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三十六章 资源 二
    一片混乱的神钟之行,很快便在路胜的全面操控下结束。

    周泉舞被俘虏,包括其父在内的全部普通人,都被集体心理引导,成了帮助路胜控制大局的帮凶。

    格纱除了一开始死掉几个外,其余都被路胜强行控制。

    就算有意志力坚强的,也被他一顿殴打后,在意识模模糊糊的状态下,被强行心理治疗。

    格纱这种神魂弱小战力强横的存在,路胜控制得简直不要太顺利。

    大局定下后,他将杜夏杜秋两个带回家,让其和父母团聚,父亲杜旭宁那边一切平安无事,其他格纱或许认为能解决掉杜夏这边,所以没有额外动作。

    这倒是省了路胜一番气力。

    他自己则是安排人手守好神钟,自己又悄然回到草原。

    ..............

    冷风如刀割般,吹得众人头发不断上下翻腾。

    路胜平静站在神钟面前,伸手轻轻抚摸着巨大无比的石质表面。

    “让你们准备的人,都带来了么?”他低声问。

    “都带来了!”

    路胜身后,满脸横肉的周泉舞手里提着长剑,身上穿着米白色背心,露出来的双臂肌肉虬结,古铜色的皮肤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树根一样的青筋。

    皇凤站在她左边,星沙的老大左星王站在右边。两人都剃了光头,下身白色长裤,上身赤着,背心纹着一个硕大的拳字。

    “都带上来!”皇凤舔了舔嘴唇,挥手叫喝一声。

    很快不远处后面开上来一辆小型卡车。

    车上横七竖八的捆了十多人。都是年纪十六岁以下的少男少女,这些人大多都满脸戾气阴狠,偶尔有看起来正常学生样的,眼神里都隐隐透着一丝暴虐。

    “最近几年联邦杀过人的小孩,能抓到备案的都在这儿了。”皇凤上前解释。

    之前还和路胜要死要活的他,现在已经在正确的心理引导下,成为了路胜麾下最忠诚的狗腿子。

    “恩。”路胜缓缓点头。眼神在这群孩子身上一一划过。

    “没有错抓吧?”

    “绝不可能。这群小子要么是抢劫杀人,要么是强奸杀人,还有贩毒,拐卖幼女之类的,甚至还有给人当杀手的。什么货都有。”皇凤不屑道,作为和政府部门有关联的格纱组织,皇凤调动的力量远超一般人想象。

    路胜微微点头。

    “把东西抬上来。”

    命令传下,很快有数人抬了一个数米直径的硕大圆盆过来。

    圆盆通体黑色,似乎是用某种黑玉打造而成,周边纹刻着各种神秘符号纹路。还有四个对称的蝙蝠一样的诡异怪兽雕塑蹲在盆边。

    “开始吧。”路胜点点头。

    很快,两个体型稍小一号的壮汉,上前来,一人提着一个杀人犯,手里短刀对着人脖子一抹。

    哧!

    两道血水喷射而出,准确的流出地面的大盆里。

    看到这一幕,被捆住堵住嘴的其他少年顿时都浑身发颤,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

    血不断流出,从开始的飞快,到慢慢减缓,最后几乎流干。

    两个壮汉随手把尸体丢到一边,然后又抓起两个孩子,重复之前的动作。

    没有人同情,这些能被皇凤抓来的少男少女,每一个都犯下过滔天大罪,心性狠毒的占大部分。剩下的全是性格扭曲,脾气暴躁货色。

    没有无辜者,全是受到法律漏洞所庇护的例外人。一道道的血水不断流入黑玉盆,奇异的是这么冷的气温,盆里的血离体了这么久,居然还没凝固。

    等到所有犯人都放完血,路胜拍拍手,顿时又上来一个身高两米多的强壮大胖子。

    “把材料都丢进去吧。”路胜吩咐。

    “是!”大胖子赶紧应道。从背后将背在背上的一个个塑料袋纷纷取下来。

    唰...

    一袋子一袋子的红色粉末纷纷被倒入盆中。

    盆里的血水渐渐泛白起来,原本的红色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淡淡的馨香。

    路胜手上一弹,一点彩色光点飞射而出,轻飘飘的落入盆中。

    呼!!

    整个黑玉盆顿时燃起大火,火焰不是赤红色,而是纯粹的半透明彩色。

    “成了,来个人试试。”路胜扫眼看了下在场所有人。这里的人手中,至少有一半是格纱。

    “我来吧,大人。”周泉舞上前一步平静道。她缓步走到黑玉盆前,双手揪住盆边的两个兽型。

    喔~~~!!

    她的双臂双腿迅速膨胀,充血。胸前背心嘶啦一下,被迅速变得的肌肉撑爆开来,露出里面穿着的贴身内衣。

    啊!!!

    她狂吼一声,双腿直接粗了一大圈,后背甚至隆起如同装甲般的巨大三角肌肉块。无数蛛网般的青色血管浮现在体表。

    呼!

    黑色玉盆顿时被高举过头顶,刚才还轻飘飘的玉盆,此时就像是装了无数重铁一般,重量是之前的数十倍之巨。

    哗!

    周泉舞端着大盆对准自己直接倾倒下来。大量燃烧着彩色火焰的奶白血水顺着她身上倾泻下来。

    彩色火焰也迅速蔓延到她全身上下。

    “这....这种感觉!!?”周泉舞一把放下玉盆,浑身颤抖,忍不住猛地跪倒在地。

    彩色火焰剧烈燃烧着,仿佛在侵蚀着她身上的某种东西。

    路胜在一旁静静看着,约莫等了一小会儿,周泉舞缓缓支撑起身体。

    “我...还活着??”她难以置信的伸出手,看着自己有些浮肿的手指。

    路胜在一旁感受得最清晰,那火焰燃烧的全是周泉舞身上的所有格纱之力。

    而现在火焰停息,也就代表着格纱之力全部被烧完了。简单的说,就是周泉舞,从现在开始,不再是格纱了,也不再需要向格纱之核输入寿数。

    而玉盆内的血水也反哺了她损失的寿命。

    “成功了。”路胜微微点头。

    “损耗比想象的大,不过值得就行。下一个。”他看向在场的另一人,皇凤。

    “是!”皇凤缓缓往前踏出一步。

    一个小时后,一个个的格纱经过测试,得出结论,这种弥广樱传授的方法非常便捷简单,除了代价大了点外,其余都不是什么事。

    但这点代价,无非就是几条人命,对于皇凤也好,地星柱星沙也好,都不是问题。

    相反,他们在逐步被路胜渗透控制后,大部分成员反而认为,能只损失这么点人命,就换取大家的相安无事,实在是太值了。

    经过草原上连续五位格纱的尝试,路胜确定了这种方法确实能彻底剥离所有格纱之力,并且补充原本已经损失掉的寿数。

    很快他便安排杜夏和杜秋一起,进行了革除仪式,将两人身上的全部力量彻底消除,并且补全了他们的寿命。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便又过去了数天。

    ***********

    四天后......神钟内部。

    路胜缓缓走在裂缝里,还没有走到弥广樱所在的洞窟,便忽然停了下来。

    他缓缓伸手,放在侧面的石头内壁上。

    路胜掌握格纱之核也已经好几天了,弥生泷一开始还会出来骂骂咧咧两句,后来发现没用,便开始各种求饶,乱骗。

    很明显,随着格纱之核脱离神钟,得不到阵法力量的补给,弥生泷真的开始慌了。

    他积累的力量并不是无限的,也是需要大量消耗维持他的神魂存在,可如今却被路胜拿着去抽离一个个的格纱之力,虽然有些补充,但抽离之间的损耗也大,一进一出根本赚不到什么东西。

    弥生泷的挣扎求饶根本无法撼动路胜,他现在考虑的是如何从这个世界获取利益最大。

    首先就是这座储存了不知道多少寄神力的神钟。

    回过神来,他轻轻伸手抚摸着神钟内壁的石质。

    哧!

    猛然间,他手指狠狠刺入其中,如同利爪般深深陷入到手腕。

    “饶了我....”弥生泷的声音从怀里格纱之核中透出。

    路胜丝毫不管,在弥生泷越来越虚弱后,整个神钟的整体防护也越来越弱。

    而其中的寄神力也越发的活络,现在,是时候收取这段时间折腾的辛苦费了。

    嘶....

    大量无形的寄神力疯狂的从路胜手掌涌入体内。

    一千,两千,三千,四千.....

    寄神力的储备疯狂的往上飙升。

    路胜眼前的深蓝界面早已经展开,他清晰的看到上方寄神力的数目正在火箭般狂飙。

    整个神钟的庞大寄神力,仅仅不到十分钟,便如同漏气的气球,全部涌入他体内。

    而神钟本质丝毫未变,寄神力本身对于事物的影响不大,看上去就和原先无异。

    哧。

    路胜收回手,深蓝界面缓缓关闭。

    “你过来这里,是彻底想好了?”弥广樱的声音忽然从裂缝深处传出。

    “想好了。”

    路胜缓步继续朝里面走去。

    “在确定决定之前,我想问个问题。”他面色平静,显然早就有了决断。

    “什么问题?”弥广樱笑着问。

    “我需要确定......你到底有多强?!”话音未落,路胜闪电般冲向弥广樱,右手化刀全力斩向其额头。!

    弥广樱抬手,带着黑色铠甲的手臂精准挡住路胜手刀。

    轰!!

    两股巨大力量轰然对撞,溅射出大量灰色气浪。

    “我可...没兴趣加入弱者的小团啊!!”

    路胜怒吼一声,手肘横锤,砸向对方,但被弥广樱另一只手握住。

    嘭嘭嘭嘭嘭!!!

    两人贴身激斗,没有任何超凡之力,仅仅只是肉身发挥纯粹力量。

    剧烈的疯狂对撞声几乎连成一片,密密麻麻的声浪震得周围整个神钟剧烈颤动。

    无数碎片石块纷纷雨点般跌落。

    路胜动作大开大合,没有防守,只有进攻。他肉身坚硬无比,就算弥广樱打中他一两下,也仅仅是浮现一点挫伤,在催灵丝和阳元的辅助下,很快便恢复如初。

    弥广樱更是一身黑甲,甲胄紧贴皮肤的地方有着细微的透明波纹荡漾。挡住所有打向她的拳脚。

    “神威!”路胜双掌回收合十,刹那间又以比刚才快出数倍的恐怖高速挥出。双手合十成刀,往下劈斩。

    “哈哈哈哈!”弥广樱大笑起来,右手往后一拉,直接从虚空中拔出一道黑色狭长弯刀,猛地往前一斩。

    哧!轰!

    两人手刀相接。

    一圈黑色波纹陡然浮现,先是一缩,随即轰然炸开。方圆数千米草原地面缓缓裂开,一道道深不见底的裂缝迅速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