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五十六章 突变 二
    特别是当初帮路胜感悟规则时,举行各种大赛选拔出来的顶级画师们。

    他们占据了各行各业的顶层,这些年慢慢也成了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有着这些庞大关系网的优势,神之眼在对抗越来越强的白银之手时,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一年前,或许神之眼还能靠着上层力量优势压制大局,但现在,全世界的最强画师——画圣,光白银之手就占据了八成以上。

    神之眼也就只有一个奥古斯都画圣,号称星球最强,他的画作甚至能引动自然生灵,气象地形,已经到了极端变态的程度。

    就算是路胜也很难想像单靠画画,能做到这个地步。

    在奥古斯都正面击溃了三位白银之手画圣联手攻势后,神之眼才终于得以保存。

    而路胜也处于爱才之心,并没有亲自出手。

    这几年里,他的那门奇葩虚冥功法还好,感悟一切顺利,靠着画师们的辅助,瓶颈什么的轻松度过。

    而其他的一切也准备就绪,只要等九大基石建立,凝聚完整辉盘徽记,心相世界开始自然循环,就能彻底突破到迷境。

    因为闲着没事做,路胜还是将自己这具肉身打磨到了能够锤炼的极限。

    利用上个世界得到的综合格斗术瞬灭拳法,他很快便恢复了大半的魔影拳帝实力。

    只不过这个世界限制更大,导致他并不能实实在在的运用内链气外放,只能在体内不断运转强化。

    “算了,你们下去吧,之后好好表现。我需要看到你们的实际行动。”路胜随意道。

    面前的两大顶尖画师顿时如蒙大赦,身为画魂画心都领悟的顶级人物,两人虽然比不得那些更进一步了的老牌画圣,但也是一般画师中几乎达到顶峰的存在。

    但这样的大人物,在路胜面前就和两条狗差不多。

    目送两人离开,路胜看了眼木窗外,昏暗的阳光中,两只瞳孔扩散了的黑色乌鸦,正站在窗台上竖立自己羽毛。

    在他周围至少有上千只这样的乌鸦,他们是被黑羽画圣控制了的自然生灵,能够第一时间发觉外敌,发出警报,而且他们的爪子都是涂了剧毒的,只要抓上一下,就是见血封喉。

    而这仅仅只是这总部周围的数十道防线中的一道。

    “魔画还没补全....但我已经等不及了....”路胜喃喃着,手里捏着一支画笔轻轻转动。

    “如果奥古斯都愿意,或许能帮我彻底补全,但这种事依靠威**迫,解决不了问题。我需要一个完完全全属于我的阵营的最强画圣。”

    路胜自己尝试过,但发现自己根本没画画天赋。

    把那门丹青圣手所创的功法推演到极致后,他也就是能做到无限接近奥古斯都那个层次,但不知道为何,终究要比对方差那么一线。

    “我最多还在这里呆十年,如果十年内还没有办法,就只能靠深蓝推演最完善的结构了....”路胜其实不想将就,这个结构极其重要,按照虚冥功决记载,这结构的优劣,甚至决定了他未来发展潜力,和修炼速度,实战强弱等等。

    迷境之后的强者,大多都是依靠心相世界之类的类似能量循环体厮杀。

    天魔如此,其他体系如此。

    嘟嘟嘟...

    正想着事情,路胜面前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皱眉拿起来看了眼,是卓司庆。

    “喂?有事?”他对着不靠谱的原身老爹一向态度不好。

    原因不是其他,而是这货实在太丢他的脸了,什么不画非要去画本子油画,而且还画得那么仔细。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不知道仔细观察了多久。

    电话那头迟疑了下。

    “是小宇?我是你姑姑,你爹出事了!快来昆尼市第三公立医院!”

    那边一连串的女人嗓音爆出来。

    “出事了??”路胜猛地站起身,虽然总是觉得这个老爹丢自己脸,但真要说起来,这货又当爹又当妈,对原身没得说。

    怎么也不能让他出事。

    路胜迅速按下抽屉里的一个红色按钮。

    很快身体侧面升起一块黑色屏幕,上边显示出追踪电话打出地的代码讯息。

    短短一分钟,电话的源头便被找出。

    确实是昆尼市第三公立医院。

    “你父亲出车祸了,现在还在医院抢救!”这个自称是他姑姑的女人迅速解释。“你赶紧从学校过来,我让人来接你!”

    “好。”路胜挂断电话,看了下手表时间。

    “来人。”

    他一声低喝。

    书房门外马上敲门进来两名一男一女黑色劲装保镖。

    “让机务部的人准备好,一小时之内,我要坐上前往昆尼市的航班。”路胜迅速吩咐道。脸色有些不好看。

    “请问您乘哪架...?”男保镖小心翼翼的低头问道。

    “最快的。”路胜反手啪的一下将手里的笔按在桌上。

    他明明记得卓司庆身旁是有着家族保镖在,家里虽然有些争斗纠葛,但都很有克制度量。

    原本他压根就不想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随得卓司庆去折腾,可如今人出事了,就不好了。

    “真是不让人省心....”路胜本就心情不好,魔画一直得不到补全,现在又突然遇到这档子事。

    *****************

    一个小时后。

    路胜走出昆尼市国际机场,外面已经有人举着牌子接他。

    密密麻麻的人群挤在一起,路胜没有走贵宾通道,而是装成正常学生模样,和大群民众一起走普通通道。

    “这边!”

    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挥着牌子对路胜喊。

    路胜赶紧走过去,跟着这汉子一路往外,在路边稍等了一会儿。

    很快一辆豪华银色跑车缓缓驶到两人面前。

    “上车。”驾车的是个戴太阳镜,穿紧身白毛衣的长发漂亮女孩。

    长发飘飘,明目皓齿,肤色雪白,加上脖子上挂着的一点天蓝色宝石吊坠,靠近了还能闻到淡淡高级香水气息。

    路胜也不客气,直接拉门上车,做到后排。

    “我妈是你姑姑,我叫林胜雅。按照辈分,该是你表姐。”女孩在路胜上车后,便随意自我介绍了下。

    “哦。卓司庆怎么样了?”路胜应了下,直接问。

    “舅舅已经脱离危险期了,你到了医院就知道了。”林胜雅简单回道。

    透过后视镜,他看了眼后座坐着的路胜,说实话如果不是妈逼着,她压根就不想过来接这个什么堂弟。

    她只有一个堂妹,那就是卓馨馨。至于这个舅舅在外面和人乱搞,生出来的野种,那就呵呵了。

    林胜雅一路上话都不想和路胜说,只是沉默。

    车辆在车流中娴熟的拐来拐去,足足十多分钟后,才停在一栋有些破旧的居民小区前。

    “下车吧。”林胜雅拍拍方向盘。

    路胜皱眉看了眼外面。

    “这里是医院?”

    “不是,下车就是了。”林胜雅有些不耐烦。

    这时车外已经走来一个年轻小伙子,二十几岁的样子,一身合身白色运动服,脖子上还挂着一串精致耳塞。

    “小雅,人带来了?”

    “恩。就他。”林胜雅下了车,指了指路胜。

    男子随意看了眼路胜。

    “这种节骨眼把人叫来有个屁用。”

    路胜下了车眯眼扫了下他。

    “带路吧。卓司庆呢?”

    “呵,就这么叫自己老爹?”男子笑了,带着一丝轻蔑。“走吧,跟着我。”

    路胜面无表情,一路跟上。

    林胜雅也跟着在后面,三人很快进了一栋楼,上了顶层。

    出了电梯,林胜雅拿钥匙开了门,就没理会路胜,而是和那男子在一边小声闲谈,不时拿出手机翻看。

    路胜独自一人走进去,房间不大,里面中间摆放了一张长长的病床,病床上还罩了一个很大的玻璃罩,透过罩子可以看到里面排列着各式各样仪器。

    卓司庆就在床上仰躺着,浑身都是绷带,只睁着一双眼睛虚弱的看着床边的两人。

    床边坐着一名容貌清秀的马尾少女,穿着素黑长裙,露出的白生生纤细小腿裹着白色丝袜,

    少女梨花带雨,似乎才哭过没多久,眼睛都有些肿。

    另一个是个气质身段都没得说的素雅少妇,年纪看上去就和三十几的女人差不多,一身职业套裙打扮,坐在一旁同样眼睛红肿。

    “卓司庆,你自己说,怎么搞成这样的?”

    路胜懒得理会这两人,直接站到床边盯着上面的老爹道。

    “咳咳咳....”卓司庆一口气被呛到,但看着儿子面色不善,随时可能发火的样子,心头也是有些发怵,干笑了两声。

    “只是意外...意外出了车祸....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别通知小宇么!?”他后面半句是对那少妇说的。

    “看起来精神头不错嘛。”路胜正要说话,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银色西装的胖子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三四个身材高大的年轻西装男。

    胖子看了眼站着的路胜,脸上皮笑肉不笑。

    “让大哥看看,腿断了,啧啧,手也断了...诊断还肝脏破裂...我就说了吧,之前就提醒过兄弟你,出门要当心,当心过马路。

    你看看,现在被我说中了吧?”

    他看了眼面色难看的卓司庆,又看向一旁站着的路胜。

    “这就是那个陈潇的种吧?三弟,不是做哥哥的说你,你这车祸搞得人都快不行了,这个节骨眼把他喊回来,居心不良啊.....”

    这人一说起话,便不断的挤出笑脸,可面笑心不笑,总给人一种冷颤颤的气息。

    “还有侄女也在啊,真不错,小模样又水灵了。”胖子冷不丁伸手去捏了把少女的脸颊。

    吓得小姑娘惊叫一声。

    “滑,嫩!”胖子大笑起来。

    卓司庆再怎么窝囊,这么被人欺压到头上,也是双眼火冒三丈,脸红得几乎要滴血。

    “我爹怎么出的车祸?”路胜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没什么感觉,他更关心卓司庆的事。

    “怎么出的?你问了有什么用?人家可不是我们卓家能惹得起的。”胖子大伯突然变脸摇头道。

    “难不成你还想去报仇?”

    “小伙子,靠血气之勇可不够啊。”

    现在的卓家卓司庆一脉被压得抬不起头,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卓司庆就算了,他女儿卓馨馨,更是连家也不敢回,正妻林轩儿带着丈夫和女儿,连夜从医院搬出来,就是为了防止别人下黑手。

    这一家人几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所有人就等着卓司庆写下遗嘱,瓜分掉属于他的那部分家产。

    呜...

    听到胖子的话,卓馨馨终于忍不住趴着又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路胜心情正是烦躁,听到哭声顿时火气冲头。

    卓馨馨顿时一个哆嗦,不敢再哭。

    “你!!?小崽子你他么的还叫起来了??”胖子也被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顿时感觉丢了面子,指着路胜便恼怒破口大骂。

    外面楼梯间的堂姐林胜雅两人也闻声冲了进来。

    “爸!没事吧?”那运动服男子走向胖子这边,眼神不善的盯着路胜。

    “小宇,你就别来添乱了,走吧,回去学校去吧.....我全部处理好就来找你。”卓司庆躺在床上嘴唇有些发抖。

    “大哥,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就是个孩子,就是个孩子...”他转而朝胖子恳求。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完!”胖子抓住机会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有多横!”

    “之前的那份协议,我回头就签,回头就签!”卓司庆咬牙道。

    “嘿,不够!老三,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儿了。大哥的来意你该知道,现在还打马虎眼,别说你女儿老婆跑不了,就连这儿子...”

    呼!

    路胜猛地起身,眼神一厉。

    “来人!”

    嘭!!

    话没说完,房门突然被一下撞开。

    一队身穿防爆马甲,手持短冲锋枪的黑衣人迅速冲进门。

    两个身材高大的一男一女大步走进来,在路胜身前啪的一下立正敬礼。

    “半小时内,我要看到卓家所有高层。”路胜神色冰冷道,扫视一遍呆住了的胖子父子,和一旁傻傻的母女,还有手里捏着墨镜被推到一旁的林胜雅。

    “在这里?”高大男子低沉问。

    “在这里!”路胜直起身,身后有人给他披上和其他人一样的黑色制式军服。只不过他的肩膀上是暗金色肩章。

    “那房间里的这些人?”那女子低沉问。

    “封锁小区,不许任何人进出。”路胜最后看了眼满脸呆滞的卓司庆,大步走出房间。

    一队士兵分出一半紧跟上去,另一半留下看守在场所有人。

    嘭!

    这边刚刚出门,那高大男子便一脚狠狠揣在胖子大伯肚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