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意外 一
    在原地等了约莫十分钟,路胜便听到远处有骚包的金色流光飞射而至。

    教长门珐呼吸都微微有些急促,一看到路胜便面色大变。

    “好胆!在这望山星居然还有人胆敢对我红月门徒下手,当真是不知死活!”

    他自然是看出了路胜身上的伤不过是轻伤,不过只要是伤了,那就是大罪!

    身上有钱,还打伤自己属下,而且还是在通报了是红月神教的情况下,这就要不得了。

    教长一到,马上便急吼吼的问。

    “辛苦了,回去好好养伤,你的功劳红月一直都看在眼里。另外,你确定他们真的有奥秘水晶?!”

    “额....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不过属下觉得,就算没有奥秘水晶,也一定有很值钱的物事。这里的堡垒布置的阵法,光消耗就起码价值好几十万冰钱!”路胜粗通阵法,大概估算了个价值。

    “好几十万??”教长顿时呼吸又粗重了些。

    “可以了...可以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修养。”他不耐烦的对着路胜摆摆手。

    “是,属下就先回去了,教长定要小心!”路胜脸上露出一丝不舍之意,但看到教长门珐眼里闪过的威胁和寒光,他无奈之下,还是转身迅速飞离。

    没等他飞出多远,身后便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

    回头一看,堡垒所在方位,一团巨大的白色蘑菇云冲天而起,云气朝着四面扩散,放射出大量淡蓝色荧光团。

    “好快的动作!”路胜双目一眯,身上阳元迅速将赤河之种包裹住,隔绝了感应后,他转身又朝堡垒方向飞去。

    没飞多远,远远的他便看到教长一脸心满意足的往回飞来。手里似乎正拿着一块正方形的银色方块。

    而那整个堡垒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路胜在一旁边上躲藏了一会儿,让教长先行飞离,之后才迅速冲出来在堡垒原本的位置处四处搜寻检查。

    灰白色的废墟里什么也没有,只有大量类似肉质的胶状物。

    少数的残肢断腿散落在周围,还有一个很大的类似教会符号的黑色印记,似乎被打残了,只剩下一小半倒在地上。

    路胜转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视线很快落在了这黑色印记上。

    “其余值钱的东西都被弄走了,看来就只剩下这个了....”他从这印记上感受到沸腾汹涌的无数冤魂嚎哭波动。

    虽然波动很微弱,但总比什么东西都没找到来得好。

    想了想,他迅速走到印记边,伸手按在上面。

    嘶....

    大股大股的寄神力如同液体般蜂拥挤入他体内。

    一千,两千,三千....

    不过短短数分钟,就由足足数万寄神力涌入,但也到此为止了,印记似乎被打残了,能够吸收的就只有这些。

    他有些不甘心,冒着风险叫来教长,结果就这么点收获,那还不如不叫。

    在废墟里翻找了一会儿,忽然一声细碎轻响从一角传来。

    “咳咳,咳咳...”有人在咳嗽。

    路胜迅速走到声音传来的位置,左右看了看,视线落在了右侧的一堆石块废料中。

    他挥手一掀,顿时无形力量推动着石块废料四散落开。

    石块下面,仰躺着一个浑身满是灰色斑块的白发女孩。女孩似乎迷迷糊糊,浑浑噩噩,一双淡蓝色的大眼睛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茫然。

    “你是...谁?”女孩抬起头,看着走近的路胜,呆呆的问。

    路胜左右看了看,周围没人,神魂扫视也没有任何生命感应,但这活生生的一个女孩就在他眼前,他居然完全感应不到,若不是视线看到对方,他还真以为这里压根活物。

    “杀还是不杀?”心头迟疑了下,他终究还是良善之辈,内心深处有着属于自己的底线。

    “走。”路胜浑身弥漫开黑气,裹住女孩腾空而起,转眼便朝着远处天空飞去。

    *****************

    赤红的篝火在夜晚洞**跳动燃烧。

    路胜蹲在篝火边细细烤着一块肥美的沙蟹巨钳肉。这种从巨钳内挑出来的肉鲜美无比,光是随便烤烤就飘出浓郁异常的甜香。

    “自己说吧,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那座堡垒里?”路胜直觉感觉这女孩不一般。

    女孩抱着腿呆呆的看着跳动的火焰。

    “我是银血人,我叫托蓝巴赫。”

    “银血人??!”路胜心头一跳。

    银血人是传说中真正的无药可治的毒人。他们体内的剧毒,是所有已知毒素中最强的一种,也是根本无药可解的一种。

    而且因为银血人极其稀有,属于个别变异体,所以一般人只在传说中听说,从未有谁亲眼看到。

    路胜却是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意外抓到一个传闻中的稀有种族。

    “你的家在哪里?”他没话找话问。

    “不知道....我是怪异,你知道的,怪异死了几次后,记忆就都消失了,以前的我是什么样,自己也不清楚了。”女孩淡淡道。

    “那你还记得自己名字。”

    “这是前天他们刚给我取的。”

    “他们?”

    “一个叫绿绒的女人。”

    路胜随意询问着,这女人如果真是怪异的话,那么她确实是无法杀死的,隔一段时间就会自动重生。就和樱樱一样。

    而且再加上她还是稀有的银血人。这样源源不断的放血就成了可能。

    那群纳塔司商盟的人,恐怕就是将她当成源源不断的摇钱树,不断提取剧毒无比的银血。

    “要抽血吗?一次抽干的话,需要一个星期才能恢复。”托蓝巴赫抬起手看着路胜。

    “不用,我不是那种人。”路胜摇头。“你有什么地方想去么?”

    “没有。”

    “那你跟着我吧。正好我需要一点人手帮忙。”路胜想了想,怪异有个好处,那就是不死。

    一旦出现,就能一直持续很多很多年。比正常人类的寿命长多多了。

    暂时想不出对托蓝巴赫的安置,路胜索性带着她和另外几个红月门徒汇合,跟着教长门珐一起四处掠夺。

    在又抢了十多处地方后,路胜收益了三十多万寄神力后,这片地方基本没了什么油水。

    那个贝隆一族的通缉犯,也被门珐顺手解决,整个任务轻松无比。

    和去时不同的是,路胜回来额外带了一个银血人托蓝巴赫。

    其他人都以为托蓝是路上从奴隶市场买的侍女。

    路胜也索性将她当作侍女用,让其打扫宅院卫生,负责一些简单的维护清洗阵法工作。

    在晋升迷境后,路胜每日不断静坐修养身心,稳固提升后的精神神魂波动。

    之后又接了十多个红月门徒的各种任务。一口气把十多年的互助追杀做完。

    因为表现勤勉,而且任务成功率很高,两月后,路胜便被提拔成教长。

    而迷境方面的各种提升后的能力,也初步得到适应了。

    虽然路胜只表现出了兵主的实力,但天秤城内红月门徒的三大派系,还是分别有人主动接触他,希望吸收他进入其中。

    一位兵主,在整个天秤城也算是小小的精锐人才。

    何况路胜还是天魔身份,这点在天秤城的情报系统内没什么遮掩,天魔每隔一段时间需要降临一次的特性,这阵法波动根本掩盖不住。

    路胜倒也不急,他如今实力稍微稳固下来,便也开始着手增加积累,因为被提拔成教长,他也渐渐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圈子。应该说是属于教长的小圈子。

    ............

    坐在院落里,路胜抱着茶杯一口一口的喝着热茶,刚刚完成一次悬赏任务,他才从另一位教长那边回来。

    这段时间里,因为路胜不错的医术,他和附近住得近一些的好几个红月门徒教长,都有了简单的联系。

    其中特别是之前打交道的门珐,这一位上次吃到了甜头,这次路胜能够得到提拔,也是有他还情的意思。

    “教长的权限就不同了,还能免费的得到兵主层次及以下的全部法决。买所有教内东西都能有八折优惠。能够接到的任务也酬劳优厚了许多。”路胜坐在石椅上整理思路。

    “迷境我一口气跨越了两个基础境界,直接到了接近圆满的程度。下一步也该是为晋升虚冥做准备。”

    “虚冥啊....”路胜叹了口气。

    东苑秋露施肥决还是很全面的,上面记录了最弱一层的虚冥的晋升方法。

    虚冥需要的是建立自身能量循环的生死流转,有无交替。

    这个换在天魔体系里,就是建立心相世界的生死轮回。

    “建立生死轮回,需要领悟轮回之心,领悟了轮回之心,才能接触到轮回灵力。”

    路胜回忆着脑海里的施肥决,这法决撇开其他乱七八糟的施肥特效,根本的框架主干,还是很不错的。

    轮回之心需要的是对生命的完整轮回的认识和体会。并从中领悟到生命循环的本质。

    这点阅历对于那些存活了数万年的迷境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他们只需要仔细回忆自身的记忆,并寻找灵感感悟。

    但路胜却不同了,他虽然是穿越者,但从出生,到衰老。到死亡,整个生命循环的过程,终究没有体会过完整。

    “死亡后重生倒是体会过了,但我上辈子死的时候就是青壮年,现在也还远远没到衰老的时候。”

    心头盘算了下,路胜知道,关键还是得从降临上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