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感悟 一
    三天后。

    路胜小心的盘坐在一个庞大无比的复杂阵法中央。

    这次的阵法远比之前大了太多太多。

    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次的时间流速差应该会远远超过之前的任何一次。

    他一口气将自己能做到的阵法极限,完全布置出来。在不理会能量层级的情况下,只搜查流速差最大的世界。

    这样一来,光是最小倍数,便至少能达到一比一百。稍微大些就是一比几百,甚至上千,几千。

    这么庞大的流速差距,足够他在里面感悟许久了。

    哧。

    路胜缓缓将控制能级的一处阵纹抹掉,重新用水晶刀雕刻上新的纹路。

    然后不时用阳元缓缓注入其中。使得阵纹完全融合进入大阵整体。

    “覆海。”路胜轻声一点,食指触在阵法地面。

    嘶....

    一颗已经彻底变成漆黑色的金属球,缓缓从他身后浮现而出。

    “以修补强化过的覆海珠为阵核,应该能延长裂缝的持续时间,承受更多的时空压力。

    如果能扩大一些裂缝大小就更好了。”路胜已经隐隐有了一些思路,最好是能利用阵法在两个世界都留下稳固的道标。

    这样一来,他想要跨越进入曾经去过的世界,也能更轻松一些。

    可惜,要做到这个程度,需要的能量实在太庞大。单个个体能量还不够。

    道标需要无比强大的力量,才能源源不断的发出讯号,穿透无数的时空风暴和时空涡流。

    这需要源源不断的能量供应,源源不断进行替换的人手。

    “现在先就这样吧。”路胜修补好最后的一点阵纹,又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自己身上的高能级物品。

    这趟前往低能级世界,所有高能级东西都带不过去,会被隔绝在世界隔膜之外。

    一旦在时空穿梭中被隔绝,任何东西没有足够多的能量保护,都会瞬间被撕成粉碎。

    所以路胜上上下下把自己全部的东西都丢进了覆海珠。他不确定心相世界能否带东西降临,索性也不冒这个险。

    一些丹药,两把神兵,一把新购置用来做手术的魔道短刀,两瓶蕴含极大精神异力的神魂安抚药剂。

    其他就是一些杂七杂八的零碎物品,路胜只在身上留了一些基本的金银宝石,然后加上一点高热能食物。便打开大阵,给覆海珠注入足够多的阳元法力。

    做完这一切,他这才平复身心,缓缓闭目,盘坐在原位。

    嘶....嘶....

    一点点的红线顺着阵纹缓缓亮起,蔓延。

    覆海珠悬浮在半空,下方慢慢链接上一根根红线,红线的数量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哧!!

    刹那间一道灰光一闪而过,覆海珠上方,一道灰色裂缝骤然张开。

    路胜一跃而起,全身化为黑光,箭矢般射入裂缝。

    裂缝缓缓合拢,只剩下芝麻粒大小的一点依旧悬浮在空中。

    嗤嗤嗤!

    覆海珠飞快的射出一道道红线,将这一点灰色紧紧包裹起来。

    以便等到下次需要时,再度扩大开启。

    ***************

    哗啦一下。

    白色的窗帘被一下扯开。

    路胜望着窗外平整的草坪和骑着自行车转圈的金发小男孩,耳朵里隐隐能听到门外唰唰的细碎涂抹声。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打扮。

    一米六的身高,穿着白衬衣牛仔裤,背着小双肩带的小书包。右胸上还别着个校徽。

    “十五岁的卓振宇。就读于蜡华镇第二中心学校。最大的愿望是让老爹满足愿望,成为取得了以神之名头衔的世界顶尖画家。”

    “降临前我就感觉不对,降临后果然....”路胜无奈的吐了口气。

    透过玻璃倒映,他清晰的看到自己还显稚嫩的面孔还未脱离稚气。

    “肤色有些偏白,西方人的肤色东方人的面孔么?”

    路胜对于这具身体还算满意,这个世界如他所料,是个没有任何超凡力量的世界。

    虚空中的能量惰性强得让人发指。

    在天魔世界能毁灭数千公里的庞大阴火能量,在这里连点根烟都不够。

    路胜一开始就尝试了下本体发挥实力,可惜,这里的物质结构极端稳定,游离能量几乎没有。阴火能够点个亮已经算很不错了。

    除开这些,让他颇为感兴趣的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是画师。

    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每年都会举行世界级画师大赛,取名为神之眼。

    夺得前三名的,分别会得到神之眼,神之手,神之色的无上至高称号。

    而这具身体的父亲,就是曾经的一位‘优秀’画师。

    从卓振宇的记忆来看,其父卓司庆本身画技实力‘强悍’,又以自身的写实画技尤为自信,虽多次参加比赛,但都未突破区级层面。

    卓司庆也将原因归咎于上面评委没有识人眼光。每每都郁郁不解。

    但他无语的是,这货还经常在卓振宇面前吹嘘夸耀自己实力非凡,要不是有他这个拖油瓶,早就画技大进,打进世界决赛不成问题。

    而母亲的影子,从小到大卓振宇都没见过。父亲卓司庆又当爹又当妈,全然包揽了一切家务活计。

    另外最为有趣的是,这个世界有很少的一批画师,他们号称能掌握一种叫画魂的奥秘。

    掌握画魂的画师,作出的画,甚至能无条件的影响到任何看到画的活人。让他们陷入各式各样的幻觉和情感。

    “普通的画师没有任何能力,仅仅只是一般人,但掌握高级技巧画魂的画师,居然能有各式各样的特殊异力。

    “这个世界对超凡力量的限制如此之大,却在画道上这么宽松大方....看来这趟我要开始学画画了!”

    路胜回忆卓振宇的记忆,因为从小喜欢运动缘故,卓振宇对父亲试图教导他的画之一道嗤之以鼻,完全不感兴趣。

    这也导致他现在连基本功都不合格,更别说成为画师。

    后来虽然因为一些事情,对画道发生了印象改变,但因为现在才勉强开始奋起直追。时间有点晚了。

    “有点麻烦的是,没有画画方面的武道功决....要想利用深蓝速成,怕是没办法了...”路胜眉头紧蹙,走到书桌前看着上面的书。

    基础素描技法,向大师学画画,素描与色彩等等。

    随便翻开看了看,里面都是乱七八糟加了不少标注的。黑色的字和红色的批注,混在一起,整体看起来透着一股浓浓的学霸气息。

    有些地方甚至一句话就有好几段批注。

    “小宇,小宇?”房间外卓司庆大声叫着名字。

    路胜收拾了下心情,赶紧跑出去。

    “怎么了?有事?”

    卓司庆穿着有些皱巴巴的休闲黑西装,戴着眼镜,手里提着一袋子杀好的鱼。

    听到路胜这回话,感觉有点不对。平时里儿子可不是这么回的。

    不过他也不怎么在意,马上又恢复过来,换了鞋把鱼丢到厨房水池里。

    “怎么样,今天学校里一切顺利吧?”他到了客厅把空调开开,然后脱掉外套坐下问。

    “还行。”路胜也跟着坐下。

    他之前按照这个世界的能量活性对比,计算了下。大约这里的能量极其稀薄,惰性都高得吓人。

    转换公式计算了下,和天魔世界的时间差大约是一比四百多的程度。

    也就是说,在这里一年,那边才一天不到。

    这里十年,那边就是十天。

    这个时间虽然不算太多,但对于如今严重缺少时间的路胜来说。已经算是分外充足了。

    这趟能不能突破迷境,就要看这里的感悟了。

    其实如果降临的是能量浓度高的世界就最好了,可这种东西也不是路胜能决定得了的。

    “最好是能在这几年里领悟出关键。”

    路胜脱掉书包,身体本能的伸手,抓向桌上刚刚取出来的一份豆沙包。

    啪。

    卓司庆精准的一把抓住他手腕。

    “吃完饭吃!”

    “好吧。”路胜顿时控制过来,刚才不是他想吃,而是这具身体卓振宇喜欢吃。

    “过几天你就在学校食堂吃,你老爹我要去参加一个比赛。”

    卓司庆一说起画画便眉飞色舞,神采飞扬,连路胜伸手偷偷抓起豆沙包啃也忘了关注。

    路胜也不急,反正卓司庆大大小小参加的比赛多到海里去了。至于这具身体的心愿,他成不成其实都无所谓,反正如今神魂也已经容纳到了身体的极限。再融合也只能是浪费。

    最关键的还是感悟。

    至于怎么感悟.....

    路胜提前将东苑秋露施肥决记忆下来了,这门功决修炼以精神为主。

    讲求的是自然而然,顺势而为。

    和卓司庆唠唠叨叨的吃完东西,他被赶回房间写作业,卓司庆也继续练习绘画。

    现在这个家就靠他勉强卖掉普通的画作维持度日。

    今天加条鱼都是咬牙忍着凑过来的。还是卓司庆见儿子脸色不好,出去买开补补身子的东西。

    吃晚饭,路胜坐回书桌前。

    “不管怎么说,先习练下自保之力。”

    就算没有超凡力量,但阳元滋养他一人是足够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路胜一边适应生活环境,一边从头开始学习基础画技。

    参加比赛的卓司庆很快又灰溜溜滚回来了。他的画又是连区里的决赛也没进得了。

    不过屡战屡败也有好处,一个下午他就恢复正常,继续给路胜做饭做菜。

    很快一菜一汤端上餐桌。

    “吃吧。吃了回去练练基本功。”卓司庆摆摆手道。

    “老爹你画怎么样了?进决赛没?”路胜毫不留情揭开伤疤。

    卓司庆面皮抽了抽。

    “决赛而已,自然是进得了,只是我后面看同组的老人家跑一趟不容易,就主动退下让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