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六十七章 道法 一
    一夜无话。

    路胜没做额外动作,只是先将身体的亏空用阳元缓缓滋补,为之后的修行做好准备。

    第二日,他一大早,天黑没亮便起身。

    在侍女的服侍下,洗漱穿戴整齐,带上香囊,缓缓走出卧房。

    卧房外,是一处不大的小园林,里面有假山有小溪,还有一个四角顶盖的红色小亭子。

    路胜出来时,正好碰见亭子里一个相貌俊俏的年轻公子,正伸手在边上的守备女卫胸里揉搓。两人打情骂俏,旁若无人。

    路胜从黄景的记忆里翻找了下,顿时认出这公子的身份。

    元吉空,王府守备将军之子,而且是长子,和黄景一样,平时里花天酒地,肆无忌惮,整天醉生梦死。

    黄景还稍稍偶尔会清醒一二,为逐渐走向末路的庞大王朝悲愤,可这位就完全不同了。

    元吉空生性风流,容貌俊美,其父又身居高位,祸害的女孩自然是不计其数。

    他和黄景,还有个史通浩,三人在王府所在的环韭一带,可谓是臭名昭著,人尽皆知。

    只是路胜自己明白,这个元吉空和史通浩,其实都是仗着月亲王王府的面子四处横行霸道。

    但比起这两人,黄景反倒是不怎么沉迷女色,而更多的是喜欢喝酒,酒醉人迷之下,被这两人带携,才会身体亏空。

    “哎哟,大哥起来了?昨晚居然没有侍女服侍,听说大哥还喝了不少酒水,可是有什么烦心事。”那边元吉空一见路胜出来,马上推开身旁女卫大步朝这边走来。

    “你来这么早?”路胜学着黄景的语气淡淡道。

    “这不是之前约好的么?大哥难道忘了?九桑府陈凯守将送了一份大礼过来,还等着世子给点面子放他女儿一马来着。”元吉空嬉皮笑脸凑上前。

    “照小弟我说,这大礼要要,那陈秋寒也要要!那女孩大哥也是见过,那等姿色,就算留在小小的一个九桑府,早晚也会被人觊觎,还不如大哥收了她做小妾最妙!”

    “这事之后再说,我现在要先去拜见父王,你要一起么?”路胜淡淡道。

    “不了不了....”一听到要去见月亲王,元吉空顿时面上嬉笑一滞,不敢废话。

    月亲王宠溺儿子,可不代表对外人也宽厚。

    这位亲王在整个王朝九王之中,也是算脾气不好的,虽然不通武艺,但麾下三大重将屯兵数十万,控制周边数个大省区域,可谓是兵强马壮,势力滔天。

    而王妃宁河背后的宁家,更是豪富,总管王朝天下近半的香粉妆水。

    有人有钱,连帝君也要好生哄着,更别说一般普通势力。

    “不对,亲王不是前阵子去了征讨西边异族了么?”元吉空忽然一愣。

    “是吗?”路胜也是一拍额头,记忆里浑浑噩噩,关于昨天的内容不多,显然是月亲王离开时,这原身就处于混沌状态,什么都不清楚。

    “怎么样,大哥要不要和小弟一同见见这九桑府送来的大礼?”元吉空顿时又嬉皮笑脸起来。

    “不去。”路胜眉头皱起,“这事休提,对了你帮我打听下,城里最近有没有什么道法高人出没。”

    他记忆里黄景的人际关系中,虽然这元吉空不算什么有能力之人,但还算值得信任。

    有两次遇到刺杀,这元吉空都主动挡在黄景身前。

    “道法高人?”元吉空一愣,没等他回过神,路胜已经离开走远。

    世子所住的位置是独立别苑,路胜穿过一条宽阔马道,走进一处更大的花园。

    按照正规的规矩,他需要先去给自己亲母宁河见礼。不过这规矩对他而言形同虚设。

    宁河一向清冷性子,虽然身为王妃,但对月亲王和自己儿子都不怎么在意,整日除了弹琴就是看书。

    路胜进了院子,远远的便望见一个浑身雪白的窈窕女子站在屋檐下,身旁有两个侍女小心搀扶。

    既然见不到月亲王,见见这掌管内府的生母也算不错。路胜总感觉这个世界很像是自己在地球看过的封神榜,有女娲,也有仙人,还有争斗的两大道门势力。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找个渠道看能否接触到这个世界的主要体系。

    也就是道法。

    “孩儿见过母亲。”走得近了,路胜学着黄景的样子,恭敬对着王妃宁河行礼。

    “免礼,这么早起来,可不像一向惫懒的你?可是有事?”王妃目光在路胜身上瞄了一眼,便又回到自己手中的书卷上。

    路胜打量了下这生母,身材窈窕不说,容貌端庄秀丽,皮肤细腻,发丝乌黑,站在一处不像是王妃,倒颇有些像是琴棋书画精绝的那些普通大家千金。

    没有一点王妃的气势。

    这宁河据说原本是和另一大家公子门当户对,情投意合,可没想到偶然的一次机会被月亲王意外见到,于是为了攀附权贵,宁家第二日便把宁河送到了月亲王府上。

    没想到的是只是一晚恩宠,宁河便怀了世子,生下黄景,然后就是母凭子贵,加上宁家家主的一番运筹帷幄,征伐斗争,终于将她成功推上了王妃宝座。

    只是这宁河因为被强硬拆散当初的恋情,导致对自己儿子和对月亲王,都十分淡漠。感情不深。

    月亲王对其也只是当做玩物和利益结合,要不是有个儿子撑着,宁河也登不上王妃宝座。

    “孩儿确实有事要求到母亲。”路胜心头转过眼前这女人相关资料。

    “说吧。又是看中哪家的女儿?”王妃放下书册,眼里闪过一丝厌恶的看向路胜。

    “不是...”路胜连忙摇头,“是孩儿今日来读了几本志异乐虎国际国际,对着传说中的得道高人颇有向往,不知我们月王府能否请到这等高人一二?”

    “得道高人?”王妃微微一怔,她虽然沉迷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但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女子。

    这得道高人虽然不多,但身为皇亲国戚,以月王府的势力,还是能请到一两个的。

    她沉吟了下,又仔细观察路胜神色。

    “若是真有兴趣,你外公家中,倒是养着一个方外道人,据说有些修为,一会儿我派人给你接过来看看吧。”

    路胜心头一喜,这外公家中各种想办法巴结王府,加上本就是豪商巨富,人脉情报网络惊人的大,说能找到,那就是一定能找到。

    “如此便多谢母亲了!”他连忙拱手行礼。

    “若是真对道法感兴趣,回去多读几本道藏。”王妃似乎倦了,不再理会路胜,转身进了屋子。

    路胜在原地恭送,直到王妃进了屋内,他才转身离开这里,往自己院落回转。

    “身为亲王世子,果真不是一般的便利。”

    这么容易就解决,他一路走也是心头轻松,穿过两座别院之间的马道时,他忽然听到远处有隐隐约约的呼喝声。

    “这是王府内练武的那些亲卫在晨练?”路胜心头判断。

    顺着马道往前,他很快便看到一片宽阔校场,场上零零碎碎的站了几十人,各自进行着自己的锻炼。

    有的抬举石锁,有的对着沙盆一阵乱插,还有赤着上身不断撞树,有持兵器对练,也有赤手空拳对砸。

    花样倒是多,但路胜只是扫了眼,便大概明白这个世界武艺方面的主流。

    这可是月王府的亲卫,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顶尖精锐,可就是这些人,习练的居然也只是普普通通的外门功夫,不要说仙法练气,就是普通的内家功夫都看不到。

    “是被仙神压制,还是....”路胜心头微微有些沉重。

    回到自己院子,他让人设好一桌酒席,上好菜好酒,然后有人迅速送来相关情报。

    他翻阅了下,又稍微等了一小会儿,很快王妃那边的一名侍女便带着一须发皆白的老道赶来。

    这老道身穿蓝黑色道袍,留着很长的山羊胡子,满面红光,皮肤饱满红润,手里拿了一杆精致银柄拂尘,看起来仙风道骨,卖相极佳。

    “见过世子,贫道庄无忧,道号无忧子,听闻世子对道法感兴趣,不知您是想要了解什么方面?”老道一见路胜,便立马露了原形,满脸堆笑。

    路胜上下打量了下这老道,满脸嬉皮笑脸,恭维小心。

    资料上很清楚的记录了这老头的底细,据说是一个小教门的弃徒,本事没什么,仅仅只会一手强身健体的吐纳术,其余那是一点也不会。

    被招入宁家时,这老小子吹得那叫一个厉害,什么吞吐天地之精华,采纳日月之精气。

    但这么几年下来,大家都清楚了,这老头也就是比一般人体质好点,天气冷的时候穿得少点,其余还真没见过他有什么本事。

    哦,对了,这老头好像还会一套铜山长生拳。是类似五禽戏一样的养生功法。

    虽然不怎么中用,但这老道嘴皮子功夫还是很不错,道藏读得通熟。再加上身为道门中人,好歹对不少内幕也会清楚许多。

    “原来是无忧子道长,不瞒道长,本世子近来对道法很感兴趣,不知道长是否擅长这传说中的神奇道法?”路胜直接直白问道。

    “道法?”无忧子原本还笑容满面,可一听到这道法二字,顿时脸皮一下皱起来。

    “世子有所不知,贫道所修之道法不能在人前演示,且贫道道法浅薄,顶多也就能做到寒暑不侵。

    真要说那种传闻里的神奇道法,恐怕只有贫道的师长才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