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六百六十八章 道法 二
    “哦?”路胜心头一喜,没想到随便试试,居然还真能从这条线接触到道法一途。

    他迅速又问:“不知道长的师长现在何方?可否让其也传本世子道法?”

    他这话问的直白,无忧子心头无奈。

    他出生的教门是个名为清鹤道的偏僻小派。祖师传说出身无定教,学得了一手驯养仙鹤的本事。

    之后在一次动乱里逃出,因为学到的本事不入流,又没得根本道法养生长寿,无奈之下,索性不顾体面,下到了凡俗,靠着高官贵人逍遥了几十年。

    在其身陨后,其麾下两位弟子又分别建立了寻仙道和群和门。但都纷纷衰败。

    两百年后,这一代的掌门将养鹤的本事发扬光大,在加上其不知道从哪寻来的一套吐纳养生术,索性便创立清鹤道这一教门。

    说是教门,但实际上并不被真正道门承认,也就是随风雨飘摇的普通杂道。

    无忧子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进入清鹤道学得一些基础吐纳,出来招摇撞骗的。

    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就算只是会一点点吐纳术,在凡俗居然都能过得十分顺利。

    眼下这月王府小王爷,居然都因为这个主动召见他。

    听到路胜想要习得道法,无忧子苦笑一声。

    “世子有所不知,这道法从入门到精微,再到有所成效,最少也要数十载。

    道法道法,修的是道,走的是法,是靠法来打磨自身心性道心。

    这人心的打磨,需要多少时间,世子也是明白人,也该清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说法。”

    他这番话倒是说得通透。

    “修道修道,修的是心么?”路胜重复了一遍,若有所思。

    “世子既然有心向道,贫道也不藏私。”无忧子清了清嗓子,“这修道,首先要修人心,在一般这过程最少也要二十载,待得人心通透,能斩断凡俗情缘后,才能正式接触道法正本。”

    “道法正本?”

    “不错,这道法分为正经和副经两部分。正经乃是立身安命,直指大道的根本正法,修之可以长生。

    这副经,则是杀伐避祸之术,修之为的是自保,为的是脱离因果灾祸。”无忧子虽然自身修为不咋地,但其中诀窍却是说得明白。

    “那道长修行的是?”

    “白羽真经,贫道修持本门的白羽真经,已经有四十多个年头,可境界还是....”无忧子摇头无奈道。

    “道长倒是实在人。”路胜笑了笑。

    无忧子也是不敢乱编,他的底细在这几年里早就被人摸了个通透,对其他人还好,可以舌灿莲花,但对着月王府世子,万一被戳穿,那就是真正的杀头大罪。

    “在世子面前,不敢妄言。”

    路胜想了想,大概也是明白,按照这个世界道门的神秘强大来看,这无忧子居然愿意对一个凡人卑躬屈膝,显然其后面的教门实力,恐怕值得怀疑。

    “这样吧,本世子有心向道,道长可否联系一下贵教门。”

    “世子所言可当真?要知道这心性不圆满,修行正经那就是寻死。”

    无忧子一愣,他话都说得很明白了,进门就需要先打磨二十年的心性,若是不过关,一切休提。

    虽然他所在的教门极其势弱,但好歹还是有一点勉强算是正经的长生术。

    按规矩,按矜持,如果世子真愿意修道,他身后的教门虽然不可能真的打磨二十年,可十年八年还是要的。毕竟这不是规矩,而是关乎性命。

    “当然当真。道长尽管去活动,只要能成,赏银千两!”路胜点头。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他昨夜就大概计算出来了,和天魔世界约莫是一比六百多之巨。

    也就是说,这边六百多天,才相当于那边一天。

    一天相当于接近两年时日,他在这里完全可以从容布局,感悟轮回之心。

    虽然他感觉这个时间流速明显很不正常,但眼下也管不了这么多。

    “既然如此,世子还请等贫道消息。”无忧子呼吸明显急促了些,迅速告退。

    白银千两啊!

    十两银子就能让一个三口之家一年过上三餐不愁的生活,千两白银....足够他辛辛苦苦为宁家服务两年多了。

    无忧子虽然名义上是教门弃徒,但这不过是为了避开道门责罚规矩。

    实际上就是现在,他也每年都以弃徒之身,源源不断的给自身教门送入大量财物。

    清鹤道道法卑微,做不到餐风饮露,需要的各种饮食享受,自然就只能靠着忽悠凡俗获取。

    有了这白银千两,他不光今年的任务能迅速完成小半,自己一直想赎身的那个小娘子,也能顺利买出来。

    无忧子急匆匆的出了王府,心头一片火热。

    实际上这凡俗中想要接触道法的人不在少数,可每一个都坚持不了几年,便彻底放弃,倒在打磨心性的过程中。

    至于世子是不是真的打算修道,他不关心,修不修得成也无所谓。

    重要的是,在世子修道的过程中,可以狐假虎威,借到虎皮大肆敛财,这才是硬道理。

    实际上他还有些话没说透,他所在的清鹤道,实际上真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这教门的正经卑微,副经则是专门用来蓄养仙鹤作为看护山门灵禽。根本连一点杀伐之术也没。

    说白了,就是养殖户,专门养仙鹤为自己所用。可仙鹤能有什么用?没有正经做根本,养出来的仙鹤也就是比一般仙鹤稍微聪颖一些,毛色好看一些。

    道门其他教门甚至都不承认清鹤道养出来的是仙鹤。

    “管他呢,这世道,能忽悠到一个也是功劳!”无忧子出了王府,迅速去了路边一栋酒楼。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他施施然缓缓走出,上了轿子朝自己府里回去。

    酒楼里噗嗤噗嗤的飞出几只白色信鸽,转瞬便消失在天际。

    ***********

    路胜从无忧子那里得了修道的消息,接下来就是慢慢等候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

    每日里他都叫王府家丁去府里文办幕僚那边打听消息。

    王府的文办幕僚,是月亲王亲点的掌管机密情报的核心群体。他们知道的各种资料信息情报,是及时性最好的。要想了解这个世界,就必须先从情报着手。

    路胜一边等无忧子的消息,一边打探情报,还另外派人在额外找其他可能接触道法的机会。

    不过道法确实不是那么好修的,十几天下来一无所获,居然除了这个清鹤道,还真没有什么额外道法的接触渠道。

    十几日时间下来,路胜感觉体内的阳元也更松动了些,连催灵丝也有了少许活动。

    他对这个世界的基础规则也有了更多认知。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彻底恢复本体实力。

    为了等清鹤道的消息,路胜连和元吉空两人不断的外出游玩邀约,都全部推了。

    只是清鹤道的消息没等到,反倒是月亲王出征的消息传了回来。

    月亲王带军征伐西边异族,这次依旧是大胜,但比起以往轻松取胜来说,这次的出征异常吃力,若不是其麾下三大重将全力护持,这趟月亲王自己都不大可能毫发无损。

    “帝国将倾,想要挽救这等庞然大物,何其艰难....”路胜缓缓将情报油纸折起来,丢进火盆烧掉。

    “说起来,这西涯王朝最能打的,主要还是看神武大将军朱成国。月亲王和其余大将只能算第二层次重将。

    只是情报上看来,朱成国也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现在西面北面东面,三面动乱,围剿不停,赋税极重,整个官宦体系只知道饮酒作乐....”

    路胜很清楚,自己这身份高贵是高贵,但也和这个庞大王朝绑在了一块。

    就算不考虑心愿因果问题,王朝颠覆覆灭的话,他身为朝廷屯兵重将之一的独子,铁定也是身死魂灭的下场。

    “先接触一下这传说中的道法,如果不行,就直接走纯粹的武道。”只是路胜也不清楚,这个世界的武道,要想推演提升到仙神层次,需要多少寄神力。

    正想着这事,忽然府外冲进来一个家丁。

    “米公拜见世子!”

    “可是有信了?”路胜这几日等得不耐烦,明明可以直接修行自己擅长的功决,可碍于不是主要体系,不得不一直忍着。

    “不是的,是帝国南部巨沙一族叛乱!贼将王充,统兵二十万,号大吴,独立为王!”家丁米公是专门负责去幕僚那边打听情况的人,此时一番话说出,路胜先是一愣,随即面色微变。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不久,虽然黄景是个不学无术的贵族世子,但最基础的世子素质还是有的,他知道南部巨沙一族叛乱代表的是什么含义。

    巨沙一族紧挨着的就是帝国粮仓云都。巨沙叛乱,自然首要进攻目标就一定是云都。

    整个帝国没了粮仓,带来的恶果,不言而喻。

    “这下是真的要完了.....”路胜猛地站起身,从黄景的记忆,加上这段时间收拢知晓的局势情报,他大概判断出,不出两年,如果西涯帝国无法解决粮仓问题,那就肯定是社稷崩塌,天崩地裂的结果。

    他这样的亲王贵子,身为原有统治阶层的代表,唯一的结局就是被推翻斩杀。

    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难怪....难怪那黄景郁郁而终,让我可以趁虚而入。”路胜心头紧迫。

    “这等局面,月亲王等重将到处救火,疲于奔命,大势难挡。

    必须尽快了,否则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善始善终。”