作为她指挥的麾下力量。

    ...............

    “又没了....”路胜深深吐了口气。

    刚才一瞬间爆发出一股强悍能量气息,然后那少年的气息便消失了。

    “应该是杜夏的人,或者根本就是她自己动手。”

    光是感知之前的能量爆发,路胜大概估算了下,差不多就有掌兵使层次。

    这样的层次在城市里,确实具有极大威胁性,一旦彻底爆发,足以造成数千上万人的瞬间伤亡。

    路胜心头琢磨,但刚才那股能量气息明显只是一触即收,操控极其自如,显然这远不是对方最大的力量层次。只是不知道这是几层力了。

    “两次了,当真是一点机会也不给....看来得我自己寻找机会了。”路胜摸了摸下巴,感觉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他需要尽早摸清楚格纱的底细,明白这种力量的特点。

    光是格纱的眷属逐星者,就能拥有短距离瞬移的异能,那么格纱本身,恐怕绝不会那么简单。说不定吃了....不,杀了会有寄神力进账。

    “看来得主动出击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路胜又陆续遇到几次刺杀,但都在他即将准备动手时,刺杀者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杜夏的势力确实厉害。

    在多次试图出手无果后,路胜终于憋不住了,马上找安第斯搜寻格纱可能出现的确定下落。

    妹妹的势力他不能搞,那就搞和她敌对的势力。

    从安第斯那里传来的情报,路胜得知,世界一共有三大组织。势力遍布各国。

    其中分布在联邦的,叫皇凤。

    另外在国外还有两大组织,一个名为星沙,一个名为地星柱。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神秘组织,都是由格纱们自己组建的。其中也有弱有强。

    安第斯也解释说,他能够一直安然无恙,还有个原因,便是他的妹妹的儿子,就是一位格纱,而且还是星沙中的一员。

    至于联邦内除开皇凤外的其他组织,安第斯并不清楚。

    “那么这些大大小小组织,位于花树市的,有哪些?能查出来么?”路胜直接在电话里问。

    “这个简单,整个花树市,只有一个组织,名叫雾蚀。领袖黄泉魔女,是在国际上都有着强悍声名的顶级恐怖分子。”安第斯在加密卫星电话里回答道。

    “雾蚀?黄泉魔女?”路胜一愣,只有一个组织倒是出乎他预料。

    “黄泉魔女的资料,这里有很多,您需要么?”安第斯在接受了心理引导术的引导后,对路胜可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可以,你传到我手机上吧。”路胜肯定回答。

    他背靠着屋顶栏杆,神魂散开,监控着周围一切生命体。以免防止电话遭到泄露。

    很快,一份邮件通过电子邮箱传到他手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