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凶手 二
    路胜点开邮件,里面一张张通缉照片顿时慢慢刷出来。

    照片里是一个有着黑色长发的面具女孩。

    女孩戴着白色骨质面具,遮住全部面孔,就连眼睛部位都没有露出空隙。

    不过从脖颈处露出的皮肤来看,明显年纪很小,肤色很白,却又不到白种人的程度。

    看着这通缉照片,路胜总感觉对方姿态里流露出的一种气质,让他有点熟悉。

    似乎他曾经在哪里见到过。

    原本的杜雄可能没这个本事,通过一点点熟悉感就回想起曾经的记忆。但路胜不同。

    他的神魂实在太强大了,这样的线索,只需要一瞬间,他便能找出根源在哪。

    “这个女孩.....好像以前杜夏还带到过家里来玩过....”路胜马上回想起杜雄以前的记忆。

    “看来杜夏应该就是这个雾蚀里的成员了。”路胜大致猜测。

    大致扫了眼这个黄泉魔女的犯罪档案,里面最少的也是造成数千人伤亡的恐怖大案。按照官方的宣传尿性,一般都要把伤亡尽可能的往小了说。

    这么一加减下来,就大概清楚这个黄泉魔女的恐怖之处。

    “这么一个强势人物,所在的老巢居然还有人能不断袭击成员家属....看来是该去接触一下这个所谓的黄泉魔女...”路胜心头有了决定。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得先去找找普通的格纱,实验一下自己的实力到底层次在哪。

    另外...

    嘟嘟嘟嘟...

    忽然他手机铃声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路胜看了眼,估计又是什么推销广告电话,随手按下接听键。

    “喂。”

    “还记得那天晚上,你打死的那个年轻大人么?”一个沙哑的低沉男声,缓缓在电话里传出。

    “你打错电话了么?莫名其妙。”路胜皱了皱眉。但他手里却没按下挂断键。

    “你这些天的电话虽然都是卫星电话,但都在我们监控之下。安第斯和你的关系,我们都已经很清楚了。现在伪装,毫无意义。”对方语气轻松道。

    “没想到你在拳法上的天赋这么高,这么小的年纪,就能击败安第斯拳帝,得到魔影拳帝的称号,真是不得了....我该说不愧是那位的兄长么?”

    路胜眯了眯眼。

    “你既然知道了,那么打电话来找我,有何见教?”

    “你是不是一直想要知道你弟弟是怎么死的,还有你妹妹杜夏的真正身份,如果你想要弄清楚,那就来这里....”电话那头声音一下低沉下去。

    路胜仔细听着电话那头的吩咐,心里渐渐有些明白过来。

    对方应该是以情报为诱饵,要他主动配合对方,脱离杜夏保护的视线范围。

    很快挂了电话,路胜取出手机卡。随手捏碎了丢进垃圾桶。

    安第斯的号码他都记得,对方的势力不知道是哪一边,但这么处心积虑要调他出去,显然有些不知名的企图。

    不过这样正合他意,杜夏的监控和保护,对于他而言也同样是枷锁。他还不想这么早让杜夏知道他的底细。这根本无法解释。

    这个世界可不像之前的世界,他要想好好挖掘更多利益,就必须玩得精细点。

    下了楼,路胜按照电话里的安排,若无其事的换了身灰色运动服,带上兜帽,走出家门闲逛逛街。

    在附近的步行街里逛了一会后,然后找了个男厕所进去,等了一会儿。

    “杜雄?”厕所里已经有个和他身材差不多的年轻人,主动迎上来问道。

    “是。”路胜点头。

    “衣服换给我。”年轻人低声道,“小心外面有监视你的人。”

    “恩明白。”路胜点头。

    两人默不作声的换了衣服裤子,整个过程动作迅速熟练,显然对方是提前演练过不少次。

    换了衣服后,男子带着兜帽,学着路胜的走路姿态低头走出去。

    很快路胜便感觉到周围监控保护他的气息消失了,跟着刚才那人离开了。

    “这下舒服多了。”路胜歪了歪脖子,走出厕所,迅速穿过一条巷子,走到另一条街,然后拦了辆出租车。

    “师傅,忘川北路118号。”

    “放心。我知道地址。”开车的师傅微微侧过脸,冲路胜笑了笑。

    “哦?”路胜一愣,没想到对方的安排这么紧密。

    “初次见面,我叫九南,数字九,南方的南。是组织专门安排前来全程接待你的专员。”男子一边开车,一边扭过头对路胜笑了笑。

    “因为令妹的事,我们无辜背了黑锅,所以不得已用这种手段联系你,如有得罪,多多包涵。”九南露出一个歉意的诚恳表情。

    “你是格纱么?”路胜却压根就不管男子说什么内容,直接了当问。

    “额...不是...不过我是逐星者,算是组织里排名第.....”九南话没说完,便看到一只手指忽然伸到自己眼前轻轻转动。

    “看着我的手....我的手....现在你很困...很想睡觉...很困....”

    十分钟后......

    咔嚓。

    车门打开,九南面带微笑的下车后,给路胜拉开车门。

    “大人,务必小心。里面是皇凤的第七位领袖主持。”九南小声用唇形传递消息。

    路胜点头。

    “回头把皇凤内部的所有强者资料给我拷贝一份,记得规避我的各种渠道监控。”

    “明白。”九南微微点头。

    “请吧。”他马上又恢复自然神情,用之前的那种公式化的面具微笑,对路胜道。

    路胜不以为意,看了眼面前类似电视台大楼的大厦,大步朝着大厦入口走去。

    穿过旋转玻璃门,里面是黑沉沉的石质地面大厅。

    两个早已等候多时的双胞胎姐妹,正穿着漂亮的类似女仆装的连身裙,绑着双马尾,微微朝着路胜弯腰行礼。

    “欢迎你,杜雄先生,第七首已经在三楼等着您了。”

    “麻烦带路。”路胜点头。

    两女孩仅仅只有十六七岁,身材窈窕修长,体态娇盈动人,微微有些吸引人视线的是,她们的裙摆实在太短,似乎稍微一阵风就能吹得扬起来,看到裙底。

    两女带着路胜坐上电梯一路往上,很快到了三楼。

    叮。

    电梯门缓缓开启。率先走出来的双胞胎,神色隐隐和之前不同了。

    两女引着路胜穿过走廊,来到一间敞开门的宽敞办公室前,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孩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两女孩对着路胜做了个请的动作。

    “要小心,第七首的能力在双手...不要和他的双手接触....”

    “如果有需要,请随时呼唤,我们会马上进来救您。”双胞胎女孩分别在路胜手心里写了一行字。

    路胜温柔的对两女笑了笑。

    “谢谢你们了。”

    “这是我们的职责。”双胞胎女孩微笑着低头。

    路胜转身走进门,微风从天花板的空调口吹出来,风口下面正坐着一个年纪十二三岁的黑发小男孩。

    男孩表情严肃,有种强行装小大人的感觉。

    “你好,狩猎魔女的哥哥杜雄,我姓李,你可以叫我李哥。”男孩平静道。

    “我知道你的一切资料,你的全部我了如指掌。不光是你,就是你父母,还有你妹妹,我们都很清楚。”

    “是吗?”路胜配合的露出有些惊讶的神色。

    面前是他真正面对的第一个格纱。而仅仅只是刚刚进门的十几秒,他便已经发现了对方一个致命的弱点。

    “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弟弟的死,不是意外。如果你想要查出真相,就必须全力配合我们。”男孩正色道。

    路胜顿时也严肃起来。

    “放心,我一定全力配合。”

    “额....”男孩似乎没想到会进行得这么顺利,一时间准备好的一大堆话都被堵在心里说不出。有种便秘的难受感。

    “那就好,另外....我们已经初步查明了真正杀害你弟弟的凶手是谁。想要嫁祸我们皇凤,也要看我们愿不愿意。”男孩带着一丝傲然道。

    “那么凶手是谁?”路胜忽然扭过头,看向办公室窗外。

    窗外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一片暗红。

    天上的云气没了,蔚蓝的大气层也没了。有的仅仅是一片暗红。

    “这是...!?神力渲染!?”男孩也注意到这点,面上的表情忽然有些凝重起来。

    嘶...

    忽然他透过窗户,看到远处天空飞来一道黑色不详气息的巨大流星。

    “那是...!??周泉舞!你疯了!!?”他猛地大吼。面色大变,转身就从背后墙壁撞去。

    轰!!!

    刹那间整栋大楼轰然巨响,强烈的摇晃和震动中,整栋楼一下爆开,大量砖石压碎炸开,一团团猩红的炽热火焰从楼层缝隙间喷涌而出。

    仿佛大楼内部本身便注满了无数岩浆火焰。

    刺鼻的硫磺味弥漫在四周空气中。

    楼层里大量还未来得及逃离的工作人员,瞬间便被大火吞噬,燃烧融化。

    火焰中一具具迅速化为焦黑的人体奋力挣扎着,挥舞着,最后迅速崩散,化为灰烬。

    嘭!嘭!嘭!!

    上百米直径的大楼周围,一道道数十米高的赤红火柱冲天而起,形成仿佛喷泉一样的奇景。

    “计划就要成功了....你也不怎么在乎了啊。”远处一处银行门前,一个披着灰白风衣的高大男子,叼着烟叹息一声,看着远处壮观的爆炸景色。

    “我警告过皇凤的,这可不能怪我。”周泉舞懒洋洋的斜靠在门边,腿间斜倚着那把古朴漆黑的笔直长剑。

    “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打算连神力渲染也不展开,直接在现实解决一切?”男子无奈问。

    “我像是那么残忍的人?”周泉舞扯了扯长发,“好了,又解决一个,我可爱的部下的羁绊,又少了一个。”

    “我感觉你快疯了。为了那个东西。”男子神色复杂。

    “或许吧....”周泉舞也是愣了下,随即笑了笑。“我需要一个没有破绽的杜夏,现在的她,还缺少最重要的东西。要想成为我的第三核,还差了一些。”

    “什么东西?”男子诧异问。

    “哦?还有漏网之鱼?第七首名不虚传。”周泉舞却是没回答他,而是视线看向远处大火废墟中。

    她抬起右手,一点黑球急速从她掌心扩大。

    “别再动了。”男子一把握住她手臂,“走吧,交给其他人就好,你别再动手了。”

    周泉舞手心的黑球缓缓散去,她偏过头看了看男子。

    “你是在担心我么?父亲。”

    “或许吧....”男子沉默了下,“走吧,我们该回去了。现在还不是和皇凤正面动手的时候。”

    “.....我明白了。”

    哧!!

    一团黑色电光骤然从她掌心射出,远远冲向远处大火。

    “这是最后一次。”

    .........

    大火熊熊燃烧着。

    第七首艰难的撑着一朵洁白水仙花,无暇的花瓣将他周围数米范围紧紧包裹着,抵挡着外面血色的不详火焰。

    但这样的抵抗也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该死该死该死!!周泉舞!你这个疯子!!”男孩满脸狰狞的怒吼大叫着。但满口的毒烟马上又呛得他剧烈咳嗽起来。

    “周泉舞?”忽然男孩身侧的一团断墙被掀开,被烧得通红的墙体被一只黄铜色大手随意推开。

    路胜毫发无伤的从火焰中走出来,他身上的衣服明显被烧毁了大半,但露出的强悍肌肉皮肤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灼伤。在红色火光的照耀下,犹如雕塑。

    “如此悲伤的火焰.....我甚至闻到了绝望的味道。周泉舞就是凶手么?”

    “你!!??”第七首被声音吓了一跳,猛地回头,看到来人时,他整个人都懵住了。

    “你....你居然!!?”第七首脑袋里一片空白。

    原本以为只是普通人的杜雄,居然直接从火焰里走出来,完全没有半点受伤的迹象。

    嘶....

    就在这时,远处天空居然又是一团黑色流星飞速射来。

    流星从小变大,随着距离靠近,体积越来越大。转眼便膨胀成十多米直径。狠狠冲向第七首和路胜所在位置。

    第七首呆呆的看着路胜背后的巨大流星,手指着浑身发颤。

    “你看着我干什么?”路胜诧异的看了眼他。

    “流....流...流...!!”第七首结结巴巴,一口气堵在喉咙吐不出来。

    “流血么?”路胜上下检查了下全身,“没有伤口。”

    看到第七首呆呆愣愣的,他索性走近一些。

    “来,看我的手,我的手在晃,在晃...”

    “流....流...!!”第七首感觉自己一口气堵住快要喘不上气。

    “我的手,看到没,它在晃...在晃...”

    “我他么知道在晃!流星啊!!又来了!又来了啊!!”第七首心头狂吼,但嘴里就是一口气塞住吐不出来。

    看着流星越来越近,第七首浑身都在发颤,来不及了!来不及了!要死了要死了啊!!!

    他还年轻,他不想死!还有大好青春没有想享受,大好青春...大好....

    轰!!!

    流星压顶。

    路胜闪电般转身一拳!

    巨大的拳压挤压空气,形成巨型空气波,狠狠轰在飞来的黑色流星火焰上。

    轰!!

    一团灿烂的黑红光晕当场炸开。流星宛如气流一般炸开,瞬间化为无数流光飞散四射。

    回过身,路胜赶紧伸出手。

    “来,看我的手....”

    “恩....在晃....”第七首呆呆的看着路胜,一脸的呆滞,震撼,木然。

    “.....”路胜呆了下,心理引导术居然无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