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五十二章 感悟 二
    “好了好了,快吃你的,对了。最近你怎么开始晨跑了?”卓司庆转移话题问。

    “身体感觉不好,想锻炼锻炼。”路胜老实回答。

    就算没有超凡能力,血气还是有的。

    他针对这具身体的情况,翻出来一套专门修炼手眼能力的特殊功法,名字有些特殊,叫白银魔道。

    是大阴的一位丹青妙手国手,所创的锻炼功法。

    据说练到最高境界,能手幻化出无数残影,瞬间就能完成上百幅绘画,不过那位的画自然不是单纯的画作。

    这门功法被路胜稍微修改了下,使其更加适应自身情况后,才开始修习。

    到了这里就彻底变成了锻炼手腕灵活度的法子。甚至其中很多地方,因为需要大量精气配合才能用,所以反倒不恰当。

    为了弥补缺陷,路胜又另外溶解了一根催灵丝,让其融合进自己身体,慢慢滋养自身。

    催灵丝虽然也不符合世界规则,但只要不离体,就不会有太大影响。

    “锻炼是好事,不过别把自己练坏了。”卓司庆提醒道。“过阵子我还有个画道座谈会,要去参加,我会提前做好饭菜,你自己在家一个人吃吧。”

    “好。”路胜点点头。

    东苑秋露施肥决已经有了些头绪,里面提供了十五张不同纹路的特殊神纹。

    锻炼精神的方法,就是每天不断观摩这些花纹,视线顺着花纹的每一处线条游动行走。

    路胜连续数次锻炼,都感觉神魂隐隐有模糊的清凉感,还感觉稍微紧了些,就像是被什么巨大的力量死死压住自己神魂。

    很快,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

    路胜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基础画技在他本就强大无比的神魂力下,控制着双手不断练习,已经成功提升到了高级阶段。

    一些人物山水等基础的素描,也都看起来勉勉强强。

    差不多距离成为正式画师,就只有只有一步之遥。

    而另外的收获是,他的肉身越来越高大起来,身体也厚实许多。

    胳膊上腿上都渐渐凸显出结实的肌肉。原本一米六的身高,更是在催灵丝的融合下,一下窜了好几厘米,现在已经是一米七几了。

    而东苑秋露施肥决,这本分册一共分九层,在举兵顶峰的神魂辅助下,这法决很快便突破了第一层,进入第二层,现在开始观摩另一张图案。

    生活就这么一一点点的流逝着。

    很快,又到了卓司庆参加新一轮的全国画师大赛的时候。

    心愿上是为卓司庆满足愿望,所以路胜闲着没事,索性也跟着去了。

    第一轮的全国大赛,画师是先在区里进行初选。之后区里的前三名,才有资格前往中心市里。

    这里的赛事都是按照镇子——区——中心市——全国——国际,一级一级的打上去。

    赛事也有好几种,其中最权威之一的,就是世界神之眼大赛。

    路胜抱着闲着也是闲着,每天观摩神纹也不限地方,便跟着卓司庆一起,到了区里的报名处。

    “卓司庆你又来了啊?今年能行不?”负责报名的老头子笑呵呵问。

    “废话,肯定信!”卓司庆挥挥手不客气道。

    “你这倒是心态够好。”

    啪的一下,一个印章盖上去,老头子将写好的报名单子递给卓司庆,又看了眼他后面的卓振宇。

    “真壮实。”他忍不住赞叹了句。

    “壮就是能吃啊。”卓司庆无奈道。

    “这还不好?”老头笑呵呵道,“好了进去进去,带着你的画,去老地方,会有人专门进行评测。

    另外还会有专门的大众投票环节。一边五十分总分,前三名入围,没问题吧?”

    “没!”卓司庆点头。

    “我能进去么?”路胜插口问道。

    “可以可以,不过你没有投票权啊。”老头子笑着道。

    “没事没事。”路胜摆摆手,蒲扇大小的手掌看得老头子眼皮直跳。“我就看看,看人家投。”

    如果卓司庆能入围还好,不能入围,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帮他。

    至于怎么帮,大众投票环节什么的,虽然他不会画画,但他出手的话,拿四十几分以上应该没问题。

    他已经想好了,那些画比卓司庆好的作品,他到时候就专门去那附近多转悠转悠。

    两父子一前一后很快进了展览馆入口。

    “之前还见着没这么壮啊,小孩子真是越大变化越大....”老头子在后面微微嘀咕。

    路胜跟着进了展览馆,里面红地白墙,到处都是一幅幅挂在墙上的各式画作。

    一个胖胖的戴着眼镜的商人模样男子,正站在入口走廊处,一一的核对进来人的身份。

    卓司庆带着路胜上前,小心的递出自己的绘画协会会员证,以及个人身份证。

    “卓司庆?你还来啊?”胖子商人看到两父子,也是有些无奈。

    “我都说了很多次了,你那个水平真的不够,参加多少回都没用的。”

    “重在参与,重在参与。”这次卓司庆却是不敢再乱吹了。只是额头微微见汗,递过自己证件。

    “好了好了,快进去吧。”胖商人说着又看了眼后面的路胜。

    感觉迎面一股强大压迫感,让他呼吸不由得一滞。

    两父子终于彻底进了展览馆。

    卓司庆也是松了口气,转过身正色对路胜道。

    “其实刚才我只是在隐藏实力,那个胖乎乎的商人不清楚我的底细,因为他的儿子也是参赛选手之一,所以我这样也可以麻痹对手。”

    “.......”路胜无言以对,真当他是傻子,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

    “放心吧,你老爹实力很强的,我还有两个一组的伙伴虽然不如我,但也很强。

    按照标准,都是三人一个主题,进行绘画创作。我带你去认识认识。”

    卓司庆完全没发觉儿子无语的脸色,拖着他一路朝馆内深处赶。

    最里面的展览馆,分成很多小隔间,不同隔间里是挂着不同组合的画作。

    很快卓司庆便带着路胜,到了一个里面左侧的隔间里。

    “瑞熊,艾琳!快来看我儿子!”

    卓司庆大呼小叫的拉着路胜冲进去,吓得里面正坐着打盹的两人一屁股差点往后仰倒。

    “卓叔!你声音太大了啊!!!”那女孩恼怒的一拍桌子,狠狠站起来大叫。

    一旁的男孩则是面色难看的捂着心口。

    “我....我....”

    “你怎么了小熊!别吓我哦啊!!”女孩赶紧冲过去扶住他。

    “面....面...面....”男孩努力想要说话,但明显呼吸急促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嘭!

    路胜走过去就是一巴掌狠狠拍在男孩背上。

    噗!

    男孩一口面包吐了出来,面色迅速舒缓。

    “面包卡住了!多谢多谢。”他赶紧朝路胜道谢。

    卓司庆也知道自己吓到两人了,不过他正一脸得意的大笑,丝毫不以为然,还觉得好玩。

    艾琳见男孩没事,这才松了口气。

    “我叫瑞熊,她是艾琳,我们都是绘画协会的会员,这次过来是参加正式绘画大赛的。”男孩起身对着路胜伸出手。“你就是卓叔提到过的小宇吧?”

    “恩。”路胜点头。伸出手和他轻轻握了握。“我爹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我和艾琳同岁,都是十八,你以后就叫我雄哥吧,不是狗熊的熊,是雄伟的雄!”男孩瑞熊认真对路胜道。

    “好。”

    “我叫艾琳,你可以叫我琳姐。”一旁的女孩凑过来热心的自我介绍。

    “你们都要参加比赛?”路胜疑惑的问了句。

    “是啊,其实本来我不想这么早参加的,不过卓叔非要说他带我一起,就把我硬生生拖着来了。”瑞熊颇为无奈道。

    “重在参与,重在参与!多参加这类比赛,对你们年轻人有好处。”卓司庆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

    “是是是....既然卓叔也来了。那我们大家碰个头,把上次约好的画作都拿出来吧。”瑞熊提议道。

    “我先我先!”艾琳自告奋勇,先从身后抱起一个半人多高的硕大画框,上边还盖了一层白布。

    “看我的!这次的主题,是收获,我就以秋收为主题画了一幅。”

    唰。

    她猛地掀开画布。

    嘶....一点点金光从画框中飞散出来。

    路胜瞳孔一缩,他仿佛隐隐听到了无数麦浪的哗哗声。

    一股淡淡的麦香在空气中飘散,仿佛他此时正置身于无数金色麦浪的包围正中。

    太阳温和而暖洋洋,照射在身上,仿佛整个人都慵懒起来。

    “这是....这是什么画??”路胜很快回过神来,再看那画框,上面仅仅只是花了大片海浪一般的麦田,其他什么也没有。

    但刚才那种奇异的感觉,如同真的进入了大片麦田,感受那种灿烂的奇妙风景。

    他的五感都仿佛被欺骗了,瞬间进入了那种环境。

    “厉害!艾琳你的画技又提高了。”瑞熊竖起大拇指赞叹道。

    明明他看起来并不强壮,体质也是一般,却在路胜第二个之后清醒过来。

    “看看你的!快快快!”艾琳赶紧催促瑞熊。

    无奈之下,瑞熊也赶紧把自己的画作抱上来。

    唰!

    画布被揭开。

    一股芬芳的水果香气,迅速浓郁的弥漫开。

    路胜感觉自己仿佛瞬间缩小了无数倍,站在无数水果的缝隙之间,去寻觅探险。

    鼻孔里满是浓浓的果香,口腔里也隐隐能尝到甘甜的果汁。

    回过神,他再度看去,却发现画框里,仅仅只是画了一个果篮。

    “该我了!”卓司庆赶紧抱着自己的画作上来,不同的是,他还多抱了一个画框,“还有我儿子的也一并给大家看!”

    不等路胜反应过来,就看到他一把掀开画布,把下面的两幅画都展露出来。

    路胜的是中规中矩的素描,还好。

    但他自己的,却是画的三个人,三个手拉着手仰望星空的人影。

    海风吹拂,看模糊轮廓,似乎这三人正是画的他和瑞熊艾琳三个。

    光是看着画面,就能给人一股浓浓的深厚友情感触。三人都面带陶醉,仿佛融化进了这片灿烂的星空。

    只是让人辣眼睛的是.....

    三人都是光着身子,没穿衣服,特别是艾琳,还特别把三点画得不是一般的清楚....

    整个隔间瞬间寂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